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章 梦 末日魔星
东旭鹰2018-09-08 18:249,002

  我与宋江目睹了人类最后国度的天灾与人祸,也亲眼见证了桑迪内斯蒂人的坚强与执着。

  虽然遭受了巨大的社会压力,虽然面临着种种不安,但他们依然顽强地生活下去,无论是从蓝区搬到灰区,还是从灰区搬到地下区,或者从地下区沦落到无家可归。

  在痛苦悲泣的场景中总能看到有人互相鼓励、互相宽慰、互相扶持。

  在地下区的一个小酒馆中,我与宋江就远远欣赏了一对情侣的简单婚礼,婚礼温馨而自然,朴素而甜蜜,每个客人都衷心表达着祝福,而这对佳人的笑容丝毫没有因为生活的折磨而减少丝毫。

  新郎我不认识,只知道他叫作张文远,而对于新娘,宋江比我更熟悉,她就是燕惜玉。

  宋江本来以为自己会大度上前祝福曾经爱过的女孩,但最终他没有这样的勇气。

  在僻静角落注视他们在宾客起哄中甜蜜亲吻,宋江默默走出了酒馆。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宽慰自己的朋友,只有悄然无声地紧随他身后。

  忽然,宋江哼唱起一首我从未听过的歌曲,悠然而令人伤感:

  “当流星将夜空分划,当眼角闪烁着泪花。

  往事如轻烟,遮掩住晚霞。

  心中还在牵挂,忘却了誓言的虚假,

  就让祝福随你出发,这是我最后的回答。

  品味着昨天的苦茶,掩饰住今日的尴尬,

  佯装出骗你的豁达,转眼已错过青春年华。

  当你拥有温馨的家,便会淡忘我的痴傻。

  但即便沧桑将我变化,孤单时我还会泪如雨下。

  登上峭壁悬崖,眺望你的幸福如画,

  独享清风拂面的潇洒,将温馨过往洗刷。

  跨上时光骏马,将面庞泪水拭擦,

  藏起淡红山楂,弹起忧伤琵琶。

  永别了,心爱的姑娘,我将远走天涯……”

  宋江唱至最后,不由哽咽失声。我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尽最大可能安慰说: “好了,老伙计,虽然你的存款泡沫了,前女友嫁人了,昭海本来说要见你,却忙得没有时间,你也找不到工作。但你也不是一无所有,你不是还有我们这些朋友吗?”

  宋江正挤出笑容,想要回报我的宽慰,却突感脚下震撼,糟糕,又地震了!

  宋江忽然转身回跑,我弄不清他要做什么,只能再度追随。

  他一路小跑,跑到酒馆前,宾客们正慌不择路纷纷逃出。

  宋江正要闯入,却戛然止步,因为新娘正在新郎保护下走出大门。

  无意中,燕惜玉与宋江四目相投,而宋江立即本能转身离开,我不得不继续飘动追赶。

  我依稀听到身后传来燕惜玉呼唤宋江的声音,但那呼喊只能让宋江越跑越快。

  不知跑了多久,宋江居然一路跑上灰区,又迫不及待寻找商店橱窗,橱窗中的电视正播报地震局最新报告,听清这次震级并不强,宋江才松了一口气。

  我:(小心谨慎)宋江,你还是爱着她?

  宋江:(摇摇头)不,我只是关心过去的一位老朋友而已。

  我:(不满)你撒谎!如果你已经不爱她,你跑什么?

  宋江:……好吧,我承认我还有些在乎她,但在乎与爱未必就是一回事。而且现实也注定我们再也没有机会在一起,别说她已经嫁人,就算她还没有找到真爱,我跟她也毕竟要走上不同的道路。好了,别说无聊的话题了,我的时间不多了。老鹰,你还没有找到回家的路吗?

  我:废话!我要是找到了,还跟你乱飘什么?我也想回家做人,才不愿意在你们这破星球上当“阿飘”呐!

