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生有所依
毕立格2018-09-12 17:282,756

  如果从未拥有过,便无所谓失去。是这样的吗?

  多年以来,彭雪经常做一个同样的梦。

  在梦里,山林青翠如画,清澈溪水流淌,翠绿成荫的青冈树下,一个温柔美丽的女子把自己搂在怀里,用她细腻的手掌轻轻地抚摸自己。那种令人迷醉的感觉,酥酥的,麻麻的,像是三月的春风拂过脸颊,柔柔的,暖暖的,又像寒冬的阳光照耀全身。那女子似乎轻声低语着什么,虽然听不甚清晰,却能感觉到其中浓浓的爱意。她总是在长久的缠绵后,热烈地亲吻自己,给人带来肌肤相亲的悸动,还有灵魂深处不分彼此的交融。那温柔美丽的女子,让人安全,使人眷恋,彭雪只想永远沉醉在她的怀抱,享受甜甜如蜜的幸福。然而,她又总是在最后,狠心地转身而去,无论彭雪如何去追、去喊,她残酷地绝不回头,却把彭雪一个人遗留原地,只能在无边的黑暗和孤寂中,独自哭泣。

  每一次彭雪从梦中醒来,泪水总是浸湿了枕被。那梦里的女子,到底是谁?

  妈妈……彭雪轻声地喊出这句话。不,我没有妈妈!

  七岁的时候,彭雪在村里的小学读一年级。别的小朋友,上学放学都有妈妈接送,而来接送彭雪的,只有她的婆婆。

  因为从没见过彭雪的妈妈,有一次同学就好奇地问:“彭雪,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妈妈来接你呀?”

  彭雪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喃喃地说:“我……我没有妈妈。”

  同学们很惊奇:“你怎么可能没有妈妈。每个人都有妈妈啊。”

  回到家里,她就伤心地问婆婆:“婆婆,婆婆,为什么别人都有妈妈,而我没有妈妈?”

  听彭雪这样问,婆婆就把她搂在怀里,怜惜地对她说:“雪娃子怎么会没有妈妈呢。你的妈妈只是到很远的地方工作去了。等你长大了,她就会回来接你的。再说了,不是还有婆婆在你身边嘛。”

  听婆婆这么说,彭雪慢慢高兴起来。第二天到了学校,她就对同学说:“我有妈妈的。我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工作。等我长大了,她就会回来接我的。”

  可是彭雪一年年地长大着。八岁……九岁……十三岁……十六岁……她的妈妈一直没有回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彭雪懂的事情越来越多,她再也没有在别人面前说过有关妈妈的话。

  如果无所依靠,我们便只能靠自己。

  逆境促人成长。与其说是令人赞叹的坚强,不如说是生命困顿的无奈。

  ——很多时候,能力都是逼出来的。

  当别的小朋友,还在父母温暖的掌心享受着精心呵护,瘦瘦小小的彭雪,才刚刚七岁,就已经开始自己洗衣做饭,承担起家庭的责任。

  秋去冬来,天气逐渐寒冷。群山之中,千万片阔叶在寒流的侵蚀下变得枯黄,又凋落成尘,只有傲岸挺拔的松柏,在风里独自坚忍。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婆婆就早早起来去坡上劳动。彭雪自己穿好衣服,起床,叠被,洗脸,刷牙。做好这一切,她又忙着去淘好米,把米下到锅里,按照婆婆教的那样添上水,水面高出大米一指多一点。这时候的彭雪个子还不够高,刚超出锅沿一点点,她必须搬一个凳子放在锅边,踩在凳子上才能完成上面的事情。然后,她又生起锅灶下的火,一边架好柴火控制着火势,一边去拿出自家腌的咸菜,切好拌在碟子里。做好了这一切,彭雪就拿出课本,搬一条木头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看书。早晨的庭院清冷,不知名的鸟儿在树梢唱着动听的歌,却更显山野的空旷与寂静。等到米饭熟了,彭雪自己取碗、盛饭,一个人默默地吃着白米饭和腌菜。吃完之后,又洗好用过的碗筷,整理好桌凳。这时候婆婆还没有回来,她就把饭菜留在锅里,然后背着书包,自己去往学校。

