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遗言
三月羲和2018-09-07 12:003,737

  这时白无归想起之前佑文说过要调查吉伯来着的,就问道:“有什么新的发现么?”

  佑文说道:“之前不是说过么,没有发现。吉伯不是北荒本地人,但是月轮酒馆在北荒十来年了,虽然一直是鱼龙混杂之地,但是却也没出过什么大事。反倒是公爵府的人都经常光顾,之前看吉伯的样子和雷斯公爵关系也不错。”

  “这个我就知道得比你们多了。”这时爱丽丝有些得意的说道,“吉伯以前也是公爵府的人呢,小的时候他还抱过我。”

  “不过你也知道嘛,我们这种人都是十几岁就去了圣域,至少也要高等魔法学院毕业才能回家。等我回到家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经营月轮酒店了。这件事我哥也知道的,当年吉伯还教过我哥一些武艺的。”爱丽丝快速的回忆了一些关于吉伯的记忆。

  “难道是他!”白无归听着爱丽丝的叙述,突然心里浮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当年被罚,而离开公爵府的那个管家。

  可惜这个时候怜霜不在,怜霜是十年前事件中唯一在北荒城的人,她一定可以认出相关的人来。

  说曹操,曹操到。

  这时李,瑞和怜霜出现在了白无归的眼前。

  顺着白无归的眼光,他们很快也发现了吉伯。

  而这么多人的出现,自然也让吉伯发现自己的行踪暴露。

  吉伯跳下墙头,和众人一一打了招呼。

  而这时怜霜却取下了自己的面具,见到怜霜的样子,吉伯一下认了出来:“原来是你,我就说我这老眼还没有昏花嘛。”

  “吉伯好久不见。”怜霜也和吉伯打了招呼。

  “吉伯,你就是当年那个?”白无归问道。

  吉伯却打断了他的话,“是的,就是我。原本我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然而却真的还是没有!他们又找来了,还害死了我弟弟。”

  “弟弟?你的弟弟是,乌伯?”白无归试探的问道,从之前小乌的表现,白无归已经大概的猜到了。

  吉伯点点头,“乌克就是我弟弟,我的傻弟弟。”

  “那他真的和当年的事情有关?”白无归试探的问着。

  吉伯再次点点头,“嗯,当年应该是他从我这里拿的钥匙。说起来还是我对不起你的父亲啊。”

  说着吉伯对怜霜深深的鞠了一躬。

  “和你没关系,我想应该不是拿,而是偷的吧。而且这些年,你应该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怜霜扶起吉伯,说道。

  “嗯。”吉伯再次的点点头,“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偷偷的查他,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件旧事的另外一环。”说着吉伯对着鸿宝斋的大宅指了指。

  “是的,马克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他最后的线索就指向了这个人,而且乌伯也给我们留下了这里的线索。”李接过话说道。

  “吉伯知道当年公爵府里丢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么?”佑文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

  吉伯想了想回答道:“根据后来的清点当时一共丢失了12件东西,这些年陆陆续续的找回来了一些,剩下的最贵重的应该是五龙珠了吧”

  “五龙珠?那是什么东西?”发问的是李,对于当年丢失的东西李可是在家里做了详细的清单,然而其中并没有吉伯所说的这件珍宝。

  “据说是雷斯家族祖上传下来的,我也并不知道用途。只是在那段时间经常听老公爵提起,而且还有一个魔导师来公爵府就是为了讨要这件东西。”吉伯回忆道。

  听到这些佑文变得激动起来:“魔导师,是叫墨拉么?”

  吉伯仔细的想了片刻,肯定的点了点头。

  见到吉伯点头,佑文有些激动,悄悄的握住了白无归的手。

  白无归骤然被握住,一方面也是为佑文感到高兴,一边却又有些异样的情怀。

  吉伯又说道:“是的,就是墨拉魔导师。在那件事后,墨拉魔导师也失踪了。所以老公爵最怀疑的人,其实就是这个墨拉。”

  “我师,他才不会是小偷呢。”佑文为自己的师父辩解着。

  吉伯表示明白,接着说自己这些年还调查了一些东西,原本以为这件事以及过去了,就应该烂在心里,但是现在又有两条命丢在里面了,这些东西应该也需要公之于众吧。

  接着吉伯就和众人约定晚上在月轮酒店详谈。

  之后李又带着瑞和爱丽丝准备从正门进入鸿宝斋,直接找比鲁斯聊聊。

  爱丽丝本想和白无归在一起的,最后李却在白无归的暗示下强行将她带走了。

  送走了三人,怜霜则和白无归还有佑文待在一起。

  “话说你们刚才遇到了什么?”白无归把刚刚直接三人在大宅内遇到迷宫的委屈经历给怜霜说了一遍,接着问起怜霜在另一间房的经历。

  然而怜霜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只是沉默的想着自己的事情,完全没有理会白无归。

  “怜霜?”佑文摇了摇怜霜。

  怜霜连忙惊醒过来,“怎么了?”

  佑文却笑道,“这小子在问你你们刚才那间房遇到了什么呢?”