  宋江:……那好,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我不知道老朋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反正在这摇摇欲坠的都市中,去哪里都是一样不安全。

  所以我也懒得多问,继续飘动在他身后,在时不时动荡几下的地面上行进着。

  我们从灰区又前往蓝区,其实楼层越高越不安全,不过人们总是寄望原有的生活不被打破,尽最大努力维持着过往的生活,直至希望彻底破灭。

  来到某处楼层,宋江把我送出电梯,指着前方说:“老朋友,我要去买些东西,你到那个区域的服务台等我。如果我回来晚了,你直接进去找你认识的人就行,这里异能人朋友很多。”

  我:(不满)干什么神神秘秘的?

  宋江:听我的就是,相信我!

  我半信半疑地向前飘了几米,又听宋江叫住我,我回头一看,宋江已进电梯,望着我说:“老鹰,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坚持下去,坚持你找到回家之路,你行的,你很棒,相信自己,相信我!”

  我一头雾水看着电梯门缓缓关闭,忽然感到莫名其妙的恐慌。我正不知所措,更琢磨不出宋江的潜台词,却无意中瞥见楼道指示牌。

  原来,我要去的区域正是玄元社总部——文化研究院,难道说宋江是让我来找昭海或者罗真,他为什么不亲自带我去?

  我脑海顿时一片混乱,隐隐感觉宋江似乎要永远离去,他究竟要干什么去?为什么如此悲壮?

  对了,那铭岳,还是日月夕的,好像说过:“那件事虽然对不起你,我还是求你一定要去做。”

  究竟是什么事情?对不起宋江什么?到底让宋江做什么?

  随着不安感愈加扩大,又隐隐发觉宋江与我的心灵感应愈加遥远,他分明是丢下了我,已经远远跑掉,这……搞什么飞机?

  周围突然混乱起来,纷纷说高层抛弃了我们,逃向宇宙了。

  不知道,这重大变故是否与宋江的不辞而别有关?

  我再也不敢犹豫,全力飘向文化研究院,而接待员恰巧就是能看到我的异能人,我迫不及待地求见昭海,巧的是昭海也恰好刚刚归来。

  我见到昭海的第一句话就是:“社长,不好了,快救救宋江!他,他,他可能要出事了!”

  昭海真不愧是老江湖,问清情况,立即通过所有关系询问宋江下落,但不知是否因为白区逃跑引发了重大混乱,不少老朋友都一时联系不上,包括杨志、林冲、柴进、鲁智深、卢俊义、燕青等等,不是在外忙碌,就是不知下落。

  好不容易,昭海才查清宋江乘上前往东平市的列车。

  昭海不敢怠慢,对高层干部迅速托付要务,便带着几名黄巾力士以及我前往首都站。

  在城际特快奔驰途中,昭海调出东平市的电子地图让我细细查看,希望我能查出什么线索。

  几分钟之后,我终于在纷杂地名中,发现了极为眼熟的三个字“蓼儿洼”。

  昭海:(询问)老鹰,为什么你觉得宋江灰区这个地方?

  我:在我家乡的那部小说里,蓼儿洼是宋江的葬身之地。也许……也许那光明教教主遗言的意思,就是让宋江去死!

  昭海:(大惊)什么?那宋江为何这么傻?铭岳让他死,他就真去死吗?

  我:……也许宋江以为这是唯一拯救世界的办法……

  昭海:(怒意拍腿)这个笨蛋,铭岳被真理社耍了,他也跟着一起上当,一百零八星已经无法拯救世界,宋江一个人什么都做不了!

  我:(惊)怎么会?难道我跟宋江都白忙活了?

  昭海:……对不起,老鹰,事实确实如此。根据茨莱·金所说,以西方古代语解开预言,只有一百零八星齐聚,才能有希望拯救末日。只要缺了一个,末日便无可挽回。不管怎么样,就算注定都要在末日中死去,我也绝不允许宋江自作主张、白白牺牲。只要最终末日一天未到,玄元社就需要他!

  我不知道,如果宋江听到他们玄元社社长如此斩钉截铁的断语,会作何感想?我也没有心思去想这些,只有默默祈祷:“宋江,别做傻事,等我们来!”

