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古董
三月羲和2018-09-04 12:003,844

  “怎么了!” ,怜霜和佑文同时问道。

  “马克在北荒有老宅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这都已经两天了,那边的重要证据肯定已经被人拿走了。”白无归解释道。

  就在白无归懊恼和担心的时候,怜霜却说道:“我说的老家并不是他们的老宅,不是马隆队长那个家。那个老家是说的他们一族的祠堂。而北荒城里很少有人知道那里。”

  怜霜的话突然停了下来,却发现白无归和佑文都眼巴巴的看着他,就继续起来了:“马克并不是北荒本地家族的人,只是马隆队长在军队遇到了老雷斯公爵,之后随着老公爵落户北荒的。来到北荒之后,思乡之情下,马隆队长悄悄的买了间房,建了那个祠堂。之后马克就一直称那里是老家了。所以也几乎没人知道那里。”

  “那我们立刻去吧?”心急的白无归说道。

  “今晚我还有些事情,我们明早还是在这里见面,我带你们去吧。”怜霜说着。

  白无归知道急也没办法,于是和怜霜约好明日见面。

  怜霜匆匆的离开,白无归看着怜霜的背影慢慢消失,和佑文说道:“这么晚了还有事,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佑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面具摘了下来,“这个人不简单,能够看破我的伪装。”

  白无归点点头,“确实,怜霜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耳熟啊。”

  “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这几年道上出现了一个干净利落的杀手就叫怜霜。就她刚才那一身淡淡的杀气萦绕,想来就应该是她了。”佑文快速的整理了下资料,说道。

  “关于怜霜还有什么资料么?我在魔侦处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白无归有些好奇。

  佑文回答道:“她基本上都在瑶光公国活动,下手次数不多,但都非常的干净,毫无痕迹。如果不是我有一些杀手朋友我也不知道的。原本我还以为她是个男人,没想到却是如此妩媚的一个女子。”

  “好吧,在情报方面我确实不如你。”白无归喃喃的笑道。

  “现在人也见了,接下来我们干嘛呢?”佑文又把记得的关于怜霜的情况告诉了白无归。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白无归说道,“不如你在这里睡会儿吧,我帮你看着,就像以前一样。”说话间白无归的眼间出现了一抹温柔。

  “嗯。”佑文也想起了过去王佐营的日子,便如过去般稍微做了些隐藏,便睡了过去。

  佑文再次睁开眼睛,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这一觉虽然时间不长,但却是佑文这些年来少有的好觉。有白无归在一旁,有一种少有的安全感。

  “醒了啊,睡的还是和猪一样。”见到佑文醒来,白无归递过来一瓶水。

  佑文的脸微微一红,但很快就调整了过来。“你要不要也休息下,距离怜霜过来还有些时间。”

  “嗯”白无归点点头,也快速进入了睡眠模式。

  “这小子,睡得还真快。”感受到白无归的魔息变得平和,佑文心里默念着。

  时间很快过去,白无归也很快醒来。

  这一夜两人虽然休息的时间有限,但是精神却十分充沛,仿佛回到了王佐营的时光。

  很快怜霜就到了。

  接着三人就向着马克老家走去。

  然而还没走出几条街,白无归就感到了异常,白无归回头看了看佑文。

  佑文今天并没有带起面具,而怜霜却并不在意这些。

  透过那双眼,白无归明白佑文也发现了不妥。

  “有几个跟踪的人?”白无归传音问道。

  “三个,生手。”佑文同样传音回答道。

  两人正准备商量怎么办,却同时收到了怜霜的传音:“几个小喽啰,不用理他们,等找个地方抓起来问问就好了。”

  很快,在怜霜的带领下,三人走入一条僻静小巷。

  跟着白无归等人的三个刚刚进入巷子就发现了不好,然而却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怜霜干净利落的打晕在地。

  接着怜霜跳入小巷旁边的一处院子,说这便是马克的老家了。

  接下来白无归就自告奋勇的接起了审问的任务。

  一个小水球叫醒了这三个喽啰,白无归封住其中两人的嘴巴和耳朵,单单对其中一人开始了审问:“我并不关心你叫什么,为什么跟着我?”

  那人却只是摇头,什么都不说,嘴巴颇紧。

  又问了几句没有答案,白无归立刻封住了他的嘴巴和耳朵,另行解封一人。

  “是伯爵叫你们来的么?”白无归问道。

  那人略一迟疑,接着就开始疯狂点头,接着不住的说:“是伯爵大人叫我们跟着你们的,你最好立刻将我们放了,在北荒得罪了汉森伯爵,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白无归没有听他废话,再次封住了他的嘴巴,接着解开了第三个人。

  “你说吧,如果你说的和前面的人不一样我就杀了你!”白无归冷冷的说道。

  那人已经看到前面两人之中一人什么都没说,而又有一人似乎说了什么,但却又不敢肯定。于是只是一个劲的求饶道:“小的杰克,北荒本地人,家里上有小,下有老。求大人饶我一命,我一定把今天看到听到的事情全部忘记。”

  白无归并没有听完他的话,直接将其打晕,然后解开了第一个人的封印,对他说道:“又轮到你了,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这人本来也就只是个小角色,刚刚第一个被问还能勉强硬气,现在看到另外两人都已经有交待,而第三个人还说了不少,便立刻老老实实的交代了。