  听到这里,怜霜连忙说起了刚才另外一间房遇到的东西。

  在那一间房里还是没有人,但是却又不少的书在里面。众人在搜查书柜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机关,打开了地下室。

  地下室中空气浑浊,显然就很少有人下来。

  在地下室放置的却都是些古董,虽然价值不菲,但是却和本案毫无关系。

  所以三人就直接出来了,于是六人这次探查行动,基本上就是毫无所获了。而遇到吉伯反而成为了最大的收获。对于当年的事情又多了一分的了解。

  “话说当年为什么你要离开北荒啊?你没想过要查明真相,还你父亲一个公道?”白无归问道。

  这话却明显的勾起了怜霜的伤心事,一时三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还是佑文打破了沉默:“你真的舍得马克?”

  “这,我就是舍不得又有什么办法?”佑文的话让怜霜再次的崩溃了。

  两人连忙安慰怜霜,同时追问:“关于当年的事情你到底知道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说。”

  “哎!”渐渐平息下来的怜霜叹了口气说道:“该来的还是要来,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吧。”

  “当年我父亲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吧。在他被行刑的前一个晚上,公爵恩准我去见他的最后一面。”怜霜忧愁的说道。

  原本怜霜一直觉得父亲是被人冤枉,公爵也是过于的严厉了一点。但是见到父亲的第一句话就让怜霜惊呆了。

  怜霜本姓韩,而他的父亲叫做韩宇。韩宇见到怜霜的第一句话却是,“我有罪,你就别管我了。”

  接着韩宇就告诉了怜霜一个让她无法接受的消息。

  韩宇告诉怜霜,那一夜他失手杀死了马隆。在哪之后,韩宇一直受着良心的谴责,所以现在被公爵处死,自己毫无怨言。只是放心不下怜霜,希望怜霜以后能好好生活。

  而听到这个父亲的遗言让怜霜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原本怜霜对马克已是早生情愫,只是却总是觉得马克对她只是袍泽之情。而这次退役回家,就是准备等马克回来之后就主动向马克表白,之后就过相夫教子的日子。

  然而现在,自己的父亲居然杀了马克的父亲,虽然父亲说是误杀,但是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这让怜霜再也无法面对马克,于是便立刻了北荒开始了流浪的生活。

  怜霜只希望马克对自己只有袍泽之情,日子久了就会忘记自己。

  白无归暗暗叹息,接着拿出马克的日记交给怜霜,“这是马克的东西,还是交给你吧,你才是应该拥有它的人。”

  怜霜接过日记,刚翻开第一页,怜霜的眼泪就刷刷的落下。

  “他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这么傻。”怜霜一边看,一边哭,一边说着。

  白无归还准备上去安慰怜霜,却被佑文叫住,“让她一个人静静吧。”

  接着便拉着白无归,走到了远处。

  “你说如果当年怜霜就知道马克对她如此,她还会走么?”白无归问佑文。

  佑文摇摇头,“这个我也不好说,毕竟是杀父之仇,这么多年马克一直在查这个案子,说来也是有要为父报仇的意思吧。”

  “哎,都怪这马克不好,居然让怜霜以为是袍泽之情,要不说不定他们在那以前就能在一起了,说不定就能阻止这一场冤情。”白无归感叹到。

  接着白无归看着佑文道,“话说文文,你对我是否也都是袍泽之情呢?”

  这一问,佑文竟然呆住,一抹红晕立刻出现在了脸上,确实并不回答,“当然,不是全是了。那小子你对我呢?”

  佑文没有正面回答白无归,却将问题反而抛给了白无归。

  白无归却是没有想到佑文会将问题抛给自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原本两人本是过命的袍泽,在这次见到佑文之前,白无归一直以为自己和佑文之间也就是袍泽之情,就像他和爱丽丝,和李这般。

  但是白无归发现却并不是这样,他对佑文的欢喜远远的超多对其他人,这种感觉就仿佛马克对待怜霜那般。

  但是白无归细想却又觉得和马克的有些不同,但是却不知道不同在哪里。

  刚好这当口,佑文又问了一句:“到底是什么感情啊。”

  白无归心里正在苦闷不知道该如何回到,就顺口说了一句:“我也不知道来着。”

  听到这话佑文的脸色当即就变了,一声冷哼,让白无归感到一种透心的凉意。

  佑文正道说话,怜霜却来到了两人身边。

  这时的怜霜已经收起了刚才的柔弱,继续摆出女杀手的冷酷。

  “白无归, 我会将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你一定要帮找出真凶,我要为马克报仇。”

  白无归点点头,“这个是自然,马克也是我的兄弟,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现在我们主要调查的人就是这比鲁斯了,还有汉森伯爵也有嫌疑,不过要查他却是比较的麻烦。”

  怜霜却说,“这件事对你来说是个麻烦,但是我却不怕。那我们就分开行动,你们继续比鲁斯,我去查汉森伯爵。”

  佑文也觉得这个建议不错,于是怜霜果断的离开两人,开始单独行动。

  两人又一起谈论了下案情,眼看时间不早,便向着吉伯的月轮酒馆走去。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似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侦处轶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