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7 走呀,碰瓷去
胖红豆2020-01-14 13:434,761

  ——明天我可以帮你,到时候听我的就好。

  这句话一直在陆纬脑海中徘徊。

  是啊,明天就是林桦的婚礼,他答应会过去,也包了红包,只是没有买礼物,也不知道该买什么礼物。

  关于这件事,陆纬问过陆明,他队里的都是糙老爷们儿,问他们也是白搭。

  但陆明听到要送礼给林桦,气不打一处来,就说这种女人给她微信发个红包就够意思了,干嘛还要亲自去一趟,还要送礼?

  结果,陆纬还是不知道送什么。

  现在,宋子悠说要帮他,还让他听她的。

  有人帮忙出主意是好事,可是,帮他的人是宋子悠……

  这个女人会真的帮他?

  ……

  陆纬心里揣着这份怀疑,回到宿舍冲了澡,等他洗到一半,队员们也一身臭汗的涌进来了。

  公共浴室一下子炸开锅,大家七嘴八舌的聊大天。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问了一句:“队长,刚咱们队上的美女队医和你说的啥啊?”

  有人接道:“嗨,不就是队长要去给前任婚礼捧场,咱们宋队医人善心美,要给队长支个招儿。”

  陈放听了,说:“队长,宋队医该不会和你一起去吧?”

  方义夫说:“那感情好,有宋队医撑场子,就把新娘子比下去了,让她知道知道,咱们队长不愁找。”

  听到这里,陆纬一愣。

  宋子悠跟他一块儿去?

  他完全没往这个方向想,她不会真有这个意思吧?

  这时,张青云说:“陆队,这样也好。其实我们也想出几个人陪你去,又怕大家尴尬,不陪你去,你一个人我们也不放心……”

  陆纬看向隔壁间的张青云:“有什么不放心的。”

  陈放嘴上没把门的,说:“这要是之前,我们也放心,这不是最近你的身体……”

  只是说到一半,陈放就把嘴捂住了。

  队员们也一起沉默了,好几个人瞪了过去,顿时只能听到哗哗流水声。

  这几天,陆纬去医院检查的事,大家一直没提,林桦的婚礼过后,陆纬就要去医院取验血报告了。

  这期间他是什么样的心情,虽然嘴上没说,脸上也没露出来,可是队员们将心比心,想想要是搁在自己身上,心里肯定不好受。

  前任大喜,要花钱,要出面,要送礼。

  自己又是个什么情况呢,刚去医院验过HIV病毒,结果不明。

  这种时候,谁还有心情去吃婚宴啊?

  就是陆队人好,有度量,答应人家的事不好意思推脱,何况是跟过他一年多的女朋友。

  哎……

  陆纬自然也明白大家的心意,所以也没往心里去,只是笑笑,说:“行了,我知道,就是去见一见,没什么大不了,见完这一面,以后就不用再见了。”

  陆纬表态了,大家也松了口气,气氛又缓和了。

  陈放又开始多嘴了:“那可不一定,万一哪个女人蹬鼻子上脸,满月酒也请你呢,还让孩子问你叫干爹可咋办?”

  就听“啪”的一声,陈放哀嚎一声。

  方义夫一巴掌拍在他后背上,生疼啊!

  陈放问:“你打我干嘛!”

  方义夫说:“你快呸几声,乌鸦嘴!”

  陈放这才后知后觉,立刻呸了几声。

  这时,陆纬关上水,笑着走出淋浴间,说:“你们慢慢洗,我先回去。”

  陆纬前脚走,后脚浴室里就炸开锅,大家都在抨击陈放,还有好几个人拿肥皂扔他。

  ……

  陆纬穿好衣服,听着里面的动静,只是扯着唇角笑了笑,甩了甩擦的半干的头发,直接往宿舍走。

  回到宿舍里,陆纬的手机进来几条微信,都是陆明发来的。

  “哥,要不明天我跟你去吧?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哥,我和宝宝都想你了,你什么时候来吃个饭啊?”

  陆纬回了一句:“不用了,你好好在家带孩子。”

  陆纬去医院检查的事,暂时还没有和家里人说,要不然就陆明这个脾气准得炸毛。

  陆明又问:“最近队里忙不忙?我那天在新闻上看到你们了,虽然镜头就是一闪而过,但我好像看到一个消防员扛着伤者到担架上,那是你吧,哥?”

