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生气
夜纤尘2018-09-10 10:052,182

  第二天中午,值夜班的秦昊在医院宿舍休息了没多久便准时出现在了罗雨珊的病房,结果发现病房空空如也。他让护士在房间、走廊等地找了一大圈也没瞧见她的踪影。莫名地,他的心情有些焦躁,犹豫了好一会儿,他还是去医院前台拨打了高晟筠的手机,结果才响了两声就被挂断,紧接着他又让护士打了两遍,依旧在响铃两声后被挂断。他一时着急,便用自己手机拨打了他的号码,结果依旧,但他很快便收到了高晟筠回的一条消息,说他正在开会,有事会后再说,气得他直冒火。

  他自个儿在医院的住院部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罗雨珊的踪迹,暗想着她兴许是去哪里转悠,这个时候应该回病房了。抱着这样的心理,他又快步回到了她所在的病房,结果发现房内依旧空无一人。

  他站在病床前,气得咬牙切齿,没想到当了这些年的医生,他竟然遇上了这么个不懂事的病人。他双手叉腰,腰部的白大褂被他大力地揉出了褶皱,当他的余光瞟到了床头柜上用水杯压着的字条时,心头顿时涌上了不好的预感。

  “这家伙不会偷偷出院了吧?不过东西还堆在这里,到底是溜到哪里去了?”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到床头柜前拿起字条,顿时眉头紧拧。

  “尊敬的白衣天使们,我因为有急事要出去一下,晚饭前一定会赶回来!”

  看着字条上清秀却不失洒脱的字迹,秦昊的两道长眉几乎拧成了疙瘩,尤其是看到文末还用笔画了一副笑脸时,他恨不能立即把逃跑的她给抓回来。昨天送到医院时摔成了那副惨样,她现在竟然还有精神乱跑?!她那个身为立申集团副总裁的老公也真是心大,自己老婆都摔成这样了,还有心思在公司开会,果真是商人重利轻别离!

  做速录工作需要精神高度集中,所以带伤的罗雨珊在会议结束后几乎累到了虚脱。好在她有先见之明提前打电话让行政的王莉来开车来接她。

  不过车子开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她做贼心虚地让王莉停下车,独自拎包回到了医院。

  等她有气无力地挪到了病房时已经是两眼冒金星,因此推门而入时根本没注意到杵在病房的秦昊。她将手中沉重的大包往地下一放,便一头钻入了卫生间。原本想上前兴师问罪的秦昊见状,不由眉头拧成了疙瘩。他到底做错了什么,怎么会摊上这么一个我行我素的病人?

  等罗雨珊解决完生理问题走出卫生间时,这才发现病房里头的秦昊。因见他面带愠色,她不由缩了缩脑袋,抬手指了指房门说:“呀,秦医生你来啦,我刚刚离开了一小会儿!”

  秦昊听后,不由抱肩冷笑:“你这一小会儿可就是三四个小时啊?作为一个病人,你怎么能不经医生允许就随便乱跑?”

  “我……我不是故意的,因为我有紧急的事情要去处理,保证下不为例!”听着他的声音越发低沉,罗雨珊觉得还是先认怂为好。

  “到底是什么事情比你的命还重要紧急?”秦昊板着脸,一字一顿地发问。

  “当然是命重要了……那个,不会是昨天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吧?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罗雨珊一听,顿时紧张起来。

  “你先坐下来,我慢慢跟你说!”秦昊仍旧绷着他那张俊脸,指了指窗边的病床。

  罗雨珊见状,吓得腿都软了,暗想着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才刚起步,不会就得了什么绝症吧?

  她抖抖索索地走到病床前挺直了后背坐了下来,俨然一副听话乖巧的学生模样。

  夕阳透过玻璃窗打在她的身上,秦昊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化了淡妆。他眉梢不经意一挑,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但见她穿了一身得体的灰色职业套装,这副打扮明显像是企业的白领。

  “你……你外出公干去了?”他一边发问目光一边瞟向她放在门口的皮包:“你也在立申公司就职?”

  “哦……不是。秦医生,你刚才是不是要跟我说检查结果?”罗雨珊关心的点明显跟他不同。

  “哦,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应该是赋闲在家吧?”秦昊显然对放在门边的黑灰格子皮包很有兴趣,他暗想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受伤卧床的她忍痛逃离医院去解决?

  “秦医生,我的检查结果……到底……怎么样?”罗雨珊见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由抬高声调提醒。

  听到她的发问,秦昊这才觉得自己刚才有些失态。他忙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郑重地回答:“你的检查结果除了有轻微的脑震荡外基本没什么问题,虽然昨天给你处理伤口的时候打过破抗针,不过脑后缝合的伤口要及时清洗换药,毕竟现在天气比较炎热。”

  “真的?”罗雨珊回想着他刚才严肃的态度,不由怀疑自己的耳朵。

  “作为医生,我没必要骗你。而且你也是成年人了,就算是检查结果有什么问题,为了让病人配合治疗,我们也不会刻意向病人隐瞒病情,所以你现在可以放心了。”秦昊说完,突然话峰一转:“那现在就请我的病人来跟我说说之前你穿成这样溜出医院去了哪里?”

  听他这么一说,罗雨珊稍稍松了口气,她并不知道秦昊了解高晟筠的身份,索性实话实说:“我是出去工作了,现在混口饭吃挺难的,不是吗?”

  “嗯?作为立申集团的儿媳妇也没有必要拼了命去工作吧?而且就算撇去了立申集团的儿媳妇身份不说,你身为罗家的大小姐,也不至于连混口饭吃都难吧?”秦昊原本并不是八卦的人,只是他心中莫名地在意。

  罗雨珊面色微变,直勾勾地看着他,一脸不悦地说:“打从18岁之后,我基本就不伸手向家里要钱了,就算是嫁到了高家,我也保持经济独立。”

  见她面露不悦,秦昊难免对自己刚才八卦的言行感到不解与懊悔,他朝她歉意一笑,跟她客套了两句便打算离开。可是当他走到门边的时候,却听身后传来弱弱地一句:“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继续阅读:第11章:褒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速录与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