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3 善后
胖红豆2020-01-14 13:393,122

  将被铁杆插进身体,又经历休克的伤者送到医院后,宋子悠和李可风也很快回到队里。

  宋子悠跳下救护车,面无表情的往医务室走。

  李可风就走在旁边,还突然说了这样一句:“对了,刚才陆队受伤了,你注意到了吗?”

  宋子悠一顿,看向李可风,眼里的诧异一闪而过。

  李可风见状,笑道:“除了关怀伤者,紧急救援之外,咱们身为队医还要时刻注意队上的消防员的身体状况,这些消防员的身体就是他们救助他人的本钱,决不能疏忽大意。这也是咱们身为队医的第一职责。”

  宋子悠皱了下眉头,又点了下头。

  陆纬受伤了?

  她刚才完全没有注意。

  ……

  直到两人走进医务室,看到里面病床方向有一扇帘子拉起来了,帘子里还传来说话声。

  “陆队,你这伤怎么弄的?”

  宋子悠和李可风对看了一眼,一起走上前。

  李可风说:“来,我看看伤得严不严重?”

  这话刚落,宋子悠也来到跟前。

  只见陆纬坐在病床上,身上已经换上了轻便的队服,不再是今天出任务那身消防衣,他肩膀和手臂都有擦伤的痕迹,尤属后面肩胛骨那道最严重,皮肉都翻了起来,血早已干涸,结成痂。

  宋子悠光是看,就已经皱起眉,非常不能认同。

  等宋子悠收回目光时,恰好对上陆纬的面容,坚毅,刚硬,没眉头都没皱一下,他只是看着李可风,淡淡的交代当时的情况。

  “那个车棚里太狭窄,穿着消防衣无法救人,只能先脱掉。”

  李可风仔细检查了伤口,问:“这些伤口是铁杆划伤的?”

  陆纬道:“应该是。”

  李可风拿出药水和缝合工具,说:“肩胛骨这道有点深,要缝针,这几天都不能沾水,也不能做剧烈的训练,还要打一针破伤风。”

  隔了一秒,李可风又道:“宋医生,你来打。”

  宋子悠没什么表情,接到命令就去那破伤风针,她的动作很干净利落,很快就准备好针管,戴上医疗手套。

  宋子悠将陆纬的袖子推高,给他在上臂系上粗皮筋,又用手拍打着他的手臂,嘴里说着:“放松。”

  可陆纬的手臂却绷的很紧。

  宋子悠一顿,抬眼对上他的目光。

  那双眸子漆黑深邃,里面还写着复杂的情绪,好像正在跟谁较劲儿。

  宋子悠只愣了一秒,就明白了,口吻也有些讥诮:“陆队这么大人了,还怕打针?”

  李可风正在用究竟给陆纬背后的伤口消毒,这时说:“哦对了,陆队有点晕针,宋医生,你不要这么直接,先给他点时间。”

  宋子悠挑挑眉,又看向陆纬:“陆队,你把头转开,我打针很轻的,你不会有任何感觉,等我数到三,你再转过来,针就打完了,好么?”

  这番话明显是耐着性子说的,而且像是一个大人正在哄骗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

  非但陆纬听出来了,连李可风也听出来了。

  陆纬瞬间绷起脸,把头转开。

  李可风抿嘴笑了。

  宋子悠又看了陆纬一眼,看到那绷紧的颈部线条,纠结的肌肉,他的每一块骨头都是刚硬的,还有些性感。

  宋子悠收回视线,又拍了那条粗壮的手臂几下,等他终于放松下来,便将针扎进血管。

  陆纬没吭声,但是扎入的那一瞬间,他的身体僵硬了,喉结还滚动了一下。

  宋子悠冷哼一声,开始漫不经心的数着:“一。”

  陆纬闭上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宋子悠推着针筒:“二。”

  陆纬纹丝不动。

  宋子悠将针管拔出,同时将棉签压在伤口上,说:“三,自己压着伤口。”

  陆纬转过头,一手压住针孔上的棉签,面色很沉,目光如注,定定的看向宋子悠。

  宋子悠收拾好几件医疗废物,转而又折回到跟前,见陆纬看着自己,便问:“怎么,打完了还在晕?”

  宋子悠是明知故问。

  陆纬仿佛又吸了一口气,声音很低,也很讥讽:“宋队医对自己的医术很自信。”

  宋子悠扫了一眼李可风正在缝的针,说:“还好,只是有自知之明而已。”

  陆纬从鼻子里发出一个音,嘲弄极了。

  “盲目自信不是好事。宋队医刚才说你打针很轻,我不会有任何感觉。不好意思,这话言过其实了。”

  宋子悠冷笑一声:“怎么,打疼陆队了?”

