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遭陷阱
三月羲和2018-08-29 10:003,814

  听到被叫出行藏,白无归也不好继续躲在后面,稍微整理了下衣服,就大大方方的走到女贼的面前。

  “青阳顾问,你不该来的。”女子已经转过身了,不过却带着面具,而且声音中性,也很明显经过了道具处理,并不是她的本音。

  白无归也并不在意,“这位女侠好本事,今天这已经是第二次看破在下行藏了吧。”

  “青阳顾问实力强大,如皓月当空,小女子又怎么能不发现呢。而刚刚,不过是跟着顾问的‘眼睛’把你的位置报告给我了而已。”女子的声音毫无波动,仿佛在说一件毫不在意的小事。

  听到这话,白无归不禁汗颜。

  看来这段时间真的是过得太悠闲了,无论是在跟踪别人的时候没有隐藏好自己的气息,还是刚刚那么容易就被其他的人发现痕迹,都不是他原本应有的水平。

  不过在这个当口,白无归并没有任何的畏惧。“既然女侠已经告知了在下的失误,那么也请一并归还刚刚拿到的东西吧。”

  “哼!有本事就来拿吧。”女子终于有些微怒,“不过我还是劝你赶快回头,还可以继续的当你的顾问。”

  这样的话,白无归已经听过太多的,所以也只是笑笑,“那我就来看看,能不能拿回我自己的东西吧。”

  说着白无归慢慢的走向那女子。

  白无归刚刚走出一步,就感觉一阵风声呼啸着从天而降。

  并不抬头,听音辩位也是白无归熟悉的能力。感受着风声的强弱,白无归直接拔出佩剑,迎接这一刀的重击。

  然而意料中的重击并没有出现,白无归一剑过去,感觉打到空处,十分难受。

  而正当白无归还没收回全部力道的时候,挥刀之人已经第二刀砍了过来。

  有了第一刀的经验,白无归这次不敢用力,只是带着六分力道,去迎接下面的一刀。

  而这一刀虽然风色不盛,威力却极大,直接把白无归震退了半步。若不是白无归在刚刚被女飞贼点化,收起了轻视之心,估计这下就该重伤了。

  接下来两人又对了几招,白无归却还是无法找到这人轻重刀的规律,轻重的应对不急,又是吃了几次暗亏。

  刀剑再次相碰之后,白无归立刻改变了剑法。

  白无归再不和对手硬碰,而是利用灵活的身法转攻对方的必救之处。

  面对白无归的变招,对面之人明显楞了一下。判断出白无归比自己快了一线之后,这人接着还是收回了刀,守起自己的必救之处。

  然而白无归也并不和他硬碰,反而是用剑攻向了他的下一个要害。

  那人正准备一刀防守,另一刀进攻,却没有想到白无归的变招如此之快,只能另一刀也撤回防守。

  然而等待他的,却是另一处的要害攻击。

  三五招过后,这人就被白无归逼得再无进攻章法,只得拼着右手硬受了白无归一剑,以受伤来拉开两人的差距。

  白无归正准备追击,两道风刃出现,封锁了他的前路。

  没有任何的畏惧,白无归直接出剑拨开这两道风刃。白无归使用的佩剑为魔侦处的标准装备,不仅锋利异常,而且还被附上有破魔之力。

  所以一般的单系小魔法,白无归大多都是直接用剑应对。

  接下来又是两道风刃过来。

  伴随着风刃的,还有两发火球。

  火借风势,原本速度较慢的火球却突然二段加速,比风刃来得更快更猛。

  但这仍然难不倒白无归。随手一拨,佩剑在空中旋转起来,如盾一般挡在了身前,身形却毫不停留,顶着这剑盾继续追击。

  火球打到剑盾上直接爆开,却完全没有减缓白无归的脚步。

  白无归已经打出了一丝火气,这已经是两天里的第三次遇袭了,所以这一次白无归并不打算停下来,一定要出了心里的这口气。

  然而接下来的两个水球,却让白无归不得不停了下来。

  原本两个水球也没什么的,不过却打在那爆开的火球之上。水火相遇,立刻激发出大量的水雾,这水雾阻挡了白无归的视线,让他终于停了下来。

  其实这些水雾对白无归来说也只是小麻烦而已,让他停下来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些魔法的施法者。

  在刚刚的几个小魔法里,已经出现了火借风势和水火并济两种配合攻击。虽然这只是小技巧,但是从这配合着白无归却能感受到威胁。那是来自大魔法师的威胁。

  大魔法师已经属于高阶魔能者,如果让他随意发挥,在没有释放出魔法盾的情况下白无归也不知道能接多少招。

  停下来的白无归第一时间放出魔法盾,做好了大魔法师作战的完全准备,接着看向面前的人。

  水雾散去,在白无归的面前出现了十几个人。

  领头的是一个身材高大老者,细看却满脸络腮胡子,一看就是一脸的匪相。而刚才的那个女贼,则已经混入了人堆之中。

  男人左边是的人穿着破旧的法师袍整个脸都藏在斗篷之中,右边的人双刀挂在腰间右手受伤。显然这就是刚刚和白无归交手的刀客和大魔法师。

  “什么时候高阶魔能者已经变成大白菜了。”看着这些人,白无归暗自感叹。现在在白无归面前的,前面这三个人白无归已经可以肯定他们都是高阶魔能者,而且交手的两人也都不是刚进入高阶,战斗经验也都非常丰富。

  而最前面的老人家,能驾驭两人,显然更加的厉害。

  这时对方已经先开口了:“青阳顾问,可认得老夫!”

