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蚍蜉撼树
梦笔2020-01-13 08:573,167

  凌飞眯了眯眼:“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呵呵。”中年男人靠在转椅上,微微歪着脖子手指轻敲桌面,“凌飞,你莫不是以为你离开凌家就天大地大任你自由飞翔?”

  “什么意思?”

  “凌家不允许你这号人出来辱没凌家声名。”中年男人淡淡道,“一个保姆生出来的孩子,老老实实在凌家当个下人就很好,比较符合你的身份,非得出来丢人现眼。”

  凌飞皱起眉头。

  “竟然还能搭上唐家,手段不错。”中年男人笑着,平淡的笑容间显露着不屑,“你应该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有些东西不是你能去触摸的。说说看,你想搭上唐家做什么?回头和凌家掰手腕么?痴心妄想。”

  中年男人把凌飞和唐家的事情看作是凌飞想要借唐家之手崛起,而后成长起来找凌家麻烦。

  “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即便是唐家,和凌家想比也差得远,别做些无聊的事。”中年男人斜视凌飞,目光淡淡。

  “我的事情,你都很清楚?”凌飞开口道。

  中年男人端起旁边的茶杯,轻抿一口:“凌家势力,超乎你的想象。不要以为来到新城就远离了凌家监视范围,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知道。最好收起你不甘的心,妄想着远离凌家成长起来,你的行动都在凌家目光之下,无处藏身。”

  “你们在害怕。”凌飞道。

  “怕?”中年男人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大笑起来,笑容中带着讥讽,“凌飞,你是在开玩笑吗?凌家会怕你?一个下人生出来的家族弃子?凌家的恐怖你连想都想象不到,就算放任你发展又怎么样?就算你继承了唐家全部财产势力在凌家眼里你仍然不堪一击!”

  “监视你,只是为了不让你有侮辱凌家的事情出现而已,凌家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凌家的高度是你努力一百辈子也达不到的,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成长起来也随你便。我和你说这些话只是为了提醒你,没必要做无聊的事情,蚍蜉撼树的行动根本无意义。”中年男人淡淡道。

  凌飞眉头渐渐皱紧。

  “怎么?生气了?还是不甘?”中年男人笑着摇头,“没办法,现实总是让人绝望。我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毫无夸张成分,你再不甘再生气也没用,因为,这就是你必须承认的事实!”

  凌飞站了起来,面沉如水,“你很狂。”

  “年轻人总把别人说得很现实的话认为是在装,而实际上那就是血淋淋的现实。”中年男人笑着道,“我的每一句话都凌介于事实之上,你不信也罢。只是别忘了我的提醒,没必要做一些蠢事,你在凌家的情况我也了解,把它藏在记忆里,别拿出来,别把那些你认为的耻辱当做努力的原动力,那是无意义的,最终的结果只会是自取其辱。”

  曾经的凌飞,在凌家饱受折辱,凌飞的脑子里清晰记得过去凌子轩如何侮辱他,如何谩骂他,包括凌家下人。看不惯就打,朝他身上吐口水都是常事,最过分的是尿液浇淋!原本以为隐藏在记忆深处,这一刻都涌了出来。

  那一幕幕刻骨铭心,痛入骨髓,曾经的凌飞已然死去,现在的凌飞接触这份记忆都能感受那深深的怨恨、痛苦、愤怒。已经是同一个人的凌飞,感同身受!

  现在中年男人这番话让一冷静的凌飞心底涌起愤怒,来自于上一个凌飞心底深处的愤怒!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凌飞目光凌厉,一字一句念出来。

  中年男人笑了,语气夹杂淡淡不屑:“或许吧,年轻人总是心比天高,认为未来尽在掌握,在面临社会后才明白,地球还是自转的,从不围绕他转。”

  “不得不说,你很狂妄,且自以为是。”凌飞冷漠发言,“在你眼里凌家如同了参天大树,可在我眼里,什么也不算。”

  “嗤……”中年男人笑出声来,“凌飞,多出去看看世界吧,你这番井底之蛙的言论实在太可笑。先从奥斯丁酒店开始,回去好好查一查,查明白了再说。”

  “好了,你走吧。哈哈,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有意思。”中年男人笑着摆手,“以上的话都只是善意提醒,只要你别出去打着凌家名号丢人现眼,凌家是不会管你的。抱着你的梦想好好努力,没人会对你在意。”

  不屑,何其不屑。对于凌飞的愤怒、怨恨、仇恨,凌家丝毫不放在心上,只要别打着凌家声名出去办事即可。你要发展任你发展,你想伺机报复任你伺机报复,凌家不会有任何阻止的行为。因为,他不屑!

