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这就是中医
梦笔2020-01-13 09:202,590

  老者牙齿都在发颤,双手颤抖不已捧着的书籍莎莎作响,胸膛起伏。浑浊的眼睛里尽是怒火,行医一世,对于中医莫大尊崇,让张山如此侮辱自己的信仰,等若否定人生全部,怎能不怒!

  “张山,你给我滚出去!”老者大怒。

  “等我收拾了这小子就让你这老不死的当场给老子示范一下什么叫滚!”张山冷笑,瞥了一眼凌飞挥拳上来。

  凌飞双眸一凝,在张山冲上来时猛地出脚,在张山拳头都没有出来时就一脚踹在了他肚子上,将之踹飞。噗地一声张山后倒瘫坐在地,神色难堪,恼怒的他又怒吼着站起来。

  “我也给你个忠告。”凌飞淡淡道,“嘴贱……”凌飞在张山马上要站起来时一脚踹在他脖子上,不偏不倚,刚刚好是脖颈位置。张山闷哼一声倒退着撞在后面的药柜上,一些药屉被撞得弹出,哗啦啦一些药物撒了满地。

  “是要付出代价的!”

  “啊!我的药。”老者急忙叫起来。

  张山双手捂着脖子,张大嘴唾液横流。

  凌飞看到地上的药心中一动,倏地一笑,一把抓起几样又从左侧一样打开的药屉中抓出几两,一把塞进张山张开的嘴中。

  “呜呜呜。”张山脸色涨红,呃呃出声,愣是让凌飞将药统统塞进去。

  老者见状瞪大眼睛:“年轻人,怎可胡乱用药!”

  “若岐少许,白芍少许,龟花数两,上好的毒药,怎么能说是乱用药呢?”凌飞双手拍了拍,笑眯眯盯着地上的沾上。

  “唔。”老者怔住,深深看了眼凌飞,眉头皱起。

  张山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听到凌飞这话都快哭了,喉咙又疼支支吾吾眼睛都红了,半天才咬着牙道:“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给你喂了点毒。”凌飞耸肩,“当做你嘴贱以及侮辱中医的惩罚。”

  张山神色大变,瞳孔颤抖:“不,不可能,什么毒药,不可能!”

  “不信啊?没关系,等明天开始你全身发痒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凌飞摊手,“你可以选择不信,到时候浑身挠得没有一块好肉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当然,你还可以选择去中医院,我觉得以他们高明的医术应该会治好你,嗯,只是我觉得,成不成我可不知道。”

  张山全身发颤,脸色难看:“你竟然敢这样对我,如果我死了,你一定也逃不了。”

  凌飞淡然而笑:“都是文明社会说什么死不死的,我可没那么粗鲁。这毒药的解药也很简单,就是……”

  “什么?”张山急忙道。

  凌飞笑了笑:“没什么,就是你说的吃屎啊,你说吃中药不如吃屎,这话可没错,屎就是这毒药的解药。吃完后浑身麻痒就会消失,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信。”

  老者在一旁目光悠悠,原来他是这么想的吗。

  张山脸色铁青,咬着牙挣扎许久怒吼一句:“你给老子等着!”吼完张山跑出药店。

  老者盯着凌飞看了许久开口道:“你说的都是假的。”

  凌飞笑道:“所以,只有他那样的傻子才信。”凌飞不知道的是,张山因为过于害怕,真的下了口……

  老者不由得莞尔。

  “不过。”凌飞看了眼门口,“全身发痒可不假,刚刚那几味药确实会让他全身发痒,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嗯?”老者惊异,他还以为凌飞只是随便抓的的。他上上下下打量凌飞好几遍,能够就地取材制出毒药的人绝对精通药理,这个年轻人什么来头?

  “先生,现在可以给我提明子吗?”凌飞问道。

  老者凝视凌飞,良久才缓缓点头:“好。”

  老者转过身走到身后的药柜拉出一个药屉,小心翼翼抓起一把,轻轻推上药屉,抓着提明子走到药台放在纸上。

  “先生,我还是比较好奇,为什么刚刚过来的时候你怎么都不卖?”凌飞问道。

  老者没有回答,低着头将提明子称重,包好,递给凌飞。待凌飞接过老者出声道:“我姓言,有个……唔,罢了,和你说也无益。”

  老者本想说些什么,又垂头丧气摇摇头:“你走吧,如果想要买药再过来。”

  言老不想说,凌飞也不便多问,又买了些其他药物一并给言老付了钱。这一趟直接把凌飞兜里的钱全都用光光,不仅当出租男友的工资完了,连之前一些积蓄也分毫不剩。

  提着大包小包中药回家,凌飞心中寻思,还真得找点活干,要不然饭都吃不起,嗑药猛于虎也!

  ……

  熬汤泡药浴修炼,这种武侠小说里的套路凌飞用在了现代。没人比他更知道这种方法的功效,身体素质几乎是每秒都能感觉到突破。肌肉不断破损修复,处于痛苦与舒畅之间,清晰感受实力提升。

  一直到晚饭时凌飞才停下来。

  “估摸着,应该能到半星雇佣军水平吧。”凌飞嘀咕着道。

  雇佣军有强弱自然有分等级,简单来分就是一到五星,五星最强。再往上是另外独特称呼,基本上超越五星的雇佣军都有独特称呼,例如凌飞,曾经外界称呼他为血狼。

  这些都是正统的,国际公认的实力划分,至于独特称呼的那类人实力划分就很模糊了。

  嗡——

  思索间凌飞手机震动,他掏出一看是不认识的号码,想了想接通。

  “喂,你是凌飞?”年轻而富有魅力的男声道。

  凌飞仔细一听,似乎不认识:“你是谁?”

  “我叫梁凡,这一次嫣然生日宴会的负责人。”梁凡道。

  凌飞心中一动,当日在体育场馆内周围的闲言碎语没少听,这几日来在学校更是没少听杨振宇嘟囔,梁凡就是任嫣然头号护花种子。

  各种想法在凌飞脑子里转了一遍,他淡笑道:“哦?任嫣然的生日你找我做什么?交份子钱?”

  “哈哈,那点小钱就不必了,我梁凡还不至于差你那点钱。”梁凡爽朗笑道,“本次宴会的一切费用我全权负责。”

  “哦,你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给我炫富?”凌飞问道。

  “哈哈,凌飞兄弟真会说笑,好了,不开玩笑说正经的。”梁凡轻咳一声,“给你打电话就是提前通知你一声,明晚来奥斯丁酒店。嫣然的生日,人多一些热热闹闹挺好的。”

  凌飞嘴角牵起,有点意思,既然有免费晚餐为什么不吃?

  “好。”

  “哈哈,好,明晚七点,记得来!”

  电话放下,那头的梁凡爽朗的笑容消失不见,神情阴翳,面带讥讽:“小杂种,过来有你受的!”

  ……

  次日凌飞依旧在家修炼,他前一世就是修炼狂人,不然可不至于成为那等可怕存在。前一世是不断的体能突破,这一世有了归一决修炼方法截然不同,这神秘的归一决有着无法想象的能力。

  这一修炼就是一天,一直到了晚上凌飞才停下,时间差不多了,他准备去奥斯丁酒店,今晚是任嫣然的生日宴会。

  宴无好宴,从答应的时候凌飞就能猜到。任嫣然头号护花种子竟然会如此和颜悦色和自己说话?打死他都不相信,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但是呢,晚宴有吃的为什么不去?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不让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弃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