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陈景山
梦笔2020-01-13 09:062,704

  凌飞认真看了眼乔经亘,微微垂眼,想来新城叫陈景山的应该没有别人。

  今晚的宴会,有意思!

  “难道是新城市那个一号人物?”乔非惊呼。

  “不错。”乔经亘点头,“他即将高升,虽然正式消息没出来,可大家都知道。这场宴会应该是庆功宴,庆祝他的高升。”

  “和陈家关系近的了不得了。”乔非感叹。

  “不一定。”乔经亘摇头,“去了燕京声名更大,可顾忌也更多,敌人也更多,爱惜羽翼指不定还会和一些人撇清关系。而且,未来陈景山会去燕京,新城这边鞭长难及。当然,要说没好处当然不可能,陈家未来肯定是个顶尖靠山,谁都想往上靠,今晚来的哪个不是这种想法。”

  “爸,你也是?”乔非问道。

  乔经亘笑而不语。见状乔非抿嘴不语,生于这样的家庭,他不是傻子,有些话看破不该说破。

  凌飞远远望向中央的主持台,上面什么篇幅都没有挂,这次的庆功宴陈景山尽可能低调,连请柬都不写清楚。可是,这次的宴会却让凌飞嗅到一股迥异的味道,感觉很莫名,很不妙。

  凌飞随即失笑,他竟然也会感觉不妙?真是好笑。无数次死里逃生,在战场上随时都有可能丧命,那样的环境下他也不会有丝毫心绪波动,这会儿竟然有些怂了?看来是环境太安逸了,这段时间来过于平静的生活让他心境都有些下降。

  在旁边听着乔家父子两人聊了一会儿后门口传来一阵喧闹声,凌飞抬眼望了过去,这一看就是三个熟人。最前头是新闻中经常能看到的面孔,也就是本次宴会的主角——陈景山!这是一张威严十足的脸,不怒自威,让人望而生畏。

  陈景山左手边那个人凌飞看了很久才认识出来,是陈瑾浩。可此时的陈瑾浩让凌飞头皮发麻,面部疤痕条条,如蜈蚣般恐怖,稍作表情面部显得何其狰狞。原先的陈瑾浩是一位帅哥,不比凌飞差多少,可此刻,完全成了丑八怪,都是凌飞那晚的行为所致,破碎的酒杯将他的脸划得无一处好肉。

  陈景山右手边这一位是奥斯丁酒店的袁经理。凌飞笑容玩味,没想到他也过来,心里那股怪异的感觉越发浓郁。

  三人走过来大部分人的目光为陈瑾浩所吸引,连陈景山都顾不上。他们记得前段时间陈瑾浩的脸时用口罩遮住的,现在竟然正大光明揭开口罩,看来是经历了不少心路历程。

  凌飞也在盯着陈瑾浩的脸看,他的想法与众人一致,一个敢于面对自己最丑陋一面的人才是最可怕的。陈瑾浩有这样的勇气面对,足以证明他的成长。敢在心灵遭受重创之后破而后立的人,他们的心理大都难免会有所扭曲。

  不知是否是冥冥有感,陈瑾浩第一时间便将目光投在凌飞身上,看到凌飞他笑了,笑得阴森。而凌飞神色淡淡,没有变化。

  陈瑾浩朝这边走来,所有人目光都跟着他,一直到凌飞面前。乔非一顿,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盯着陈瑾浩看了半天。乔经亘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流转,眉头渐渐皱起。

  “凌飞?我们又见面了。”陈瑾浩微微一笑,这一笑脸上的蜈蚣扭动,变成一副极其丑陋的画面,绝对能让孩童止啼。

  “哦。”凌飞反应平淡。

  陈瑾浩笑容变得灿烂,也变得更加狰狞,不知是恶魔还是天使:“就这么平淡的态度吗?我的脸这样可都是拜你所赐。”

  话音落下周围一片惊呼,原本离凌飞挺近的人纷纷退开,划清立场生怕和凌飞有丝毫勾连。乔非也让他父亲拉着后退,乔非面露怒色盯着自己的父亲。

  “先看看。”乔经亘低声道,死死抓住自己的儿子。

  凌飞笑容淡淡:“我觉得不错,看来我还有点艺术家的天分。”

  周围霎时间静默,凌飞这话是在找死吗?这里可是陈景山的宴会上,这般说话,好大的胆子!

