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下山
九尾飞飞2020-02-06 12:152,354

  太阳、月球与地球恰好的距离,木星挡住诸多行星默默的守护,地球的自转和公转,还有蛋白质、淡水和大气层……这些得天独厚的条件让地球上的生物得以顺利繁衍和生存。太多的恰好让偶然成为了必然,地球上的生物经过数万年的基因突变和生物进化,外部和内在无数个恰好催生了一批天赋异禀的异能者。

  天选村就是这样一个存在,它坐落在昆仑山脉深处,常年云雾缭绕,周遭是悬崖峭壁不易攀爬,凡人难寻其入口。几千年来,一群避世的异能者生活在这里,与世隔绝。

  *

  “啪”的一声轻微脆响,殷冉自制的“小油灯”被一块小石子打灭了,她内心忽地一紧,停下手上的动作,握紧手上的“龙须”警惕地看着洞口。

  “谁?!”殷冉今年十七岁,声音有些难以掩饰的惊慌,虽然她已经极力装的老成稳重了。

  烛光扑灭,洞外的月光照进来,渐渐的,殷冉适应了洞内的黑暗。不远处,伴随着一声口哨声,一个人影从一块大石头上跳了下来。

  “我道是谁大半夜不睡觉在这偷吃呢,原来是你这个小丫头!”祁超凡跃下石头,几步冲到殷冉跟前。

  明明两人同岁,祁超凡却要自恃大哥般喊人丫头。

  殷冉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收起了手上的“龙须”。

  “我没有偷吃。”殷冉无意与他周旋,打了个哈欠准备离开。

  却,她往左边走,祁超凡就挡住左道,她往右边突破,祁超凡又挡住她的右道。

  “你干嘛?我要回去睡觉了。”殷冉有些不耐烦。

  祁超凡嘴里不知叼了根啥草,随着他的咀嚼而一上一下抖动。

  “你还没告诉我大半夜鬼鬼祟祟在这干嘛呢?”

  “没干嘛!”殷冉瞥了他一眼:“你不也没睡觉吗?你在这干嘛?”

  祁超凡“呸”的一声吐掉嘴里的野草,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我出来晒月亮不行吗?”

  “哦!我也是晒月亮。”

  殷冉实在不想和这家伙啰嗦,再者她怕这里响动太大,惊扰了夜巡的卫士就麻烦了。

  殷冉一把推开碍事的少年,径直往洞口走去。

  “殷冉!”祁超凡有些焦躁,这丫头是他在天选村唯一搞不定的异性,想他祁超凡一表人才,从小到大到哪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偏偏就这死丫头回回见他都跟欠了她一百万似的,再大的仇这十二年来他也还清了吧?平日里有啥好吃的、稀奇古怪的宝贝哪次不是紧着她?

  如果殷冉对其他人也这么冷酷无情,那也算了,可这死丫头对天选村所有人都是一副人畜无害的乖巧模样,偏偏对他……每回都跟见了鬼似的躲避。如果说还因为十二年前的那事脑他,那这孩子也太记仇了吧?

  况且,十二年前,他才五岁,说者无心,童言无忌,这么多年了,还不肯原谅他吗?

  十二年前……不就是在袁长老刚把她带回村里那几天,让她先寄养在他们祁家,他看她蠢萌的可爱老逗她,结果这小丫头不经逗,在一次不知他给她使了啥恶作剧后,竟和他扭打成一团,还把他最喜欢的一件衣服给扯烂,更可恶的是她还把他咬伤,部位还是他最在意的脸蛋。

  五岁的孩子恼羞成怒,他算勇敢的了,脸被咬花都没哭,不过他对她说了句后悔至今的话,那句话具体是啥他都快忘了,只记得刚说完,这个“行凶”的小丫头竟率先“哇哇”大哭起来,满地打滚撒泼嚷着要回家,惊动了全村都不为过。

  而他爸妈回来见状不仅没护着自己满脸是血的宝贝幺儿,还罚他关了小黑屋。

  那句话是什么来着?祁超凡有时记忆错乱,感觉自己好像啥也没说又好像确实说了很伤人的话……反正就是不大记得了,五岁?!呵呵,鬼知道这丫头听了啥反应那么激烈。

  那句话祁超凡不记得,但殷冉却是至死都不会忘记。

  十二年前,五岁的小孩在家睡得好好的,突然周身滚烫,热浪一阵一阵地朝她袭来,她揉搓着双眼缓缓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置身火海。

  “爸爸?妈妈……”殷冉瘪嘴想要哭喊,却吸进烟雾剧烈咳嗽起来,她好害怕,懵懂稚儿哪里见过这个场面,火势越来越大,殷冉无声地哭喊着求救,直至昏厥。

  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被袁儒涵带回了天选村。

  自那以后,十二年了,殷冉父母音讯全无,袁儒涵当初承诺她只要她乖乖的,爸爸妈妈就一定会回来接她回家,可惜她等啊等,直等到快成年也没等来。

  而祁超凡当年对被莫名其妙带到天选村情绪尚未稳定的殷冉说的话就是“你这爱咬人的小狗,敢咬我?你这么坏!你爸妈再也不会来接你回家了,你爸爸妈妈都不要你了!”

  一句话让隐忍许久的小小孩情绪彻底崩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睡了一觉后生活会变成这样?这是哪里?爸爸妈妈真的不要她了吗?她该怎么办?

  从深远记忆中那场火灾的家里,她带出来的除了一直捏在手上的一张烧毁了一半的全家福照片,还有就是手腕上套着的这根“龙须”,在右手腕处缠绕了六圈,自出生起就被戴在她身上。

  照片残破,只剩妈妈的身影,但也被烟火熏的黄黑,妈妈的五官依稀可见,但她跟爸爸的却被烧毁了。

  而手上的“龙须”并不是首饰,它其实是一副柔韧的软鞭,起止一圈用鳄鱼皮包裹着类似把手,其他几圈由无数根细如蚕丝的银白色丝线编制而成,紧实细腻,质地不明。但袁儒涵当年看到这条鞭子时大为惊叹,这链子可见一斑了。“龙须”戴在殷冉手上时柔软无害,但是当它作为武器挥出时却如利刃般无坚不摧,是副名器。

  思绪拉回,殷冉站在洞口,望着天上皎洁的明月,思念绵绵。

  “对不起!”祁超凡道歉声轻如蚊蝇,但在寂静的夜晚却异常清晰。

  殷冉身子一怔,她其实早已原谅他了,平常不爱搭理他,只不过单纯觉得他很烦而已。

  “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你说的没错,我爸妈再也不会来接我了。”声音里尽是落寞,祁超凡听了心里跟针扎一样疼。

  “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我那年才五岁,喂,你也太记仇了吧?五岁小鬼说的话多少年了你还记得?”祁超凡几步蹿到殷冉跟前,背对月亮看着她道。

  殷冉翻了个白眼,一字一句道:“我最后对你说一遍,我没有怪你!可不可以别再来烦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心异能暴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心异能暴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