  凌飞神色冷漠:“你让我很不爽。”这种被人瞧不起的感觉,如此不屑的眼神,多少年没有过了。他出道即巅峰,在雇佣军中一开始就崭露头角,直至成为国际闻风丧胆的血狼,从来没有人敢这么瞧不起他!

  中年男人笑容变淡:“凌小少爷,火气小一点,做什么事都该掂量着点。出去,看在你是凌家人的面子上我既往不咎。”

  凌飞双手压在桌面上脸凑近中年男人:“你觉得我打你哪边脸比较好?”

  中年男人语气变得淡漠:“说话,注意点,叫你一声凌小少爷是给你脸,别给脸不要脸。”

  啪!

  突然!凌飞反手就是一巴掌,声音极响,一巴掌扇得中年男人从转椅上摔下来。

  巴掌声响,门立即被推开,这群保安又一次冲进来。

  看到连同转移倒地的中年男人杨帆喝道:“找死,在这里也敢动手!”

  杨帆手摸到腰间,拔出一支泛着黝黑光芒的物体,幽深洞口带着死亡的气息。

  “慢着!”中年男人道。

  杨帆忙道:“袁经理,没事吧?”

  袁经理施施然站了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尘土,神色阴晴不定:“打爽了?”

  “呵呵。”凌飞反手又是一巴掌。

  啪!

  袁经理踉跄几步又摔倒在地,他慢慢站了起来,语气越发平淡,如水一般感受不到丝毫情绪:“爽了吗?”

  凌飞皱眉。

  “既然打完了那就出去。”袁经理指着门口道。

  “袁经理!”杨帆费解,急忙喊道。

  凌飞撇嘴冷笑:“脑子有病。”言罢凌飞走了出去,袁经理的行为他只能这么解释。

  门口的保安还想拦住凌飞袁经理又道:“都住手,让他走。”

  杨帆咬着牙,袁经理今天是吃错药了吗?为什么放走凌飞,上次大发雷霆的也是他!可袁经理都发话,保安们能说什么,让开条道让凌飞走了出去。

  杨帆忍不住跺脚:“经理,您这是为什么啊!我不明白。”

  袁经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眼中闪过阴霾:“想不明白回去好好想,你们先出去。”

  “唔……是!”

  杨帆带着一众保安离开,袁经理转过身,走到办公桌左侧一扇门前,轻轻敲了敲:“凌先生。”

  “进来。”门内是一道平静淡然的声音。

  袁经理推门走进去,里面另有乾坤,是一间内部办公室,一位年纪大抵四十左右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品着香茗。男人相貌英俊,带着一股独具韵味的魅力,全身上下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男人味十足。

  “凌先生。”

  “坐。”

  袁经理在沙发另一边坐下。

  “凌先生,您觉得我这样的处理,合适吗?”袁经理小心翼翼问道。

  凌先生微微一笑:“随你高兴。”

  “唔。”袁经理心中揣摩这话的意思,刚刚之所以他不对凌飞动手就是担心这位凌先生!凌飞再怎么样也是凌家的人,他若是动手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即便是让凌飞打了巴掌愤怒,也得忍着。

  而现在凌先生这句话,耐人寻味。

  “从他的话来看,不愧是凌家人呢,很有气势,胸怀远大。”袁经理夸赞着,语气却显得小心翼翼,偷偷看着凌先生。凌先生依旧面无表情,他又继续试探问道,“您觉得他未来能有所作为吗?他可能对凌家还怀有怨恨,如果让他有所作为……”

  “莽夫而已,有作为又怎么样?”凌先生随口道,“即便不是莽夫,心机过人,对凌家而言也只是纸老虎。一只小蚂蚁能翻出什么风浪?”

  凌先生的表情很随意,对凌飞的存在根本不放在眼里。

  “倒是你。”凌先生似笑非笑,“让人打了也一点情绪没有。”

  袁经理低着头,低声问道:“我应该有情绪吗?”又一次的试探。

  “不是和你说了,随你高兴。”凌先生笑容温文尔雅,“小蚂蚁,有什么值得在意。”

  袁经理眸光一闪,明白了。凌先生对凌飞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一个家族弃子在外头是死是活他都无所谓。既然如此,自己这两巴掌,可以还回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弃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弃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