  这三个人是北荒城鸿宝斋的伙计,鸿宝斋乃北荒一个比较知名的商会,不时就会有较强法宝出售。

  这种商会,一般都与多个帮派势力有所关联,而其自身的实力更是不容小觑。

  其老板比鲁斯就是一位实力强大的老牌高阶魔能者,鸿宝斋富甲一方自然也招募了不少高手,单就高手来说鸿宝斋的实力比起之前被白无归剿灭的铁镰帮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人说三人跟踪的是怜霜,三人原本是各自从不同角度跟踪,后来却是不知怎么的走到了一起,再后来就被打晕了。

  这让白无归不得不佩服怜霜的老道,让他们不知不觉就走入了自己的陷阱,将他们一网大尽。

  这人老实交代之后,白无归又依法打晕了他,接着解开最后那人的封印。

  “你的谎话被揭穿了,你看着办吧!”白无归的声音更冷了。

  那人刚才只是被封住了嘴巴,所以清楚的听到第一人的回答,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白无归知道,便不再隐瞒,立刻如竹筒倒豆子般将知道的内容都说了出来。

  他的话和之前那人几乎相同,也让三人认定了真相。

  打晕最后一人后,三人开始讨论了起来:“比鲁斯怎么也掺和进来了,真是个新的发现。”

  怜霜接过白无归的话说道:“他是冲着我来的,那应该和我这次的任务有关系。但是就派这几个小喽啰也太小看我了吧。”

  “你的任务是什么?”佑文问道。

  怜霜思考了片刻,却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我的任务自然是杀人,但是我们有我们的规矩,不能告诉你们。”

  佑文正准备继续追问,白无归却阻止了她,:“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找东西吧。”

  说着就自顾自的开始找寻了起来。

  这个院子并不大,左右两侧的房间都空着,而中间大屋就是马克家的祖堂。

  三人走进祖堂,堂上供奉的牌位很少,最上的牌位名唤祝融。祝融乃是上古火神,许多家族都出自其下,对于这牌位三人也都并不觉得奇怪。

  青阳家的先祖为太昊,太古青帝。

  而怜霜家的祠堂之上最高的牌位也是祝融,那也只是代表自己一族拥有最久远的传承而已。

  火神后面之人就直接是马隆的母亲,中间并无他人。

  而牌位最后之人就是马隆,让白无归确认了这里正是马克家的祠堂。

  “很奇怪啊,这个祠堂连马隆父亲的的牌位都没有。”白无归有些疑惑的想怜霜问道。

  怜霜摇摇头,“听马克讲,马隆叔叔是由他母亲养大了。马克也不知道他爷爷是何人。而正是因为这样,马克的奶奶跟着他父亲迁移到北荒城。”

  接着三人就开始搜查起来。

  找寻的过程并不复杂,三人都其中翘楚,很快就将这里翻了个透彻。

  而白无归也终于找到了马克房间里那把破印钥匙的用武之地。那是马克祖先牌位下的一处秘密封印。

  封印之中的东西却是解开了三人之前还在思虑的一个问题。

  封印中的是一块玉牌,正面刻有鸿宝二字。

  在令牌的旁边还有一本账册,记载的是铁镰帮的出货记录,记载了铁镰帮从乌伯那里拿到的东西,最后大半又流向了鸿宝斋。

  而这块玉牌就是两者交易的信物,其中刻有铁镰和比鲁斯的魔法印记。

  魔法印记一如普通人所用印信,乃是二人辨明真伪的记号。

  “果然和他有关,难怪会跟着我们。”白无归说道,说完又看向了怜霜,“看来你的任务和这个案子也关系密切吧,现在我们都是为了马克的案子,希望姑娘可以和我们说个清楚。”

  “好,我告诉你!但是不是现在。”接着怜霜就不在理会两人,继续找寻起来。

  很快佑文就有了新发现。

  从刚一进来佑文就觉得祖堂右侧的空间波动有些异常,似乎有些东西隐藏在这里。

  佑文果断的掐了个空间法诀,使用了空间震荡。震荡波纹扩散过去,尚未触及墙角便被反弹了回来。

  “果然有些东西!”佑文一边继续试探,一边叫过了白无归和怜霜。

  这个隐藏阵法十分巧妙,是在原本的空间中另行开辟了一个小的亚空间用于置物。

  这个阵法最为巧妙的地方是阵法刻画于小空间内,在外面根本无形五色,只有开辟者本人才知道空间开口的位置。

  而这可难不倒佑文,只是几次的空间震荡,佑文基本就将这个空间的位置大小摸了个清楚。

  白无归正准备使用圣言术从内部破解这个亚空间,佑文却阻止了他。

  只见佑文走近那处亚空间,一抬手就慢慢的从那亚空间拿出了一本手札,使用的赫然就是刚刚拿出三生神花的手段。

  “好手段!”这是怜霜第一次看到人使用这等方式破解亚空间,不由得叫出好来。

  “雕虫小技,不值一提。”佑文淡然的说道,拿起手中的手札翻看起来。

  细细阅读其中内容,手札中的一个名字让佑文不由得大吃一惊。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空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