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千盏尽灭
慵十一2019-06-24 02:223,247

  “木惊枝,你放肆!”

  “老头,放肆这样的话,你没说烦我都听烦了,你要不要换个说法,寡廉鲜耻,十恶不赦,丧心病狂,这些词也很合适我的,你偷了我师父那么多书,不会只学会了这么一个单薄的词吧?”

  “你这野种……”

  木惊枝猛一拍手,“野种!好!两个词了,还有吗?老东西,加把劲儿再想想!”

  “你……”

  木如倾见状,一脸端正的站到自己师父身边,“木惊枝,如此盛大的祭礼,你闯进来,就是为了逞口舌之快?”

  “不是说了嘛,知道你有麻烦,特来相助。”

  “相助?你?你自己信吗?”

  木惊枝笑得愈发清甜美好,“兄长这就错怪我了,我今日可是专程带来礼物来。”

  木如倾冷哼一声,“你送的礼物,不要也罢!”

  “别啊,浮尘皆言本少主不通事理,我睡了七百年,想着自己该懂点事了,结果一番好意都付了流水。”他一边说话一边一用右手小指挠着眉梢浅浅的赤色伤疤,“礼物我都带来了,兄长不收可委屈死我了……”

  “休要巧舌,马上离开仰星阁!”

  木惊枝一屁股坐在地上,“凭什么?你姓木,我也姓木,我就不走,就在这儿。”

  他摇晃着脑袋,长臂拍着膝盖,看这架势马上就要脱鞋了,“宗室各位叔伯,你们也给惊枝评评理,我现在一心想学好,如倾兄长百般阻挠,日后我要是再做什么过分的事,可就不能怪我顽劣不堪了,这是迟山圣主不允我步入正途的。”

  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故意的,可偏偏就没办法,按他的性子,此时若不答应,转身便敢把仰星阁砸烂。

  终是有个按不住心神的老者开口,“圣主,既然惊枝心向修好,便容他一次吧。”

  木惊枝瘪着嘴朝那老者拼命点头,“还是霄林伯伯疼我,不像某些老家伙,冥顽不化。”

  长汀老头胡子都要飞起来了,正要发作,木如倾按住他的手,“师父,且看这家伙究竟要做何。”

  长汀老头似乎在努力压着火气,“木惊枝,既然有礼物,便拿上来!”

  他的话音刚落,遮着窗户的黑帐突然开了,一只苍鹰扇着硕大的翅膀从窗口撞进来,爪中擒着的,正是那条双头蛇。

  在屋内众人的惊呼声中,巨鹰飞至东侧羽烛台案上方,将双头蛇抛下,随后拢翅栖在梁上。

  那蛇身恰好落在数盏烛火之上,蛇头发出两声怪叫,被炙烤的身子盘蜷扭曲,在烛火明灭的案台上拼命的蠕动,打翻了无数烛台,两颗丑陋的头张开血盆大口露着毒牙,朝着不同的方向疯狂伸去。

  东烛案瞬间一片混乱,屋中尽是些老迈昏聩的宗室,一个个神色慌张的往后躲,木如倾和长汀也默默的退后了几步,只有幽思带着几个小徒挡在最前面,持剑紧盯着双头蛇。

  粗壮的蛇身被烧的皮肉斑驳,愈发凶狠的挣扎,从烛案上滚落下来,带着数盏羽烛摔得狼藉。它昂起两颗头,四只血红的眼睛瞪着阁中的人,身子弓起一个要进攻的弧度,嘶嘶吐着信子。幽思见状,毫不犹豫的挥剑迎上,未等那蛇伸前,便已迅速斩掉了一颗蛇头,血溅在羽烛上,竟熄灭了不少。

  那蛇身受剧痛,立刻发了狂,仅剩的一颗头带着残破的蛇身,以极其扭曲的姿态猛朝幽思扑来。

  幽思刚斩下一颗蛇头,招式还未及收回,狂性大发的蛇已经朝他袭来,眼瞧着到了近前,幽思措手不及,只好仰面后倒,躲过了致命一击。巨蛇从他上方掠空,立刻转回身,又朝地上的幽思探进,幽思未及起身,卧地姿势又不便挥剑,只好循着地面迅速后退,可是双腿的爬动速度哪里敌得过上蛇爬行的速度,眼瞧着那蛇越来越近,马上直逼面门,他身后的那些小徒早已吓傻了眼,没有一个敢上前帮忙的。幽思暗骂废物,只得抬剑招架,明知此法胜算不大,但此时别无他路,只能硬着头皮搏一搏。

  忽听得“啁”一声鹰叫,方才一直在梁上的巨鹰闪电般直冲下来,对着蛇眼狠狠一啄,伤痕累累的蛇身剧烈的扭动,却没有倒下,而是愈加发狂,口中古怪的叫声听得阁中的老头们一个个缩着脖子不敢抬头。

