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 第一次配合1
胖红豆2018-10-08 23:484,265

  就在消防大队里众人琢磨着陆纬和宋子悠以前是不是有什么纠葛的时候,宋子悠也在发愁一件事,就是她该如何追查哥哥宋子安在火灾现场出意外的事?

  这件事她该问谁呢,又有谁会告诉她呢?

  当时在现场的只有几名消防队员,没有进火场的人是不可能有机会看到事发经过的,先不说了当时进去的那几个是不是亲眼目睹,哪怕他们都看到了,又有谁会告诉她呢?

  陆纬平日和这些人关系和睦,队员们都拿他当老大看待,就算陆纬做了什么,恐怕也会帮忙遮掩吧?

  宋子悠纠结了几天,思来想去,还是应该先搞清楚当时在火场里的人都有谁。

  宋子悠利用职务之便,先在内部网络上查找了当日执行任务的出行人员,还问了苗晓娟,这才知道现场调度,冲进火场的第一波消防员有四人。

  除了陆纬,还有副队长张青云,队员陈放和张淳。

  队里除了陆纬,就属张青云资历最老,他和陆纬也打了多年配合,所以遇到棘手的问题通常都是两人一同出任务,而陈放和张淳属于体力训练完成度比较高的,临场反应也最敏锐,年轻却不鲁莽。

  只是这四个人,没有一个好笼络。

  宋子悠拿到名单后,在纸上写下他们四个的名字,还分别罗列出她已经知道的这四人的特质和性格。

  ——陆纬。

  她先在这个名字旁边画了一个叉子,意思是此路不通。

  ——陈放。

  平日有点八卦,喜欢打听,有点活泼,刚和女朋友分手,现在单身。

  这或许可能是一个突破口。

  ——张淳。

  性格偏内向,谨慎小心,话不多,通常这样的人嘴巴都很严,除非掌握到他的把柄或弱点,才有可能攻克心理防线。

  想到这里,宋子悠也在张淳的名字旁边画了一个叉子。

  ——张青云。

  宋子悠下意识就想pass掉这个人,他是这三个人当中最不可能出卖陆纬,也最难突破的一个。

  可是……

  就在宋子悠的笔尖刚刚落下的瞬间,她却突然想到一件事。

  那笔尖也是一秒的迟疑,进而抬起。

  张青云……张青云……

  在医务室检查身体的时候,他为什么那么排斥队医李可风以外的医生给他检查呢,那些项目都是最基本的。

  宋子悠毕竟在公立和私立医院都待过,这样的病人也见过不少。

  通常来说,挑选医生的病人,不是担心被不信任的医生越治越病,就是因为有难言之隐不想被陌生医生知道。

  而无论是哪一种可能,这个人首先一定是因为有病,而且会影响到他的生活和工作的病,否则不会如此。

  那么,如果让她搞清楚张青云到底得了什么病,是不是就能利用这件事,让张青云把那天的实情讲出来?

  思及此,宋子悠眼睛缓缓眯起眼。

  好,就先从张青云查起。

  ……

  宋子悠不想耽误时间,主意一旦定了,就会立刻展开行动。

  趁着李可风和其他队医都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宋子悠先一步折回医务室,不敢浪费一分一秒,飞快的跑到李可风的座位上翻看档案。

  队员们的检查档案都放在明面上,没有什么可保密的,如果李可风存心锁起来,宋子悠反而没辙。

  她很快就找到了上次的体检报告,一个个翻看着名字。

  直到张青云的档案露出来。

  宋子悠立刻一条条查看,结果每一栏写的都是“合格”。

  奇怪,难道是她想错了,张青云什么事都没有,只是单纯的不想被她检查而已?

