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魔导
三月羲和2018-08-30 10:003,842

  白无归感受到的那一丝的异样来自于那个大魔法师和毒师,以及那个和自己交过手的双刀客。

  另他奇怪的就是这些人为何还不出手。

  刚刚很明显自己已经压制了铁镰,于情于理这些人都应该加入围攻才对。还有那个神秘的女飞贼,其身法和观察力无疑已经是一流,加入战团无疑也是一大助力。

  但是现在,这些人却都没有出手,只是静静在一旁观望。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乐曲,如涓涓细流般侵入了白无归的耳中。乐曲声音不大,但却丝丝入耳,白无归强收心神却也挡不住这一丝一丝的弦乐。

  弦乐入耳,白无归暗叫不好。这些音乐干扰效果极强,初听之下是和白无归的攻击频率相同,然而在关键处却每每与白无归的节奏相反,极大的打乱了白无归的攻击节奏。

  反观铁镰帮众人,乐曲响起后,攻击更为凶猛。就连刚刚已经准备离开的铁镰仿佛收到什么命令似的重整旗鼓,挥刀杀入了战团。

  不仅如此,刚刚没有出手的几人也加入了战团。

  同样身为高阶武者的双刀客猿飞的加入,让白无归更加吃力。

  猿飞的双刀乃是一对魔宝,轻重可由心而动,根本毫无规律可循。混战之中让白无归,连吃了几个暗亏。

  第二帝国凡是能承载魔法,刻画永久魔法阵的物件都称为魔法器具,常见的魔法器具大致分为三等,可以承载中级以下魔法阵的称为法器,高阶魔法阵的称为魔宝,刻画圣阶魔法阵的叫做圣器。

  之上还有神器和先天灵宝。

  神器自然是刻画有神级阵法或是多个圣级阵法的宝物,而先天灵宝则是指一些天地间自然诞生的灵物,未经雕琢却蕴含强大的魔能或堪比神级魔阵的效果。

  不过神器和先天灵宝都极为罕见,白无归在圣城多年,也只在第一魔法学院藏宝阁见过一件。

  一般的高阶魔能者使用的都是法器,白无归的佩剑和铁镰使用大镰刀,也都只是法器。拥有魔宝的高阶魔能者只是少数。

  当然,白无归并不是没有魔宝,这位第一学院天才手中好东西还是不少的。

  但是眼下,白无归却是有苦说不出。由于之前的大意,让他并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面对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也是缓不出手来祭出自己的魔宝。

  飞猿的加入,让白无归的战斗渐渐开始吃力起来。

  而接下来飞过来的几个魔法更是让白无归的战斗雪上加霜。

  风刃和火球不停的击打在白无归的魔法盾上,虽然没法击破魔法盾,却配合着弦乐声一次又一次的打乱着白无归的节奏。

  如果原本白无归还只是守多攻少,现在的形式已经是只能全力防守了。

  和铁镰又一次的强力碰撞,白无归再次的向后退了一步。

  “看来只有用那个了!”,趁着稍稍拉开距离,白无归单手结印准备放出自己的魔宝,改变现在的战局。

  突然,一道传音出现在了白无归的心中:“前闪十五,双刀闪!”

  白无归听到这个声音,下意识就行动了起来。没有思考,完全是身体的本能。

  一个闪烁术出现在了前方15码的地方,接着旋转身体,剑锋在身边划出锐利的弧线

  原本白无归只有随身佩剑,单手用出这一招,虽然可以重伤右边的铁镰,但是左边却无法顾及,极其容易受伤。这样以伤换伤的打法,对现在的白无归来说是非常不划算的。

  然而就在此刻,一把小剑恰到好处的出现在了白无归的左手处,白无归转身的同时就操起这把剑挡住了来自左边的攻击。

  这一下的神来之笔,重重的砍在了铁镰的后腰,顿时铁镰血流如注,俨然是战斗力大减。

  拿到手中小剑,白无归涌上一股老友相见的感觉,仿佛这把本来就是自己的剑,一点陌生的感觉都没有。

  双剑在手,白无归立刻生猛了起来。右手佩剑专攻,左手小剑防守,一攻一守完全扭转了局势。

  不知何时,耳边的弦乐声也已经消失,白无归的战斗越发的流畅。

  又是三招过后,围攻白无归的死侍突然软倒。白无归趁着这个机会,双剑同时强攻猿飞,右手剑直接荡开猿飞的双刀,左手剑则是刺入了猿飞的肩头,溅起大量的血花。

  猿飞不敢恋战,受伤之后立刻向后退却。

  白无归越战越勇,一鼓作气,提起双剑追了上去。刚迈出一步,却被铁镰刀阻挡。

  然而这个时候已经受伤的铁镰哪里能阻挡白无归,只是两剑,白无归就削断了铁镰的右手,一脚准备将他踢开。

  怎料到,铁镰却牢牢的抱住了白无归的脚,让白无归无法继续追赶。

  无奈之下白无归只得先行料理了铁镰,眼睁睁的看着猿飞逃出自己的视线。

  “为什么放走他?”白无归对着场中还站着的另一人问道——刚刚那个女贼。说完之后,白无归自己却楞在了当场。

  刚才的话是白无归下意识说出来的,刚才的战斗配合对白无归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而对面那个人的存在让他完全不敢相信。

  “佑文,真的是你么?”白无归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

  “算你小子没有忘记我。”清脆的声音从那人嘴里发出,接着一挥手,将面具摘了下来。

  面具之下是一张清秀的脸,绿色的眼睛如翡翠般浓郁,就这样嘴角含笑的看着白无归。这个人不正是白无归苦苦找寻的佑文么。

  白无归冲了上去,却在佑文面前停了下来,他想要抱住她,却又有些不好意思。

  而就在白无归犹豫的片刻,佑文狠狠的抱住了白无归:“小子,我好想你!”