  就这样,陆明又拉着陆纬聊了好一会儿,到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又把话题拐到林桦的婚礼上。

  “哥,关于参加前任婚礼这种事,我那天还和一个女朋友聊了呢,她的意思就是——林桦当初告诉你她有别的追求者,想看你有没有什么表示,结果你什么都没表示,还祝福她,林桦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如今找到幸福了,就要把你叫过去,让你亲眼看看你失去了多好的女人。这就是一种女人的报复心理。”

  陆纬原本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陆明,直到看到这段话,注意力集中了。

  他不由得轻笑一声:“没你说的这么严重。”

  陆明:“怎么没有?我觉得我这个女朋友分析得挺到位的,比我想的还全面呢!那个林桦还说要介绍单身的女朋友给你认识,其实也不是真心地,就是想证明一下,她没能拿下你,其他女人也不能,这样她心里才平衡!”

  陆纬挑挑眉:“这又是你那个女朋友说的?”

  陆明:“是啊,厉害吧!”

  陆纬叹了口气,安静了两秒,才打了这样一行字:“这种朋友以后离远点,少结交,会带坏你。”

  ……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

  陆纬大清早就醒了,洗漱完毕就下楼去食堂吃早餐。

  吃一份早餐最多半个小时,陆纬吃完了转念一想,又到窗口多买了一份,拿着回了宿舍楼。

  陆纬在一楼的传达室前站定,让传达室的大爷叫楼上的宋子悠下来,就说有人找。

  老大爷一个电话就打上去了,很快宋子悠就接了,但宋子悠刚睡醒,脑子还是懵的,也没问,就迷迷瞪瞪的披着外套下楼了。

  宋子悠的头发蓬乱着,眼睛刚扒开一道缝,脚上还踩着拖鞋,下到二楼的时候,一楼就能听到那“吧嗒吧嗒”的声音。

  直到宋子悠来到一楼,抬眼一看,愣住了。

  陆纬就站在传达室前,一身的神清气爽,正瞅着她。

  宋子悠下意识撩高外套的领子,挡住半张脸,往前走了几步问:“不是你找我吧?”

  陆纬扯扯唇角,还是第一次看到宋子悠这么的“邋遢”,哪还有平日的盛气凌人呢?

  他抬起一条手臂,手指上勾着装早餐的塑料袋,说:“给你买的早餐,我待会儿就准备出发,你现在可以把要做的准备告诉我了。”

  宋子悠小心翼翼的接过,依然遮遮掩掩的:“这是谢礼?”

  陆纬:“只是顺便多买一份。”

  宋子悠“哦”了一声,说:“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要准备什么,而且你这么早去也不像话,哪有参加前任婚礼这么积极主动的,当然是要等开宴前半个小时再到才行啊。”

  陆纬皱皱眉头:“那不会太晚么?”

  宋子悠振振有词道:“就算你不到,人家的婚宴还是会如期举行,所以无论你早到,晚到,都不会影响人家,你没这么重要。而且这件事能代表的只是你的态度,你早去了,人家有想法,你坐在那里也尴尬,你晚去了,人家又有想法,你迟到了也会尴尬,所以就听我的。”

  陆纬这回没说话,他的眉头依然皱着。

  这在他看来只是一场婚宴,他是去送祝福的,送完了就算完事了,这辈子也不会再联系了。

  可是怎么到了宋子悠这里,就突然多了这么多讲究?

  宋子悠这时接着说:“好了,我先上去把早饭吃了,咱们一个半小时后在这里见,到时候我再告诉你准备的事,行吗?”

  陆纬想了一秒,点了下头:“好。”

  宋子悠转身要走,又有点不放心的转回来,说:“一言为定啊,你可不要先去了。”

  话落,宋子悠就又“吧嗒吧嗒”的上楼了。

  陆纬瞅着那背影,低笑出声。

  ……

  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这段时间里,陆纬很悠闲,没事找事做,他不能去锻炼,会出汗,出了汗又要洗澡,换衣服,那会来不及。

  可是躺在床上看书也不是办法,关键是他根本看不进去。

  陆纬打开电话,在网上搜索参加前任婚礼的准备,看到的都是网友们歇斯底里的控诉,还有好多出馊主意的,说要带花圈去。

  同一时间,宋子悠快速洗了个澡,把头发吹干,让中长的齐肩发披散在肩上,做了块面膜。

  陆纬拿起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宋子悠:“我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

  宋子悠揭开面膜,回道:“就你平时穿的休闲装,不用太正式,牛仔裤,体恤衫,干干净净的就行了。”

  陆纬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那就不用换了。

  宋子悠已经擦干了脸,拍上护肤品,开始给自己上淡妆。

  陆纬又问:“那我要不要去超市买个礼品盒?”

