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大雨
兰月熙2019-09-25 10:422,234

  她捻着白玉盒中的果脯,刚才的甘甜还在喉中,消了不少药的苦味。味觉高于常人百倍的她当然尝出这果脯用了十八味的香料和药材制成。

  这特质的果脯不但好吃还对她伤了的喉咙十分有好处,是以她这两日经常吃。也许是这样欣兰误以为她对江墨轩有好感吧。

  沈静月吃了几颗果脯,一些事在心中转了转。忽然她问道:“江大公子还在庄子上吗?”

  欣兰连忙道:“是啊,江大公子本来是昨儿就要回京的。他是担心小姐的病情。”

  沈静月没有接茬。她记得前世江墨轩在沈家庄子上因于大雨住了两日。不过这两日有什么契机她也不知道。

  算了算日子,明天就要下雨了……沈静月看了看天色,忽然对欣兰道:“你去帮我给江大公子带封信,我要好好谢谢他这次救命之恩。”

  欣兰连忙下去拿笔墨纸砚。沈静月三下两下写好,道:“你去的时候提一句就说这天看着明日要下雨,若是江大公子要回京还是早点启程,别耽误了正事。”

  欣兰愣了下,脱口而出:“下雨?糟糕!那运的茶……”

  沈静月皱眉:“什么茶?”

  欣兰犹豫了一会才道:“奴婢也是前几日听说沈家茶庄有一批好茶要运往江南分号。最近正在装货就要从光渠河下了。”

  沈静月结结实实愣住。

  光渠河?!

  前世沉睡的记忆一下子从脑中跳了出来!对了,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件事?!

  在前世这一场大雨足足下了大半月,光渠河水位暴涨,堤坝崩溃淹没了两岸的良田。这一年沈家一批价值不菲的茶一大半船倒倾覆在河水里面喂了鱼虾,另外一半被雨打湿了变霉了。

  她记得当年沈家因这批货出了事,一下子元气大伤。如果硬是要说百年皇商沈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没落的,那就是这一场大雨了。

  想着沈静月一下子坐不住了。前世她只是个普通闺秀,根本不关心沈家生意如何。可是她现在还没脱离沈家。

  沈家就是一艘巨大的船,船上人心各异,目的不同,但是若是倾覆了大家一起沉没,谁都逃不过。

  大船将倾,谁都在拼命逃生。是以沈府那一位才对她起了凶念,不惜让陈崇文来玷污她,破坏她的姻缘,抢走景郡王——萧景彦。

  也许那个时候沈家内部矛盾重重,是以沈老太公和老太君明知道她是被陷害的,但是为了保住沈家,还是让沈静蓉上位嫁入郡王府中。

  前世谜题又套上一环,沈静月从未像此刻看得清清楚楚。她坐不住了,立刻对欣兰道:“你去请母亲来一趟。算了,还是我自己去。”

  她说着立刻披衣起身去找母亲。欣兰只能连忙跟上。

  到了母亲杨氏房中。杨氏见沈静月前来,诧异道:“我儿怎么不在床上歇息?”

  沈静月把事简单说了下。母亲杨氏皱起好看的眉:“真的要下雨吗?再说沈家的事我一向不插手。”

  她说着狐疑看了沈静月一眼。眼中的意味很明白。她也以为沈静月在杞人忧天。这个时节哪会下雨?就算是下雨也不可能那么严重。

  沈静月只能无奈道:“母亲,你就信女儿一回。咱们沈家要是因为这次茶出了事,我们也好不了。那一批茶我打听过了,起码二十万两的白银。”

  二十万两的货,分到了各个商行一旦卖出去就是近百万两的收入。沈家摊子大,一年就做两季的茶。春茶和秋茶。

  眼下是春茶季节,一年之计在于春,钱收不回来,秋茶也别想好。再者沈家百年家业实则里面亏空不少,这钱一断,人心就散得更快。

  母亲杨氏从小养尊处优,虽然嫁入沈家,但也从不插手沈家的买卖。

  不过难得听见自己宝贝女儿这么关心沈家茶叶生意,她也不忍心立刻就呵斥她。

  她看了沈静月一眼,对欣兰道:“去把江大公子请过来一趟。”

  沈静月愕然。

  杨氏看见她一脸诧异,笑着用手点了沈静月额头:“你啊,你以为能蛮得住娘亲吗?等这次回去江家肯定来提亲。”

  沈静月脸上飞起红晕。难道是母亲知道了江墨轩在屏风后干的事?还是这两日江墨轩派人送这送那的,母亲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她看着母亲杨氏一脸喜事将近的样子,再也忍不住跺脚躲在了屏风后。

  很快江墨轩前来。他扫了一眼看不到沈静月,眼神闪了闪,不过很快他发现屏风后藏着一道娇俏的身影。

  他旋即唇边勾起一抹察觉不出的笑意。杨氏将沈静月的话又说了。

  江墨轩眼中掠过惊讶。他细细想了想,对杨氏道:“今年的天气是有点反常,按着道理前些日子就该下雨。这几日若是有雨也是可能的。”

  杨氏又问:“那江大公子怎么看?”

  江墨轩道:“茶叶其实不急着运往江南。可以等一两日看看天气。或者是多加防备。”

  茶叶最怕受潮。一出库就得赶紧运往各地售卖。一切只看沈家这一批茶是进行到什么地步了。

  杨氏和江墨轩又聊了一会。最后江墨轩倾向沈静月的意见,想个办法先去阻止沈家的茶下江南,拖上三天,看看雨来不来。

  若是雨来了,沈家势必要等天晴了再开船。若是雨不停,沈家也不会贸然雨中运茶。

  沈静月在屏风后听得江墨轩声音沉稳地分析利弊,心中不由掀起波浪。倒不是他同意了自己的看法,而是那一句切中利弊的犀利言辞。

  “沈家如今内忧外患,实在经不起波折。”

  就是这一句让母亲杨氏决心插手沈家的生意。就如沈静月心中所想的,沈家是一艘大船,船上的人心各异,若是风平浪静还可以安然前行,一旦大船沉没,人人拼命逃生,越是下沉得快。

  母亲杨氏不在乎沈家的命运,可是不得不在乎自己女儿的前途。

  她赞赏看着眼前一表人才的江墨轩,道:“这事就拜托墨轩了,等到了京城,我和你母亲可要好好的叙叙旧。”

  江墨轩抬头看去,屏风后娇俏的身影闪了闪。

  他佯装听不懂杨氏的话中之意,道:“到时候定恭候郡主大驾光临。”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等你答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茗香美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