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生
兰月熙2018-05-25 16:002,426

  沈静月慢慢睁开眼。炭火烧得旺旺的,桌上是一盏硕大的红烛。一只微凉的手在她的额上摸着。她听见有人窸窸窣窣说着什么。

  鼻间是扑面而来的暗香,身下是软软的被褥。整个人暖洋洋的,令人慵懒。

  她眨了眨眼。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可怜的孩子,怎么好好的就病了呢。”

  “夫人,这几天要下雪,月姐儿估计是着凉了。”苍老的声音也很熟悉。

  沈静月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坐起身,四周的一切那么熟悉。她愣愣看着母亲杨氏秀美的脸,在再一回头看见奶娘王氏满脸皱纹的手。

  她……难道只是做了一场梦?

  她摸了摸自己。手莹白如玉,铜镜中的自己面如团雪。这分明是她十三岁的样子!

  她忽然想起来。十三岁时她在雪中贪玩大大病了一场,后来心忧她身体的母亲杨氏这才将她带回了京城沈家。

  结果她们母女二人回到沈家就开始被沈府中排斥,步步维艰。想来也是,她母亲杨氏离沈家已经快十年,一直在乡下养病。沈府中根基根本不深。

  母亲杨氏身体本就不好,处处受气后就得了重病。

  父亲沈文斐听信府中几位妖娆姨娘的枕边风,对母亲不理不睬,不到半年母亲病逝,而她彻底成了沈府中不受宠的嫡女大小姐。

  本以为还有沈家老太君宠着,可以为她主持公道。没想到就是在这一年的年底,她被府中人暗害下药,被前来沈府贺寿的陈崇文玷污了清白。

  沈家老太君从此对她失望透顶,又深恨她败坏沈家门风,一言将她嫁给陈崇文为妾,从此她沈静月的命运就被改变。

  而从小和她定亲,青梅竹马的景郡王世子,萧景彦,则被沈府中她的好妹妹——沈静蓉勾了去,立刻退了婚。

  从此以后,她沈静月从贵千金沦为低贱的妾,成了整个京城中的笑柄,从此抬不起头来。

  安能不笑呢?!谁能想到,京城数一数二的百年皇商世家沈家的嫡女大小姐、母亲是长公主之女仪娴郡主,父亲是沈家长子。这是一出世就拿了一手好牌的天之骄女,竟然打成了这副烂样。

  她沈静月从此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而那顶替了她嫁入景王府的庶女沈静蓉则当上了景王世子妃,到了第三年,太子被废,和太子过往甚密的沈家遭到了打压。景王立为储君,沈静蓉水涨船高,小小庶女上演了一出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戏码。

  天与地的差别,云和泥,就是她和沈静蓉的写照。

  她每每在陈家回想起这一切时,不恨老天也不恨沈静蓉母女二人。

  她只恨自己蠢。

  而一切,要从十三岁那一年的冬天开始算起。

  现在她又回到了十三岁那一年……

  沈静月想起往事立刻打了个寒颤,她不可以再重蹈覆辙。她抬起小脸,对着母亲杨氏软软叫了一声:“娘,我没事了。”

  母亲杨氏吓了一跳,立刻搂着她不停地心甘宝贝地叫着。

  奶娘王氏欢喜;“如此就不用请城里大夫了。老爷还问夫人要不要干脆进城养病,还说现在月姐儿都长大了,也是时候要教导女训规矩,不然的话将来景郡王府规矩大。”

  母亲杨氏不爱听这话。她淡淡道:“什么景郡王府的,以我女儿的身家,嫁给皇子也不差的。更何况景郡王只是个世子罢了。”

  奶娘噤声。沈静月笑了。傲气的母亲是有资本的。因为外祖父是太子太傅,当今皇上的授业恩师。若不是祖父辞官归隐,杨家不想沾染仕途,杨家也是本朝中一等一的官宦之家。

  而母亲更不用说了,当今皇上长姐——端仪长公主的唯一嫡女。

  当初母亲嫁入没有官身的沈家,那是真真正正的下嫁。

  沈静月把前前后后都想了个通透明白。立刻明白当前之际要做什么。

  当务之急是把前来请母亲杨氏回府的几位嬷嬷给打发了。

  想定,她甜甜对母亲道:“娘,我饿了,想吃甜羹。”

  杨氏很快被她拉回了注意力。她连声吩咐丫鬟去拿来准备好的甜羹。

  此时丫鬟通报,沈府的管家陈嬷嬷求见。杨氏皱了皱眉,还是吩咐陈嬷嬷进来。

  陈嬷嬷是一位四十几岁精明妇人。她很快看了一眼床上的沈静月。眼中的惊艳一晃而过,随即换成阴沉。

  沈静月当然没有错过这一点异样。眼前的陈嬷嬷是沈府中二姨娘姚氏的人。如今沈府铁板一块牢牢被几位姨娘把控。

  她和母亲回去就是入了狼窝。不然母亲也不会回府短短半年就香消玉殒。

  想着她对陈嬷嬷笑道:“还劳动陈嬷嬷来一趟,我病都好了。看来父亲终究还是想着我们娘俩的。”

  陈嬷嬷心中一惊,不由多看了沈静月一眼。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往日这病怏怏的美人小姐此时却令她浑身冒起寒气。那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似笑非笑,仿佛能看透了人心。

  这一番话……好像话中有话啊。

  果然杨氏听了,眉头皱得更深了。十日前沈静月生病,她急得都要白了头。连发几封信去沈府催促,结果沈府音讯无回。

  现在十天了才派人来。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意思?

  杨氏冷了脸,道:“是啊,十天了才派人来,我看果然老爷子是忘了我们苦命的娘俩了。”

  陈嬷嬷一听这话顿时面上一紧,连忙道:“夫人,这话不能这么说,前几日老爷去了外面和几位文友清谈,前日才回府来。是以……”

  她唠唠叨叨地解释。一边解释一边偷瞧杨氏的脸色。她这次来是奉了某人之命而来,任务是要说服杨氏带着女儿回去,若是办砸了可就糟糕。

  一旁的沈静月也在冷静看着这场面。眼下这个情形她似曾相似。只不过前世她昏沉沉,迷迷糊糊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如今……她看向陈嬷嬷,忽然看到陈嬷嬷那闪烁不定的眼神,心中顿时一凛。

  果然重活一世很多细节她都能注意到。这陈嬷嬷一定是奉命而来。

  此时母亲杨氏已经被陈嬷嬷说服了七分。她犹豫开口:“若是要回去也不是不可,只是……”

  她话还没说完,沈静月忽然道:“娘亲,你忘了?算命先生给我批的十三岁的命坎。”

  母亲杨氏愣了下,顿时点头:“是是!为娘差点忘了。”

  她说着对陈嬷嬷道:“你且回去回老爷,就说月儿还没好全。再说既然信了,就要遵循到底。若是想了月儿,就让他抽空过来一趟。”

  她说着声音已带了冷意:“既然有空去和旧友清谈,没有空过来看看月儿吗?明明这才是他亲嫡女!”

  这话很重了。陈嬷嬷不由抖了抖,腿一软差点跪下来。

继续阅读:第三章 甜羹有毒(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茗香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