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解药
兰月熙2019-09-25 10:422,349

  “啪”的一声脆响,程真真愣愣捂着自己的脸。一旁看戏笑眯眯的南宫羽下意识抖了抖。

  真是狠啊!

  他摸了摸自己的俊脸,还好这一巴掌不是扇在自己的脸上。

  不对,他得庆幸自己没得罪狠了这位大小姐。不然的话之前他那口花花色眯眯的,肯定也是一巴掌招呼过来了。

  程真真被扇得蒙了。她捂着脸,不敢相信:“你……你打我?”

  沈静月冷笑收回手:“打你又怎么了?打的就是你!你在甜汤里面下了针芒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想嫁祸慕晴。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程家?!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程真真被骂得脸上涨得紫红紫红的。她憋了许久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她边哭边撒泼:“你打我!我要去告诉太公!我要去告诉郡主表姨母……呜呜呜……”

  “哗啦”一声,程真真的哭闹被打断。她一头一脸的汤汁傻了眼看着冷笑的沈静月。

  沈静月看了看碗里还有最后一点甜汤,随手又泼了下。程真真被她这举动又惊了下。旁边的南宫羽笑意更深了。

  这女人……有意思啊!

  沈静月也不看南宫羽,只是似笑非笑盯着傻了的程真真:“别浪费了这我为你精心准备的汤。哦,我好心提醒你,这汤有你不能吃的花生仁,所以你这脸上的疙瘩过几天才能消。”

  “我对你好吗?我可没有像你下毒这么下三滥。”

  程真真被沈静月的态度给弄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她惊恐看着面前性子截然相反的沈静月,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变得和从前包子女完全不一样的一面来。

  沈静月仿佛看破她的心思,慢条斯理道:“程妹妹,你要去告状说实话我也不怕你。不过我提醒你后果。第一,你害的是我,那一碗针芒草的甜汤还在。第二,你嫁祸的是慕家的小姐,她哥哥如今是御前行走,你若是掂量不轻这个分量可以回去问问你爹。想必你爹那七品的京官会告诉你打死都不能惹御前的人。”

  程真真此时才反应过来。她浑身发抖:“你……你怎么这么可怕?你……心机歹毒……”

  沈静月闻言猛地回头,眼中寒光凛凛,盯着她,一直盯得程真真浑身簌簌发抖。

  “谁心机歹毒?谁可怕?你小小年纪就学那等下作的下毒嫁祸。你不歹毒?你不不可怕?我只不过是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罢了。若是我默默忍了,道我还怕了你不成?我皇商世家的嫡女,郡主的女儿你都敢如此,他日我若是落难,你岂不是要害我性命才罢休?”

  她每一个字都像是一记巴掌狠狠抽在程真真脸上。一旁的南宫羽眼中激赏越来越浓,就差为她拍手叫好。

  沈静月一席话骂完,对外面候着的欣兰冷冷道:“带程小姐下去洗洗,若是她觉得委屈了,就把此事原原本本告诉太公和我娘,就说我现在中了毒,浑身不好,问问程家要怎么赔?是赔命,还是赔钱?”

  程真真打了个哆嗦。她自然是知道先前那得罪沈静月的程芊芊是什么下场。

  说来也巧了,都是姓程。算起来程芊芊和程真真还真的是有点八竿子能点道的族亲关系。

  前车之鉴在前面,这下程真真再也不敢说话,乖乖由欣兰带着下去了。

  沈静月等她离开,这才瞥了一眼看戏的南宫羽:“南宫二爷,戏看完了,解药给不给?”

  南宫羽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眯起,故意凑近她,讨好道:“小美人,你刚才打那个女人真是干净利索。好厉害。”

  沈静月飞了他一眼:“怎么?南宫二爷想小女子也这么对你来一下?”

  “不不不……”南宫羽下意识把自己的俊脸离得沈静月远点。

  他还是很喜欢自己这张脸,还不想和程真真一样被毁了容。

  “对了,你怎么知道花生仁对她有效果?”南宫羽好奇问道。

  他南宫世家医术传家,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病例。有些人吃鱼吃虾就会轻则起疹子,重则丧命。但是他还没见过有人吃花生仁就会这样的。

  沈静月不答。她当然不会告诉南宫羽程真真在京城沈家套话她的时候,因为吃了花生酥差点昏厥过去的事。后来她才知道程真真自小就有这个毛病,看了多少大夫都没得治。

  大夫无法,只能吩咐她不碰花生仁就没事。这事程家因为不知道病因所以瞒着。

  现在她知道了,自然是好好利用惩戒下程真真。

  不过,南宫世家在江湖中是神医之后,以医术传家。所以南宫羽知道那甜汤中被下了针芒草也不稀奇。

  但这南宫羽来沈家买茶?有点可疑啊。沈静月想着开始思索这南宫羽的来意。

  南宫羽见沈静月出神,桃花眼中浮起浓烈的不满。

  不知道为何,他忽然觉得无法忍受眼前这个女人脑中想的不是自己的事,或者不关自己。

  “小美人,小美人这么厉害,改天去我南宫堡去帮我一把。”南宫羽忽然凑近,在她耳边压低声音说。

  沈静月凉凉看了他一眼:“你南宫家莺莺燕燕太多?需要我去整治下?”

  “咳咳……”南宫羽尴尬咳嗽起来,“我们聊点别的。”

  他才不会说自己南宫家除了药材多,就是表妹表姐多,他都快被那些女人烦死了。

  沈静月懒得和他废话,问:“针芒草怎解?”

  这才是她当务之急。

  南宫羽一听,俊脸上浮现玩味:“你当真要解?”

  沈静月柳眉竖起,明显不耐烦了。

  “好好好,我给你解药。你闭上眼!”南宫羽立刻领会到了她眼底的杀气,投降似的开始掏腰包。

  沈静月依言闭上眼,心中正嘲笑南宫羽。下一刻她只觉得唇上印上了两片冰凉的,薄薄的唇。

  男子清新的气息扑鼻而来。她结结实实愣住,浑身僵硬。 “你……”她大怒。

  当她要退缩时,唇已被强势撬开,一颗药丸顺着他的口中落入她的唇间。药丸在口中化开,无处不在的清凉如口中拂过一片春风,身上的毛孔都瞬间打开。

  清苦的药味无处不妥帖地充斥在口中。无数药香弥漫开来,冲击着她早麻木的味觉。

  她被这香气迷住,连呵斥都忘了。更重要的是,她能尝出这药丸中的各种药材了。

  过了许久,他的唇离开她的唇。沈静月只听见他低低一笑:“小美人,解药给你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她回过神,一道俊挺的身影已经翩然离开了房间,潇洒远去。

继续阅读:第二十八章 回府(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茗香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