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的支叶
北竹XJ2018-09-11 20:473,571

  第二章 不幸的支叶

  蒋支叶家乃是名门镖局,家里镖师达到二百多人,其父亲(蒋莴辰)与沈文川父亲(沈腹纶)这个商人是结交兄弟,生意上也是相互帮助,沈家当年把家产倾注在古玩上,万万没想到,当因为皇帝不喜民间古玩盛行,认为会顽物丧志,提倡百姓务农种植树木并饲养家畜,禁止大肆倒卖古玩,一向随着皇家的喜为喜,悲而悲的高官贵族自然不敢再去触碰,潮流风气大变,没人敢去理会古玩,个个价值不菲的古玩无处销售,沈家面临破产,当时有人说西域盛行古玩,到那里没准还能有出路,先不说这地理形式崎岖危险,满山遍野数不尽的匈奴匪,因为地形优势和处于交界处,官府只能看着他们肆意妄为而无能为力,蒋莴辰看见兄弟有难岂能不帮,带着镖局一大半人马和古玩珍宝出发,所谓树大招风,这一路上蒋莴辰不知打了多少仗,灭了多少匪,好不容易把古玩卖出,等到返回的路上蒋家人马已经损失惨重,正赶鄂家寨司机报复,追杀蒋家人马,蒋家人马被分两路,蒋莴辰让人带钱从小路回家,自己带人引开鄂家寨人马,被鄂家人马追杀致死,蒋莴辰出发时让沈文川照看支叶的话,没想到却成了临终遗言,当年支叶仅仅13岁而已。

  由于这次走镖,蒋家人马损失折半,还有一些人看情势也选择了离开,镖局由忠心耿耿的二镖头韩天铭打理,支叶还小没有能力接管家族生意,沈腹纶看镖局多是男人又有兄弟遗言所托,将其接回自己家中照顾。母亲早年因病去逝,只得父亲一人照顾的蒋支叶,性格直爽似男孩子般喜爱习武,对女孩子的应该有的礼数完全不去理会,现在父亲过世,借居别人家里让年幼的支叶性格多了一些孤冷,不喜接近人群,只喜欢在自己的世界中,沈腹纶对兄弟的死愧疚于心对其独女百般呵护,无论什么要求都尽量满足,而沈腹纶有两子,大儿子(沈文川)长期在京城求学,少有回家,二儿子(沈文喧)15岁同文川一起在京城私塾学习,直至沈腹纶病重,文川才回家准备接管生意,文喧随文川一同归来。回到沈府在父亲要求下和已经18岁的支叶准备完婚。

  这5年里支叶不喜与人交流,对别人说的话更加不会听,但是对沈老爷的话还能听进去一二,在沈文川回来之前,沈老爷找蒋支叶谈过一次话。

  沈腹纶:“支叶啊,大伯怕是没多久时间了,大伯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沈腹伦眼中微微泛着泪光,声音中带着嘶哑。

  支叶:“大伯你怎么了,快别这么说,父亲走后就您对我最好了……”支叶的眼神焦灼,话中哽咽着,像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沈腹纶:“人早晚有一天是要走,你不用为此伤心的,但是大伯不能继续照顾你了,我有负于你父亲对我的嘱托啊,以后你该怎么办啊”沈腹纶激动的想要起身却又无能为力。

  支叶:“我能照顾自己的大伯,我都已经18了,又会武功,还有蒋家镖局,我可以的”支叶极力的想要安慰沈腹纶让他放心。

  沈腹纶:“孩子,大伯有一个想法想问问你的意思”沈腹伦语气放的缓慢,像是在思考什么。

  支叶:“大伯你说”把沈腹纶视为父亲的支叶不加考虑的应着

  沈腹纶:“大伯两个儿子,没有女儿,文喧你是知道的,你们自幼一起习武,文川喜欢书画,可能和你不怎么投机我看你们就没怎么说过话,但是文川是长兄,以后要接管沈家的,大你三岁和你也算是相仿的,你愿不愿意嫁给文川,让他替我照顾你,就算是死我也能明目了。”沈腹纶颤抖着的脸上显得十分和蔼,像带着一丝请求的对这支叶说出自己考虑已久的话。

  支叶:“我……”支叶不知怎么应答,在思考中时。

  沈腹纶紧接着说:“若你喜欢文喧,也可以,虽然他比你小,我定让他照顾好你,也无需理会那些闲言碎语的”沈腹纶用期待着的眼神看着支叶。

  支叶:“大哥吧,都听你的大伯”支叶低下了头,此时的支叶没有选择,父母不在了,唯一视自己为亲生女儿一般疼爱的大伯也在慢慢接近死亡的边缘,她不想让大伯伤心失望,对爱还没有感觉的支叶选择听从安排,她不知道嫁给一个不爱她和她不爱的人将会给她未来的人生带来多少痛苦。

  沈腹纶:“好  好  ,我定让文川照顾好你,这样我也能放心的去见我贤弟了”沈腹伦心中的重担终于算是落下了,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样子还是十分疲惫。

