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前方的路,到底该怎么走
毕立格2018-09-01 17:312,664

  穿透岩石,穿越荒凉,匍匐攀行于险恶之境,她是山野顽强求存的蔓草,在危崖石缝间努力生长。

  向上,一直向上。咬紧牙关,击破孤独与黑暗,向着阳光充沛的地方,不断攀登。向上,一直向上。面带微笑,怀揣坚强与梦想,为了明日美好景愿,逆风而前行。向上,一直向上。忍住泪水,深藏心中的伤与苦痛,默默地披上盔甲,勇敢地去拼搏、奋斗。向上,一直向上。握紧拳头,面对命定的悲惨,发出不屈的呐喊,不服输,不低头。乐观!自信!坚强!勇敢!她是高高山巅悬空摇曳的蔓草,沿着艰险路径倔强地生长。向上,一直向上。

  ——终有一日,她会绽放出美丽花朵,所有的渴求与想望,都将如愿以偿。

  十六年后。

  深山。僻野。穷苦人家。破旧低矮土房。年迈的婆婆坐在灶火旁,伸出枯瘦嶙峋手掌,拨动着青冈木枝桠柴火。灶底的火焰升腾变幻,不断舔舐着锅底,带给人间质感温度。70多岁的老人,慈祥,健朗,如同门前那棵茂盛的青冈木,年岁相仿,更有内里近似的刚强。她时不时抬头,看看门外院中的少女,脸上挂着满足笑意。十六年来,祖孙二人相依为命。孤老与幼弱,一起走过那么多风霜雨雪,酷暑寒冬,孙女,就是她生命中的唯一。

  七月晴朗,日光透过高耸茂密的青冈木,洒下片片余温。彭雪轻快地走进堂屋,在墙角背篓里拣出几颗土豆,拿到水龙头边细心冲洗。先是冲掉表皮泥土,再用力搓洗干净,然后拿到厨房案板上,用刀切成细长匀称土豆丝。她娴熟地手起刀落,只听菜刀切击在案板上,发出清脆悦耳声音,充满和谐节律。切完菜后,她让婆婆调好灶火大小,往锅里倒入适量菜籽油,又放入几颗花椒,等待菜籽油沸,花椒的香气扑鼻而来,她迅速把土豆丝倒入锅里,开始翻炒。

  灶火旁热气蒸腾,彭雪不时抬手擦拭额头汗滴,或是拨顺散落下来的秀发。十五六岁山野女孩儿,从小就懂得替婆婆分担事务,如今已经是家里劳动的主力,上山,下地,洗衣,做饭,在生活的考验中,她被锻炼得无比强大。家里的事情,她什么都会做,而且做得非常好。譬如此刻,她的神情无比专注,恍惚间造就一种极度认真的美,让人动容。

  素衣而旧裳,明眸而巧手,纷繁兮劳作,笑对兮生活。少女最美的模样,莫过如此!

  世事难测,却又沿着一定的轨迹倏忽前行。尘世羁旅,潇潇兮风雨,所有的悲喜,总会如期而至,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彭雪……彭雪……在家吗?”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有人焦急地喊她。

  一听就知道是表姐唐晓丽来了。彭雪答应了一声,走到门外。只见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子,正推着自行车停靠在路边青冈树下,满脸的急迫和失落。

  “怎么了,晓丽姐?天塌了啊,看把你急的。”彭雪笑着问道。

  却见唐晓丽气呼呼地说,“就你神经大条,整天嘻嘻哈哈的,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是什么重要日子?”彭雪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疑惑地问道。

  “你连这都不知道留意一下?中考成绩今天出来!我刚才已经到学校去问了。”唐晓丽眼睛微微泛红,神色显得更加黯淡。

  听唐晓丽这么一说,彭雪一下子也紧张起来,“晓丽姐,成绩都出来了啊。你考得怎么样?帮我看成绩了吧?”

