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亲情
梦笔2020-01-13 08:572,839

  校门口外停着一辆宾利,周围不少学生围观,纷纷惊叹。亦有不屑鄙夷者,大多数来学校的豪车只是为了泡学生妹,令他们鄙夷。

  这时,门口出来两个学生,两人走到这辆宾利旁,周围纷纷侧目。

  车门打开走出一位器宇不凡的中年人,迎着两人上车,这让众多学生了然,看来是新大的富二代了。而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凌飞和展鹏。

  “凌小兄弟,犬子的事万分感激。”一见面展天啸便深深鞠了一躬。

  “展先生客气了。”凌飞淡笑,“小事。”

  “这可不是小事,关乎犬子性命!我听小鹏说了,当时学生们还想抬他去医务室,他发病时绝对不能胡乱移动,如果有人乱动会出大问题,是你喊住众人且及时出手医治才挽救犬子性命。”展天啸感叹道,“如果不是凌小兄弟,犬子危矣。”

  展鹏也是满脸感激:“凌飞同学,真的很感谢你,你救了我的命。”

  “两位言重了,我只是举手之劳。”凌飞道。

  “我们先上车。”展天啸道。

  展天啸让展鹏坐在副驾驶座,自己和凌飞坐在后头。

  “凌小兄弟,今天又得麻烦你了,没上课就让你过来。”展天啸歉然道。

  “无碍,上课小事,救人大事。”凌飞道,“只不过,你能信得过一个毛头小子倒是让人意外。”

  凌飞只是一个在校大学生,以展天啸开宾利过来的身份地位来看,能相信他很不可思议。

  展天啸笑着摇头:“不,我是信得过鹏儿,我们再去检查过,发现他的心脏病有所好转,我们只能认为是你的功劳。”

  凌飞淡笑:“即便查出来,能相信这么年轻的我,你也很有魄力。”转换思想,如果自己是展天啸即便调查出来也不会相信,毕竟,实在太年轻。

  “说实话。”展天啸沉吟,“来之前我确实有所忧虑,可实在是老爷子病来得突然,听到鹏儿说起你,我便想着试试,现在看了你,我觉得可信。”

  “我也相信。”展鹏也道。

  凌飞失笑:“你们两父子,赌性有点大。”

  展天啸哈哈一笑:“或许吧。”

  “说说看,老爷子什么症状?”凌飞问道。

  “这……”展天啸犹豫片刻道,“我爸今年七十有五,年轻时喜欢混,让人打了头落下病根。后来工作又拼命,在创业初期心力交瘁,头疼症状时常发作,那时年轻觉得没什么忍着没去医院。再后来事业平稳,等我大了后把家里的产业交给我,没了烦心事头疼病轻了不少。可这五六年不行了,经常头疼,近半年来还时常昏迷,请过不少名医,去医院也检查过,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刚好,鹏儿提到你,说你救他时用的是一种神奇手法,便想请你过来看看。”展天啸道。

  凌飞微微颔首:“经常昏迷么?唔,先过去看看再说吧,没看到人,无法确定具体情况。”

  “今天早上又昏迷了,不仅昏迷,还呕血,情况严重,所以一大早我就赶过来,我也是没办法了。”展天啸苦涩道,“你说我赌性大,权当是病急乱投医吧。”

  凌飞认真看着展天啸:“你是个孝子。”

  展天啸苦笑摇头:“为人子,这是应尽的责任。”

  “我会全力救治的。”凌飞道,语气多了几分方才没有的坚肯。

  司机开车穿过大街小巷,驶入一处。眼前像座山,建筑环山而建,由低到高。从山底到山顶全都是别墅,且随着位置越高眼见的别墅越发豪华。

  展天啸的司机从山底开到山腰接着往上,快到山顶才停下。

  “到了,就是这。”展鹏亲自下车给凌飞开门。

  四周绿意盎然,鸟语花香,初冬时节仿佛置身早春,环境怡人心田。从这看下去新城尽收眼底,可谓一览众山小,顿生豪迈之感。此地景致优美,环境清幽,地势高卓,可谓风水好地,想来能住上来的都不是一般人。

  “环境不错。”凌飞笑道,相比于战火纷飞遍地颓垣断壁的战场,凌飞曾经生活的地方和这里比起来简直天差地别。

  展天啸微微一笑:“新城最有钱的那部分人应该都会住在这。”

  “哦?”凌飞挑眉。

  展鹏快步走在前头,领着众人进来,清秀的脸上写得是着急,对于爷爷的病情他也着急不已。为此凌飞心中感叹,父慈子孝。父亲是孩子的榜样,父亲孝顺爷爷,孩子的心受到耳濡目染也会变成这样的人。孝之传承!

