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重燃希望
不二小雪2018-09-06 10:002,549

  只见牛莎莎躺在床上,一只手放在被头上,另一只手,垂在地板上,手腕上有一道血痕,血就从那里,不断地流出来。

  “啊,女儿啊——”马慧芬吓得不轻,上前抱住了牛莎莎,摇了摇,又连忙给牛彪打电话,牛彪的电话在通话中,她又给邓玉美打电话,邓玉美说自己刚到学校,参加家长会呢。马慧芬将牛莎莎的事情一说,邓玉美让马慧芬立马打120。

  120急救车很快来了,将牛莎莎送到了医院抢救。

  急救室外面,马慧芬一个人坐在那里,形容枯稿,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多岁。她喃喃自语,我做错了吗,我做错了吗?

  抢救的时间并不长,马慧芬却好像等了一个冬季那么长。

  牛莎莎所幸没有大碍,当被推出抢救室的时候,马慧芬一下子扑在了牛莎莎的身上,“女儿啊,你怎么那么傻啊,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转到了病房,牛莎莎歪着身子,万念俱灰地坐在床上,嘴上喃喃自语,“为什么死不了,为什么死不了?”

  “女儿啊,你怎么这么糊涂啊。”马慧芬用力地捶着床边。

  “我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老天爷还不让我死?”牛莎莎的语气依旧是幽软无力的。

  “女儿啊,你不是什么都没有,你还有展飞啊,他是在国外,可毕竟还是你的孩子啊。你还有我,还有你哥哥,你妹妹,还年轻,你怎么能寻自短见呢。”

  “飞飞?”

  “是啊,如果展飞回来,见不到妈妈,他该有多伤心,你想过吗?所以,妈求求你,一定要好好活着,知道吗?”

  这时,牛彪闯了进来,开口便问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得知牛莎莎没事时,他才松了口气。

  “莎莎,展飞刚刚给我打过电话。”

  牛彪这么一说,牛莎莎的头立马抬了起来,“你们都说什么了?”

  “展飞说他不喜欢国外,闹着要回来。估计下个月就能回来了。”

  “你说的是真的?”牛莎莎激动地问。

  “当然是真的。本来这送展飞去国外的决定,就是你婆婆的馊主意,你那小姑子我看着也未必想这样做,肯定是被逼的。”

  牛莎莎点头,“展惠不会是那种人,我知道的,她肯定是不想飞飞和我分开的。飞飞要回来了,要回来了。”她苍白的脸色终于有了一点血色,嘴角微微地向上翘。

  “所以哥哥必须要说你几句,你怎么就那么冲动呢。你平时还劝我不要冲动呢。以后,再也不许这样了。”

  “我知道了,哥哥。”

  事情似乎告一段落,牛彪往邻床的床边一坐,骂了一句,“娘的,那死老太婆讹上我了。”

  马慧芬不放心地忙问:“到底啥事?”

  “还能有啥事,不就是那天在展家砸了一个花瓶嘛,她还报警了,说那是一个古董,让我赔钱,开口就要十万,她怎么不去抢银行呢。”牛彪愤愤不平地说。

  “十万?”马慧芬啧舌。

  “反正一毛我都不会给,我光棍一个,随便他们怎么对付我,我不信,难不成还能把我杀了?”他顿了一下,“要真杀了我,我也要拉她当垫背的。”

  牛莎莎宽慰道:“哥,你也别着急,总不能她要多少,我们就给多少吧,就算赔,执法机关也会评估的。”

  “对对对。”马慧芬点头,“儿子,你现在就给我消停点吧。还有,有句话,我说了,你可别恼。”

  牛彪将头扭向一边。他知道马慧芬接下来要说什么。

  “那展慧回来了,你可千万别再去招惹人家了。你们得拉开距离,你看看,那展家老太婆那样子,谁敢娶他们家女儿啊,而且咱也必须掂量一下自己,你说你一个鱼贩子,人家一个千金大小姐,一个天,一个地,你们不合适。”

  “谁说要娶她了,我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那为什么,我以前看见她来买鱼时,你还打算不要她钱来着。”

  “那不是因为她是莎莎的小姑子吗,亲戚。”

  “呵,人家也没有把你当亲戚。我已经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这些话要是再传到展家去,你就等着吧,有你受的。到时,你妹妹在展家的处境就更难了。”

  “我又没怎么着。”牛彪焉焉地回了句。

  “你还嘴犟,你妈我是什么人,你是我一泡屎一泡尿拉扯大的,你那么点心思,我都看在眼里呢。这事就算他们展家同意,我也不同意。”

  牛莎莎在旁边被他们吵得脑袋嗡嗡直响,“妈,哥,我反正没什么事,想回家。”

  马慧芬和牛彪这才停止了争执。

  马慧芬在走出医院的时候,刻意看了一下医院入口处墙上的医生名单一栏表,发现那个姓章的妇科医生的照片,已经不在上面了。

  回到家,毕竟是还处在月子阶段,又经过一次自杀未遂,再加上精神上的打击,使得牛莎莎的身体非常虚弱,唯一的亮光,就是展飞。当初以为展飞去了国外,再也回不来了,现在想想,当时的想法真是太傻了。那是自己的孩子啊,除了死亡,谁也不能把他们分开的。

  马慧芬对于牛莎莎的自杀心有余悸,无时无刻地陪伴着。她还跟牛莎莎唠着家常,说的最多的,不是牛莎莎,也不是牛彪,而是他们的妹妹,牛霖。牛霖就住在这个城市,大学毕业后,加入了一个乐队,四处演出,一年全家人也只见她一两次面。马慧芬说了很多次,我不管了,我死也不管了,但到头来,最担心的,依旧还是她。

  “你说,家里出了这么大个事情,她也不知道回来看看,没心肝的,白眼狼。”马慧芬在牛莎莎的卧室里面,端着个盆子,折着芹菜。卧室里面都是芹菜的味道。

  “妈,小霖昨天给我打电话了。她最近确实挺忙的,抽不出时间。”

  “就你信她的话。你们三个中,她最不听话。她打算干嘛,一辈子就在那乐队里面混呢,敲敲打打的,搂搂抱抱的。那乐队五个人,就她一个女的,还天天打扮得,哎,我真是没法说,那衣服是人穿的吗,耳朵上打洞,肚脐眼打洞,叮叮当当的,哪一点还有个女孩子的样子。”马慧芬抱怨起来,没个完。

  “妈,我想休息一下。”

  “你睡吧,我不说了,就在这陪你。”马慧芬吸取教训了,将窗帘关上,留出一点光给自己。

  牛莎莎侧过身去,耳边一阵阵折菜的声音,咯嗒,咯嗒,咯嗒,响个不停。她无奈地将被头拉上,盖住自己的脸。

  /

  今天,是平安面馆重新开张的日子。一大早,牛莎莎就起床,发现外面,阳光明媚。这令她的心情更加的舒畅,洗漱之后,精心地化了一个妆,走下楼。

  在楼底遇到几个街坊,亲切地问候着。天地宽广、微风拂面、鸟语花香。原来,生活是这般美好,充满希望。

  她的目光转向面馆,瞬间,定住了,既而,快速地上前。站在离面馆几米远地方,赫然发现面馆的玻璃上,用红色的油漆,写着欠债还钱的字样,每个字都令人触目惊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亲我的宝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