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5 解围
胖红豆2018-11-12 23:574,070

  第二天,陆纬是自己去的医院,做了例行检查,很快就回到队里。

  回来的时候,张青云已经带领队员们做了一轮训练,陆纬穿着一身休闲装来到操场,面带浅笑。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齐声喊道:“队长!”

  然后大家就七嘴八舌的问起来:“怎么样了,队长?”

  陆纬神色一板,说:“现在是在训练,你们的组织性纪律性呢!”

  队员们立刻立正站好。

  陆纬这时看向张青云,又道:“副队,这一个星期,这批猴崽子你可得看好了,像是刚才那样散漫的举动,我不希望再看到。”

  张青云:“是,队长!”

  陆纬训斥完了,这才缓和了表情,对大家说:“检查结果过几天才会出,大家不要紧张,也不用为我担忧,要认真对待每一次的训练,严格执行每一次任务,知道吗!”

  队员们:“是,队长!”

  ……

  陆纬很快离开了操场,转而往医疗室走。

  其实他身上的伤口不需要每天换药,一周三次即可,可陆纬眼下也没别的事可做,又想到昨天宋子悠那气呼呼的样子,思来想去还是过去一趟。

  不管怎么说,她给他试纸,也是好意。

  只是陆纬刚来到办公区的走廊,就见到不远处苗晓娟从会客室里出来,脸色很难看,嘴里还念叨着。

  “切,拽什么拽,就是仗着有钱没素质,什么人呐!”

  陆纬扬了扬眉,走近了问:“怎么了?”

  苗晓娟一看是陆纬,立刻打招呼:“哎,陆队你好,呃,从医院回来啦?”

  陆纬笑笑:“谁惹你了?”

  苗晓娟一怔,转而说:“哎,就是宋队医的一个朋友,今天来找宋队医,挺目中无人的一个男的,我把他领到会客室,他还拿我当服务生使唤,让我给他端茶送水。我忍不住就跟他呛了两句,那男的还大放厥词,说能把咱们消防队买下来!你说说,这不是脑残吗!公家财产他说买就买?后来还是宋队医来了帮我解围,让我先出来。”

  听到这里,陆纬更好奇了。

  他脑海中也忽然浮现出一辆小跑的背影。

  这时,苗晓娟又道:“可我刚才观察啊,好像宋队医也挺烦他的,也不知道她一个人对付那种混蛋,行不行。”

  谁知苗晓娟话音还没落,陆纬已经抬脚往会客室去了。

  苗晓娟一愣,喊了一声“陆队”,陆纬却没应。

  苗晓娟又在原地纠结了两秒,一跺脚,赶紧跟了上去,真怕陆纬会直接在会客室里教训那个要买下消防队的混蛋!

  ……

  会客室里,宋子悠正木着脸面对着肖绍。

  肖绍口沫横飞的跟宋子悠吹嘘着现在惠仁医院有多牛逼,又拿了几个奖,又治好了几个老总级别的病人,还有好多病人在追问宋子悠的去处。

  然后,肖绍又提到了宋子安,告诉宋子悠,宋子安最近一切都好,有他肖绍在,保准会把宋子安照顾的妥妥帖帖。

  宋子悠的眉心皱了皱,她实在听不惯肖绍那种语气,好像宋子安不是个大活人,而是她寄养在肖绍那里的猫猫狗狗。

  可宋子悠知道,自己不能发作,觉得再心烦,再恶心,都得忍着。

  肖绍是惠仁医院的小开,不能得罪他,要不然宋子安就要去公立医院和别人挤着住,不管是医疗条件还是专人照顾方面都不如惠仁。

  每一次,只要想到宋子安的情况,宋子悠就能把自己的火气压下去,她甚至告诉自己,她是可以容忍肖绍的。

  宋子悠渐渐出了神,肖绍话说到一半才发现她不在状态,喊了她的名字两声也没反应。

  肖绍嘬了一声牙花子,不喜欢被人忽视,索性就站起身,要到宋子悠跟前去刷存在感。

  谁知肖绍靠近了,宋子悠也没反应。

  肖绍刚要说话,却在近距离看到宋子悠那张精致且带着一点不驯的脸之后,怔住了。

  他咽了一下口水,将手搭在宋子悠的椅背上,低下头靠过去。

  甚至于,他还深深吸了一口气。

  真香啊!

