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无踪
三月羲和2018-08-26 10:003,653

  汉森伯爵在北荒城的口碑与雷斯公爵不同,他并没有遗传到雷斯家族的红发,却把雷斯家族粗狂的性格发扬光大到了暴虐了。

  如果说北荒城的人对雷斯公爵是尊敬,那么对于汉森伯爵的情感就是畏惧了。

  当年汉森伯爵也是从小就送去军营历练,但是却意外受伤,很早就退伍回到的北荒城。回到北荒城之后他的性子不但没有收敛,反倒因为老公爵对他的宠爱变得不可收拾。

  北荒城本来就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很快在汉森伯爵身边就聚集了不少的狠人。这些人的加入,更是助长了他嚣张的气焰。

  汉森伯爵显然是有备而来,后面跟着不少的人,见两人准备离开立刻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面现在什么情况”

  “小叔,魔侦处已经全面接收了里面的情况,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我和青阳顾问准备回家查看监控魔法阵,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线索。”李回答道。

  “不用去了,我刚刚就是从那边过来的,这边的魔法阵没有开启,没有任何的反应。你们过去也是浪费时间。你们跟我进去,看看现场的结果吧。”汉森伯爵阻止了两人的离开。

  白无归还准备说点什么,却被李按住,两人跟着汉森伯爵又再次走进了大宅。

  一边走,一边就听汉森伯爵说着:“老乌是和我一同出生入死过的,当年在战场上,如果不是他,我这条命估计早就交代了。如果不是那件事,他怎么可能回到这破宅子。这件事大侄子一定要给我好好查清楚,不要放过任何的线索,我会让博纳好好配合你们的。”

  汉森伯爵不停的说着,话里行间透出对乌伯的死极为的在意。

  “明白的,我已经抽调了魔侦处全部的精英,一定会给乌伯一个公道的。”感受到来自汉森伯爵的压力,李向汉森伯爵承诺到。

  “爸,小叔,”正在大厅的三人看到汉森伯爵到了,还有李和白无归去而复返,立刻和两人打起了召唤。

  回到大厅,白无归给几个打过招呼后,给李轻轻的说了一句,就向着楼上走去,既然不能去看魔法阵,这个时间还不如去现场再看看,看看有没有新的线索。

  来到房间,众人正有条不紊的工作着。

  白无归走到小飞身边,低声的问了问有没有什么发现。

  小飞回答道:“现场没有战斗过的痕迹,但是有过很强烈的火系魔法波动痕迹,这和瑞医师的初步诊断相同。但除此之外我还感觉到了一丝很淡的暗影系魔法的波动痕迹,但是这股波动太淡了,没有捕捉到任何的特征在里面。”

  白无归也放出了自己的魔能,一番努力后却连小飞所说的暗影魔法波动都感应不到。看来他们的到来加速了波动的消失。

  于是白无归接着问道:“物证方便呢?房间里的物品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

  小飞的回答基本上是在白无归的意料之中。在白无归的心里已经把这个案子和马克的案子以及自己昨晚的遇袭,连在了一起。既然其中有幽冥渊牵涉在里面,现场有暗系波动也就并不意外了。

  “目前还没有特别的发现,房间非常整洁,但是并没有被刻意打扫的痕迹,乌伯贴身的物品和用过的器具初步检测都没有魔法反应,现在已经那回去做毒理检测了。但是瑞医师刚才初步检测了一次,没有发现异常。”小飞对目前的各种证据总结了一下。

  白无归这个情况显得也比较无奈,这是一个精心布局,显然不会有太多的证据的。“其他的侍卫和仆从那边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呢?”

  “这个你得去问问狮头了,他带人在隔壁询问。”小飞回答道。

  “嗯,你们在这里仔细搜查,任何可疑的线索都不要放过。注意书稿类的证据,把东西都记录好,分类带回去。这个案子处长非常重视,一定要尽快破案。”说完,白无归示意小飞继续寻找线索。

  来到隔壁房间,狮头的询问刚刚告一段落。

  根据其他人的描述,乌伯昨晚10点,做完了例行巡视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就再也没有人间过他,直到今天一早。

  现在虽然没有贵客住在这里,但是在关键的位置也都是有人通宵值守的,而且还有一队侍卫在大宅内外巡逻。但是昨夜一切都没有异常,几个守卫们也没有见到陌生人出现,和不正常的出现。

  听完狮头的介绍,白无归又仔细的看了看守卫记录,基本也和狮头的描述一致。

  接着白无归又问了问值夜的守卫,有没有听到任何异常的声音和感受到任何魔法波动。但是奈何这些守卫的实力不高,根本也没有特别的感受。

  白无归心里还有些问题准备问瑞医师的,却没有找到他。问了人才知道,瑞医师从乌伯身上取了一些样本,已经走了,估计是回去做仔细检查了。

  对于瑞的医术,白无归也是佩服的。由于比白无归大了几届,当白无归崭露头角的时候瑞已经和李来到了北荒,所以两人没有太多的交际。

  但是白无归听说过瑞的许多事迹:瑞提前三年从第一学院医学系毕业,更被多位圣医师看中,接受了圣医师的传承。被皇家医学院誉为百年一遇的天才,最有可能在40岁前进入圣级的天才之一。

