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
沈文先生2018-08-29 20:002,053

  纵有浓雾遮挡 双眼,也要继续努力生存。

  住到这里一有大半年了,这段时间里。这间屋子里的租户换了一户又一家。见了形形色色的人,听到过很多不同的声音,嗅到很多的气味。都代表着某一个人,以各样的方式,证明着他们存在的痕迹。不同的人,不同的性格,造就了不同格调的房间。在这狭小的空间中留下许多故事。人走了,屋子仍在。框架还是那个样子。是谁人造的房子已不再重要,为的是有一处容身之处,可能是人太多,都在忙着怎么活着。

  我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看了很多其他的租处。却因习惯于此,懒得动弹。几番想搬,都没有搬成。我都想,是不是我喜欢每日早晨那一抹从半扇窗子照射进来的阳光,或是每个夜晚从各个房间里传出来的响动,又或是这无法驱散的霉味。都不是,我懒得整理罢了。电视机上的闹钟一直摆在那里,每早叫我起床。窗前那颗绿植已经长得比原先粗壮了很多,生机盎然。那老旧的铁门我已在门轴上涂了润滑油,现在也没有那刺耳的声音。一切都在变,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我依旧早出晚归,换了新的工作,却没有换新的住处。之前,因为在工作中和经理产生了很多问题,在我不懈的努力下,终于被人炒了鱿鱼。我没有说一句话,立马离开。很快又找了新的工作,安分的做着。等待着升职加薪。起初是为了增加收入,我找了份兼职,每日回来睡的更快。也没再关心是否有人打鼾,还是谁人的呓语。只是偶尔喜欢看夜里的行云。在夜灯的照耀下,变得特别绚烂。

  时间过的真快,天气变得越来越冷,小区院子里的树木,叶子早已经掉了干净,没掉落的几片,也在北风下,吹落不见了踪影。

  我住的出租屋里除了我还剩门口那间租户没搬走,剩下房间房门打开,空空荡荡。门口那间租户,我没太关注过。那位醉酒的的大叔,我从那一次见到他,便没有留下很好的印象。房屋中总是传来着他和他老婆的争吵声。每次争吵后都听见重重的摔门声。留下他老婆一人哭泣。每次我见到她老婆,都红着眼圈。却依然在忙活着。见到我都会很和气的打招呼,看到她收起眼泪。或许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了。那位大叔,每日也是早出晚归的工作。常见他一身酒气回来。却和他很少打招呼。没说过几句话。有几次看到有一个年轻小伙子来看他们。每每都是欢笑声在前,又不欢而散。我不愿听得吵闹,又不想上前争论。便出门远离这吵闹的声音。

  临近农历新年,那门口的租户也离开了,回了老家过年。我没有打算回家,离家时做的打算还没有完成。我给母亲打了电话,说不回家过年了。母亲没有问我为什么,只是说了句,照顾好自己,我和你爸说声。我强忍泪水,挂了电话。

  新年当天,我依旧忙到很晚回到住处。此时的租屋内只剩下我一个人。突然的安静。有些不适应。没了那叮叮当当的声音,也没了满屋晾晒的衣服。房间看起来大了好多。我照常洗漱,也未当这是新年。和往日一样,准备睡去。却听见有人开门,我以为是谁来住宿。也未起身,继续睡梦。听得脚步声在我门前停下。敲了我的房门。传来声音。

  “小伙子,在屋呢?我看你回来了,我这给你端来了饺子。自己包的。你尝尝。”

  我闻声,是房东大姐的声音,赶紧下床开门。看见了大姐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我有些不知所措。

  “这大过年的,这么早就睡了!”房东说

  “我明天还的早起上班,就早早睡了。”

  “小伙子,别太累了。身体重要。忙了一年,该休息的时候就得休息不是。快尝尝我包的饺子。”

  我接过饺子,连忙说谢谢。

  送走了房东,我看着那碗饺子,还冒着热气。眼前一阵模糊。有太多思绪涌来。穿上了大衣,出了门。

  我出门走到街上,街上到没有行人。车流稀少,想必都已经回家过年了吧。听着阵阵欢鸣的鞭炮声,我慢慢的走着。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不崩塌。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烟火味。慢慢停下看着空中升腾起的烟花。梳理着自己的心情。

  浮光掠影中,眼前忽然出现了阵阵浓雾,在这浓雾之中我看到了一个身影在舞动着,在浓雾中跳跃,转动。优美的身姿好似一舞者。她在道路中间舞动着,一辆辆汽车从她身边开过,她却视而不见,继续舞动着。她身旁的汽车也没有因她的舞姿曼妙而停下。只见得闪闪而过的黄色车灯。她跳着如此灵动,欢愉。忽然,她消失了不见了。

  我努力在这浓雾中寻找着,等我转过身,看见她站在了我的面前,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她,只见她伸出手拉着我进入了这更深的迷雾中,我与她一起舞动,我从未知道我也会跳舞。一切如梦如幻。她拉着我,慢慢腾空而起,脱离了地心引力,到了浓雾之外。到了天空高处,美妙至极,我心中充满力量,大声呼喊着,她却笑着,笑声如银铃声般动听。那笑声让人沉醉。我与她俯视这座城市,城市依然被浓雾笼罩,明亮暖黄的灯火,点缀着这片土地。还有不时升腾起的焰火。我与她在空中相依偎,又慢慢降落,踩着这些明亮的光点,又进入到这片浓雾中,轻轻的落在地表。我望着她,深深的吻到了她的唇。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浓雾已散去。连那个舞者也一起消散,我回味着手中舞者的余温。周围事物慢慢变得清晰起来。耳边又响起阵阵鞭炮声。

  我想我也该搬走了,可能是一个新的房子。一个新的开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房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