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分身术
十三罗莎2019-04-14 11:374,628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人们对于猎奇之事,总是特别的关注。

  连中午都没过,满街的报童就开始喊着“号外”、“号外”,把鹰帮二当家及其八名手下横死街头的消息传遍了上海滩。

  艾小葵把窗户推开一条缝,从那缝隙之中往下瞅了瞅街上的动静,还是伸手关上了窗户,并顺手把粉色的窗帘拉上,跟秦秋离一起坐在沙发上等着在里屋换衣服的虎爷出来。

  很快,把那一身血衣脱下,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虎爷从秦秋浩的房间走了出来,却忽然显得有些拘束,隔着个茶几,规规矩矩地坐在了艾小葵和秦秋离二人的对面。

  “谢谢。”虎爷一边轻声道谢,一边接过了秦秋离给他递过来的一杯热茶,他却没有喝,只是那那杯茶像是救命稻草一样紧紧地握在手里。等茶水的温度顺着瓷质的杯子传递到他手里升腾起一阵暖意,他这才算是比之前平静了不少,至少看起来没有在发抖。

  “虎爷,你现在能告诉我们了吧?那条巷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艾小葵的表情,此刻也已经比他刚才在燕月楼门外,决定把已经吓懵了的虎爷暂时带离案发现场时好看了很多,但事情看起来这么严重,他不由得还是对虎爷语气严肃了起来。“你有没有看到凶手?”

  他这话刚一说完,就见虎爷的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迟疑和焦虑,那个还有些发烫的茶杯似乎都要被紧张的双手捏碎了。

  许久,虎爷才用极为不确定的语气开口:“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在哪里看到的到底是什么?可能我这么说你们会觉得我疯了,可是……我可能真的是见鬼了!”

  艾小葵和秦秋离面面相觑,实在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你是说,你见鬼了?大白天的?”艾小葵又问了一遍。“你不要慌,你把从你离开以后见到的所有一切都详细地跟我说一遍!”

  见虎爷还是一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样子,秦秋离也急了,忍不住嚷起来:“哎呀,你就别吞吞吐吐的了,赶紧说呀!看见什么就说什么,是人是鬼,我们给你判断!”

  虎爷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又看了看一脸急切的艾小葵,手微颤着捧起茶杯喝了一口,才开始了讲述:“老头子擅作主张弄得我当时非常生气就离开了燕月楼,也没注意到你有没有跟上来。一直到出了大门,我才发现我把你一个人扔在宴会上了,再返回去也是难堪,想着你见我走了肯定也待不下去,我就准备找个能看到门口的地方抽根烟等等你。然后,我就听到了隔壁巷子里吴天说话的声音。”

  “吴天是谁?他说了什么?”快嘴的秦秋离忍不住问,被艾小葵敲了一下胳膊,示意她别插话。

  “他说……你怎么会?你别过来!”听得出来,虎爷是在极力模仿当时听到的声音,这句话的语调很高,和吴天那个嚣张的德行倒是极为相称。这句话的前半句还充满了惊讶与疑惑,而后半句纯粹就是极度的惊恐和害怕。

  “然后呢?”秦秋离又问,一张俏脸上写满了好奇。

  艾小葵瞪了她一眼然后看向虎爷,也在等着他的回答。

  “然后就是惨叫!”虎爷摇摇头,“很多人的惨叫声!可是……我以为是老头子看吴天碍眼要收拾他,我就赶紧跑了过去……邪门的是,这中间不过就是几秒钟的时间,他们就已经变成你们刚才看到的样子了。”

  听他这么说,秦秋离瞬间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发出惊呼。艾小葵也是一脸震惊,几秒钟?这怎么可能?

  “那,凶手呢?”艾小葵身体往前倾,两手按在茶几上,似乎要是没有这茶几挡着,他都能直接扑过去按住虎爷的肩膀。

  虎爷苦着脸,表情极度扭曲。“这就是让我怎么也想不通的地方!”他用手指用力地一下一下在茶几上戳着,“你们也去过那个地方,那个巷子是他妈的死胡同啊!我居然没有看到凶手!除了……”说到这里,他的表情又回到了那种焦虑和不确定,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除了什么呀?”艾小葵和秦秋离异口同声,对视一眼,又是一句异口同声:“你倒是赶紧说呀!”