  宋子悠叹了口气,合上张青云的资料。

  这时,她就听到门口传来说话声。

  宋子悠一怔,飞快的放好资料,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与此同时,李可风也推门进来。

  见到宋子悠,李可风先是一愣,很快打了个招呼,就走向办公桌。

  宋子悠已经拿起一本书,装作研究的样子,实际上却在密切关注李可风的举动。

  说实话,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直觉认为,李可风进来时看到有人在屋里,那一瞬间的呆愣十分可疑。

  果然,宋子悠刚刚这么想时,就看到李可风侧过头,好像要往她这头看。

  宋子悠飞快的垂下眼睛,同时抬高手里的书。

  李可风扫了她一眼,又挪开视线,拿起桌上的档案夹,转身又走向储物柜。

  宋子悠这才不动声色的抬起眼,想看李可风在做什么,却碍于角度问题看不仔细,只能勉强从旁边药柜玻璃门的反射中看到一点模糊的影子。

  好像……李可风从储物柜里拿出了一盒东西,还用档案夹遮挡着动作,将拿喝东西塞进兜里。

  但李可风动作很快,也很轻。

  宋子悠只能凭借一点模糊的影子,大概猜出那是一个药盒,并不能确定。

  或许,她只是眼花?

  宋子悠垂下眼睛,死死盯着书上的字,却一点都没有看进去,兀自发呆。

  ……

  直到李可风若无其事的离开医务室,宋子悠手里的书都没有放下。

  也不知过了多久,宋子悠突然扔下书本,冲出门口。

  可是,哪里还有李可风呢?

  宋子悠咬咬嘴唇,不禁叹了口气,这时就看到迎面走过来一位后勤同事。

  那后勤同事还跟宋子悠打招呼:“宋队医。”

  宋子悠只犹豫了一秒,便走上前问:“请问,你看到李队医了吗,他走得太急,有东西落下了。”

  那人说:“哦,我看到他往那边去了。”

  宋子悠眼睛一亮:“好,谢谢!”

  连宋子悠自己都说不清她为什么那样说,那样问,那一瞬间,她只是凭借直觉行事,而她的直觉在以前从没有骗过她。

  如果最终事实证明她想多了,那就当是虚惊一场。

  况且,她也没有理据证明李可风古怪的行为就一定和张青云有关呐……

  但,万一呢?

  就是因为这个“万一”和直觉,宋子悠一路朝着李可风的方向追过去了。

  ……

  来到操场的一角,她四下看了一圈,才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

  那个人背对着她往前面走,身上还穿着白大褂。

  宋子悠一愣,应该是李可风没错。

  她想追上去,却在迈开脚的刹那,看到另一道人影迎着李可风走过去。

  宋子悠脚下一顿,定睛一看,才辨认出那人是张青云。

  宋子悠飞快的向旁边挪了几步,躲在大树后。

  然后,她探出头,看到了李可风从白大褂的兜里拿出一盒东西,递给张青云。

  张青云接过了,同样塞进外套兜里。

  两人的动作很快,也很自然。

  但奇怪的是,如果是需要找李可风拿药,只要登记一下就可以了,犯的着让李可风偷偷摸摸的把药拿出来么?

  而且那盒药不是李可风从药柜里拿的,是他的储物柜,这说明它并不是医务室的药,没有登记,应该是从外面拿进来的。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药,要掩人耳目到如此地步?

  这些问题飞快的滑过宋子悠的脑海,但她不敢多待,脚下一转就飞快地离开,生怕李可风掉头回来看到她。

  ……

  宋子悠漫无目的的往前走,一边走着一边低着头,还咬着自己的指甲。

  李可风和张青云之间有这样一层秘密,一定是张青云的身体状况有关,而且那不是小病,否则不会偷偷的避开其他人。

  眼下,她只要知道张青云拿了什么药,就会知道他得了什么病,然后借此威胁他,让他把那天在火场里的事说出来?

  这样做行得通么?