  来到东平市,我们直奔蓼儿洼,那是一片未被开发的郊外野地。面对一望无际的荒原,我几乎怀疑自己找错了地点,昭海也再三询问我是否确定无疑。

  此时,我也不禁怀疑自己的判断,可恨,宋江危在旦夕,我一旦猜错,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我焦急万分、一筹莫展之时,突然发现四周有几十人包围过来。黄巾力士急忙向四方警戒,准备为保护领袖与敌人死战。

  但是当身影由远及近、逐渐清晰,我们才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不是外人,正是寻星册上尚健在的兄弟姐妹。

  我:(恼怒)我一口盐汽水喷死你们,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你们这是干什么?组团儿吓人呐!我说这各地都忙得要死,你们来这儿荒郊野外干什么?

  李逵:喂,你个臭肥鹰,许你跟昭海来郊游,就不许我们来啊?

  我:你……说话归说话,(媚笑)请不要把我的两个优点连起来说,国家机密的说!

  吴用:哈哈哈,好了,别开玩笑了,我们都是听到某种召唤而来的。

  昭海:召唤?什么意思?谁召唤的你们?

  卢俊义:我们不知道是谁召唤,只是分散在各地同时听到,无论在做什么,我们都不得不来,简直是身不由己。

  昭海:这么奇怪?对了,莱伊·逊尔、恩特·斯德、瑞文·法勒、赤尔·萨瓦,你们都是白区住户,也是因此来到这里的吗?难道你们没有跟着他们一起走?

  恩特:社长,我也是玄元社的一员,怎么可能舍弃人民独自离去。至于我父亲……我已经亲手为他最后做了一次饭,他吃得很开心、很满意,而作为儿子,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他的路,注定要跟蘑菇伞飞往太空,而我的路,始终是和玄元社在一起。

  莱伊:我们安保局以局长为首,大部分人都选择了留下。我们要保卫的是人民,舍弃了人民,也就没有了国家,我们安保局便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所以我和我的弟弟、弟媳,还有查沃叔侄,选择了留下与人民共度患难!

  瑞文:呵呵,虽然我与是真理社成员,但并不表示我认同他们所做的一切。我与葛根·列斯、茨隆·西邦都选择了安保局的责任,我们并没有背叛真理社,而是要代表真理社残存的良心,与人民同生共死!

  赤尔:哈哈,没错,我也这么想,不能让人民把我们真理社都看成孬种!本来是要死得轰轰烈烈,给那些逃到天上的胆小鬼看,让他们知道谁才配做真正的真理社信徒,但听到那古怪的召唤,我就不由自主地来到了这里!

  昭海:奇怪……难道说宋江也是……

  花荣:对了,宋江呢?没有跟你们在一起吗?

  我正要告诉他们宋江失踪的前因后果,忽然附近一团丛木猛地迅速移动,一束耀眼光亮从地洞中射出,略显奇特与神秘,将我们都吸引了过去。眼前出现的居然是一条通往下方的台阶。

  我们面面相觑,但无论是见多识广的卢俊义、还是万人尊重的昭海,无论是性急如火的李逵,还是万(wan)里(li)迢(tiao)迢来自地球的我,最终都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先后沿着台阶往那充满奥秘的地洞内走去。

  当我们置身其中,看清周围景象,个个为之震惊。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脚下巨大的圆盘,从圆心到圆周遍布上百光点,而那耀眼光芒,却是来自圆心处的光柱,光柱中依稀有人悬浮其中。

  光柱上还隐现文字,居然还是我电脑字库中的宋体字。我细细辨认,那竖行字写的居然是“天魁星呼保义宋江”。

  昭海:(大惊)宋江,你怎么在这里,你在这里干什么?你快下来!

  在昭海的提醒下,我们才注意到,原来那光柱中的正是宋江。而宋江像是在梦中被惊醒,猛地睁开双眼愕然惊问:“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快走,这里有我就够!”

  李逵:(不满)喂,宋江,你玩儿什么呐?什么有你就够!我们也不是冲你来的,好像是什么人呼唤我们来的,难道不是你?

  宋江:(急)怎么会是我?这里是死地,你们不应该来的,快走快走!

  卢俊义:既然是死地,你怎么会在这里?这圆盘、光柱,都是什么东西?

  林冲:奇怪,呼唤我的好像是那个东西。

  林冲边说边走,来到一个亮点上,他刚站稳脚步,忽然一道光柱将他包围,他也像宋江那样浮在半空,随后一道竖行宋体字浮现柱表:“天雄星豹子头林冲。”

  昭海:(问我)老鹰,在你家乡的小说里,有这个圆盘,有这些光柱吗? 什么天魁星、天雄星、呼保义都是什么意思?