  这话问的轻慢。

  两人仿佛又要开始一场唇枪舌战,这样剑拔弩张的氛围连李可风都感到紧张,拿针的手也不禁一抖。

  幸好后背伤口处已经涂了麻药,陆纬也看不到背后的针。

  陆纬这时说:“我只是把我的感受反馈给宋队医,希望你以后能对自己的医术有一个清晰客观的认识。”

  隔了一秒,宋子悠回道:“谢谢陆队的反馈。作为队医,我也想提醒陆队一句,消防员救人的第一前提,是珍惜自己的生命,是学会自保。像你今天这样脱掉消防服的行为,绝对是给其它消防队员的错误示范,要是陆队没有把自己的身体当做钢铁人一样使用,现在你也不会坐在这里让李队医帮你处理伤口,自然也不会体会到我打针的技术是不是言过其实。”

  宋子悠就是这样的脾气,但凡她觉得占理的地方,对方要是敢说一句,她就能怼回去十句。

  陆纬自然是知道的。

  所以他只是扯了扯唇角,一言不发,也不动气。

  反倒是李可风,近距离亲眼目睹了两人如何针锋相对,大气提起了又放下,还真是对他医术的一种考验。

  李可风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放弃了。

  就在两人定定的看着对方,用眼神较劲儿的时候,李可风也说道:“那个,宋队医,你来帮我完成后面的缝合工作,我要去给陆队找点消炎药。”

  宋子悠应了一声,不动声色的接过那指针,开始缝合。

  李可风很快离开了医务室,最厉害嘀咕着“奇怪,那些药放在哪里了”,实际上他是觉得自己碍事儿了,找个借口先出去呆几分钟。

  屋里两人恍若未觉。

  ……

  陆纬坐着的地方,左手边墙上有一面镜子,刚好能照到这个角度,陆纬侧过头,就能看到宋子悠面无表情的在他背后缝针。

  他安静的看了一会儿,等到宋子悠差不多收尾的时候,才淡淡开口:“宋医生,我的这个伤需要几天复诊一次?”

  宋子悠没抬头,回答得也十分机械:“一周三次,换药,消毒,七天后拆线,这七天之内不要做剧烈运动,不要沾水,以免伤口感染,或是崩开。要是陆队这次再一意孤行,就是给我们这些队医又添了一次麻烦。”

  陆纬又一次安静了。

  几秒钟后,屋里响起了一声无奈的轻叹。

  宋子悠缝好伤口,抬起头,看向陆纬:“陆队叹什么气,难道我说的不对?”

  陆纬却说:“听到宋队医的训斥,我很好奇你以前在医院里是怎么和病人沟通的。如果每次复诊,都要被宋队医这样教训一顿,我相信你的病人逃脱率应该很高。”

  听到这话,宋子悠一顿,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到自己被揶揄了。

  但是陆纬的表情却很平静。

  宋子悠开始收拾针线和药水,边收拾边说:“刚好相反,我的病人挂号率是全院第一。”

  宋子悠收拾完东西,洗干净手,又折回来。

  陆纬已经站起身,那身量比她高了大半头。

  他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全院第一,应该都是男病人吧?”

  这话落下,屋里陷入短暂的沉默。

  宋子悠仰着头,看着他,半晌才反问:“陆队这是在变相的夸奖我的美貌,还是在暗示我的医术不够,只能靠颜值来凑?”

  陆纬没有回答她,只是扯了下唇角,脚下一转就往门口走。

  宋子悠的目光落在他的背影上,那款厚的肩,挺直的背,几乎要和数年前,她少女时代时见过的那个男生的身影重叠了。

  ——他把考卷放在她面前,非常冷静的提醒她,如果她继续再犯,他会告诉宋子安。

  ——他一直跟着她走出医院的牙科,一直跟着她回家,像是冤魂不散。

  ——他面无表情的坐在她的教室里,代替宋子安来听家长会。

  思及此,宋子悠飞快地闭了一下眼,再睁开时,脑海中浮现的是宋子安苍白着面容躺在病床上的模样。

  她一下子就醒了。

  陆纬已经打开门,临出门口前,撂下一句:“我会按时复诊。”

  门板关上。

  宋子悠依然立在原地。

继续阅读:Chapter 14 关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帅逆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