  白无归回忆了片刻,摇摇头,“并不记得。”

  “那你就听清楚了,老夫就是铁镰,你我之仇,今天就一并结算了吧!”老人喝到。

  这时旁边又有人过来在铁镰旁边耳语几句,铁镰顿时大怒:“好小子,今天又杀我铁镰帮6人,大家不要顾及一起上,干掉他。”

  铁镰一身令下,立刻又是七八个人围了上来。

  死侍,又是死侍。

  感受着这几人的气势,白无归立刻判断出这些人的异常。

  “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查查这个铁镰帮,肯定能带出幽冥渊的不少信息。”白无归一边想着,一边准备使用圣言术快速的解决掉这些人。

  然而白无归还没开口,又是水火齐至,顿时大量的烟雾将他包围了起来,同时一股刺鼻的味道侵入了白无归的鼻息。

  毒烟!

  白无归连忙紧闭鼻息。

  根本无法开口,更不要说用圣言术了。反观攻向自己的刀手,他们都带着面具,并不畏惧这些毒烟。

  一边战斗,白无归一边感叹着自己确实是太大意了。看来今天早些时候的战斗已经完全落入对方的眼中,而自己却完全没有防备。

  而对方的应对的方式,让白无归也感叹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仅仅短短的几个小时,就研究出了这个简单而有效的方法来限制自己。

  但在这个时候,容不得白无归细想,只得提起精神好好应对。

  近身的这几个人,显然比起之前的那几个要更早的接受秘术改造,几人之间配合良好,重刀一刀一刀的向着白无归劈下,每一击都能达到高阶武者的力量。

  其实面对七个高阶武者白无归也并不太害怕,这样的经历在白无归过去的试炼中并不罕见,一次面对12个同阶高手的情况白无归也遇到过。

  而且那12个高手系出同门,相互间配合极好。

  所以现在白无归并不惊慌,他现在最大的问题反而是还没有再次出手的法师,以及那个在水雾中下毒的毒师。

  在刚才短短的间隙中,白无归并没有发现哪一个人看起来像毒师。

  隐藏在暗中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同时刚才那双刀武者和铁镰也还没出手。

  白无归并不敢用尽全力,反而是留着4成的魔能准备随时可能的状况。

  对白无归来说,持久战并不可怕。对方死侍的战斗力会随着时间减弱,而且只要毒烟散去,他马上可以用圣言破掉死侍的战力。

  铁镰明显也知道这点,大喝一声,加入了战团。他的武器就和他的名字一样,就是一把铁镰刀。

  这把镰刀宛如一把关刀,带着强烈的金系魔法气息的刀气向着白无归袭来。

  刀气外放,这就是一个成熟高阶武者的标志,而金系的刀气则是刀气中最为霸道的一种。

  简单这一刀,白无归立刻将魔能提高到了八成。反手也是一发剑气出体,迎向了铁镰。

  刀气与剑气的碰撞立刻在场中清空了一大片的地方。

  接着两人如两颗彗星搬撞在了一起。

  刀来剑往,两人不断的交手着。和刚才死侍的打斗不同,铁镰已经是高阶中的高手,一招一式都经过了精心打磨,配合镰刀的独特弧度,每一击都刁钻古怪,辛辣异常。

  而白无归的剑法可谓是集魔侦处千年研究于一之大成,剑锋刚自,似要丈量世界的法度,削平人间之不公。

  不到十招,白无归就已经压得铁镰喘不过气来。魔侦处千年研究的剑法,牢牢的克制了铁镰刀法。而白无归身上不断散发出的魔法威压,更让铁镰感到难受。

  身体的难受还是次要的,更难受的铁镰的心情。

  铁镰帮是铁镰一手创下的。这几年,其实铁镰已经将帮里的事务交给四位徒弟,自己基本不再过问。然而白无归到来以后,却将自己辛苦创立的铁镰帮打散,几个徒弟死的死逃的逃。

  原本心灰意冷的铁镰准备就此离开北荒,靠着之前的积蓄找个地方做个土财主。

  这个时候那个人找到了他,给他找来了飞猿这位双刀高手和两位大魔法师,让他又看到了复仇的机会和恢复铁镰帮的希望。

  而那个人唯一的要求,就是除掉白无归。

  在那人的安排下,铁镰布下了这个陷阱。

  原本铁镰觉得自己的计划已是天衣无缝,而白无归爆发出来的战力,让铁镰大为吃惊。从刚刚的战斗中,铁镰觉得今天已经留不下白无归了。

  这一刻铁镰觉得,或许答应那个人就是一个错误,自己还是应该老老实实的去乡下做个土财主。

  心生退意的铁镰不再留守,反而是催动全身魔能,向着白无归又是一道刀气。两人间再次激发出强烈的魔能冲击波。

  借着这波动,铁镰与白无归拉开了距离。

  而在这个当口,几个死侍再次的围了上来,同时在铁镰的命令下,不惜生命的让所用的招式更加辛辣。

  原本这应该是白无归压力更大的时候,但是,白无归却发现了一丝异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