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女贼
三月羲和2018-08-28 10:003,760

  “这双眼睛”,白无归闭上眼睛,仔细的回忆着,到底在哪里见到过这双眼睛。

  突然,白无归睁开了眼睛,原来上次见到这双眼睛的时候,正是昨日,正是在这月轮酒馆。

  昨日白无归上楼之时,在楼道中和这女子擦肩而过。当时白无归也是疑惑于这一摸锐利的眼神,才会留下印象。

  “莫非马克昨夜见的就是这个人!”白无归思付着,“看来今晚真的得去见见这个人了。”

  想到这里,白无归再也没有丝毫想要喝酒的心思,急忙离开了酒馆,回到了魔侦处。

  回到魔侦处,白无归立刻命人叫狮头和小飞到自己的办公室。

  “李处长应该已经告诉你们,让你们协助我处理马克处长的案子了吧?”白无归问道。

  两人点头称是,同时狮头递过一个本子,说道:“这是昨夜所有守卫的询问记录,不少人都看到马克处长喝醉了回来,被守卫送回房间。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马克处长了,直到今天早上。其他侦探的询问正在逐步展开,目前暂时没有结果。”

  小飞接过狮头的话说道:“马克处长的尸体已经移交到魔医那边了,初步的结果是死于魔能暴动,强大的火系魔能烧断了他的全身筋脉,之后魔能郁结结束了他的生命。能造成这一死因的方法很多,由于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魔医的倾向还是下毒。当然也不排除自杀的可能。”

  “自杀是不可能的了,叫魔医好好检查,看看是哪种毒物造成的。现场有找到任何带毒的器物么?”白无归打断了小飞的话,继续问道。

  “李处长有令,尸体移出以后,在你回来之前马克处长的办公室和房间任何人不得出入,这个也包括我们。所以暂时我们还没对这两个地方进行查看,但是从大门到卧室的路径上,我们已经检查过,没有任何的毒物反应。”

  “还有马克处长的衣物,暂时也没有毒物反应。同时也不排除有特别的毒素,这个就要等魔医那边检验了,暂时我们并不知晓。”

  狮头和小飞都是北荒魔侦处的得力侦探,在白无归回来以前,已经在权限范围内开展了调查。虽然一无所获,却也为白无归节约了不少的时间。

  现在白无归回来了,首先要去的地方自然是马克的房间。

  虽然白无归还心念着早上在马克办公室看到的工作记录,但是去案发现场也是必须的。

  再次进入马克的房间,那股火系魔能爆发的波动,依然可以感应到。

  “小飞,看看有没有暗影系魔法的痕迹。”白无归知道在追踪魔能波动上,小飞天赋异禀,这种能力刚才在北荒馆,已经展现了出来。

  这边小飞开始感应魔能波动痕迹,狮头也从马克的床上开始了搜索。

  而白无归的搜索重点,则放在了房间可能存在的暗格或者能藏东西的角落。

  根据监控魔法阵显示,马克进入之后,直到今早,这里再也没有人进入,所以如果马克身上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一定也还在这个房间。

  加上马克的东西非常简洁,桌上柜子里都一眼能看个通透,自然就会有地方收好这些证物。

  找东西,自然有找东西的魔法。这也是各个魔探的看家本领。

  现在狮头用的魔法叫做蜂嗅,用魔法召唤出大小不一的蜜蜂,在房中各处搜寻不同的气息,那些与周遭之物气息不同的东西就是狮头检查的重点之物。

  很快,狮头就在床下找出了不少的东西。仔细辨认之下,却发现基本都是军营之物,想来是马克处长之前在军队之时所用之物。然而在这些东西中,还有不少小孩子的旧物。

  “马克处长没有小孩,这些东西应该是他小时候的吧。”白无归看过这些东西,说道。

  看到狮头在有条不紊的找寻物证,白无归也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白无归的探查技巧是以魔法波动为主,但怕干扰了小飞的探查,现在白无归准备使用音波魔法来做探查。

  白无归精通圣言之术,在音波魔法上也是造诣不低。超高和超低频率的两道音波发出,立刻这个房间的立体图形出现在了白无归的脑中。

  不止是可见的东西,连隐藏起来的东西也一一浮现了出来。

  果然在马克房间中有两处暗格,三个地方设有封印。

  白无归首先来到床头一处封印。

  这个封印位于床头的暗格之中,打开暗格,白无归很是轻松的就破开了这个封印。但是里面的东西却让白无归有些失望,里面是一颗魔能宝石,这块宝石个头不小,价值也不低。

  但是白无归却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这是马克家传之物,虽然宝贵却和这个案子无关。

  接着白无归来到第二处封印。

  这个封印,封印了马克书柜中的一本书。

  这本是一个强大的封印,强行破除这个封印,必然会被封印着察觉。可惜现在马克已死,白无归也就没有太多的顾忌,直接以力破之。

  白无归翻开这本书,看来几页,就立刻合了起来,收进了自己的魔法囊。这本书也是马克的日志,不过看起来这本日志记录的和工作关系不大,准确的说这一本是马克的日记。

  不过里面仍然会有许多机密的东西,不止是案子的秘密,还有许多马克的秘密。

  不知为何,白无归并不想这些秘密被太多人知道,所以也就默默的收起了这些东西。

  接着,目标便是下一个封印。

  这个封印位于衣柜的暗格之中。虽然白无归已经知道暗格的位置,却没有找到开启暗格的机关。后来还是靠着狮头的蜜蜂在床尾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开启的机关。