  在昭海问我几句话的短短时刻,寻星册上的朋友们都迅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光柱接二连三冲地而起,我无暇回答昭海,又认真辨认光柱上的文字。

  那些文字并非都和主人姓名一致,比如卢家帮伙计卡瑞·朱尔斯,属于他的宋体字是“地囚星旱地忽律朱贵”。

  又如安保局真理社特工瑞文·法勒,他的专属称号是“地默星混世魔王樊瑞”。

  我终于明白了,兴奋大喊:“我没有猜错,我没有猜错。昭海,他们就是我家乡小说《水浒传》中的一百零八将映射体。这些称谓都是来自那本小说提及的天碑,每个人都与某颗星星对应。”

  昭海:(由疑惑转喜悦)你是说,他们真的是预言中提到的一百零八魔星?那么我们的人民有救了,我们的星球有救了!

  宋江:没有用的!昭海社长,带他们走,我一个人留下就够了。

  吴用:宋江,你这是什么意思?

  戴宗:怎么,宋江你一个人想留下做英雄?太不仗义了!

  宋江:吴用、戴宗,你们懂什么?做英雄就是送上自己的命和异能能量。这是唯一让星球核心重新冷却、停止爆裂的方法!

  昭海:(愕然)你说什么?

  不止是昭海,在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斯恩·逊尔(孙新):(对凤秀云)秀云,这里有我就够,你走吧!

  凤秀云(顾大嫂):说什么傻话,还记得你对我生死与共的誓言吗?现在你想反悔?我不干!

  斯恩:……

  张青:(对孙钰)分社长,你走……

  孙钰(孙二娘):(怒)少废话,我是分社长,你要听我的,你走我留下。……走啊!还在这里磨蹭什么?

  张青:那个……我腿抽筋了,走不动了,还是你走吧!

  孙钰:你……成心的吧!

  张青:反正我就是走不动了,你随便吧!

  孙钰:……

  约克·查沃(邹渊):特瑟,我已经老了,没用了,我代表查沃家族留在这里就行!

  特瑟·查沃(邹润):行了,叔叔,我已经不小了,让我自己来做决定吧!

  几乎所有人都在劝说自己的亲朋好友离开,但始终没有一个人肯走出光柱。

  宋江:(焦急大吼)你们都不用留下,一百零八星只有全部在这里,才能彻底冷却星球核心,如果凑不齐,那么只有用我的命,去延续星球生命三个月,你们在这里只是白白牺牲。都走吧,我无牵无挂,光棍一个,生无所恋,我留下!

  昭海:(大怒)宋江你胡说什么?什么叫无牵无挂,什么叫光棍一个?这里每一个人都是你的朋友!我们玄元社重建赤魂国还需要你的力量!我以玄元社社长,和过(guo)渡(du)政府临时总统的身份,命令你们全部离开,你们任何一个人牺牲在这里,都是毫无意义的!茨莱·金临走时告诉我,用西方古代语解释预言,只有一百零八星凑齐,才能拯救末日,只要缺一个,就连拖延末日都做不到!

  宋江:(疑惑)可是铭岳前辈说……

  昭海:他是听了狼皇的话,而狼皇的情报则是真理社给的假情报!(语气缓和)宋江,还有各位,别傻了,这个星盘对我们已经没用了,我们需要另外寻找拯救末日的方法,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李逵:(嘟囔)可是……我们还有别的办法吗?

  听了李逵的话,我们一时无语,突然脚底下骤然震感爆发,除了光柱中的各位魔星,我和昭海这几个人顿时东倒西歪、站立不稳。看起来震级已经加剧,只怕毁灭性地震即将全面爆发,星球末日已经无可挽回。

  难道说,这段时日我与宋江的努力,终究付诸流水,而我,也即将与这远离故乡的星球共同消逝于宇宙之中?

  不知道,在地球中国的网络文学史上,会不会又多了一名在夜晚过劳死的网络写手?

  不知道,我曾经写过的诗词、散文、政论文是否将来也会有人细细阅读?

  不知道会不会在我死后,某些我生前可望不可及的大人物也会感慨未能及时发现一个难得的人才,而为此后悔不已?