  宋子悠又在百忙之中回道:“请问陆队今年多大了?过四十岁了吗?”

  陆纬一怔,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他像是过了四十的?

  宋子悠这时又回道:“送大礼盒是中年人才干的事,请不要这么老土,谢谢。”

  陆纬看着这句话,被气乐了。

  等宋子悠用挂烫机将昨天从家里拿出来的长裙熨好,换上,又踩上一双中跟的凉鞋,对着镜子反复检查,很好,一切都很完美。

  宋子悠拎起白色的单肩包,又在唇上补了个唇彩,然后拿起手机,问陆纬:“我好了,楼下见?”

  陆纬:“好。”

  ……

  宋子悠微笑着出了门,一路走下楼。

  和上次一样,陆纬站在一楼,很快就听到鞋跟的“咔咔”声。

  他转过身,抬眼看去,就见到穿着一袭长裙的宋子悠走下楼梯。

  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从容自信的来到陆纬面前,站定。

  “走吧。”

  宋子悠话落,就越过陆纬。

  陆纬一顿,好像明白了什么。

  他跟上去,问道:“你该不是要跟我一起去吧?”

  宋子悠看着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男人,抬起一手遮着太阳:“不然我为什么要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准备啊?怎么样,我这样打扮不给你丢人吧,陆队。”

  陆纬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议:“你要陪我去参加前任的婚礼?”

  宋子悠:“我说了,这是感谢你那天帮我解围的回报。放心,这种场合我知道怎么应付,你只要听我的就好了。其他时候,只要我没有指示,你就沉默。”

  陆纬这才说道:“我还以为你说的准备,是准备礼物。”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操场。

  宋子悠说:“我这么一个大活人,难道不比你去超市买的大礼盒有存在感吗,对前任最好的礼物,就是让她死心,让自己放心。只有她死心了,你放心了,以后你们才能老死不相往来。你以为,只要你说几句话,她就真能死心吗,一个闹不好,她会脑补很多东西出来,她会觉得你就是嘴硬,心里不是那么想的。与其如此,还不如带个颜值更高的女人过去,笑着把祝福送上,其他的什么都不用说了,这样的碰瓷才是最高级的。”

  听到这里,陆纬站住脚,眼里划过惊讶:“你们女人的心思都这么复杂?我不是去碰瓷的。”

  宋子悠也站住了,侧头看他:“你不是,可你的前任是啊,不然她邀请你干什么呢,各自安好不好吗,为什么非要‘你不好才是晴天’?女人的心思啊,只有复杂和更复杂之分,陆队,你到现在还是单身,不是没有道理的。”

  陆纬扯扯唇角,漆黑的眸子里滑过讥诮。

  宋子悠一时不解。

  下一秒,就听到他说:“你也是单身,会不会也是因为你想得太复杂?”

  宋子悠冷笑出声,果然,和这个男人不能聊天,说不到几句就生气。

  宋子悠:“不好意思陆队,你是因为不了解女人而被迫单身,而我是因为太了解男人而自愿单身,我和你有本质的不同。”

  ——不了解女人?

  好,这一点他承认。

  可是……

  ——太了解男人?

  陆纬拧起眉头,说:“太了解男人?是不是上次那个开着小跑来队上大放厥词的男人?如果你了解的男人都是那种类型,你选择单身我就能理解了。”

  宋子悠横了他一眼,咬了咬牙才说:“我不是不知道怎么拒绝他,但我不能。”

  陆纬:“你被抓到把柄了?”

  宋子悠:“是有求于人,你不会懂的。”

  陆纬嗤笑一声,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抬脚往前走。

  宋子悠也懒得跟他解释这么多,拿出手机问:“婚宴地址在哪儿,我叫车。”

  这话刚落,就听“滴滴”两声。

  宋子悠愣住了,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辆黑色的越野车车灯亮了,而陆纬手里正拿着电子锁。

  他侧过身,看向宋子悠。

  宋子悠:“原来你有车,那你怎么不早说?”

  陆纬一言未发。

  等两人上了车,宋子悠系好安全带,又道:“还好,你不是打算开消防车去,那就轰动了。”

继续阅读:Chapter 18 做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帅逆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