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一章 天衰
梦笔2018-09-03 12:053,094

  对于他们的评论凌飞丝毫不上心,被谣言迷惑的民众是愚昧的,和他们置什么气?世间总是昏昏沉沉者居多,明智者少。

  “等一下,等一下!”

  凌飞走路很快,从场馆出来直奔体育场,后面还有测试,他不想呆场馆直接过去。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回过头一看,是安若曦。

  凌飞浅笑道:“怎么了?”

  “呼呼呼——”安若曦大口喘着气,一双柔荑压在膝盖之上,弓着不足盈握的纤细腰肢,喘个不停。

  “这才几步路,累成这样。”凌飞失笑。

  安若曦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是,是你,太快了。”

  凌飞脸一黑:“我一点都不快。”

  “啊?对我来,来说,已经,很快了。”安若曦断断续续说道。

  这么纯洁的妹纸一点都听不懂凌飞的话,他轻咳一声:“慢慢走走,缓一下。”

  “嗯。”安若曦急忙点头,像只可爱的小兔子。

  缓缓走到体育场,后头那群人都跟了上来,凌飞扫了一眼收回视线,见安若曦气息平复便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吓!安若曦像是受了惊吓的小白兔,缩了缩,低着螓首讷讷不语,犹豫好一阵才细声细语道:“嗯,有事。”

  “说。”

  安若曦踌躇脸颊微微泛红:“你,能不能教我明心手。”

  凌飞神色微异盯着安若曦:“你竟然知道明心手。”

  安若曦微微低下头,凌飞注视的目光令她害羞、不适,从没有男人这么盯着她过:“嗯,从家里看到过关于明心手的介绍,是三百多年前神医易不全的不世秘技。”

  “家里?”

  “我家有很多医书的,家里人全都是医生哦。”安若曦语气轻轻地,泛着红霞的脸上带着一抹骄傲。

  凌飞暗自猜测,全是医生?医药世家?从上一个凌飞的记忆中凌飞得知许多自己不曾了解到的东西,凌家就接触过许多医药世家。凌老爷子年迈,经常会请这样的医生过来,因此上一个凌飞了解颇深。

  这时后头的人已经跟上来,看到凌飞和安若曦亲切交谈一群人牙痒痒。

  “该死,不是说凌飞那家伙喜欢任嫣然吗?怎么感觉和安若曦有一腿?”

  “喂兄弟,说话小心点,什么叫有一腿,你是想死吗?王弘毅非扒了你的皮不可,和凌飞有一腿,亏你说得出来。”

  “啧啧,你们说这个叫凌飞的是不是找死?得罪了梁凡蒋旭他们不算,还招惹安若曦,这不是连王弘毅他们都一起得罪了。这家伙,胆可真肥。”

  “这小子挺愣的。”

  周围议论纷纷却没有靠近,凌飞盯着安若曦看了老半天道:“给我一个教你的理由。”

  “你愿意教我吗?”安若曦微喜。

  “你先说说看。”

  安若曦面色渐渐变红:“治病。”

  “治病就治病你脸红什么劲。”凌飞怪了。

  “那个……”安若曦欲言又止,还是红着脸没说出来。

  凌飞倏地心中一动,迅速伸出手抓住安若曦的手,将她的手摊开,盯着掌心。

  “呀。”安若曦轻呼一声,脸上霞红蔓延到耳根,用力抽又抽不出来。

  周围一阵惊呼,操场内本来有人,那堆人看到凌飞和安若曦拉着手也是叫起来,揶揄声、讥讽声、吐槽声,各种都有,更多的是幸灾乐祸,他们知道凌飞惹上一个不该惹的人了,那个疯子一样的人——王弘毅。

  凌飞眉头微皱另只手搭上安若曦的手腕,掐住脉搏,脸色变得不对劲:“为什么,你明明是个花季少女脉象却和一个朽木将归的老人一样?”

  凌飞把了下脉感觉很怪异,安若曦的脉象他从未见过,一个花季少女脉搏与垂垂老矣的老者相同。

  安若曦抿嘴抽回手,轻轻道:“我身上有病,名为天衰,出生不久爷爷就断定活不过二十岁。”

  “天衰?”凌飞低语。

  “嗯,爷爷给我这个病取的名。”安若曦面容苦涩,“我的身体外表与常人无异,容貌肌肤与常人无异,可刚出生体内一切器官就如同将枯朽木,早早衰竭。天要你衰,世间万法都无法治愈,故名天衰。”

  凌飞默然,难怪她走几步路都那么累,因为她的身体太虚弱了,仿佛耄耋老者,多走几步都会大喘气。

  “不过……”凌飞凝眸,“你要学明心手做什么?你认为明心手能救你?”