  支叶:“大伯您好好休息”支叶离开沈腹纶房间。支叶心中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希望大伯能够好受一些,在这个家中唯有大伯拿自己当做亲生女儿一般宠爱,毕竟支叶来的时候已经13岁了,什么都懂了,习武之人性格直率,但是这种性格的女生大伯母是万万不会喜欢的,索性把支叶安排在偏院眼不见心不烦,从不上心过问,沈腹纶本对支叶就很喜欢,在有蒋莴辰为了沈家送了性命,对支叶更是疼爱,疼爱胜过对自己的两个儿子,由于支叶直率的性格没少为沈府惹事,沈老夫人对其管教之时沈腹纶不但不责备支叶还不准夫人训斥支叶,对其保护可谓是掌上明珠一般对待,有了沈老爷的庇护支叶的不幸生活中多了一丝温暖。现在她又怎么忍心让病危中的大伯放心不下呢。

  秉着父命蒋支叶和沈文川两人就这样结了婚,没有感情,没有祝福的在一起,婚后不久沈腹纶就去世了,临终之前握着二人的手嘱咐文川“好好照顾支叶,这是为父今生最大的心愿了,无论如何不离不弃”沈腹纶拼了最后一口气说的临终遗言,然后油干灯尽双手从沈文川手上滑落,看着逝去的大伯支叶痛苦的跪在地上,从她父亲走后她再也没有这样哭过。没有了伯父的庇佑,再加上大伯母本就不满意这桩婚事,“要不是老爷临终前非要如此,我怎能让我儿文川娶这种没教养的女儿家”沈老爷死后沈老夫人常常说这句话。

         神爵二年,汉武帝打败匈奴,把西域划入管辖范围,杀死蒋莴辰的鄂家寨也因西域归属了西汉管辖这些土匪也遭到官府绞杀,但是鄂家寨兵马不容小视,虽然遭到官府清理,势力大大受损带着鄂家人逃离,官府追击能力有限贴出悬赏令追杀鄂家头领,这悬赏令在临淄大街小巷都是,沈家老管家看见是鄂家寨立马回来禀告沈文川。

  管家:“少爷,少夫人的父亲蒋莴辰就是死在鄂家的刀下,现在官府大力绞杀鄂家,我们是不是应该让走货的兄弟多留意些他们的行踪”老管家压低了声音,怕被别人听见

  沈文川:“暂时不用,鄂家势力我也有所耳闻,虽然现在是天荆地棘,但势力不容小觑”文川用沉稳的语气告诉管家。

  管家:“我怕以后鄂家势力在次壮大,到时候在想对付可不是容易的事了”管家在一旁试图劝说

  沈文川:“沈家实力不够,一但开始报仇可能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管家:“是啊,其实也就是老爷临终嘱咐为少夫人父亲报仇,少夫人现在并不知情,我们完全可以不告诉她,这仇就这么放下也罢。”

  他们的谈话让门外正准备进来的支叶听见了,支叶并没有进去理论,直接转身离开了

  沈文川:“仇一定要报的,无论出于父亲遗言还是对夫人,鄂家人恶贯满盈,等我将沈家安顿稳定必先除之。”沈文川虽然不喜武功,但是身为家族长子武功是不可不学的一样必备技能啊,文川从小就天资聪慧,武术也是十分高强。

  管家:“全听少爷的”

  沈文川:“此事先不必让夫人知道,她性子鲁莽,一但去触碰鄂家人,怕是会惹来麻烦,蒋家势力大不如前,多家镖局虎视眈眈的看着蒋家呢,此时在多个鄂家人,蒋家怕是会应付不过来”

  管家:“那蒋家内边用去通知吗?”

  沈文川:“你走一趟说明原因,二镖头是聪明人,自会懂得,去吧”管家急急离去。

         支叶回到房间准备行李就要出发去找鄂家人,正巧沈文喧看见支叶问其原由和支叶一样嫉恶如仇的文喧怎能看着大嫂自己去报仇,行李都来不及收拾一同出发想要往西域领域出发,门卫看着二人离去立刻去通知了大少爷,沈文川感觉情况不对立即前往想要追回二人,“支”“文”大战即将开始。

  沈文川骑马一个跃身跳到支叶马背上。

  沈文川:“你干嘛去支叶”

  支叶:“为父报仇,我自己的仇不需要别人报”

  沈文川:“你能不能冷静一下,动动脑子好好想一想”

  支叶:“想什么,我想想鄂家人会死吗,想有屁用”

  支叶胳膊肘向后一转,带着攻击性的像文川打去。

  沈文川:“鲁莽解决不了问题,我没说不报仇,只是现在不是时候,你这样会给蒋家镖局带来麻烦”文川向后一闪躲了过去

  支叶:“我做事不如大哥稳重,但是我怎能看着杀父仇人逍遥自在”

  沈文川:“我已经通知二镖头,我们回去商量一下对策,然后带人在来好吧”

  支叶一听有理,就这样被骗回府,回到府中得知文川根本没有打算现在去报仇,立马像文川大打出手,支叶武功不敌文川,被文川关进卧室。

  沈文川:“你先冷静一下,想想你这么草率,会给蒋家带来什么后果,你想把你父亲打的家业都拼进去是吗?”

  支叶不在大闹,不在挣扎,渐渐冷静下来,当晚乌云密布,支叶静静的躺着,文川处理完事情之后回到房间,两人没有交谈任何话,就这样直到第二天清晨,支叶大喊 “你是谁,我在哪” 和发现支叶怀孕,可是支叶已经不是支叶,而是乔雨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 乔雨流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千年灵魂互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