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逃离>
拿铁甜甜2018-09-14 21:221,336

  远处窗外的景色缓缓闪而过,远远望去,那向日葵明艳动人,小小的身躯在微风中摇曳生姿,向日葵称之为太阳花,向往光明之花,给人带来美好希望之花,受到这种花祝福而诞生的人,具有一颗如太阳般明朗、快乐的心。我是如此的希冀,如此的向往。

  十五岁不到,我出来当裁缝学徒了。正月十六,所有人都去报名了,我告诉他们,我不读了,妈妈拿着三百块钱伸到我的面前“你去不去啊?”

  “我说了不读了”头快速的别过去,不去伸手,泪水已经滑落下来,心里不断的翻滚着,像有一只兔子,它挣扎着,拼命地想要逃出来,不知是谁狠狠的给了它一掌,它倒下了,扑通,扑通……慢慢的它死去了。怎会不想读书,我从小的理想便是当一个播音员,如今已是黄粱一梦梦中碎了。

  “既然不想读,那就写一张保证字条,是你自己不愿意读书,以后不要说是我们不给你读,。”爸爸冷冷的说,像一双大手紧紧扼住我的脖子,我不能呼吸了,真想就这样让他掐死,那就不欠他们了,命还给他们了,我也就解脱了。

  “她不读就不读,还写什么保证书,对自己的女儿还要做这样的事吗?。”奶奶从房间走出来愤怒的呵斥,眼里的泪水夺眶而出,继续怒斥着爸爸。

  “既然不想读书,那就跟大军去学徒吧!”爸爸依旧是冷冷的语气,眉眼闪过的一丝得意,竟是那样让人绝望。大军是一个做裁缝的堂哥,他们两夫妻都是做裁缝的,带过很多徒弟。之前带姐姐学徒的是另外一个堂哥。

  下午爸爸带着我去了大军哥哥家,提了四斤肉和一包糖,就这样我算是正式的拜师学艺了,这两天大军哥哥出远门打工就会带着我了。

  今天过得尤其漫长,仿佛一辈子的事情就在这一天发生了,结束了,又开始了。

  农村里的夜总是来的格外的早,才下午五点就暗下来了,到处一片漆黑,吃过晚饭后,我早早的爬到奶奶的床上,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跟奶奶睡,喜欢听奶奶讲她的故事,奶奶的故事很辛酸,对我影响也很深刻。奶奶十五岁嫁给了爷爷,三十多岁的时候,爷爷生病了,由于没有钱医治,爷爷没多久就撒手人寰了,留下了爸爸兄弟和姑姑们六个孩子,最小的姑姑当时只有三个月,我爸爸排行老三,只有十一岁。爷爷上午走的,下午就下葬了,奶奶说爷爷的棺木很破,她坐在外面隔着缝眼能清楚的看见躺着的爷爷,每每说到这里,奶奶总是要掏出手帕抹抹眼泪的。

  奶奶的故事有很多,有当年她们吃不饱的大锅饭,还有她带着大伯,二伯一起做工分,可家里还是几番揭不开锅。吃糠咽菜的奶奶故事可长了,也很吸引人,不过每次听着听着就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

  奶奶语重心长的劝解我“做衣服也好,至少风吹不着,雨打不到,也不用爬高落底。”哽咽的声音抽泣着,我知道她又在流泪了。

  “嗯嗯,我知道”,心里的难受度因为几句宽慰的话变得降低了。奶奶喃喃细语的到大半夜,我也不是都听清楚了,但心里已经有了着落了。

  人生有多漫长,未来我该怎么办?我想我应该坦然面对了,既然生活如此考验于我,我便要不屈不挠。我一直想告诉爸爸妈妈,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不会因为你们不爱我了,而怨恨你们,现在我终于可以证明给你们看,我是最好的孩子,最乖的孩子,至少此时我是这样想的。

  突然,内心深处的那颗小树苗好像枯萎了。可能因为我们双鱼座的孩子就是这样的善良,有些时候恨的咬牙,下一秒又能以德报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一缕阳光照进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