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回府(2)
兰月熙2019-09-25 10:422,120

  不到午时,一辆精致的马车就在两队精壮家丁的护卫下缓缓停在了大门口。

  此时沈府门口已经车水马龙,拥挤不堪。不知道是谁泄露了风声,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所有人翘首盼望中,一位长相清秀的丫鬟从马车中下来,拿了锦凳。众人屏息中,马车中的人儿始终迟迟不肯露面。四周鸦雀无声。

  在不远处骑在高头大马的萧景彦眼中流露浓浓的不屑。他对身边的小厮轻慢笑道:“这般扭扭捏捏的定是不敢见人……”

  他还没说完忽的住了口,双眼直直盯着那掀起的车帘。

  众人只觉得眼前的天光亮了亮,眼前的女子怎么形容才好?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恐怕都不能形容她的万一。

  她容色绝美,盈盈明眸若剪了一汪秋水放了进去,熠熠生辉琼鼻如悬胆,挺直秀美,唇如花瓣。一头青丝用细细珍珠发帘罩住,在天光下星星点点,若有神光。

  她着一件梨花白长裙,长裙上绣着点点桃花,清雅清新。盈盈柳腰上系着一块羊脂玉做成同心结。

  整个人灵气十足,顾盼间风华无双。

  萧景彦呆呆看着,甚至忘了刚才还在不屑。而不远处的茶楼中临窗边,一双利目淡淡看着。

  “少主,已经吩咐好了。不到一天时间,整个京城都会议论沈大小姐的容貌和人品。”江叔看着眼前的江墨轩道。

  江墨轩不语,只是看着沈静月,还有不远处死死盯着她的萧景彦。

  “少主,这样好吗?”江叔忍不住问。

  江墨轩抿了一口茶水。茶雾袅绕,清香沁鼻。他的面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果然是一品的雪龙茶,沈家的茶名不虚传。

  “她想要的便是如此,我只是助了她一把罢了。”江墨轩慢慢道,眼中深邃无底。

  江叔不明所以。

  江墨轩看着那一抹雪影,手中的茶温热,犹如那日她的唇瓣,清香甜美。

  她想要的,不用说他已都知道了。就让他助她一把吧。

  ……

  沈静月慢慢步下马车,众人觉得仿佛是仙女从云端落入了凡间。他们屏息凝神几乎忘了周遭一切。

  美人,倾国倾城的美人!所有人脑中同时浮现这个念头。

  沈静月回头看了一眼众人,微微一笑便婷婷袅袅由丫鬟们扶着走进了沈府大门中。

  当那扇朱漆大门关上时,众人这才清醒。

  “嗡”的一声众人中炸开了。那一眼他们都看到了。美人一眼,明眸流转,似什么都没说却又似什么都说了。

  美人如隔云端,可又似触手可及。那柔情万千的一眼醉了众生。这种滋味当真是难以用言语来说。

  “沈大小姐真是太美了!”有人说了这么一句。

  “是啊!国色天香!”

  “倾国倾城!”有人不甘示弱。

  “美如天仙!”又有人扯着嗓子嚷嚷。

  “再世西施!……”“……”

  无数的溢美之词纷纷冒出来,比赛似的在人群中传扬开来,然后以极其迅速传遍了整个京城……

  ……

  沈静月步入沈府时,面色平静,眼中却复杂难言。多少年了,她又重新回到了这个无比恨着的地方。

  她在这里经历了人生最痛苦也是最黑暗的时期,从此以后她的命运急转直下,人生滑向痛苦的深渊。

  她慢慢地走着,身后的议论声被抛之脑后,身边无数双打量羡慕的眼神都被她看在眼里。

  她挺直背脊,用最美丽地姿态走进这沈家。

  前世,她随着母亲匆匆而来,病恹恹的,而如今,她光彩照人还未进沈家门就已掀起轩然大波。

  看来这是老天给她的补偿吧。

  沈静月在丫鬟嬷嬷的簇拥下走到了沈家最中心的南院“养心斋”中拜见沈家地位最高的女主人——沈太君。

  沈太君已年过六旬,满头银发。不过她不像别的富家老夫人一样圆胖富态。

  她精瘦精神,一头白发梳得很整齐,上面插着几根沉重的八宝金簪,富贵大方,气度凛然。

  她坐在胡床上,身边有几个伶俐的丫头环绕着。当她看见丫鬟们扶着一位天姿国色的美人进来时,不由眯了眯老眼。

  沈静月抬眼和沈太君对视一眼。老人仿若能洞穿人心的犀利眼神令她心底打了个寒颤。

  她忽然忆起前世当她被陈崇文玷污清白时,沈太君前来探望时的眼神。

  愤怒、痛心、失望……甚至还有她看不懂的神色。似乎是一种绝望。那个眼神深深印在她的脑海,两世为人都无法忘记

  四目相对,沈太君此时的目光除了打量外还有审视的意味。沈静月定了定神,走上前,忽然紧走几步扑上去抱住沈太君的袖子嘤嘤哭了起来。

  “孙女不孝,今日才来拜见太君,太君恕罪……”

  这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沈太君愣了下,旋即也悄悄红了眼。

  她轻抚沈静月的肩头,道:“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沈静月一哭,身边的奶娘王氏亦是跪下道:“太君在上,我家郡主说身子不争气,一直在茶庄养病。如今茶庄事一了就回府对太公和太君尽孝。”

  沈太君轻叹:“你起来吧。老身明白她的苦衷,这些年苦了她。”

  她欲言又止,终是什么也不说。

  沈静月坐在一旁轻声和沈太君说着闲话。她这一哭,免去了沈太君心中对她们母子这些年的些许不满。

  人都是同情弱者。沈静月先声夺人,姿态摆的低了,沈太君便会想起母子两人被沈璧丢在沈家庄子不闻不问好几年,的确是辛苦。

  她先前想好的说辞统统都化成同情的叹息。而奶娘王氏的一跪,更是替杨氏谢了罪,等于给了沈太君做为婆婆的面子。

  其中微妙真是不是当事人无法体会。

  正在堂中一团和气时,有丫鬟走进来,笑道:“禀报老夫人,二小姐来请安了。”

继续阅读:第三十章 高下对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茗香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