  陈瑾浩笑容更加灿烂,同时也狰狞得可怖:“是嘛,这么有艺术感吗?”

  “要不要给你个镜子?”凌飞问。

  “不必了,我每天都会照镜子,以前我也照,现在频率高几十倍。”陈瑾浩笑着,“我想我比你更有发言权,你技术不行,我很不满意呢。”

  “所以呢?”

  “所以,我想给你展现我的技术,我觉得我的技术一定会让你满意,我有这个自信。”陈瑾浩道。

  周围都是沉默着,陈景山的庆功宴,此刻凌飞和陈瑾浩成了主角。陈景山双手抱胸,神色平淡望着儿子和这个年轻人的对话,无喜无悲,毫无情绪波动。

  “可以,尽管来。”凌飞耸肩,“前提是你能做到。”

  陈瑾浩笑眯眯:“放心,除非今晚你从十七楼跳下去,否则我一定能做到。”

  乔非在一旁瞳孔一缩,他想到在大堂时看到的一群保镖,当时他就觉得似乎不是奥斯丁酒店的保镖,现在一想心里生出不妙之感,难道……

  “是嘛。”凌飞微微而笑,“那你尽管来,如果不怕你父亲的庆功宴被破坏的话。”

  “别着急,慢慢来。”陈瑾浩笑着,“为了你这样的垃圾破坏我父亲的庆功宴我当然不会这么做,不值得,我们等宴会结束后慢慢来。”

  凌飞淡笑:“你随意。”

  陈瑾浩转身对周围拱手:“不好意思各位,让大家看笑话了,打搅到了大家,宴会继续。”

  陈家公子发言众人纷纷迎合,重新恢复欢声笑语,好似和刚才一样没有半点变化。唯一的变化就是凌飞所在区域空出一个空间,谁也不敢靠近。

  陈景山静坐,无数人凑上前,对他各种溜须拍马、谄媚不停。这样的场面他已然司空见惯,坐到这个位置上谁人不对他敬怕三分?谁能想到曾经那个任人凌辱的陈景山会有今天?陈景山目光悠远,回忆过去那段艰难岁月……

  陈景山看向自己的儿子,目光温柔,他和他母亲长得真像,而就是因为他的母亲,才有如今的陈景山。念及于此,他神情微黯。两人早已阴阳相隔十个年头,现在他将对妻子的爱投注于儿子身上,并未因为自己繁忙的公务而有丝毫懈怠。

  可现在!陈景山凌厉的目光扫过僻静的一处——凌飞所在。因为一次疏忽,没想到到儿子却毁了容!

  凌厉的目光缓缓褪去,归为平时的内敛,古井无波。不过,儿子也因为这件事心性成长,以前的浮躁、锐利褪去,更加成熟,这是唯一的好处。但是好处归好处,对于凌飞他绝不会放过。

  凌飞似感到谁的目光,野兽般触觉的他立即扭头看去,望着人群簇拥的陈景山,他么?

  “踏踏踏”

  皮鞋踩踏瓷砖的清脆之声传入耳中,凌飞扭头便看到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走到他面前,这是今晚唯一走到凌飞身边的男人。而这男人凌飞也认识,袁经理。

  “凌小少爷,感觉怎么样?”袁经理笑问道,“捱得住吗?得罪新城陈家,恐怕新城你是要待不下去了。”

  凌飞抬眼,看了他片刻道:“乔非父亲面子很大啊。”

  “乔经亘?”袁经理听到乔非父亲笑起来,笑容玩味。

  “陈景山的宴会,一般人根本没资格过来。乔经亘能够带自己的儿子过来已经很厉害,还能让他儿子带三个舍友过来,面子有够大的。”凌飞道。

  而事实上乔非在新城顶多就是展天啸的层次,绝不会有那般面子。

  袁经理笑而抚掌:“不愧是凌家人,聪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弃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最强弃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