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思绪>
拿铁甜甜2018-09-06 20:572,537

  下午三点我踏上了归途的火车,一整天没有吃饭了,肚子饿的上蹿下跳,泡了一桶碗面,吃了两口,奇怪,明明好饿,却吃得有点反胃,舍不得扔掉。合上望着窗外,突然感觉一抹雨点掉到脸上,忍不住了,趴在桌子上,心里咆哮着。这一年来我的泪水流的太多了,我真的好累好难过。

  从十三岁开始,这样的恶梦便开始了,为何还不能醒来啊?原以为我很幸福,有爱自己的父母,有哥哥姐姐的爱护(虽然他们也不爱带我玩,但是我永远觉得有哥哥姐姐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多么无忧无虑的童年啊!不,不是这样的,是我太小不懂事,这一切竟是假象。

  那一年,姐姐和哥哥同时参加中考,由于家里经济比较拮据,父母早早告诉他们,谁考的多谁读。其实姐姐之前已经辍学过一次了,初二的时候她突然说不愿意读书,说太累了。后来跟着堂兄学做了半年的衣服,她又说做衣服太苦了,还是想回来念书,父母告诉她自己选择的路怎么可以后悔,就没有答应她。谁知没过几天她就离家出走了,留下一封信,还是说想读书的事情。那几天家里发动了所有的亲朋好友,终于在市里的一间饭馆找到了,原来她跑去给别人端盘子去了,爸爸把她带回家了,就这样她又开始读书了,而且和哥哥一个年级。彼时,我还是在念小学三年级。九十年代末的中国正是努力发展的阶段,那个时候农村里要是有个万元户,那就是不得了了。我的爸爸是一个泥工,就是给人家盖房子的,那个时候做一天事只有十八块钱,但是也不是天天有事做,有些时候下雨了,就没有做,不忙了也没有,一年到头听爸爸妈妈两人嘀咕也就赚个三千块钱。妈妈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一天到晚面朝黄土背朝天,也是赚不到钱的。在那个年代,学费可是贵啊,我记得我三年四级都是要两百多的,而哥哥姐姐读初中一起更是要近一千块的,可想而知,爸爸妈妈的压力有多大了。

  哥哥的学习成绩一向名列前茅的,姐姐比他稍微差点,但是由于她刻苦认真也是不错的。那个时候好像高中并不好考的,我记得表哥由于差三分的普通分数线,后来姑姑花了三千多块钱买上去了。只能说那时候的教育真是贫瘠匮乏。

  最终,姐姐差九分上普通分数线,哥哥则只差三分上重点分数线,就这样姐姐出局了。

  那一年我开始读初中了,哥哥念着普通高中,姐姐也走了,她去了沿海城市打工,据说是做电子。

  就在姐姐走了三个月后,舅舅打电话来,说是姐姐失踪了,已经一个多月了,舅舅报警了,也登报了,就是没找到,据说失踪的前一个月她去舅舅那拿了八百块钱,说是进厂子得交培训费,舅舅也没多想,就给她了。后来舅舅得空了,去看她,发现她根本没有进厂,人都不知道那去了。妈妈在家留着眼泪,爸爸也没再去找她,茫茫人海他们应该也不知道去哪找吧,毕竟爸爸妈妈可都是大字不识的文盲啊!

  放寒假了,快要过年了,姐姐依旧没有一点音讯,妈妈依旧天天流着眼泪,爸爸每天站在村口东张西望,本来脾气就暴躁的爸爸,越来越喜怒无常了,我和哥哥遭殃了,天天的挨骂,有些时候没做好事情还会挨打,就这样我们过了一个很不愉快的第一个“年”。

  春天来了,小草发芽了,村头的那颗桃树又开花了,万物一片复苏,而你到底在哪儿呢?

  半夜,朦朦胧胧,一阵抽泣声把我唤醒了,是妈妈的房间传来的,最近爸爸去外地干活了,妈妈又是每天的流眼泪,却也只见她天天的抹泪,不想,半夜还这样,怪不得最近脾气怪怪的,老是爱发脾气。

  我是读初中一年级,虽说是住校的,每个星期一上学,我们那时候没有食堂的,都是自己从家里拿米,用饭盒炖饭的,由于干菜吃一个星期也是会坏的,所以每个星期三要回家拿一次菜。

  又是一个星期三,傍晚到家了,妈妈说“今天吃什么?”又是这一句,妈妈很喜欢吃泡饭,就是放点水和青菜和着米饭一起煮着吃,我已经跟着她吃了好多回了,可是我确实不爱吃啊!“吃米饭啊!不是有米饭,还有剩菜啊,热一下就可以了。”

  “吃泡饭又不会中毒”突然妈妈大吼了一下。

  “吃炒饭也不会中毒啊!”我真是罪该万死啊!一张嘴秃噜的就说出来了,一说完便后悔死了。

  妈妈被我彻底激怒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数落着我,我再也不敢说了,连连道歉,可妈妈还是喋喋不休的。自那日后,我每次回家,妈妈都会发脾气,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她一直是不顺眼,从此,星期三,星期六成了我的噩梦,不想回家,不敢回家。那个时候,很羡慕哥哥,他在镇上读高中,半个月回一次,妈妈只有哥哥在的时候才会有笑容,还会烧很多好吃的。我想,一定是我把妈妈的心伤透了,她才会这样,暗暗的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听妈妈的话,好好学习,再不要顶嘴了。

  时间就是这样的快,姐姐已经两年多没有联系家里了,我在这个家里的地位也已经跌落到了谷底了,村里的人说,我姐姐是因为好强争胜,没考上高中,又没复读初三,因此埋怨爸爸妈妈,才跑了的,她们说我也是个不听话的野猫婆,以后也会跑了不着家的,她们这样对我妈妈说。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腊月二十四,我又挨打了,是爸爸打的我,具体为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一定又是看我哪里不顺眼了吧!不,没有,我没有不乖,因为这两年来,我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讨好他们,因为稍有一点做的不好,我就会挨打。我像个捡来的野孩子,努力做好每一件事情,却还是入不了他们的法眼,我好像再也不是他们的孩子了,他们讨厌我,甚至恨我。我哭着,这是为什么?那一刻我想到了死,或许我死了才能让你们清醒过来,姐姐的走,与我何干?我找来了一根粗绳,我告诉自己,你快点去死吧,这个世界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奶奶是一个非常慈爱的老人,这两年来,也只有奶奶对我疼爱有加,她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一次次的训诫爸爸劝说妈妈。但是她的话又有谁会听呢?尽量的开解我,疼爱我,成了她一心想做的事。她看到我拿着绳子,眼含着泪水,满脸的忧愁,既惊讶又心疼。“你要干什么呀?”

  “奶奶,我活不下去了,我受不了了,”泪水一次次的夺眶而出,伤心,委屈,如今也只有奶奶会愿意理我了。

  “不行,不可以,我这把年纪,你不能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你怎么可以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念头呢?”……

  奶奶哭的声嘶力竭,十二年了,我依稀记得那个下午,我那慈爱的奶奶,那温暖的怀抱,是我当时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那天以后,我决定离开这个蹂躏我的生活的地方,我要逃的远远的……

继续阅读:第六章<逃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一缕阳光照进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