第七章 猎艳
三月羲和2018-08-27 10:024,049

  而就在圣耀麟驹冲出的瞬间,白无归已经施展了幻影术,那个在麟驹上的不过是一个幻像,而他的本体则是悄悄的靠到了墙角,躲进了监视者的视野盲区。

  那圣耀麟驹本来就是召唤生物,白无归自然可以控制着它左拐右转,和最后的突然消散。

  躲入阴影的白无归,稍微改变了自己的妆容,立刻向着监视者的后方绕了过去。

  一次精准的空间闪烁,白无归出现在了监视者后方的半空之中。

  很快,白无归就发现了一个隐藏在屋顶的人影。这人隐藏的倒是极好,白无归竟是看不出他是用的何种魔法,将自己的身形几乎已经完全融入了环境之中。若不是刚才在探查白无归的时候被白无归悄悄下了标记,现在也是没有办法找他出来的。

  那人见到白无归冲出去了,也没有急着去追,而是继续跟着李和一般侦探,缓缓前行。

  下面的人,缓缓前行,这个监视者也慢慢的从一个屋顶到了另一个屋顶。

  白无归暗想着,看来他的目标并不是自己。于是便也不着急,反而是小心收敛自己的气息,也慢慢的跟在后面。

  两人没走多久,白无归却发现了不对。自己跟的这个人影的气息却是越来越淡。起初,白无归认为是这个人的手法高明,但是到最后这个人的隐藏手段却是越来越简单,和他的气息完全不符。

  想到这里,白无归停下了脚步,下意识的一手放到佩剑只上,而另一双已经开始结印做,好了随时放出魔法盾的准备。

  果然,那个人影很快消散。

  那也只是一道幻影。

  “果然厉害,连我也没看出什么时候变成幻影的。看来在我放出幻影的同时,就被这个人发现了。”白无归默默的想着。

  对于自己的眼光白无归向来自信,不可能有人在他的眼前能用幻影替换真身,所以必然是在自己到来以前这个就已经 不是本人了。

  而就在这时,白无归突然感到了一丝异样,下意识的眼光看向最初发现那人的地方。

  果然一道人影从那里迅速的离开。

  “中计了!”白无归顿时明白了对方的计策,同时也佩服起对方的心计和隐藏的本事。

  但白无归却也没有放弃,二人相隔也不算远。白无归魔息一转,就追了上去。

  那人显然是个女子,身材窈窕纤悉,速度极快,一看就是干飞贼的好材料。

  白无归已是提起八成魔息,在速度上却也只是堪堪和她打个平手。无奈白无归不敢全力追赶,在加速的同时也得时刻保持着戒备。

  那人也发现了白无归在身后追赶,在保持速度的同时,却突然一个急转跳入了一条小巷子。

  等到白无归追着进入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白无归也明白,刚刚一开始就棋输一步,在不能尽全力的情况下,想要追上这个人也是不易。

  刚准备回头,去追赶李处长的队伍,白无归发现自己的去路已经被人挡住了。

  七八个人挡在了白无归的面前。

  “冤家路窄,这位爷今天来我这个穷巷,有何贵干啊?”领头的一人,一抱拳说道。说着还不怀好意的打量着白无归。

  白无归并不准备和这些人纠缠,既然追不上那个监视者,赶回去查马克的案子才是正道。白无归举起自己魔侦处的令牌说道:“魔侦处办案!”

  说着白无归就准备离开,然而却发现前人并没有让开道路,不由得抬起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来人。

  这一打量,白无归有些意外,眼前这些人看起来无比平常,与一般的地痞流氓无异,能量强度也就到中级魔能者。在一般的帮派中或许还能算个小人物,按理说听到魔侦处应该离开让开,断然没有阻拦自己的意思。

  但仔细观察,这些人魔法波动却是非常不稳,波动剧烈,隐约间都有控制不住自己魔能波动的势头。

  在这种地方,遇到这样的一群人,看来是又要一战了。白无归沉下声说道:“还不赶快让开,魔侦处办案!”

  “你不认识我们,我们可认识你。今天来了也就别走了,我们要为帮主报仇,拿你的人头祭奠我血镰帮大旗。”领头那人恶狠狠地说道。

  “血镰帮,想不到你们4个帮主死的死,逃的逃,还有这么多余孽。”白无归喝道。白无归也没有想到,这个早已被自己打散的帮会,居然会出现在他面前。

  “若不是你,我们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地。”说着领头之人,已经一下向着白无归扑来,其状,如狼似虎。

  白无归躲过第一波攻击,后面的几个人也扑了上来。

  这些人的攻击全无章法,但是却速度极快,状如猛兽。白无归和其中一人硬碰一招,只觉得力量奇大。如此快速而又大力的攻击,完全不像中级武者,隐隐让白无归这个高阶魔能者也感受到了一丝的威胁。这让白无归略感惊讶。