  唐晓丽停顿了一下,难过地说:“哎,我的综合成绩是B,别说一中了,连二中都上不了。”

  “那我的呢?”彭雪又追问了一句。

  “你的,”唐晓丽看了彭雪一眼,“你的成绩是C……这下子惨了,咱俩就同命相怜吧,反正都上不了高中了。”

  整个世界忽然灰暗下来。山野空旷,天空寂寥,有风吹过高高树梢,炊烟在屋顶无主地盘旋。密林中的鸟儿飞起又停落,唱着忧伤莫名的曲子,销魂而蚀骨。这就是伤心的感觉啊!彭雪自嘲地想。

  六年小学。三年初中。整整九年!多少课本,多少作业,走过多少上学回家的路,还有清晨深夜的苦读,所有的努力和坚持,只为求得一个结果。终于在今天,中考成绩,就是最终的宣判。判你生,或者判你死,没有谁能够逃脱。

  “惨了!没考上高中,以后只能出去打工,或者在家种地。这下可完了。”唐晓丽懊恼地说。

  “先别急。咱们再商量商量,看还有别的办法吧。”听唐晓丽这么一说,彭雪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好。

  彭雪又想了想,说道:“要不,和家里商量商量,看能到哪里去学个技术吧。我们女孩子家,长大了去干苦力活总归是不行的。学个有用的技术,以后说不定能给自己谋条出路。”

  “哎!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中考考得这么差,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给爸妈说呢。”唐晓丽叹了口气,无奈地说。

  听表姐这样讲,彭雪不由的回头看了下厨房。心想,自己又该怎么给婆婆说呢?表姐好歹还有爸爸妈妈可以依靠,自己却只有一个年迈的婆婆,十六年来,婆婆含辛茹苦把自己拉扯大已经很不容易了,又怎能让她为自己担心。

  “算了,我先回去了。家里早晚都会知道的。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该来的总躲不掉!”唐晓丽神情惨兮兮的,和彭雪挥手道了别,骑着自行车走了。

  看着唐晓丽骑车离去,背影渐渐消失在前方拐弯处,彭雪莫名地陷入恍惚。大山肃静高耸,风吹林海依旧,路边小溪潺潺流淌,高大的青冈树枝叶茂盛葱茏。眼前物象,和前一时刻并无两样,但她知道,自己的世界正慢慢崩塌。

  傍晚时分。还未落下的太阳已经被高山阻隔,西方的天空正慢慢变成绯红。婆婆去菜地摘菜还没有回来。彭雪洗完了衣服,一个人坐在大青冈树下,静静地发呆。

  一只松鼠在树上跳来跳去,样子十分可爱。

  这只松鼠,被彭雪起了个名字,叫小红。它的家就在大青冈树上。或许是经常见面的缘故,小红并不怎么怕人,反倒和彭雪比较亲近。

  唐晓丽有时候来找彭雪,戏称这只松鼠为家养的宠物。

  “小红啊小红,你说我是不是天生愚笨?从小学习就不好。数学更是怎么都学不懂,经常考出个位数的成绩。”彭雪对着松鼠问。

  松鼠听彭雪问它,疑惑地用爪子挠了挠头,口中发出吱吱的声音。

  “小红啊小红,是不是每个人都有着不可逃脱的命运?是不是我注定是个差生,注定连高中都上不了。以后只能去打工?”

  小松鼠稍微移动了下,往彭雪跟前又靠近一些,还是不知道彭雪在说什么。

  “小红啊小红,为什么别人都有爸爸妈妈,而我一个都没有?这次连学都没得上了。今后的路,我到底该怎么走?”

  松鼠看彭雪一直在和它说些什么话,就高兴起来,不断地在彭雪身边蹦来蹦去,脸上似乎露出很开心的神情。

  …… ……

  像往常难过时一样,彭雪把小红当做自己最好的倾诉对象,不停地说呀说。但松鼠听不懂人的言语,这让彭雪觉得自己好孤独,好难受,说着说着,突然就哭了起来。

  多少年了,埋藏在内心的悲伤,或许早就堆积成海了吧。

继续阅读:003 生有所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向阳而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