  但这分错的片刻已经足够幽思脱身,他站起来后退半步,抖开一对白色的鹤羽,飞身上前。

  黑鹰白鹤,与那歪着头的扭曲的蛇身缠斗在一处,倒也是难得一见的场面。

  双头蛇虽然难缠,毕竟已经受了如此重伤,黑鹰白鹤却默契十足,不一会儿,巨蛇便被啄中了七寸,终是如残破的褡膊一般瘫在了地上,肚皮抽搐了几下,再无生还可能。

  白鹤敛翅落地,恢复端正肃谨的模样,利索的挥剑斩断了另一颗蛇头,巨鹰也慢慢落下来,把一对乱毛的羽翼胡乱收起来,露出一张慵懒顽劣的面孔。

  幽思瞟了他一眼,冷眸幽暗,带着三分杀气。

  “老顽固,你真是不知好歹,还朝我瞪眼!要不是我帮你捉住了这蛇,今日的祭礼可就难成了,再说,我方才是救了你一条命知道吗?你看看这满屋子道貌岸然的老脸,平日里夸你幽思翎主长幽思翎主短的,动了真格的,一个出手帮你的都没有,还不如我这杂碎够义气!”

  他一边说,一边指着木如倾,“你看看你的圣主,数他躲得远,生怕你的血溅到他身上呢!”

  木如倾眼睛直瞪着从心,几大步走出来,高大健硕的身躯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这杂碎东西,便是如木惊枝一样,惯会避重就轻,今天若不是你带来这双头蛇,如何搅得我迟山祭礼如此狼藉?”

  “兄长,您这话说的我可就不爱听了,你的手下看护不利把蛇搞丢了,我们杂碎帮你找回来,倒是有错了?”

  木惊枝一直靠在后面的柱子边看热闹,突然听见自己被指名道姓的批评了,老大的不乐意,上前几步,突然恍然大悟似的一拍脑门,“哦我知道了,难不成是兄长故意放跑了那条蛇,所以才不希望被找回来?那您倒是知会一声啊,免得兄弟我费力不讨好……”

  “满口胡言!”

  “既然不是兄长放的,又为何动怒呢?再说,瞧瞧看!迟山自打有了祭祀以来,也从未出现过千盏羽烛尽灭的场面吧?”

  木惊枝挥手一指,众人这才发现,东烛案虽然一片狼藉,千盏羽烛却是一盏不剩,全部熄灭了。

  宗室的老头子们也都惊住了,“竟然全灭了!老夫参加过几百次祭礼,从未见过千盏尽灭的奇景啊!”

  “是啊是啊,奇景啊!”

  从心夸张的大叫:“哎呦呵!千盏尽灭,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是万年一遇的好兆头!”

  他跳到幽思身边,猛拍幽思的肩膀,“老顽固你厉害了,我听说咱们如倾圣主最多也就灭了二百多盏,你可比他强太多了,要不然以后你来做圣主吧,虽然你是只鹤,但好歹是老圣主最得意的徒弟,你做圣主,我杂碎第一个赞成!”

  他实在太过聒噪,幽思一脸不耐烦,低声训斥他:“休要乱语。”

  木如倾的脸色就好像活吞了那条死蛇,梗着脖子对木惊枝说:“如果这是你送来的大礼,你现在可以走了。”

  听了这话,木惊枝脸上的委屈顽劣和若隐若现的笑意全都慢慢的消失了,转而换做风清月朗的眉目,看不出丝毫情绪。

  木如倾看着他的表情,脸色也慢慢紧张起来,“木惊枝,你还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前几日忽逢人说起,一千二百年前,迟山有一次大祭也如今日一般,失了双头蛇。”

  木如倾愣了一下,“何时?我怎么不知道?”

  “兄长那时正值林间百岁渡雏的紧要关头,自是不知道,但您尊贵的师父应该不会不知道吧……那日祭祀失了双头蛇,最后却灭了八百盏羽烛,还要多亏了长汀师尊智勇决断,同今日幽思一样,代主执刀!”

  木惊枝的表情实在太过平静,说话的语气也是不缓不急,沉稳得让人心慌。

  所有人都看向了长汀,木如倾的目光也转过去,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兄长就不问问这位执刀的尊者,刀锋所指是何方向,斩的又是谁的脖子?”

  木如倾的眉头凝了起来,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师父,那日您杀的不是蛇?”

  木惊枝上牙点着下牙,轻轻磕了三声,“他杀的是人,哦不,准确的说,是一只修成了人形的暗鹫族,而不是双头蛇这般浅薄野散的生灵。”

  立刻有人小声嘀咕,“既是有修行的同族,就算是有罪之身也该另做计较,怎能在大祭礼上斩杀?这是大忌啊!”

  “诸位也觉得奇怪吧?可我们长汀师尊偏偏就杀了,而且引得当年迟山圣主大加赞赏,也正因为如此,才得了这师尊的名头,并亲自教导圣主长子。”

  木惊枝越说越慢,清澈干净的嗓音却带了几分压迫,在场的人听着都莫名开始提心吊胆。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天道轮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故蒙尘半身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