  又是几招之后,白无归看出了些许的端倪。

  这些人应该就是在近期被人提高了战力,不知用何秘法让这些人明明只有中阶的魔能,却能在战斗中发挥出接近高阶的武力。

  可能是因为这些人能力刚刚被提高,不仅没有修习与之配合的武技,就连身体也还没有熟悉这种战斗的状态。所以攻击才会毫无章法,完全是凭借这一股凶横在战斗。

  白无归正在感叹自己运气不错,若是等这些人稳定了现在的境界,配合上相应的武技,估计今天就是一场苦战了。

  然而,又是几招之后,白无归发现这些人似乎毫无痛感,而且在交战后,没过几招,不仅魔能飞速消散,就连生气也在不断的减弱,几缕死气反而慢慢的出现在几人的脸上。

  “死侍!”一个极为歹毒的名字出现在了白无归心头。

  这也是一个来自幽冥渊的秘法,可以在极短的时间提高战斗力,而代价不光是潜能的透支,使用之后受术着将再也无法修炼到更高的境界,同时还有生命力的极大损耗。

  这个秘术极其恶毒之处不光如此,被施法者在生命力耗尽之后,灵魂将被献祭与邪神,邪神将吸收其魂力壮大自身,三魂七魄皆被邪神炼化,再无转世可能。

  当年幽冥渊就是用这个秘法,制造出大量军队,为第二帝国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而后更是极大的壮大了邪神的能力。

  最后还是靠着神圣七大圣阶高手燃烧生命,才将邪神重伤,救第二帝国于危难之中。

  当年大战以后,第二帝国在圣域以及七大公国境内几乎将幽冥渊消灭,懂此秘术的高手也都消逝在了这一次清洗中。

  之后的几次幽冥渊作乱,这种威力强大的死侍也都没有出现在幽冥渊的队伍中,世间之人都道这个秘术已经失传。

  所以今次又见死侍,白无归也是大吃一惊。

  当然,应对死侍的法子,圣城也是已经研究出来了。

  幽冥渊秘法之所以有此效果,其实因为这是一个将灵魂献祭于邪神的牺牲神术。所以最好的应对之法,就是镇压住这些人的灵魂,切断他们和邪神之间的联系。

  “以吾之名,镇魂,锁!”

  白无归果断的以圣言之术,锁住了这些人的神魂切断了他们和邪神之间的那一丝薄弱联系。

  镇魂之术很多,而其中最之间有效的就是圣言之术。其他法术都是由外而内的镇压神魂,而圣言术却是由内而外,震撼人心,直达根本。

  在断了力量来源之后,一切都变得简单了。几人的攻击立刻衰弱了,不到两招,众人只觉得一阵虚弱,倒了下来。

  力量及生命的大幅度透支,让这些人今后怕是再也无法动用魔力了,而且体力连常人也不如。

  白无归正准备将这些人带回魔侦处审问,却发现这几人生命力再次的快速消逝,白无归准备救人,一道魔能进入领头那人身体后却发现这人身体的筋脉正在快速的枯萎,根本无法承载自己的魔能。

  这些人本来实力实在过于低微,在没有药物的情况下,白无归也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死去。

  “可恶的幽冥渊!”,白无归收回魔能,发现这些人不仅被施展了秘术改造成死侍,同时还被种下了魂蛊,一旦秘术被破,就会立刻死亡。

  “看来这个铁镰帮,还真得好好的查一查。”白无归想起马克之前也是在查铁镰帮的时候发现了重要证据。

  这个原本应该已经被打散的帮派,引起了白无归极大的兴趣。

  看着这满地的尸体,白无归无奈的走出巷子,召唤出圣耀麟驹,向着魔侦处走去。

  一边思索着眼前的线索,以及和幽冥渊的种种。走着走着,白无归抬头一看,却发现自己竟是走到了昨天与马克最后相见的月轮酒馆门前。

  感叹昨夜相谈之人,今天已经天人一方。白无归不胜唏嘘,便是停下脚步,鬼使神差的走进了酒馆。

  忙碌了一早,现在已是中午。

  酒馆里,已经来了不少的客人。小二见白无归进来,也是立刻上前招呼。

  这里距离魔侦处不远,白无归和同事们经常来这里。自然的上到二楼窗边,那正好就是昨夜的位置。

  举起酒杯,白无归不由得想起昨夜和马克的对话来。

  昨夜傍晚,和往常一样白无归走进了月轮酒馆,准备好好的放松一下。

  白无归刚刚走上二楼,马克就激动的把白无归拉了过去。

  “白无归,重大发现,重大发现啊!”对白无归说道。

  “什么重大发现啊?”白无归疑惑的问道。

  马克压低了声音:“十年前的那个案子,新的突破,我想很快真相就要水落石出了。”

  “什么!”白无归有些激动。这个案子两人讨论多时,听到马克有了突破, 白无归一时有点失态。

  “明日我们两个详谈。”马克打住了话头。

  白无归明白马克的意思,这个案子牵连到公爵府,自然是不便在外谈论。

  “来来来,这样的好事,自然需要多喝几杯。”白无归给马克满上酒,递了过去。

  不料马克却推辞了起来:“今晚我还有事,不能多喝。”说完马克站了起来,对着白无归眼含笑意的说道。

  接着马克就离开了酒店,白无归心情不错就又在酒店多喝了几杯。却不料,这就是白无归和马克最后的谈话。

  回忆着昨夜的谈话,白无归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马克走的时候明明说不能多喝,但是昨夜的守卫却说马克回去的时候喝得不少。

  “不知道他后来又去见了谁?”白无归悠悠的说着。

  “想知道马克的事情,今夜午时,长生湖畔,杨柳桥下!”一道娇媚的女音突然出现在了白无归心中。

  魔法传音!

  白无归连忙四下张望,二楼寥寥的几个酒客,都是男子,完全没有传音之人。

  白无归向楼下去,却发现远处的拐角一女子正看向自己,微微点头,接着就消失在了白无归的眼前。

  就这惊鸿一瞥,白无归已经看到了。这是一个女人,一个并不简单的女人。娇媚的脸上,却有着一双锐利的眼睛。

  而对这双眼睛,白无归看着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总觉得在见过。

继续阅读:第八章 女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