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钟情
三月羲和2018-08-31 10:003,631

  白无归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铁镰已经口吐白沫,眼见已经是活不了了。

  “果然是幽冥渊的手段。”白无归恨恨的说。

  幽冥渊众人在口中都装有毒牙,在确认无法逃脱以后就会服毒自尽。

  刚刚白无归初见佑文,过于激动,大意忘记了这件事。现在最关键的犯人已经死去,两人连忙检查了剩下的两人,却并未发现毒牙。

  看来这两人也和佑文一般,只是铁镰后来招揽的高手。

  如此这般,两人对这剩下的两人也就不太放在心上,没有毒牙,应该也不是幽冥渊的人。

  回到魔侦处之后,白无归就将两人就交由狮头审问。

  白无归和佑文再次来到马克的办公室,守门的侍卫已经换了两人。而入口被白无归封印,也没人进去收拾。

  “看看你干的,什么时候手段这么拙劣了啊。”白无归避开地上散乱的书册,走到了书桌前,拿出那个被自己封印的盒子。

  佑文却对白无归的打趣毫不在意,“我已经仔细看过了,地上的都些垃圾。唯一有价值的就是你手上这个东西。”

  “那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里面的东西有多少价值吧。”说着白无归解开了封印,两人仔细的研究起了马克的工作日志。

  白无归直接从早上看的地方接着看了起来。

  这是马克三天前的记录,记录中写道他找到一位铁镰帮的账房,详细的问了关于之前公爵府器物的由来。

  那位账房在铁镰帮多年,虽然并不知道这件东西从何而来,但是却知道铁镰帮中有一本账簿,里面详细的记录了帮里所有贵重物品的来龙去脉。

  而这本账簿藏在铁镰帮的一处秘密房产之中。

  但是据这位账房交代,铁镰帮共有不下10处秘密房产,他并不知道具体的所在。

  接下来的几天,马克的日志中就记录着他在各处房产搜查的结果。

  很快日志就来到了最后这天,这一天马克要去寻找的地方赫然就是账房交代的最后一处地点。

  “看来,应该是在那里有了收获。”看到这里佑文说道,“不知道这本账簿又被收藏在哪。”

  白无归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想应该也在我这里。”

  说着白无归拿出了在马克房间找到的那个木盒。

  “你来破解吧,这件事我不如你。”白无归将木盒交给了佑文。

  佑文拿起木盒,仔细的端详了片刻。“这个木盒竟然还是我们学院的手艺,包在我身上。”

  “想来这东西是来自军营吧。”白无归结合马克的生平,立刻有了判断。

  和崇尚均衡的第一魔法学院不同,佑文当年进入的圣皇军事学院,更多偏重于军事技能,这种破解封印的手段更多。

  之见佑文从行囊中拿出一把小刀,在右手食指一抹,一滴鲜血就向着封印飞了过去。

  这滴鲜血刚一碰到封印立刻气化,一阵红雾就弥漫在了封印内外。

  接着红雾慢慢凝形,渐渐就变成一把红色钥匙。

  佑文控制着钥匙轻轻转动,木盒立刻开启。

  “看,快把。”佑文骄傲的说道。

  白无归却笑得有些无可奈何,“争强好胜也不用这样吧,流血可是要痛的。”

  “哼!”,佑文并不接话,只是将木盒拿给了白无归。

  白无归拿起木盒。

  果然,木盒中静静的躺着一本小册子,白无归拿起一看,赫然就是铁镰帮的秘密账簿。

  很快,两人就找到了要找的那件法器。白无归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上面记载的名字。

  乌克。

  这赫然就是乌伯的名字。

  “看来我们的猜测真的没错,乌伯的死和马克的案子有关。”佑文对着白无归说道。

  “意料之中,话说还没问你为何会在北荒馆外监视我们?”白无归问着。

  佑文的回答却有些出乎意料:“这个说来话长。原本我的任务是来偷这本账簿的。马克近日频繁的出入铁镰帮秘密据点,引起了铁镰的关注。他拿到账簿这件事被铁镰发现,所以叫了我来。”

  “结果到了之后发现马克已死,我便跟着你,接着又发现了乌伯的死讯。”

  佑文简单的讲述了一番她的情况。

  “这,乌伯也死了,看来幽冥渊在这里还控制着更为强大的势力。”白无归感叹到。

  说到这里,白无归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文文,刚才我遇到一个神秘女子,约我今晚午时见面,她知道关于马克更多的消息。但这夜里哪里来的午时!”

  “今晚午时?”佑文也对这个时间不太确定,“你们约在哪的?”