  肖绍身上有香烟的味道,一靠近宋子悠就闻到了。

  宋子悠醒过神来,一看到肖绍的脸都要贴上来了,立刻站起身,向后退了一步。

  由于她的动作太大,连她坐的椅子都倒了。

  肖绍没占着便宜,又看到宋子悠这么大反应,不乐意了:“哎,你躲什么呀,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要是换一个人,宋子悠就直接骂人了。

  可面对肖绍,她只能忍。

  宋子悠绷紧了下巴,几乎是压着声音说的:“你突然靠这么近,吓我一跳。”

  肖绍见她这样,脸色稍有缓和,又上前两步:“吓着没有,我看看?”

  宋子悠又躲开了,还说:“对了,你今天来到底有什么事。”

  肖绍笑道:“哦,你不提醒我,我都忘了,走吧,咱们吃饭去!”

  肖绍边说边走上前,一把拉住宋子悠的手。

  宋子悠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想要抽手,但肖绍却很用力。

  她喊道:“我还在工作!”

  肖绍:“这什么破工作,我坐了这么久,连杯水都没有,不做也罢。我问你,这工作一个月给你多少钱,能比惠仁高吗,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说话间,肖绍已经把宋子悠带向门口。

  他的话也不偏不倚的,刚好被站在门外的陆纬听的一清二楚。

  ……

  肖绍要拉门,那门板却先一步开了,而且还差点打到肖绍的鼻子。

  肖绍骂了一声“靠”,再一抬眼,就见到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立在门口,他一手插着袋,一手就搭在门把上,瞅着他。

  肖绍问:“这谁啊?”

  宋子悠见状,立刻收回自己的手:“这里的大队长。”

  肖绍“哦”了一声,盯着高了自己半个头的陆纬:“是队长就这么没礼貌吗,进门之前不知道要先敲门?”

  陆纬挑了下眉,漆黑的眸子缓缓扫过宋子悠。

  宋子悠很难堪,下意识躲过他的视线。

  陆纬又看向肖绍,声音低沉:“这位先生,你的探访时间已经到了,而且在探访期间严重干扰了我们工作人员的工作,所以现在,请你离开。”

  肖绍一愣,立刻吼了起来:“靠,你特么的是谁啊,敢这么对我说,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知不知道我……”

  但肖绍还没有吼完,就被陆纬严肃的嗓音打断了:“我是谁,我是这里的队长,名叫陆纬,如果你觉得不服,可以投诉我。至于你是谁,访客名单上有记录,我会去看,等我看完了,再和队上开会商量,是否要起诉你妨碍公务。还有,消防队是为人民服务的国家单位,不是商品,也不是私家医院,不可以以个人形式进行买卖,关于你的购买需求,我们也会开会讨论,向上头打报告,再定案如何严肃处理。”

  说实话,这还是宋子悠第一次见到陆纬如此打官腔,如此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她已经听呆了。

  听呆之余,又有点啼笑皆非,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宋子悠下意识地看向陆纬。

  陆纬却没看他。

  肖绍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教训,他很快骂了起来:“你少特么的吓唬我,告诉你,老子不是被吓大的!”

  然后,肖绍对宋子悠说:“他叫陆纬是吧?他领导是谁,我要投诉!”

  陆纬目光很淡:“我就是这里的领导。”

  肖绍一愣,张开嘴又骂道:“你丫给我等着,看我不告死你!”