  打开暗格,封印是位于一个木盒子上,看盒子的式样,这还是一个魔法物品。

  白无归上去试了试上面的封印,却发现这个封印比起前面两个复杂了许多,而且封印与木盒本身的魔法阵相连,如果破解之时有所差池,不光开不了这个封印,或许还会破坏里面的东西。

  看到这个盒子,狮头和小飞也凑了过来。

  “看来线索就在里面了。”小飞试探了一下盒子上的封印,接着却皱起了眉头:“这个封印被人动过,估计再失败一次就会自毁了。”

  说着小飞指了指上面一个能够自毁的小型魔法阵。所有和魔法波动有关的方面小飞都是专家,在白无归来到之前,几乎所有的封印都由小飞负责探查和破解。

  “有把握么?”白无归问道。

  小飞摇了摇头,“不确定,马克处长的魔能高过于我,我只能试试,成功率在六成左右,我想青阳顾问能到八成吧。”

  白无归点了点头,有摇了摇头,“靠实力破解,我可能比你快些,但是这个封印复杂,我恐怕也只有七成的把握,等会还是去马克处长办公室找找有没有解开的钥匙吧。”

  “明白。”小白拍了拍手,离开木盒,走到房间中央放出魔法波纹,也开始检查起其他地方,一边弄一边说着:“这里没有感到暗影系波动,在早上房间门被打开以前,只有浓烈的火系波动。”

  这个结果倒是有些出乎白无归的意料,不过转念一想,或许是被人提前下毒,所以那些微弱的波动已经消失了吧。

  之后三人对房间里的器具进行了彻底的毒理测试,结果却让人大为失望,所有的东西都是干净的,连些许晦涩的气息都没有。

  无奈中三人又采样了一些房间内的东西,准备交到证物房留证。

  白无归收起木盒,接着三人走出房间,又命守卫继续守好房间,不许任何人进入。

  走出房间,白无归命两人先去放好东西,自己则先一步去了马克的办公室。

  刚步入马克办公室所在的楼道,白无归不由得大叫一声不好。之前原本两个守在门口的守卫,现在东倒西歪,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打晕在场。

  白无归立刻赶到门口一看,心不由得凉了半边。房间已经被翻的乱七八糟,那一卷有自己封印的日志也不见踪影。

  立刻感应了一下自己的封印,白无归的心稍微安了一点,封印并未被破开,而且还没离开太远。

  不敢耽搁太长时间,白无归立刻走出了房间,反手设置结界,封印了这个房间。

  感应了一下封印的气息,来人已经到了前院,似乎已经准备离开魔侦处了。追寻着自己封印的气息,白无归一个闪烁来到大门之处,等待着这个敢到魔侦处偷窃的小贼。

  很快,一个女子出现在了白无归的眼前。

  女子面容并不出奇,大约40岁上下,双眼无神身材也略显臃肿。这个时候女子还背着一个大大的筐子,里面装着不少的杂物。

  这时一个门口的守卫对着女子说道:“苏珊大妈,辛苦了啊,要不要我帮你把这些杂物送回去啊?”

  那女子摆摆手,“算了,你们还是好好守门吧,这点东西我还是拿得动的。”女子声音低沉的回答道。

  守卫倒是热心:“大妈,听你的声音这是感冒了么?要是身体不舒服今天就不该来拿这些废物的,明天再来也不晚的。处长吩咐过,我们的废物都又大妈来收的。还是我送你吧。”

  这个叫做苏珊的大妈还是拒绝了守卫的好意,背着筐子慢慢的离开了魔侦处。

  白无归看着一切,断定这人肯定不是经常前来收废物的苏珊大妈,而且由他人假扮。不过现在白无归却不急点破,反而是想要跟着这人,顺藤摸瓜找到幕后的人。

  由于有封印在,白无归只是若即若离的远远跟着。

  果然不多时候,白无归发现自己的封印的携带者,就已经由一个大妈变做了一个妙龄少女。

  虽然面带薄纱看不清样貌,但是身材已经大不一样了。那臃肿的身材不在,反而曼妙玲玲。白无归仔细辨查,这个女贼俨然就是刚刚从他手中跑掉的那个监视者。

  这女贼在恢复本来装束之后,白无归接近之后就感受到了之前自己布下的另一道跟踪波动。

  这道波动更淡,显然是经过了处理,如果再过些时辰,这道波动也就消散了。

  “真是个大胆的女贼。”白无归心里感叹到。

  卸掉伪装之后,这女贼加快了速度,不多时就已经来到了城外。

  白无归跟着女贼,渐渐的来到了一处荒野,女贼却突然的停了下来。

  “青阳顾问,果然是好手段!”

继续阅读:第九章 遭陷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