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流氓
尤鱼丝2018-10-17 11:032,357

  四凤也不知道怎么了,一方面高兴阿娘能比以前对她更好,一方面又生气阿娘对她比以前好。

  “吃完饭谁跟我下地干活去?”阿爹看饭桌的四个人,脸色似乎都不太好。

  “我去我去。我给阿爹帮忙。”田升激动地站起来。

  “你去能帮什么忙,想去河里玩的吧。”三彩翻着书眼也不抬。

  阿娘敲敲三彩的饭碗说:“吃饭就吃饭,把书收起来。”

  三彩也没理阿娘,该看书看书,该吃菜吃菜。

  四凤放下碗筷,“阿爹,我跟你去。”

  “四凤,你还是别去了,在家歇着吧。”阿娘还记得阿肆的交代呢,自己的闺女早就是人家的人了,不能跟以前一样使唤了。不为别的,为了四凤肚子里的孩子也得小心照顾。

  “阿娘,我又不是生病。”

  “想去就去吧,正好带着田升一起玩。”

  阿娘收拾碗筷,“随便你们,田升,别太闹你四姐啊。”

  “哦,知道了,阿娘。”田升拉着四凤就走,反正三彩是不会下地去的,她得看书学习。

  阿娘说三彩:“三彩,你也出去转转,别只看书,有什么好看的,能看出花来。”

  “哎呀,阿娘,书里的东西都了,你不知道,别管了。”

  “你别管她,她这样又不是一天了。”阿爹拿着工具跟着四凤和田升走了。

  “就你惯着她,看她能看出什么来,什么活都不知道帮家里干,整天拿着书做样子。”阿娘还要絮叨,三彩把书一合,“我去学堂了,老师让我去帮忙呢。”

  “学校的忙你就帮,家里的活一点不干。”

  三彩不理阿娘再说什么,拿了书包往学校跑。

  “跑什么呢?去哪?”二秃子拦下了三彩。

  “二哥,你拉着我干嘛?”

  “我问你,四凤呢?”

  “你找她有事?你找她不会去家里啊,用得着在这等着。”三彩甩开二秃子的手,把袖子拽平整。

  “你不知道,赶紧告诉我,四凤呢?在家里还是下地去了。”

  三彩看看二秃子,“你真奇怪,每次找四凤都偷偷摸摸的,以前这样,现在又这样,说,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二秃子嘿嘿笑了笑,当然要瞒着她,现在跟得瞒着。“没有没有,我就是不想去你家听我老姑发牢骚,唠唠叨叨地跟裹脚老太太似的。”

  “我阿娘就是这样,越来越烦人了,一天不唠叨个四五回就不能证明她的存在。”三彩自然不敢把这话说给二秃子听,万一哪天二秃子向她阿娘告状,吃罪不起啊。

  “四凤带着我弟弟跟阿爹一块去桃园了,你要找她就去桃园吧。”

  二秃子听后高声说了句“知道了。”手贱地扯了下三彩的头发,转身跑了。

  “找死啊你。”三彩气的要骂人,拾起地上的砖头块扔了过去,应该是砸到二秃子的小腿了,眼看着二秃子跳了一下,接着才跑远。

  阿枫带着二秃子打听到的消息,一路找到了桃园附近的小河,远远的就听见了田升和四凤的笑闹声。

  当四凤看见阿枫的时候,恍惚了下,以为她看花眼了,没留神被田升泼了一身水,耳朵嗡嗡地,应该是进水了。

  “阿姐,你怎么了?”田升顺着四凤看过去,就看见不远处有个男人正一眼不错的盯着他阿姐看。

  “流氓!”田升撸起袖子要去揍人。

  四凤慌忙拉住,“你干嘛去?”

  “我要去打他,不要脸。”田升仰着晒红的脸告诉四凤:“阿姐,那人老盯着你看,我去把他撵走。”

  四凤瞥了一眼阿枫那边,“别理他,反正又不认识,我们走。”

  田升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才不管认识不认识,跟不在乎打过打不过,冲到阿枫跟前就要一顿踢打,被阿枫提起来四脚不沾,气的田升只能骂人。人不大,骂的倒是很难听。

  四凤没办法只能过去,“喂,快放开我弟弟。”

  “这是你弟弟?”阿枫明知故问,他自然知道这是四凤的弟弟,“挺厉害啊。”

  田升嚷嚷的声音不小,四凤四下看看,担心招来人,有点着急:“你赶紧放开。”

  “我要是不放呢?”阿枫看出来四凤有顾忌,盯着四凤的眼睛,没注意田升露出的獠牙,直到手腕传来钻心的疼才发现被田升咬了。

  阿枫猛地松手,田升摔个屁股蹲,四凤赶紧去扶,田升自己怕了起来,“你等着,我让我姐夫收拾你。”

  阿枫本来只当是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不打算跟他计较,不过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你还有姐夫?”

  “我好几个姐夫呢,我告诉你,我四姐夫最厉害了,你等着吧,我要让我姐夫打死你。”田升看阿枫的气势知道已经惹恼了这人,拉着四凤赶紧跑。边跑边喊“阿爹,阿爹。”

  四凤跟着田升跑离了河边,到了桃园门口拉住田升:“田升别喊了,刚才的事别告诉阿爹。”

  田升还想告诉阿爹,让阿爹打流氓呢。“为什么不告诉阿爹。”

  四凤不敢让阿爹知道,她也说不上为什么,总觉得这事还是不让家里人知道的好,“你刚才把人家的手腕都咬出血了。”

  田升梗着脖子支支吾吾才说:“那是因为他老盯着你看。”

  四凤咬了咬嘴唇,帮田升把汗擦干净,一下一下把他的衣服也拉平整,“我们又不认识,怎么会盯着我看,也许是你看错了呢,你问清楚了么?”

  田升摇摇头,四凤接着说:“好弟弟,阿姐知道田升是想保护阿姐,田升已经长成男子汉了。”

  遇到阿枫的事情就这样被四凤连哄带吓的成了秘密。

  阿枫眼里的暴风并没有因为四凤和田升的离开而平息,看着手腕上的牙印,“小鬼,我要让你见识见识谁才是最厉害的。”抬起另一只手很很抹了下上面浸出来的血,“阿肆,哼。”带着狠厉扭头走了。

  四凤万万没想到跟着阿肆回家后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阿枫。

  阿肆记得四凤不喜欢他叫她媳妇儿,但这会高兴,一时把这茬忘了,乐呵呵地给四凤介绍,“媳妇儿,这是我拜把子兄弟阿枫。”刚要给阿枫介绍四凤,阿枫站起来笑的更加热情,“知道知道,这一定是嫂子,”对着四凤响亮地叫了声:“嫂子好。”

  四凤嗯了一声算是答应,扭脸对阿肆说:“我有点累。”

  “那你回屋里歇着,等会儿我再叫你。”

  四凤没说话,抬脚进屋,只当没听见阿枫说的那句“嫂子好好休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凤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