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无虑
刺剌剌2018-08-23 21:151,195

  我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果农,文化程度不高,那些年,城乡之间还没有公交车,一条柏油路蜿蜒曲折,三张嗷嗷待哺的嘴巴,为了生计,父亲东拼西凑,咬咬牙买了一辆柴油三轮车,并花大价钱给车厢加了一个铁棚子,车厢尾部的铁棚子上方横了一根不粗不细的铁棍,用来挂乘客们的大二八自行车,专职跑起运输来(相当于现在的公交车)。家里的果园几乎都是母亲一人管理:除草、施肥、打药、修剪枝条……在我幼小的心中,母亲把果园管理的井井有条,丝毫不逊色与邻居叔叔伯伯,父亲则早出晚归,挣钱养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过得也是津津有味。

  我们姐弟三个,年龄相仿,每个之间仅相差一两岁,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由于接触的东西有限,没有那么多的争争抢抢,老实巴交的吃饭、睡觉,有更多的时间帮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刷锅洗碗、喂鸭子、换煤球,农忙的时候也能顶上半个劳力,比如授粉,又比如打药扯管子等。或许是把父母的辛苦看在眼里,又记在心里,我们姐弟三个异常的懂事、听话。小学开始,我们就自己做饭洗衣,还把父母没时间洗的衣服给他们洗干净,让父亲安心载客挣钱,母亲放心的打理果园。街坊四邻都夸母亲命好,有三个懂事的孩子,母亲微笑,长大后我才知道,母亲在听到别人夸赞她的孩子们时,那是无奈的微笑。长大后,母亲曾对我吐露过心声,她说:在别的同龄孩子无忧无虑玩耍的年纪,我们姐弟却要承担很多家务,她觉得愧对我们三个,但是有没有更多的时间照顾我们,因为她要打理果园,父亲要载客挣钱,我们一家五口要吃饭,我们姐弟三个要上学……

  父亲是个特别正直负责的人,而且不抽烟不喝酒,开车特别稳当,所以他载客的生意一度很好,然而好景不长,没过几年,私人承包的通达出现了,三轮载客从此没落,父亲卖了三轮车,跟母亲一起打理那一亩三分地。由于地少,收成不好,他们毅然决定承包了十多亩梨园,从此朝夕长在果园,面朝黄土背朝天。

  或许父母的辛苦感动了上苍,第一年收成不错,梨子大卖,更加坚定了父母打理果园的信心,每日加倍的辛勤劳作。我们姐弟三个却过上了“留守儿童”的生活。每天天不亮,父母就载着农具下地,天黑透了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有的时候一连5天见不到父母,早上起来,在饭桌上看到母亲的留言条和两块钱,让我们买馒头和咸菜吃。吃过饭,收拾好,锁好门,才匆匆赶往学校。只有周六周日,跟着父母去外婆家(承包的果园就在外婆村里),中午才能在吃饭的时候见到父亲母亲,晚上一家五口再回到我们自己的家,那是我感到最幸福的时刻,因为有父亲母亲的陪伴。

  我和弟弟的成绩一项很好,父母从不为我们两个担忧,妹妹偏科严重,读到初中就再也不愿意读书了,父亲的责骂丝毫不起作用,说最起码念完高中也好,可是小妹铁了心辍学,说自己没有兴趣学习,以后不会后悔,更不会怨恨自己没有继续读书,很长一段时间,父亲看着小妹唉声叹气,他太知道没有文化的难处了,不希望小妹将来像他们一样卖力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远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