  然而,同样是父子为什么会有绝情到让自己孩子滚出家门眼皮都不眨的父亲?凌飞想到自己身世摇了摇头。

  三人走进客厅,抬眼便瞧见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坐于沙发,揪着胡子盯着棋盘。

  “爷爷,您醒啦。”展鹏神色一喜,跑了过去。

  展天啸扭过头对凌飞道:“就是这样,昏迷得突然,醒来也突然,反复无常。”

  凌飞颔首,走到了老者近前。

  “爸,他就是上次救了鹏儿的年轻人。”展天啸介绍道。

  “哦?”老者扭过头来打量凌飞,凌飞也借此机会打量老者。老者面容慈祥,似是不爱收拾边幅,胡子乱糟糟,眼睛却极为清明,带着丝丝亮光一般。

  “您好。”凌飞微微躬身,对年长者表示恭敬。

  展老笑意宛然:“年轻人,很感谢你啊,幸亏有你,不然我这乖孙儿变成什么样也不知道。”

  “顺手而为,不足挂齿。”凌飞笑着摇头。

  “爸,其实今天我叫凌小兄弟过来除了是感激他救了鹏儿之外,就是想让他也帮您看看病。”展天啸道。

  展老笑呵呵摆手:“什么治不治的,都这个年纪了,也没什么遗憾事儿,走了也就走了,非得多这些事。”

  “爸,别胡说!”展天啸忙道,“您不是还惦记着曾孙子,您还没看鹏儿娶媳妇儿呢,怎么能这么说。”

  “是啊爷爷,我还没给您取个孙媳妇儿回来,您可不能这么说。”展鹏也道。

  展老笑得眯起眼来,儿孙孝顺是他没有遗憾的重点,人老了,有子孙孝顺再惬意不过,死而无憾。

  “好,治病。”展老笑着点头,“不过小兄弟,我这病很严重,恐怕治不好。”

  “没事,我先给您看看再说。”凌飞露出笑容,这祖孙三人浓浓的亲情在感染着他,他冷酷坚毅的性情这会儿也有缓解的迹象。

  “您老先把手伸过来。”

  展老伸出手,凌飞掐住脉搏,认真检查。

  “唔?”倏地凌飞眉头一皱。

  “怎么了?”展天啸紧张问道。

  凌飞没有回话,拉起展老另外一只手把起脉来。

  “老爷子伸出舌头。”

  舌苔厚而白,内里却泛着淡淡紫色,凌飞越看越发皱眉。

  “凌飞同学,我爷爷他没事吧?”展鹏着急了。

  展老依旧笑呵呵:“没事的,生死由命,我早看开了。”

  凌飞低声道:“老爷子,能不能让我脱了你的衣服?”

  展天啸皱眉:“凌小兄弟,脱衣服做什么?我爸到底怎么样了?”

  “不好说,我得做最后的诊断。”凌飞语气低沉。

  展老笑着道:“行,没事,生病了,当然不可讳疾忌医。”

  展老拉开外套,展鹏上前来帮忙,将展老上衣褪去。衣服褪去展天啸和展鹏顿立当场,老人身上布着道道伤疤,足有八九道,身前身后都是。

  “爸,您这……”展天啸愕然。

  “爷爷,您身上怎么这么多伤疤?”展鹏不由得问道。

  展老笑着摇头:“年轻啊,不懂事。小鹏,我为什么经常教育你要低调,就因为我吃了血的教训啊。”

  “爷爷……”展鹏眼眶泛红。

  展家父子注意的是展老身上的伤疤,凌飞看的却是展老身上点点泛着淡紫色的斑纹,看起来像是老人斑,可凌飞知道,一定不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弃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弃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