  只是这句话的后半句,陆纬和宋子悠都没有听到。

  只因在这个时候,队里忽然响起火警警笛,提示要出警了。

  陆纬二话不说,一把扯过宋子悠:“宋队医,还不走!你还站着干什么?”

  宋子悠一愣,低头看了眼陆纬抓在她手肘上的手。

  陆纬这样说道:“速度跟上!”

  话落,他掉头就走。

  宋子悠慢了半拍,立刻跟上去。

  肖绍在后面喊道:“子悠,你干嘛去啊!”

  宋子悠边跑边朝后面喊:“我要执行任务,你一个人吃吧!”

  肖绍在后面骂骂咧咧的:“靠,什么破工作!”

  ……

  陆纬跑的并不快,只是一路小跑,宋子悠很快就追上了,很快就跑过了陆纬,好像后面有大老虎在追她。

  宋子悠超过陆纬之后,跑出十几米才反应过来。

  她脚下一停,回头看向他。

  陆纬双手插着袋,正不紧不慢的往她的方向走。

  太阳照下来,宋子悠觉得有点晃眼,她抬起一手遮住眼睛,这才后知后觉的说:“今天好像不是我出勤。”

  陆纬已经走到跟前,淡淡落下三个字:“我知道。”

  他腿长,越过宋子悠,宋子悠转身追上去,她的两步是他的一步。

  宋子悠接着说:“你受伤了,这礼拜你也不能出勤。”

  陆纬:“我也知道。”

  两人边说话边往操场的方向走,另一头队员们已经齐刷刷上了消防车,消防车很快开出大队。

  陆纬默默注视着这一切,一言不发。

  宋子悠见状,便说:“也许不用一个礼拜,你就能出勤了,别羡慕。”

  陆纬扫了她一眼,没接这个话茬儿,转而说道:“我很好奇,以你的性格脾气,怎么会容忍那种人。”

  那种人?

  哪种人?

  哦,肖绍吗?

  一提到肖绍,宋子悠心情就很差。

  她连脸色也沉了下来:“这是我的事,你不懂。”

  陆纬侧过头,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没错,这是你的事,我的确不懂。”

  那眼神无比的讥诮,而且冰冷。

  那里面写了很多情绪,他好像在鄙视她。

  宋子悠皱起眉,刚才被肖绍弄糟的情绪再也压抑不住,恨不得一股脑发泄出来。

  宋子悠:“你刚才帮我解围,我谢谢你,但是陆队,你与其管别人的闲事,还不如多关心一下自己。”

  陆纬扯了扯唇角:“刚才的闲事,我只是顺路。”

  话落,他就抬腿走了。

  宋子悠咬了咬牙,很快走到他身边,又道:“医院去过了么?”

  陆纬:“嗯。”

  接着,又是几秒钟的沉默,气氛僵持着。

  宋子悠又一次开口:“在出报告之前,保持平常心,不要太悲观。以后再出任务,像是这种脱掉消防服去救人的低级错误,就不要再犯了。”

  宋子悠刚说到这,陆纬脚下忽然一顿。

  宋子悠也跟着站住脚,转头看他:“怎么,我说的不对?”

  陆纬没什么表情,漆黑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隔了几秒才问:“到底是我的错觉,还是说宋队医是真的在对我表示关心?”

  宋子悠一怔,瞬间有些词穷,但很快就说:“这个礼拜你也算是我的病人,医生关心病人是职责,队医关心队长是本分。有什么不对?”

  陆纬挑了下眉,还从鼻腔中发出一声冷笑:“如果是表示关心,就请宋队医拿出诚意,最起码不要让你的病人觉得,你和病人有什么深仇大恨,这样病人会更容易听进去。”

  说完这话,陆纬就走了。

  宋子悠立在原地好一会儿,瞪住他的背影。

  深仇大恨?

  对,他们就是有深仇大恨!

继续阅读:Chapter 16 我帮你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帅逆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