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为老不尊
慵十一2018-11-06 20:283,206

  木惊枝目不转睛的看着徐行平静的脸,明明徐行毫无波澜,他却能看得满眼温柔,“那以后你就与我和聆楚住在倚风院吧,我保证,只是为了照顾你的安全,不会扰你清净。”

  徐行没说话,微微闭了眸,便算作应了。

  从心满脸委屈,“少主,我呢?”

  “你自己不是还有个小屋吗?”

  “那也不能你们都住倚风院,就把我自己晾着啊,少主,您看我这七百年,不但乖乖帮您守着迟山,把徐行养的这么白白净净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从心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木惊枝的大腿不撒手,“少主,您可不能这么对我,您就忍心把我这把杂碎的老骨头扔在外面吗?从心好惨啊……盼了您七百年,现在你们都不要我了……”

  他本就邋遢,这么一闹,头发都乱作一团,要多糟糕有多糟糕。

  木惊枝推了推他的脑袋,“杂碎,我记得你之前挺俊俏的,怎么这七百年,把自己糟蹋成这幅德行。”

  “少主,我也是为了保命,我也是没办法,他们进不去墟墉,还进不去我的窝吗?”

  木惊枝笑了,“杂碎,这样吧,我给你个机会,你去把自己弄得干净漂亮,我就让你住倚风院。”

  “我?我还能干净漂亮?”

  聆楚一把拉起从心,“走走走,快去洗澡!”

  木惊枝看着他们俩拉拉扯扯出去的,轻轻拍拍自己被从心抱过的腿,“这杂碎不会七百年没洗过澡了吧?”

  他坏笑着看徐行,“小红,他这邋邋遢遢七百年,没把你熏坏?”

  “比不过少主洗了七百年的澡。”

  “你怎么就这么向着他呢?”

  徐行赤红的眸子看着他,只是微微翘了翘嘴角,却什么都没再说。

  她从不是扭捏做作之辈,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与木惊枝好好聊一聊七百年前的事,可如今真面对着,竟不知从何说起。

  是啊,该如何说,说我七百年前曾因与你那一面之缘失了神魂而丢了性命,还是说当年目睹了你欢天喜地进了妖王明鳞的寝殿?

  从头到尾,他似乎什么都没有做错,一切,却又都是因他而起。

  二人沉静了许久,木惊枝转身坐下,姿态甚是随意,单手托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徐行,“小红,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少主请讲。”

  “你和杂碎生活了七百年,他那么举止不端的家伙……没对你怎么样吧?”

  徐行满脸冷漠,“在昨天之前,我还是只猫,少主觉得他会把我怎么样?炖汤吗?”

  木惊枝歪头一笑,眸中泛着柔柔的光,晶莹剔透的面皮不似凡间俗物,“我是怕他太邋遢,亏待了你。”

  这么漂亮的家伙,哪怕褪了色依然妖媚难驯,难怪当年妖王也会深陷不渡,徐行暗想,若是明麟有足够的本事将他娇藏了,便不会出来迷惑这么多浮尘众生。这是这样的家伙,从来都只有他玩弄别人的份儿。

  她避开木惊枝的眼睛,“从心对我如何,与少主无关。”

  “我是他的主人,他养了你这么多年,所以你该……”

  “所以我该叫少主一声伯父?”

  木惊枝眼中闪过一丝顿疑,“你说什么?”

  “难道少主不是这个意思?”

  “当然不是……”

  徐行也学着木惊枝惯用的无辜样子,满脸单纯认真,“一来少主身份尊贵,二来您又是从心的主人,本就该是徐行的长辈,您说是吗?木伯父?”

  木惊枝原本明媚的脸色暗了一些,过了好久,才慢吞吞的嘟囔了一句:“谁要当你伯父啊?”

  徐行看着木惊枝吃瘪的表情,偷偷忍着笑,“那少主想当什么?徐行是小辈,自然听少主吩咐。”

  “你愿意听我的吩咐?”木惊枝看着这个完全控制不了的丫头,满脸不相信的样子。

  “当然,只要少主的要求不是那么……为老不尊。”

  “你……”

  徐行淡定的看着气鼓鼓瞪着她的木惊枝,正要再添油加醋气他两句,面前突然冒出一张挂着邪笑的脸,“丫头,这浮尘世间打听打听,我们少主什么时候尊过?”