  大山腹地。贫困小村。孤独的老人种地劳作,获取维持生存的粮食,幼弱的儿童洗衣做饭,独自一人去上学。面对人世艰难,生活困苦如斯,祖孙二人,终于可以互相依靠。

  记忆中的村小陈旧。青砖灰瓦的教舍,在岁月的冲刷中默默坚守。在偏远的山村,几被世人遗忘之地,一所简陋的学校,就是当地唯一的希望。

  ——这希望不在当下,而在未来,在孩子们身上。

  青葱校园,寻常午后,窗外飘着零星小雨,五十多岁的张老师,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认真地批改着作业。所谓办公室,其实是办公室和单人宿舍的混合体,里面布置简陋,只有一张油漆剥落的木桌,一把椅子,一张架子床。还有一些煮饭用的器物,稍显杂乱地放在角落里。

  叮铃铃……下课了。孩子们天真无邪的欢笑声,在校园逐渐响起。听到这世间最动听的音乐,张老师嘴角露出欣慰的微笑。

  过了几分钟,忽然听到有学生在门口打报告,张老师抬头一看,原来是彭雪。

  “是彭雪啊。进来吧!有什么事吗?”张老师和蔼地问道。

  因为知道彭雪家庭困难,再加上彭雪非常听话懂事,张老师一直都很喜欢这个稍显娇弱的学生。

  只见彭雪走进办公室,半低着头,难为情地说:“张老师,我想请个假。”

  张老师惊讶地问:“请假?有什么事吗?彭雪。以前可从来没见你请过假啊!”

  听张老师这样问,彭雪有些焦急又有些难过地说:“刚才村里一个表叔带口信来,说我婆婆病了,家里没有人照顾,所以我必须得回去看看。”

  听彭雪这样一讲,张老师想了想,说道:“那就给你准个假,回去照顾下你婆婆。家里没什么事了,还要赶快回来上学啊。”

  “谢谢张老师!那我就先回家了。”彭雪朝张老师鞠躬道谢。

  “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张老师又叮嘱彭雪。

  “好的。”彭雪答应了一声,赶紧朝家里走去。

  那一年彭雪九岁。上学之余,慢慢承担起家里更多的责任。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其实只是环境逼迫所致吧!他们正因为无所依靠,便只能靠自己。

  冒着细雨,先是走一段相对平坦的村路,再拐过一座小桥,穿行在田间小路上。行不甚远,就要爬上一段几百米的山路,又跨过一条小溪,彭雪终于回到了家里。

  山野庭院静悄悄的,和往常一样沉寂。只有厨房旁边的鸡笼里,婆婆喂养的几只下蛋的母鸡,偶尔咯咯地叫上几声。

  “婆婆……”彭雪焦急地喊了一声,却没有人回答。

  她推门进去,走到昏暗的里屋,却见婆婆安静地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望着婆婆满头的白发,愈发削瘦的脸,还有搭在被子外面瘦骨嶙峋的双手,彭雪内心不禁地一阵酸楚。

  “婆婆,婆婆……”她又轻声地叫了几声。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叫自己,老人睁开疲惫的双眼。一看是孙女彭雪回来了,老人惊讶地问:“雪娃子啊,你怎么回来了?不在学校好好上学。”

  彭雪难过地说道:“婆婆,听隔壁表叔说您病了,我就向老师请了假,回来看看您。”

  “哎!你这孩子,又耽误学习。我这就是年纪大了,一些小毛病,能有什么事!”婆婆不满地对彭雪说。

  “婆婆……”望着被病痛折磨的婆婆,彭雪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觉得自己快要哭出来了……

  后面的几天,彭雪一直没法去学校上课。她陪着婆婆去镇上拣了些中药,每天就是给婆婆煮饭、熬药,期待着婆婆的身体早点好起来。

  她不知道,万一婆婆出了什么事,自己在这个世上怎么活下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向阳而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