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那个男子是谁?
兰月熙2018-05-25 20:203,093

  沈静月愣了下。她记得自己前世这一场病恹恹的,父亲沈璧没有来这庄子看过她啊。这一世怎么来了?还是前世父亲来了自己病中没有得见?

  她带着这疑问开始让丫鬟打扮自己。

  因病愈刚好,她挑了一件淡粉色长裙,上身着了一件月牙白锦缎短襦,腰间系着羊脂玉带。头梳双鬟髻,因还未出阁,余下的发散下。

  母亲杨氏讲究,平日让她带了珍珠发帘,颗颗珍珠如碎米,缀成流苏样的发帘将散发压住,远远望去,青丝如雾,星星点点珍珠点缀其上,说不出的端庄华贵。

  穿戴好了,奶娘王氏为她点染了胭脂水粉。沈静月不爱脂粉,只在额上让人画了梨花花钿。

  妆成,众丫鬟都惊呆了。

  眼前十二三岁的少女五官绝美,眉如远山,青黛如烟,鼻如悬胆,唇色如花瓣娇嫩。特别是一双明眸似春水,明眸善睐,若有情又似高山清泉带着清冷。

  她美得令人心生怜惜,楚楚动人。

  奶娘王氏赞叹道:“月姐儿像极了长公主年轻时,现在还未长开,将来定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沈静月对铜镜中的自己微微一笑。

  是啊,她像极了外祖母——端仪长公主年轻时。想当年的端仪长公主国色天香,四方国君来求娶,可偏偏她爱上了外祖父的博学多才,断然拒绝了不少好姻缘。

  外祖母的艳名至今还有不少传说呢。

  如今的她继承了外祖母的美貌就如同身怀和氏璧而不知,如果不警醒,这美貌可是会为她招来祸端。前世她的丈夫陈崇文不就是贪恋她的美色,求娶不成铤而走险吗?

  想起这些,沈静月眼神冷了几分。这一世她决计不会让陈崇文有机会碰到自己的一片衣角。

  奶娘王氏见她发呆,催促了几声。

  沈静月笑了笑,对秋扇道:“去把前几日那刻着莲花的银罐子拿来,我带去给父亲尝尝。”

  奶娘王氏拍手道:“是啊,都忘了,这银罐子是茶庄前几日送来的上好茶团。叫什么……雪龙。”

  沈静月于是前去了前厅拜见父亲沈璧。

  对于沈璧,前世她实则印象很模糊,只知道他对自己淡淡的,不喜也不苛责。她总觉得这是因为自己不是男儿身,但是现在想起来却觉得疑惑。

  身为父亲不喜欢女儿也就罢了,但是她觉父亲沈璧对她的不止不喜欢那么简单,似乎还带着一点点厌恶。

  想着沈静月到了前厅见到了父亲沈璧。沈璧大约三十五岁左右,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不得不说,沈家几代皇商养尊处优积累了相貌上的优势。

  沈璧的颜在周朝算得上是美男子了。母亲杨氏配他其实也不亏。

  厅中布置雅致,沈璧和几位文士模样的人正在谈天说地。

  沈静月上前拜见,厅中几位文士的目光齐刷刷看了过来,眼中都是惊艳。

  其中一位水蓝色长衫的中年人惊讶道:“沈兄,这就是你的大女儿吗?出落得这么美了,沈兄以后有福气了。”

  “钟离灵秀,秀外慧中,有沈兄几分风采。”一位花白头发的文士摇头晃脑。

  “……”

  面对夸赞,沈璧面上看不出什么高兴神色,只是对沈静月淡淡问道:“听说你前几日生病了,病好了吗?”

  沈静月回道:“回父亲话,母亲照顾得好,都已痊愈了。”

  沈璧听了,冷冷道:“既然好了,拿那陈氏撒什么气?不过是一个下人,传扬出去岂不说我们沈家苛待下人?”

  沈静月了一愣。她没有想到父亲沈璧竟然拿这事前来问责她。照理说昨儿刚罚过陈嬷嬷,沈璧从外面清谈刚回来怎么会知道这事?

  一定是有人在他耳边说了什么。沈璧无法去问责母亲杨氏,倒是把这口气撒在了她身上。而且还是当着外人的面。

  沈静月想着心中冷笑了几声。这背后搬弄是非的人也算的很明白。她此时不过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被这么当众数落肯定失态。

  不过此时沈静月两世为人怎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落人把柄?!