  这张脸,着实让徐行惊了一下。以前她也知道从心生着不俗的皮囊,可他整日与幽思老杂碎老古板的互相叫着,日子久了,倒真当他是个邋遢无状的老家伙。如今,洗去尘埃和泥秽的从心露出一张白净面庞,笑眼弯弯,头发也梳得利索了,正龇着硕大的虎牙朝她笑,打眼一看,倒以为是谁家俏皮的小公子。

  从心蹲在徐行面前,伸手弹她的脑门,“告诉你一句话,不要跟少主讲道理,他不会听的。”他指了指心口的位置,“我们少主从来只为这儿舒坦,要不然我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徐行微微抿嘴,“这次他一定会听的。”

  “为什么?”

  徐行凑近从心的耳朵,小声嘀咕了几句话,从心“噗”的一下笑出声来,偷眼看着木惊枝,依然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伯父……这么张净澈的脸,亏你叫得出口!”

  “杂碎,我看你是真的不想住倚风院了。”

  从心满脸委屈,“少主,您的态度差的太明显了,她怎么说您都没事,我笑一下就有事……您看我都已经这么干净了,您就高抬贵手呗。”

  “脸倒是干净了,衣服怎么还是破破烂烂的?”

  徐行本来含笑看着从心,听了这话,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

  衣服……

  对啊,猫躯无遮无蔽,她在水涧化身为人,怎么会凭空多了件衣服?只怪这两日思虑的事情太多,目光都在旁处,看得最少的倒是自己,竟疏忽了这么重要的事,

  徐行低头看着自己身上不合身的宽大苍色衣衫,再抬头看看木惊枝同样颜色的衣服,心里隐隐翻腾,下意识的把衣服裹紧一些。

  “丫头,想什么呢?”

  “……没什么。”

  “少主刚才说要去雾千里,给我添两件新衣服,还有你的。”

  “哦……”她下意识的看着木惊枝,木惊枝也正盯着她,那眼神意味深长,嘴角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明显是看出了她的思虑。

  “哦什么哦,走啊!”

  从心不等徐行再回答,直接拉她出门,徐行又回头看了木惊枝一眼,木惊枝慢悠悠的跟在后面,明明是温柔的神情,却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她恍惚觉得耳朵有点烫,转头跟着从心出去了。

  倚风院门口,藩篱草丛葳蕤繁茂,近石子路之处,那只装着花亦草的琉璃瓶躺在地上散着幽幽蓝光。

  从心眼尖,“哟,这不是温郁琉主送来的那个什么草吗?到底是留下了,还真是惦记少主。”

  “花亦草是稀世罕见的药草,生于暮山极深坳渊之底,采摘不易,若是使得恰到好处,确有大用。”

  从心回头看木惊枝和聆楚还没有跟上来,低头靠近徐行,“丫头,我真是有点好奇,你咋啥都知道?”

  她当然知道,没有人比她知道,因为暮山所有的花亦草,都是她用命换来的……

  当年妖王明麟便是看中了她身轻体巧,捷敏灵锐,又存九命之身,三番五次命她去采摘,她这九条命有六条搭在那坳渊里,才成为妖王最宠爱的琉主。

  她垂了垂眸子,轻轻的答:“从前四处游历,见多了而已,你这位少主的身体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轻快,留着这东西,若有一日出了意外,能救命。”

  “你来迟山之前,是不是……”

  “我不想骗你,但我现在很混乱,能和你说的只有这么多。”徐行看着从心,目光坦然。

  从心嘿嘿一笑,“从前你一句话都说不出的时候,咱俩也共渡了七百年,现在依旧如此,你喜欢说多少就说多少,我不会勉强你……少主不是说要去雾千里吗?我赶紧把花亦草拿进去藏好,可别被木如倾的手下发现。”

  他说着便往回跑,徐行叫他,“从心,谢谢你。”

  从心停了一下,没有回头,“丫头,你是我养了七百年的丫头,无论是猫身还是人身,我尽会护你周全。”

  徐行看着从心的背影,默默失了神。

  她活了九次,前八次,美貌无双,对她恭维倾慕的人从来不少,可这第九次,她沦落一身凄骨,无人理睬,奄奄一息之时才遇到从心。那邋遢家伙,会好脾气的捋着她的矜傲懒散,会湿漉漉的给她下河摸鱼,会在受木如倾欺凌的时候舍命护她,七百年,只有从心,是真正在乎她冷暖悲喜的亲人。

  这是她作为九命灵猫的最后一条命,从前不觉惜贵的东西,如今成了唯一,到有些谨慎了。

  只是她的这一身痛往,还有那随时能掀起惊涛骇浪的惊枝少主,都随时会引来大祸,从心在他们中间,以后有什么样的波澜,都是最避不掉的那一个。

  这傻瓜,竟还在一心护着她,只求以后,他能保命安身便好。

继续阅读:第十章 心慈手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故蒙尘半身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