  “我不知道。”安若曦摇头,“我只是在古书里看到,传闻碧落明心手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功能,活死人而肉白骨,再困难的病症都能治愈。”

  凌飞嘴角扬起一抹怪异的笑,上上下下扫视安若曦的身体。她呃住双手捂胸,羞怯怯道:“你看什么?”

  “明心手小病能自救,像你这样的情况必须由他人操作,点遍周身大穴。就如我刚刚用明心手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那种手法肯定是要点遍你身上穴道,包括部分隐私一点的穴……”凌飞笑意怪异。

  安若曦脸色羞红:“我知道啊,所以我才让你教我的,然后我再教给我妈妈,让她帮我治病。”

  凌飞问道:“你今年几岁?”

  安若曦一愣:“18岁多,快十九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按你的说法你最多活到二十岁,也就是说需要你妈妈学了碧落明心手才能救你,你可知道我练成明心手所用的时间?”凌飞问道。

  “多久?”安若曦心中不妙。

  “三年!”凌飞淡笑道。

  “啊!”安若曦傻眼,随即脸色羞红,他知道凌飞说这话的意思,也就是说想要治病必须找他。而然凌飞医治的代价就是全身给他摸个遍,这这这,羞死人了!

  “而且你要记住了,这只是明心手的修炼时间。你的情况比较严重,非碧落手不得医治。上穷碧落下黄泉,碧落手能把你从黄泉中捞出,可明心手却没这个能量。”凌飞笑意宛然,“碧落手的修炼我足足花了五年,我自认为天赋算是上佳,换成你妈妈就算她天资绝世也不可能在一年内将明心手和碧落手都修炼完毕。”

  “所以,就算我愿意教你,你也没法在短时间内学会它,然后治你的病。想要治你的病,只有我。”

  安若曦咬着樱唇,长长的睫毛遮住她羞涩的眼眸,羞红的脸颊热得发烫,偶一抬眼看到凌飞揶揄的目光就害羞。

  “可是……碧落手就一定能救回我吗?”安若曦羞涩发问。

  凌飞神色微微肃然:“说实话,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用过。”

  “啊?”

  “碧落明心手极其耗费心力,明心手就让我吃不消,更不用说碧落手,现在的我用一回碧落手估计都得少几年命。具体什么效果我没用过,不知道。”凌飞耸肩,对于他现在的身体来说确实如此。哪怕是当初的他也从不敢用碧落手,那时他的身体何其强健,那时都不敢用可想而知碧落手的代价。得到碧落明心手这些年,碧落手从未用过。

  安若曦怔住许久,低着头不说话。她内心很纠结,让凌飞治疗就要摸遍全身,还不一定能治好。并且,这还得凌飞愿意少几年命的情况下,人家和自己非亲非故怎么可能会为素不相识的自己豁出去几年的命。就算凌飞原意,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因为自己少几年寿命,善良的她也不愿意。

  可若是不治疗,或许一年后她就会香消玉殒……安若曦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最近多走几步路都会觉得很累,大不如前,这是在告诉她大限将至。

  “抱歉,打扰了。”安若曦良久苦涩吐出五个字,准备要走。

  闻言凌飞错愕,他还以为安若曦会提出怎么弥补自己而让自己帮忙治疗,为了命一点羞涩算什么,没想到她竟然说出这话。

  “你就这么害羞,因为害羞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凌飞失笑摇头。

  安若曦幽幽道:“不是的,我只是不想让素不相识的你莫名其妙少了几年寿命。”

  “唔。”凌飞怔了怔,心头泛起一抹涟漪,认真盯着安若曦看了老半天,这女孩……

  “还是要谢谢你。”安若曦躬身。

  凌飞双手抱胸看着安若曦离开,嘴角微微扬起:“有意思的女孩,半年后吧,我的身体应该能达到巅峰时期,到时再看。”

  碧落手现在的他无法承受,半年后可不一样。碧落手不至于让巅峰实力的他减寿,他巅峰时不敢用碧落手是因为中东的环境,脑袋别在腰上的生活哪敢让自己虚弱,用完碧落手虚弱了,指不定什么时候让人杀了都不知道。

  “这女孩,还挺有意思。”

继续阅读:第一卷 第十二章 中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弃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