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膈应
尤鱼丝2018-11-09 12:262,168

  还好阿肆相信她,如果阿肆也不相信她……她不知道,不敢想,看看睡着的小宝,姥姥说的对,“为了儿子。”

  姥姥像对待她小时候一样搂着她安慰,“我也不管你们乱七八糟的事了,四凤,我告诉你,你别的可以不管,你想想你儿子,要是被别人戳脊梁骨,小宝将来怎么办?”

  “姥姥,我心里委屈。”

  “委屈就哭出来,哭完了好好跟阿肆过日子。”

  四凤哭的委屈,院外的阿枫听的心疼,他已经很久没来过阿肆家里,但一直关注这四凤动静,单珊和她阿娘到处造谣的事他已经听说了,也找过单珊,单珊倒是没闲着,竟然被他撞见跟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拉拉扯扯,被阿枫撞见还不知羞耻,“你能找人,凭什么我不能。”

  “哼,单珊,我不管你,不代表我是冤大头,你跟你阿娘背着我找了多少男人,你以为我丁点不知道,你也不想想我多久没碰你了,我是嫌弃你脏。”

  “你嫌我脏!那你去找干净的呀,谁干净?她田四凤干净!她就是破鞋!狐狸精!骚、货!烂*”骂的脏话不堪入耳,把她跟前的大肚子秃顶男人都骂傻了。单珊扭头骂了声滚,那男人哼哧哼哧走了。

  阿枫恨不得撕烂单珊那张嘴:“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怎么样了。”单珊抽着烟说:“你也不想想,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在家里几天?老娘就是守活寡。你天天不着家就算了,回来给儿子买的东西还没有给那个小宝买的多。”

  阿枫张嘴要解释,单珊抬手甩了一下,“别说干儿子那一套,你就是因为他是四凤下的蛋才那样的,老娘生的才是你的种,贺枫,你醒醒吧,你就是再疼的粘心,那也是阿肆的儿子。”

  阿枫哼了一声,不跟这不讲理的疯女人理论,讲也讲不清。

  单珊看着阿枫的样子呦呵一声:“阿枫,四凤下的蛋不会真是你的种吧,阿娘说不是,当时我就信了,不过当年小宝是早产啊,我看他比一边打的孩子还要高,哪像早产啊,哼,看来你们早勾搭到一块了,是不是四凤没结婚那会儿你们早睡一块了?”

  “你少放屁了,嘴巴放干净点。”眼见着单珊嘴里的话越说越难听,奈何走南闯北见识过各地人说脏话的阿枫都要招架不住,主要还是因为她侮辱的是四凤。

  “哼,我嘴巴不干净,你们别做龌龊事啊。”

  “你说吧,到底怎么样才能闭嘴?”

  “给钱,每个月这个数,否则你管老娘说什么呢,嘴在我这张着……”

  阿枫不想再听单珊威胁的话,拿钱给她:“别让我知道你说她一个字。”

  单珊哼了一声,“好走不送。”一张一张捡起来,慢慢点着。

  -田四凤,你把老娘还成这样,你还想过舒坦,梦去吧。

  带绿帽子这种事不是都能像阿枫那么风平浪静收之坦然的,她就不信阿肆也能无动于衷。

  “发什么呆呢?那个煤老板呢?我这才给你们把酒菜拿回来,这就走了?”单媒婆提着从外边带回来的熟食酒肉满屋子寻找单珊搭上的金主。

  单珊眼皮也不抬,连姿势都没变。

  “问你话呢?钱五呢?没跟你回来?”说着单媒婆踢了一下单珊。

  “哎呀,你烦不烦啊?”单珊看着裤腿上蹭到的土用力拍了拍,仍旧觉得脏。

  “嘿,我可告诉你啊,这个钱五是我好不容易给你挑好的,有钱的很,他家是大煤球的,大老板,你可得给我抓住。”

  “阿娘,你每回都说是大老板,他们给的钱还没有阿枫每月给我的多……”

  “……阿枫来了?”

  “嗯。”

  “唉。”单媒婆摸出烟点上两根,递给单珊一根,慢慢等烟去了大半才开口:“小珊,你别怪阿娘,不是阿娘不让你好好跟阿枫过,是阿娘看透了。我这一辈子就是毁在你阿爹手里,那个死鬼以前对我好的那是没话说,后来呢,还不是……你得记住,女人只有把钱抓手里才是最实在的,咱们不欠阿枫家的,你给他生了儿子,对得起他家以前给咱的恩情了。以后咱娘俩过,你听阿娘的,男人都是一样,娘这辈子保了多少媒,见的太多了,成亲嫁人生孩子也就那么回事,休妻下堂的太多了,我看阿枫这几年那个样子,也跑不了,他整天在外边跑着,什么样的女人见不着,天下就没有不偷腥的猫。”

  “……”单珊张嘴要说,单媒婆啧了一声没让她说话。

  “行,咱们不说他在外边偷了没有,单看他现在跟那个四凤不清不楚黏黏糊糊的你不膈应?”

  单珊把烟拧在桌面上,桌布烫出来一个窟窿,“行了,你别说了。”恨意充满了她的眼睛直达心底。

  单媒婆把酒菜布置好,“别想了,今个咱娘俩喝点。”

  三杯酒下肚,单珊以为自己眼花,怎么看着她阿娘眼里的恨比她还甚?

  单媒婆自然恨的比单珊要多上千百倍,当年她也有自己的青梅竹马,为了丁点利益就把她安排给了别人,那人长什么样她都没看清,强了她的身子,事后青梅竹马还哄着她说什么:“我是被逼的,我知道对不起你,但我也是没有办法了。你放心,我以后不会让你受苦,你跟着我,咱们好好过日子。”

  单媒婆可笑自己当年太傻,竟然经不住青梅竹马的花言巧语,后来跟他有了单珊,那段日子怕是她这辈子唯一觉得幸福的日子了。

  后来……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生下来是个女娃,竹马不不喜欢,他家里更嫌弃,把她们撵了出来,说“没有三媒六聘,压根不是我们家的人,你别赖着,赶紧滚。”

  不是他们家的人,“那孩子呢,孩子是你们家的。”

  “不干不净的,谁知道是谁的野种。”

  不敢单媒婆怎么求都没用,她想过抱着单珊一起去死,但是她没有,她告诉单珊她爹死了,谁知道死了没,她记得的那天她把他骗出来,咬掉了他的舌头,好多血。

继续阅读:第73章:怪不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凤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