  我正在胡思乱想,脚步蹒跚的昭海突然问我:“怎么这里有你的同胞?”

  我完全不懂他在说什么,但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见地洞入口处接连不断出现与我相似的幽波状生物。

  我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却听到光柱中的阮小七惊喜呼唤:“大哥、二哥!你们,你们复活了?”

  果然,那迎头走来就是在族谱中排行第二的阮小二、排行第五的阮小五,他们不是已经牺牲了吗?怎么,怎么,怎么也变成幽子了?

  地洞中的惊喜声此起彼伏,因为那些貌似我同胞的来客,都是牺牲的魔星中人,本以为阴阳相隔的好友居然再度重聚一堂,让不少人喜极而泣。

  最后一声略带哭腔的呼喊不是来自地洞中,而是来自最后进洞者,她就是英琼。

  后来我才得知,她无意中发现了幽子状的张清,便匆匆跟踪而来。

  已到光点的张清回望英琼,也是百感交集,却身形未动,而扑向张清的英琼,被骤起光柱隔离其外。

  英琼:(哭)张清,出来,不要再离开我,不要再离开我!

  张清:……对不起,英琼,我只是来这里尽我最后一份力。

  英琼:尽力?尽什么力?

  宋江:(眼中含泪)各位兄弟姐妹,谢谢你们来到这里,看来末日可以解救了,但我们将要永远离开了!

  英琼:(惊吼)什么?宋江你胡说什么?

  地洞中立时安静下来,宋江满怀愧意地抱歉:“对不起,英琼,星球毁灭近在眉睫,需要我们一百零八人将生命与异能能量注入星球核心,只有这样人民才能得救,世界才能得救!

  英琼:不!!我不管什么人民,不管什么世界,我只要张清,我只要张清!

  张清:英琼,冷静下来!如果世界没有了,人民没有了,我们还会存在吗?

  英琼:那……那你就忍心扔下我孤零零一个人,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为什么?!

  张清:……对不起,英琼,要救大家,我们就必须牺牲……

  英琼:可是你已经牺牲一次了,为什么还要牺牲第二次!

  张清:因为我是张清,这是我选择的信仰、我选择的命运!

  英琼:(摇头)信仰,命运?你为了它们就不管我。好,你要牺牲是吗?我跟你一起牺牲!

  英琼说着,拔出一把匕首就要自尽,而我与昭海他们根本来不及阻止。幸好,张清眼疾手快,一个光团及时将匕首弹开。

  英琼:(怒)张清,你什么意思?

  张清:英琼,今天过后,整个世界都会迎来一个崭新的、没有蘑菇楼的美好未来。这个未来是我一直所盼望的,所希望真正守护的,但我已经看不到了,守护不了了!英琼,请用你的力量代替我去守护这个世界、守护这个未来,好吗?

  董平:是啊,英琼,这不仅仅是张清的愿望,也是我们共同的愿望啊!

  众魔星立时齐声嘱托,其实他们不仅仅是嘱托英琼,更是在嘱托昭海。

  英琼大吼一声,哭泣跑出,昭海赶紧让黄巾力士们跟去,防止英琼再做傻事。

  昭海:……各位,你们还有什么心愿需要我完成吗?

  林冲:社长,我的妻子有孩子了……

  昭海:放心,我一定会安排好他们的未来,将来让新政府重用你的孩子,让他继承你的遗志……

  林冲:不,社长,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不要特意照顾他。但是如果他将来确实德才兼备,不要因为我这个亡故的父亲不是当时的高官,而为了照顾那些官二代,去刻意压制他。如果他并非德才兼备,更不要因为他的父亲是我,而刻意提拔,反而压制了其他德才俱佳的栋梁之才、堵塞了祖国人才的前途!假如我们玄元社打造一个公平、正义、进取的社会,他就不必依靠任何关系,只要凭借自己的努力就可以得到社会的认可。所以,社长,希望您能统领玄元社实现我们的理想,我们的牺牲才会真正无怨无悔!