  “长生湖畔,杨柳桥下。”

  “既然你能认出那个女子,不如我们现在就去那边等着吧。”佑文建议着。

  白无归想了想,现在继续待在魔侦处也没有什么新的线索,不如就和佑文出去走走。

  说着两人一齐走出魔侦处。

  两人各自召唤坐骑,白无归自然还是他的圣耀麟驹,佑文的坐骑和他一样,也是圣耀麟驹。两只麟驹见面,竟也是无比欢喜,高兴的打着响鼻。

  “这几年你去哪啦?怎么连消息也没有啊?”白无归问道,对于这件事白无归还是有些怨念的。

  “那个地方不方便传讯,后来一直在伪装身份,也不太方便。”佑文说道,显然她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接着两人又聊起来这些年的一些见闻,白无归说自己已经全系登堂入室,混合魔能运用,威力已经堪比圣级。

  而佑文则说自己已经空间系大成,白无归就算全力也跟不上自己的脚步,摸不到自己的衣角。

  两人正说着,抬头突然发现却是路过了北荒馆。

  白无归下意识的看向了北荒馆,却发现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人,从北荒馆的门口出来。而陪着这个人的,还是乌伯的儿子小乌。

  白无归和乌伯算是忘年之交,与乌伯经常来往,和乌伯的儿子也算相熟。

  乌伯是因为职责在身,所以常住北荒馆,其实在北荒另有住处,小乌就在那边居住。

  而现在小乌陪着的人,却是那月轮酒馆的老板,吉伯。

  白无归是月轮酒馆的常客,闲来无事也会和吉伯聊上几句。

  吉伯并无儿女,平日里也甚少走出酒馆。所以此刻在这里见到吉伯,让白无归觉得很是奇怪。

  看小乌的表情,显然对吉伯很是尊敬,而且很是亲密。

  而吉伯现在的样子也很是悲伤,双眼通红,隐约间还有泪水挂在脸上,显然是刚刚哭过一场。

  白无归拉着佑文,向门口指了一指。

  佑文会意的点点头。

  于是两人接着向长生湖走去。

  长生湖就在北荒城内,距离并不算远,两人很快就到了湖畔。

  此刻已经天色渐晚,夕阳正努力的散发着最后一丝余晖。

  两人对“今晚午时”的看法相同,子午相对,午时应该就是子时的意思,那么约定的时间应该就是今晚12点了。

  现在刚刚六点,不过两人却不想再走了,于是便在湖边隐藏了起来。

  “上一次我们这样藏一起,是多少年前啊?”白无归传音说道。

  佑文也有些感叹,“十几年了吧,那时我们还都在王佐营呢。不觉间我们已经从当年的青葱少年长大成人。”

  “文文变得有些多愁善感了啊。果然是大姑娘了。”白无归也有些感叹。

  “是啊,我家小子不是也长大了么,肯定在圣城迷倒不少公主小姐吧。我可听说北荒的爱丽丝大小姐就对你很是爱慕,你不也不远万里从圣城陪她来到北荒么。”佑文说道。

  白无归不由得脸一红,连忙辩解道“哪有的事,我到这里可是为了找你。”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间在聊天中悄然走去。

  新月刚刚爬上柳梢,两人就感觉到有人向着桥下走来。

  很快来人已经进入了视野。

  佑文看了白无归一眼,询问这个是否就是约他之人。

  白无归摇了摇头,不过表情却有些奇怪。

  这个人白无归是认识的,她就是雷斯公爵的二小姐,玲玲。

  在白无归的记忆中,玲玲醉心于音律,弹得一手好琴。平时里几乎都待在公爵府或是琴馆。

  现在这么晚了,出现在这长生湖畔,杨柳桥下,实在是让白无归百思不得其解。

  很快,白无归的疑惑就得到了解答。

  桥下又出现了另一个人让白无归没有想到的人。

  小乌。

  “玲玲,我来了。你知道我爸的事情,所以来晚了。”小乌见玲玲先到,首先道了歉。

  玲玲却毫不在意,“我知道的。”,说完走了上去牵起小乌的手,两人走到一旁的石凳,慢慢的坐了下来。

  白无归仔细的听着两人谈话,期间玲玲一直在安慰小乌,还说要回去求公爵大人尽快破案和亲自前去悼念。

  而小乌则是让玲玲不用担心,而且也让玲玲不要过去太多,免得被别人发现两人的事情。又说近日要料理父亲的后事,恐怕最近都不能再私下和她见面。等事情结束之后,再去琴馆找她。

  或许是因小乌悲伤父亲的去世,并无心情和玲玲谈情,两人只是稍微谈了片刻,就分别了。

  “哎,一对苦命的鸳鸯。”佑文感叹到。

  眼前的两人虽然钟情于彼此,但是身份的差距过于的悬殊。

  一个是公爵的爱女,另一个却只是一个仆人的儿子。

  而且小乌并没有修炼的天赋,白无归知道其修炼刻苦,但是现在也不过是低阶魔能者。实力连玲玲也有所不如。

  没有身世,没有实力,雷斯公爵断然是不会将女儿嫁给小乌的。

  两人离去之后,四野再次恢复了平静。

  然而白无归和佑文一直等到东方天空泛起鱼肚白也没有等到相约的那个女子,只能悻悻的打道回府。

  让白无归更失望的是佑文并没有跟着回去,而是按照两人之前的默契前去查探吉伯和乌伯的关系。

  白无归独自走到魔侦处门口,却见到城防营的大队人马包围了魔侦处。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七彩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