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若曦若曦奈若何
梦笔2020-01-13 08:572,555

  展天啸先送凌飞去了学校,而后回了公司。对于凌飞采的药量问题不再过问,看过凌飞超凡的医术他彻底信服,对凌飞有了无穷的信心。

  凌飞回学校,这会儿已经是傍晚,凌飞今天的课都已经结束,他到了班上才知道,班里已经是另外的班级在上课。

  凌飞转身下楼,悠闲在校园里闲逛起来。

  傍晚的余晖洒在海面,染红波光粼粼的海,浮上动人的余韵。远眺海面,让人心生惬意。新大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有恋人在海边漫步,享受恋爱与美景的双重美妙。

  凌飞于高楼看了许久海景下楼,漫步操场,感受余晖带来的温暖。草坪中对对情侣牵着手聊着天,欢声笑语。或有一些单身男女四处游逛,也想着在这诗一般美妙的操场上邂逅一段美妙的爱情。

  大学是恋爱的天堂,没有初中父母老师的压力,没有高中繁重的课业,有的是全身心投入的真诚的爱。这个时候的恋爱纯真青涩,如同红透的苹果,咬一口满嘴甜蜜芬芳,让人爱不释口。

  “真好。”凌飞轻声感慨,见惯腥风血雨,这种安谧让他沉醉。在如此美丽的校园谈一场美妙的恋爱,确实令他期待。

  “咦?”凌飞倏地在草坪内一处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是安若曦!

  凌飞嘴角微微牵起,走了过去。言老给的这道方子,对于安若曦的病情来说帮助很大,倒是挺巧的。

  安若曦坐在自己带来的折叠小椅子上,前面是一块画板,画板上嵌着一张纸,走近可看清,那是一张美丽夕阳余晖图。色彩斑斓、绚烂,充斥着无限生机与热情,洋溢的热情透出纸张呈现于眼前。画中有人,是活泼充满生机的学生们,朝气蓬勃,昂扬向上!

  安若曦小脸认真,凝实的视线望着天空,白皙若玉的柔荑握着画笔于画板上细细描绘。

  “好有活力的画。”一道声音在耳边传来,安若曦吓了一跳,她扭过头来一看,竟是凌飞!

  “是你呀!”安若曦面色泛起几分羞涩的红润,含羞带怯,有些怕生一般。

  凌飞一屁股在安若曦旁边坐下,高大的身躯与安若曦小巧玲珑的娇躯相得益彰:“你以为呢?”

  安若曦抿抿嘴,眼睛偷摸看了一眼凌飞,在他视线刚刚移过来时又急匆匆别开视线,生怕和他对视到。耳根处又泛起红霞,语气低低的:“你,来这里干什么?”

  这位害羞的姑娘有着别样的可爱,凌飞看了都不由得心生笑意。

  “看你……的画啊。”凌飞故意调侃了一下。这不,刚说完前两个字就让安若曦脸色羞红,小椅子好像长了刺一般怎么都坐不住,听到后面的话才稳下来,轻轻舒了口气。

  “你的画很不错。”凌飞点评道,“热情洋溢,充满活力与生机,透然纸面,感觉很强烈。”

  安若曦眼睛泛起小小的亮光,轻点螓首:“嗯嗯,我觉得世界就应该是这样的,充满生机,充满活力,色彩斑斓!”

  凌飞深深望了一眼安若曦,这是一个将死之人对于世界的期待吗?世界应该是充满活力的,可她却不能够享受这般绚烂多彩的世界。

  “没错,世界就是这样的多姿多彩。”凌飞笑着道。

  “一定是的。”安若曦美眸眨了眨,拿起画笔继续绘画,“我喜欢夕阳,可我不喜欢夕阳下的落寞,我更喜欢夕阳下的盎然生机。”

  “但夕阳意味着迟暮,意味着日薄西山。”凌飞道。

  “不,不是的。”安若曦在笑,笑得美丽动人,笑得令人心醉,“夕阳的落下是明月的升起,皎月光辉照江海,之后的世界都是温柔的。”

  人在想什么证明他的思想是什么,一位认为世界都是温柔的人儿,心中必然是温柔以待这个世界。

  凌飞目光变得柔和:“你很不一样,我见过太多将死之人,他们眼中充满着不甘、怨恨、愤怒。可在你的眼里我只看到了希望、温柔还有无限的生机。”

  安若曦可爱地歪着螓首:“为什么?人都是要死的,为什么会怨恨?”

  “因为他们怨恨这个世界,怨恨不公,怨恨自己也怨恨别人。”凌飞眯了眯眼,脑中闪烁那一幕幕曾经过往。

  “怎么会,世界是美好的,我才不会怨恨那些呢。”安若曦眯起笑眼,望着夕阳,“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更多的时间看看美丽的夕阳,其他都没关系的。”

  “这就是唯一的遗憾了吗?没有其他?”凌飞笑问道。

  安若曦想了想,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声音弱弱地:“还有一个,我、我想谈谈恋爱。姐姐说,恋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觉,可惜我没有机会了。”

  “我可以救你啊。”凌飞笑着道。

  安若曦摇头:“不要了,如果救一个人是以另外一个人的性命来换,我宁可不要。你会医术,肯定能救很多人,我的命和你的不相匹配。”

  安若曦眼中带着失落,片刻又慢慢恢复神采:“不要紧的,还有一年的时间,我还能看很久的夕阳呢!”

  凌飞凝视安若曦良久:“我当你男朋友吧。”

  “啊?”安若曦怔住,片刻脸色刷地通红,“你,你说什么呀!我、我不行的,我还有一年的命,怎么可以,不行的!咳咳咳……”

  安若曦着急了,说得急促反而引起咳嗽,咳嗽着还道:“而且,我们只见过两次,太、太快了,咳咳,不行。”

  “哈哈哈。”凌飞反而大笑起来,“你真可爱。”

  这句话让安若曦又羞了,又咳嗽又着急又羞怯,让她咳嗽得停不下来,脸色涨得通红。凌飞见状伸出手在安若曦后背轻轻拍了拍,而后并起食中二指在后背点了几下。

  “呼呼呼……”安若曦立即不咳嗽了,喘着粗气,她的身体不允许过度的情绪波动,各项机能都衰老到了极致,难以承受。

  安若曦小鹿般灵动的眼睛略带嗔恼地瞪了眼凌飞,拿起画笔继续作画,不再去看凌飞。

  凌飞双手后撑着身体望向远空,天渐渐黑了。南方沿海处这般时节天黑得快,这会儿天已经昏沉。落日西沉,月出于东山之上,隐隐月牙于东山显现。

  “夕阳落下,月亮确实出来了。”凌飞轻声道。

  安若曦遥望东边,一阵清风徐来,水波未兴却扬起她几缕柔软秀发,新月当空,微风扑面,美人侧望东山,素手挽秀发,此景可堪入画。

  凌飞这一瞬间呆了呆,片刻后突然道:“你不是想谈恋爱么?我帮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只给你你想要的感觉。”

  “嗯?”安若曦扭过头来,刚和凌飞视线接触到一起又害羞得转过头,“还,还是不要了吧。”

  凌飞缓缓站起身,对安若曦伸出手:“现在差不多是晚上了,我请你吃饭。”

  安若曦看了眼凌飞,拿着画笔在画上最后添了几笔:“好了,可以走了。”

  安若曦慢慢站起来,收起自己的小椅子和画板,有些吃力的抱在身旁:“我们走吧。”

  凌飞垂下手,顺手将椅子和画板接过来:“走。”

  “谢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弃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弃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