  这一刻白无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用力的抱住了佑文:“我也是,我也是!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你到底去哪了!去哪了?”

  白无归12岁跟随父亲从天玑城到圣城,刚开始的三年,白无归一直在魔风堂学习。

  三年后,15岁的白无归被选入被誉为圣城天才集中营的王佐营历练,刚进入王佐营白无归就认识了佑文。

  王佐营被称为天才集中营,又被称为天才的墓场。每一届的100位学院,能在3年的试炼之后成功走出营地的不到10人。

  白无归和佑文是携手走出的营地。

  他们是最亲密的战友,他们是最默契的搭档。

  王佐营之后,白无归选择进入圣域第一魔法学院进行全系魔法的学习,而佑文则是进入了圣皇军事学院进修。

  原本两人已经约好,等到毕业以后一起为帝国效力的。

  然而白无归在进入第一学院之后,被学校长老会看中,封入圣图书馆闭关。等到一年后白无归闭关出来的时候,迎接他的并不是亲密的战友,而是一封书信。

  将佑文抚养长大的皇家魔导师墨拉失踪了,佑文已经离开圣城去找寻墨拉了。

  原本白无归以为凭借佑文的能力,应该很快就能找回墨拉,他只用继续在圣城等她回来就好。

  谁知道等到白无归从第一学院毕业,也没有等到佑文归来的消息。

  在刚开始的那段日子里,白无归还能接到佑文不时传来的信息,而到后来传讯频率越来越低,最后直接是断了信息。

  毕业之后的白无归,用了大半年的时间找寻佑文,佑文却如人间蒸发了一般毫无踪影。

  不得已白无归回到圣城,加入了魔侦处,一方面从各地案件的信息中找寻佑文或者墨拉魔导师的信息,一方面继续等待佑文的归来。

  “小子,为什么会到北荒来啊?”两人终于结束了拥抱,佑文重新戴上了面具,问道。

  白无归瞪着佑文说道:“还不是为了你,当年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后来音信全无。”

  “之前我在魔侦处的档案中,发现这里10年前这里有皇家魔导师失踪的报告,但是又没有名字,所以我就碰运气的来这里看看。看来我的运气一向不错。”白无归仰起头,摸了摸头发,有些得意的说道。

  “你小子果然是瞎猫碰到死耗子,鸿运当头啊。”佑文笑道,又指了指周围的人,“今天要不是我,你准备拿什么来对付他们啊?”

  白无归骄傲的仰起头:“我的魔宝可多了,随便拿一件出来都轻松搞定。”

  “话说你是怎么和这些人搅和在一起的啊?”白无归也指着倒在地下的众人问道。

  佑文答道:“你的直觉没有错,10年前在北荒失踪的那个皇家魔导师就是我师父。我查到师父到达北荒之后,把北荒翻了个辨,最终在这个铁镰帮的驻地发现我师父留下的记号。”

  “所以你就混了进去?”白无归笑道。

  “是的,也多亏你几乎打散了这个帮会,铁镰这个老土匪不知从哪来的勇气要重振铁镰帮,我稍微显露了一些身法就混了进来。”佑文说着, 也习惯性的扬起了头,拨了拨头发。

  白无归和佑文都有这个习惯,说到得意之处就会昂起头,拨弄头发。

  “那我今天岂不是坏了你的好事?”白无归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佑文却毫不在意的拍了拍白无归的肩膀:“这个倒是关系不大,你应该发现了吧,这个帮会的背后就是幽冥渊,10年前的案子我已经确定是幽冥渊干的,铁镰帮在里面只是一个小脚色,后来负责运了些东西而已。”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白无归问道,说着还有些期望的看向佑文。

  佑文也摇摇头,指着这一地的人:“我这边暂时线索是断了,看你了。”

  白无归立刻来了精神:“你拿走那个盒子里面应该有线索的,不如你和我回去,我俩联手还有什么搞不定的!”

  佑文明白白无归的心思,其实她今天出手也是存了一般的心思,于是点点头,算是默认了白无归的想法。

  同时佑文拿出那个被白无归封印的盒子,还给了白无归。

  原本佑文也不打算这么早和白无归相见的,然而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让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刚刚才果断的出手帮助白无归。不仅偷袭打晕了一旁的大魔法师和毒师,还封印了那些死侍的灵魂。

  “对了,刚才拨弦的人你知道是谁么?很厉害。”白无归和佑文搜查了几人,却没有任何的发现,只能带着刚才被打晕的两人和重伤的铁镰,慢慢往城里走去。

  佑文也摇了摇头,“那是幽冥渊的人,我见过两次,但也都没有见到真面目。”

  “希望他能告诉我们吧!”白无归指了指铁镰。

  佑文看了铁镰一眼,遗憾的说道,“看来是不可能了。”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钟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