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意难违
娱乐八卦2018-09-04 20:052,358

  老武惨然道:“你跟人打听我的消息,能瞒得过我吗?再加上你那张脸,我早就对你起了疑心。可试探了几次后,很多你应该知道的事情你都不知道,我又怀疑是不是我多心了。直到刚才那刻,我才真正确认你的身份。”

  张文龙冷笑道:“你都怀疑我的身份了,怎么还敢单独跟我留在山上,不怕我杀了你吗?”

  “我欠张大哥一条命,如果你真是他儿子,真要杀我报仇,我就把这条命还了张大哥吧。”老武抓起酒坛一通狂饮,抹抹嘴说,“整天这么内疚地活着,跟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张文龙一把揪住老武的衣领,喝道:“别说得那么好听,我不信,既然我爸不是你故意杀的,为什么你不说实话?”

  “我不能说实话,我堂堂一个大把头,人家救了我,我却怕死不敢救人家,一旦被人知道,我哪还有脸做人?就连麻杆他们骂我狼心狗肺杀了张大哥,我都不愿意辩解,因为我真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张大哥啊。”

  张文龙狠狠一推,将老武推倒在铺上,问:“那支四品叶是怎么回事?”

  “张大哥以前说过,说你从小身体就弱,所以我求东家帮忙把棒槌带去给你,还特意让送信的人说这是你爹的遗物。”老武眼里射出兴奋之色说,“你现在这么壮,是因为吃了那支参的缘故吗?”

  文龙终于明白,自己之所以有强健的身体,能千里迢迢来到关外寻仇,竟然是拜仇人所赐。他相信老武没有撒谎,也就是说,父亲虽然因老武而死,但老武并非杀父仇人,这仇自然也就不用报了。

  张文龙感到一阵茫然后,颓然跌坐在铺上。六年来的目标一下子消失了,他突然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就在他跟老武大眼瞪小眼之际,突然间“咔嚓”一声巨响,木刻楞的一角突然崩塌,半面屋顶砸了下来。张文龙本能地一个翻滚从铺上翻到地上,可老武因酒喝得太多反应迟钝,几根粗大的梁柱将他拍在了铺上。

  今年雪大,木刻楞顶上积雪早已很厚,今日又下了一整天,那根被秃子砍断半截的房柱终于不堪负荷,竟然从中断裂。老武的下半身被乱木积雪压得死死的,他艰难地抬起头来,叫道:“文龙,救我……”

  张文龙呆立不动,好半天才喃喃地说:“天意,天意啊!”

  老武一怔,随即醒悟过来,惨笑道:“真是天意啊,孩子,当年我见死不救害了你爹,今天当然你也不用救我。这样也好,我便去九泉下向你爹赔罪吧。”

  老武说罢,脑袋便耷拉下去,接着又猛地抬起,说:“对了,你的羊皮袄和狗皮帽子压在里面,别怕费劲,取出来穿好再下山,可不能冻着落下毛病啊。”说完,他再也忍不住肉裂骨断的剧痛,趴在那里晕了过去。

  老武这几句话,让张文龙心间陡然蹿起一股热流,眼泪忍不住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其实不用老武提醒,他也不会傻到只穿着薄夹袄下山,可偏偏老武拼尽最后力气提醒他,让他突然之间感觉到,这才是真正的天意。

  他发泄似的狂吼一声,然后上前搬动压在老武身上的木梁。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他听到一阵压抑的哽咽声,原来老武苏醒过来,他大喜过望地大叫:“武叔,你挺住,我一定会救你出去……”

  老武再也忍不住了,张开嘴巴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用唯一没被压住的右手,狠狠地打自己的脸。张文龙急忙抓住他的手,说:“武叔,别这样。”

  “大侄子,我后悔死了啊,当年我怎么就那么胆小,为什么就没冲上去救你爹呢?我对不起你爹啊!你爹让我知道了应该怎么做人,从那之后,我处处都学你爹,再没欺负过谁……”

  老武的两条腿都断了,张文龙把他背在身上,顶着风雪向山下走去。此时天色已黑,雪深难行,他深一脚浅一脚跋涉到半夜时分,才来到山脚下。正要放下老武喘口气,却见迎面匆匆走来一人,等来人走近时才看清原来是老帮子。老帮子见了他俩大吃一惊,赶紧帮忙将老武送到客栈,又找了大夫给老武处理伤口。

  直到这时,张文龙才有机会说出事情经过。老帮子听了,哈哈大笑,用力拍了张文龙一巴掌,说:“好小子,真不愧是张海大哥的种儿,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连夜上山吗?”

  原来,今天老武下山接东家的时候,顺便找到老帮子,给了老帮子五百大洋和一支六品叶的老山参,托老帮子去山东,以大伙的名义交给张海的老婆和儿子。老帮子十分吃惊,说:“老武,虽然你当年放出话来说要弄死张海,但我老帮子眼睛里不揉沙子,看得出你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否则的话,张海一定会在死前说出来。可今天你借大家的名义给他家这么多钱,难道人真是你杀的?”

  老武把真相告诉了老帮子,最后说:“张海当年说过要带回去五百块大洋,这些年我拼命挣钱,今年终于把这笔钱攒够了。老帮子,你胳膊断了之后,每年我都给你钱帮你,不光是因为你人好、仗义,更是为了求你帮我跑这趟山东。张大哥儿子的身体不好,也不知道上次捎去的四品叶吃了没有,希望这支参能帮他壮壮力。”

  临走之前,老武没头没脑说了句:“老帮子,你介绍那小伙子不错,人勤快聪明,拿了工钱没像别人去吃喝玩乐。对了,你发没发觉这小子长得像张大哥?”

  当时,老帮子对这话没在意,简单地收拾行囊上了路。可走到半路,他越想老武说的话越觉得不对劲,联想起张文龙旁敲侧击打听老武和张海的事情,他突然有一种可怕的怀疑,觉得张文龙很可能真是张海的儿子。或许他是长大后身体好了,或者是那支四品叶让他变得强壮,所以赶来长白山进了老武的木帮,目的就是找机会杀死老武为父报仇。

  而老武说那句话,明显是在怀疑张文龙的身份,这两人之间不会发生冲突吧?老帮子这么一想,当即马不停蹄地往回赶,又一刻不歇地出屯上山,终于在山脚下遇到了老武和张文龙。

  幸运的是,他担心的复仇情景并没有出现。他把装着五百大洋和一支六品参的包裹塞进张文龙怀里,说:“如果你真杀了老武,或者让他就那么死在山上,然后等你回家的时候收到这些,想想你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张文龙只觉得一阵后怕,正如老帮子说的那样,一念之仁,没让他铸成大错,否则他这一生都将寝食难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把恩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木把恩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