  宋子悠想到这里,脚下也越走越快。

  下一秒,她只觉得好像有一股力道用力拉了她一下。

  宋子悠还没反应过来,人就像旁边歪去,幸而拉她的人即时扶住她的肩膀,让她不至于摔倒。

  宋子悠惊呼了一声,瞬间抬头看向来人。

  然后,她就撞进一双漆黑的眸子,那人的眼底清晰的映出她的惊慌。

  待看清来人,宋子悠立刻向后退了一步。

  是陆纬。

  宋子悠吸了口气,第一句话就是:“我走的好好的,你为什么拽我?”

  这话一出,陆纬就挑了下眉。

  然后,他向旁边看了一眼,同时示意她。

  宋子悠顺着扭头一看,愣了。

  原来前面就是个用来健身的低杠,以她的高度,和刚才的走路姿势,刚好可以一头撞上去。

  宋子悠愣了两秒,才恢复正常。

  等她再看回来时,陆纬已经转身走了,挺拔的身躯在阳光下拉出一道影子。

  ……

  中午差点撞头的小插曲很快就被宋子悠忘在脑后,后来那一下午她都在想张青云和李可风的小动作,就连医务室的其他队医跟她说话,她都有一搭没一搭的应。

  直到下午队里突然响起警铃,宋子悠才一下子从愣神中清醒。

  紧接着,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宋子悠立刻接起,听到有人喊道:“情况紧急,再来个队医!”

  宋子悠回头一看,医务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她想也没想,飞快的冲出门口,奔向操场。

  消防队员们一个个奔向装备室,装备室就连着消防车库。

  宋子悠赶到时,李可风已经在整理急救设备了。

  宋子悠跑到跟前,二话没说就和李可风一起检查。

  李可风见到她,先是一怔,仿佛想嘱咐什么,最终却只是说道:“收拾好了先上车!”

  宋子悠:“是。”

  两名队医上了救护车,消防车在前方开路,一同朝事发地点前进。

  在赶往事故现场的路上,宋子悠暂时忘记了中午的事,只专心听着现场调度员汇报情况,伤员有二,一名成年男子,一名儿童。

  原因是由于小孩在家里贪玩,将身体探出窗户,险些坠落,幸而身体被楼下住户的护栏卡住,悬在半空。

  楼下住户不在家,小孩的父亲出于担心,等不及消防队或是救援队赶到,便自己探出窗户,试图将孩子捞上来。

  结果,小孩没有救成,小孩的父亲却失足坠到楼下,在接触地面的前一刻,被楼下车棚挡了一下,令他不至于粉身碎骨。

  只是这样一来,男人的身体也卡在车棚顶上。

  这样的情况,基本可以判定,消防队需要分两拨人手行动,一拨人需要从小孩家的窗户探出,用绳索固定好安全装置,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将小孩救下,而另一拨人需要将小孩的父亲从车棚上救下来。

  ……

  幸而从消防队到事故现场的路途不远,车子一停稳,队员们迅速下车。

  陆纬一声令下:“青云,你带两个人上去。”

  张青云:“是!”

  陆纬也没多废话,朝李可风招了一下手。

  李可风立刻上前,宋子悠也不敢怠慢,快步跟上两人。

  来到现场一看,宋子悠愣住了。

  小孩子那边倒还好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但小孩的父亲这边却……

  原来这个车棚顶不只是用遮雨板盖着而已,还用铁质的支架固定过,男人落下时由于重力加速度,导致车棚顶被砸出一个窟窿,同时顶部的支架也因此弯曲,断裂。

  而断裂处的尖锐部分,更是毫不留情的刺入男人的身体,至于那些铁杆是否插进男人的器官,从现场无法判定。

  陆纬和两名消防队员正在勘察车棚的情况,考虑如何将男人放下来。

  这时,李可风问宋子悠:“这种情况,宋队医怎么看?”

  宋子悠说:“不能现在就取出铁杆,必须锯断铁杆,连同男人一起送到医院,要是贸然拔出,我怕他会死在这里。”

  与此同时,勘查完现场的陆纬也走出车棚,让陈放上车拿无齿切割锯。

继续阅读:Chapter 9 第一次配合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帅逆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