  带着狮头,白无归又回到了乌伯的房间。

  一进门,白无归就看到小飞正站在一个箱子面前,准备开箱。

  “哪里找到的?”白无归问道。

  小飞回答道:“我在柜子里找到一个暗格,破开暗格以后就看到这个箱子了。”

  箱子并没有锁,但是却有一个封印。刚刚小飞正在尝试着解开这个封印,不过几次的尝试都失败了。看到两人进来,立刻把递向了白无归。“青阳顾问快来看看吧,这个封印我们几个都试过了,没有反应。”

  白无归走了过去,接了过来。看了看箱子。这个箱子并不算大,白无归刚准备出手解除封印,但是转念一想,说不定你们会有更大的秘密,还是不要让太多人知道的好,于是出声说道:“箱子里可能有重要线索,还是先带回处里慢慢破解的好。”

  众人也明白白无归的顾虑,于是在箱子的外面又做了一个魔侦处的封印,将箱子放在了带回去的物品之中。

  很快现场就被清理了干净,所有有关的东西都被打包准备带走做进一步的分析。

  虽然证物不少,但是白无归觉得有用的东西并不多,更多的期望还是在那个被封印的箱子和几本类似手札的东西。

  白无归叫众人继续清理,自己就去了一楼大厅,对李做了初步的汇报。

  “可以确定的是乌伯的死一定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但是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足够的线索。我们会带乌伯的尸体和其他的证物回去检查,我们一定会尽快给乌伯一个公道。”听完白无归的话,李对汉森伯爵几人说道。

  “就是说什么都没发现嘛,看来魔侦处也不过如此。”汉森伯爵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立刻叫自己的人再去房间查看,又把大宅所有的守卫和仆人集中起来,准备再一次的询问。

  说着,还翻了翻魔侦处找出来的的证物。见到魔侦处准备带回去的那口箱子,汉森伯爵指着上面的一个徽记说道:“放下!这可都是我们雷斯家的东西,你们要带去哪里?”

  “汉森伯爵,现在这东西暂时是这个案子的证据,我们得带回去检查,之后如果没有问题我们会立刻归还到的。我们带走的所有东西,都有记录在册,清单在这里,请伯爵过目。”说着白无归从证据的最上面,拿出了一个清单,递向汉森伯爵。

  汉森伯爵并没有看清单,而是转头看向李,“叫你的人好好管好这些东西,这些都我们雷斯家的东西,不能出任何的问题。”说着又看向了博纳,“你叫几个人跟过去,全程跟着这些东西。”

  “这,父亲这不太合规矩。”听到父亲的话博纳有些为难,有些无奈的偏头看向了李。

  “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已经让他们带走了,我们就叫个人在旁边看着,也不行么?”汉森伯爵对着博纳念叨着,又看向了李。

  李有些不情愿,却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得罪自己的小叔:“如果只是看看到也不是不行,博纳你就叫两个人跟着吧。不过有些秘术施展的时候,这些人还是要回避的。”

  “明白,明白,这个我明白。”听到李同意了,博纳赶紧答应了下来,然后叫了两个名字,叫他们帮忙搬东西,然后全程跟着。

  趁着这个时候,李赶紧说要回去处理这些证物,连忙带着白无归告辞离开了大厅。

  两人刚出门,白无归就感叹道:“看来你这个小叔,也不给你面子啊。”

  李摇了摇头,“多少年了,他就这样。在家里我父亲也对他很是头疼。”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放出召唤兽,准备回去魔侦处。

  白无归刚一上马,却觉得背后有些异常。回头一看,一道黑影从屋顶闪过。

  “有人在监视我们!”白无归小声对李说的。

  “可能是小叔的人,我们先走。”李也翻身上马,并不回头。

  “我还是想去看看魔法阵!”白无归接着说道。

  李想了想,说道:“还是明天再去吧,小叔刚从那边过来,如果我们现在去,被他知道了,估计又生事端。”

  “行,那我回去继续马克的案子,我觉得这两个案子有些蹊跷。刚刚我在看马克的日志,上面应该有些头绪。”白无归说道。

  李同意的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两边任何一边有所突破应该都会有帮助。回去我让狮头和小飞协助你,乌伯这边我亲自主持。”

  两人一边小声说着,一边向着魔侦处进发。

  走了快10分钟,白无归微微一笑,小声对李说道:“尾巴还在,你先回去,让我我去探探这个尾巴的底。”

  说完,白无归胯下圣耀麟驹立刻加快了速度,向前冲了出去。过了路口,立刻拐入旁边的一条小巷,之后三拐两拐就不见了踪影。

继续阅读:第七章 猎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