  她柔声细语道:“父亲息怒,女儿这几日都是病着,今日才出来见父亲。这陈嬷嬷被赶走的事,女儿年纪小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只是听得下人说陈嬷嬷手脚不干净喂了女儿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既然父亲觉得陈嬷嬷是被冤枉的,那便把她找回来查个清楚。”

  此话一出,沈璧脸色明显僵了僵。他原意只是借题发挥训斥沈静月,借以落下杨氏的面子。

  陈嬷嬷为了何事被逐出府他根本不知道原因,就算知道了,一个下人既然被主母赶出去又找回来查明原因,那这事不管是为了什么根本不可能再用此人了。

  在座的客人不由都看向沈璧,不明白这做父亲的怎么会为了一个被逐出的下人为难大病初愈的亲生女儿。

  沈璧的脸上挂不住了。他轻咳一声:“这事是小事,不要麻烦你母亲了。”

  沈静月一脸认真道:“父亲此话就不对了。孔子有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既然父亲觉得陈嬷嬷被冤枉了,那还是找回来查个清楚,免得京城说我们沈家苛待下人,最后还连累到了母亲的名声。”

  这下沈璧越发难堪了。

  旁边的水蓝色长衫的文士笑道:“沈兄,这种家宅的事交给妇人打理便是,你何必去为了一个下人和郡主起了龌龊。”

  “是啊,郡主斥责了那下人定是有缘故。我们男人就不要参合内宅的事了。”又有人劝道。

  沈璧的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他原本只是想落下面子说两句罢了。没有想到到了最后反而成了自己“插手内宅”的把柄。

  他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一向自命清高,沈家生意都不怎么管,更不用说管内宅那些鸡零狗碎的小事。想着,他心中暗恨那在他耳边嚼舌根的人。让他在朋友面前大大失了面子。

  沈静月见沈璧的脸色就知道时而可止。她笑道:“几位叔伯远道而来都辛苦了。母亲特地为各位准备了沈家茶庄新出的新品茶‘雪龙’。”

  在座的文士一听,顿觉得面上有光。

  堂堂郡主竟然特地为他们这些还没有文名的清谈书生准备好茶,这一趟可是来值了。于是他们纷纷夸赞杨氏贤良淑德,又纷纷夸沈静月如何秀外慧中。这一顿夸得沈璧脸上神色微妙。

  他此次来庄子一是因为半路上听到杨氏带话埋怨,恼羞成怒。二也是为了陈嬷嬷被逐事打算和杨氏闹一场。没想到闹没闹成,反而让杨氏做了好人,自己一点理都不占。

  香气悠远的雪龙茶奉上,厅中的文士陶醉其中。沈璧的脸色好看了点。

  此时下人匆匆上来在沈璧的耳边说了几句。

  沈璧面上大喜:“当真来了?我还道一定不来了。快快迎接!”

  他说着对众位文士随意拱手道:“诸位且稍座喝茶,沈某去迎接一位贵客。”

  水蓝长衫的男子笑问:“是哪位贵客?能得沈兄如此亲迎?”

  沈静月亦是觉得奇怪。沈璧平日自视甚高,一般皇子郡王他都端着架子的,怎么今日非要亲自去迎接这位贵客?

  而且前世中她不记得有这样一位贵客来沈家这个庄子啊。

  不过自从她提前病愈并且发现了甜羹中有毒之后,一切世事开始悄然转变,也许前世她昏昏沉沉中也有贵客前来,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沈璧匆匆去迎接,过了一会,沈静月听到有人说:“贵客来了。”

  沈静月正在堂中垂手笑看众人品茶,无意中一回头就看见一位玄衣年轻的男子迎着天光走了进来。

  有那么一刹那,沈静月惚了下。

  这人……好像有点眼熟。

  玄衣男子很年轻,大约二十出头,但是一身气势却令四周黯淡无光。他剑眉星目,容貌俊美得有种雌雄莫辩的妖冶。

  他鬓若刀裁,身姿挺拔,走路干净利落,淡淡威势弥漫开来,在他身边的人都像是在卑躬屈膝。身上玄色衣衫工工整整,不见一丝不应该有的褶皱。

  沈静月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个男人能把黑色穿得那么好看挺括,甚至穿出一丝丝魅惑感。

  不,前世她见过的。只是那个人她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

  既然想不起来就算了。沈静月懒洋洋靠在了椅背上,笑吟吟看着这位英俊得日月无光的年轻男子到了堂前。

  君子好色,她小女子也可以欣赏美男不是吗?再说,她现在还小,自然是不懂直盯盯看着一个陌生男人是多么无耻……不,无礼的一件事。

继续阅读:第六章 有完没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茗香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