  宋江:没错!社长,今生的我们经历了太多挫折与不公,我们并不遗憾没有居高位、做高官、发大财,只是遗憾未能在生前找到机会将全部力量奉献给我们的祖国、我们的人民、我们的信仰!请不要让我们信仰的后继者再有这样的遗憾,请不要让我们的坚持再受到人民无端的质疑。社长,还望您牢记,人尽其才、才尽其用、进取创新、公平正义,方是大和谐,方成大盛世!

  昭海:(含泪)我会记住的,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卢俊义:阿熊,不,老鹰!

  我:(伤心)卢帮主,你终于叫我老鹰了!

  卢俊义:是啊,虽然你胖了点,又确实没什么本事,但能跟着宋江奋战至今,也算是翱翔不息的雄鹰,当然,如果能回到你的故乡,再度成人,还是减减肥吧!

  我:(抹眼泪)放心,我会的!

  卢俊义:哈哈哈,我是开玩笑的。其实我要谢谢你,作为一个外星人,你为了我们的星球受苦了,受累了,没有你,我们也未必能聚在一起。我知道你也有太多不开心的事,但打起精神来,无论在宇宙中的任何地方,黑暗终将褪去,光明必然来到!你是雄鹰,终有飞翔之日,我看好你!

  我:(哭)卢帮主,谢谢,谢谢!

  我跟昭海还想说什么,忽然地面颤动更加猛烈,一股能量将我与昭海推到星盘之外。一百零八道光柱渐渐融为一体,化作巨大光罩。

  我这时听到李逵又嚷嚷起来:“嘿,我心中为什么莫名其妙有段话想说?”

  武松:哈哈,我也是啊!

  史进:真巧,我也一样!

  吴用:会不会我们想说的是同样的一段话啊?

  宋江:那就让我们一起说说试试,我数到“三”,大家一起说。

  随着宋江数数完毕,光罩内传出震耳合音:

  “我等昔分异地,今聚一堂;准星辰为弟兄,指天地作父母。

  一百八人,人无同面,面面峥嵘;一百八人,人合一心,心心皎洁。

  乐必同乐,忧必同忧;生不同生,死必同死。

  既列名于天上,无贻笑于人间。

  一日之声气既孚。终身之肝胆无二。

  倘有存心不仁,削绝大义,外是内非,有始无终者,天昭其上,鬼阚其旁;

  刀剑斩其身,雷霆灭其迹;永远沈於地狱,万世不得人身!

  报应分明,神天共察!

  但愿生生相会,世世相逢,永无间阻,有如今日!”

  说到这里,光罩化为光束,瞬间钻入地下。震撼的大地随之渐渐平静,而刚才站满一百零八人的星盘此刻寂静无人。

  星盘外的我们望着眼前空荡荡的情景,忍不住泪如雨下……

  一个月后,赤魂旗升起在桑迪内斯蒂的每座城市,赤魂国正式复国。但在这个新赤魂国里,无论是玄元社、真理社还是其他政治社团,重新制定了秩序,玄元社的信仰得到了认同,而其他信仰也得到了尊重。

  在玄元社主导下,崭新政府以及社会主导体系成立起来,人民通过有力体系监督玄元社,而玄元社代表人民决策方向、主导社会、监督政府、统领军队与司法力量、建立各个领域的专业服务体系,致力于社会综合发展。

  为恢复国力,各方党派民众群策群力,开启了国家建设新篇章,就连英琼都加入了玄元社,并成为安保局的高级特工,她与彭举、梁臣,如今都是局长基米尔•罗维奇的得力助手。

  远征地球的白区精英们再也没有传来任何消息,虽然我不知故乡安危如何,但我确信地球在任何时代都不缺足以识破侵略者阴谋,并可以与侵略者周旋到底直至将他们全部击溃的人民与英雄。

  某日浩瀚夜空下,还未找到归家之路的我,与昭海俯瞰着打破四区、重归宁静的首都。

  我:(伤感)终于都结束了,浑吐蒙再次来签订和约,赤魂国也百废俱兴、百花齐放。可惜,宋江他们这一百零八星都不在了!

  昭海:(微笑)谁说他们不在了?

  我:(惊)难道,难道他们还活着,他们在哪里?

  昭海:(手指前方)仔细看看你眼前的城市,每一寸土地、每一缕灯光、每一位信仰坚定的进取者,他们都是“一百零八星”……

  (全书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