  虎爷倒是让这演双簧似的俩人给弄得平静了些,“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咱们人,在太阳底下都有影子,可是也得先有人才会有人影对吧?”

  秦秋离让他说的有点晕,忍不住说他:“你这不废话吗?没人哪来的人影?”

  “可是,我当时……我只看到了影子!长着角的影子!”虎爷皱着眉,指节捏的“咔咔”作响,“那个影子刚开始还有人形,能清楚看到头上还有两个角,然后就迅速地便淡,等我跑到尸体跟前的时候,就已经彻底不见了。我看了看吴天和那些人,胸口都是个洞……九条人命啊,就那么短的时间,不可能是人干得出来的!”

  虎爷平日里说话温柔斯文,可就是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在艾小葵的心里炸响了雷霆万钧。看不见人,只有影子?那影子还长了犄角……这是大白天的闹鬼了吗?

  “你是说……长角的……影子?”

  艾小葵一脸惊讶,刚才还叽叽喳喳的秦秋离倒是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陷入了沉思,似乎是在努力回忆什么。忽然,她一拍艾小葵的大腿,大叫一声:“我知道了!”她两眼发光,对着正龇牙咧嘴揉大腿的艾小葵,“是分身术!我就说我那时候闻到了一些古古怪怪的味道嘛!那就是饕餮的味道!”

  秦秋离这一巴掌拍在艾小葵大腿上可是一点儿没少使劲,艾小葵一边揉着痛处一边赶紧问她:“你的意思是,这案子又不是人干的?饕餮……是啥?也是异兽吗?我当时除了血腥味儿啥也没闻见呀?”

  “哎呀,这也不怪你孤陋寡闻,你现在就是个异兽界的半吊子,对什么都是一知半解的。对方现在用的是分身术,只是个还不如元神的残影,你闻不见气息很正常。”秦秋离冲他扬了扬下巴,敷衍地安慰了两句,脸上是从没有过的严肃。“更何况,饕餮是龙族后裔,跟你们一族也算是渊源颇深,退一万步讲,就算让你看见了人家的本尊,你都不一定能看到他的真身。”

  “你这意思是说,如果这个饕餮不是什么善类,到时候我不一定能对付得了他?你之前不是说我身上有麒麟的血脉,是厉害得不得了的上古神兽吗?怎么感觉我谁都打不过啊?”原本不愿相信自己有奇怪力量的艾小葵一听有其他异兽比自己厉害还真挺不乐意。

  “你要是彻底跟你的麒麟血脉融合当然是谁也不怕啦,可是现在你那位不靠谱的老祖宗不一定什么时候才会忽然蹦出来,人家一个分身残影都这么厉害,你一个没融合的半吊子,怎么跟人家斗?”秦秋离满脸无奈。

  俩人正聊得起劲,一点儿要停的意思都没有,全然是忘了一旁还有个连异兽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虎爷正在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望着他们,好半天才忍不住插了句嘴:“你们俩……到底在说什么?”

  艾小葵刚才这一激动是真把他给忘了,一听见他说话,是真让吓了一跳,连忙一脸求助地看了看秦秋离。秦秋离呢,倒还真是不慌不忙,艾小葵一看她两只毛耳朵往后倒,就知道她又要用迷魂术了,一把就拉住了秦秋离已经抬起来放在虎爷面前的手。

  “你想怎么做?”艾小葵捏着秦秋离的手,两眼直直盯着她的眼睛,“又把他搞晕了事吗?”

  “那不然呢?告诉他真相,把他吓出个三长两短来?”秦秋离戏谑地笑着抽出手,轻轻在虎爷面前打了个响指,后者一听那响指的声音,忽然就像是梦游一样站起来慢慢地走回了秦秋浩的房间。

  等到迷迷糊糊的虎爷自行关上房门,秦秋离这才正视艾小葵,神情十分严肃。

  “艾小葵,我跟你说,这个案子你碰不得!”

  一听她这话,艾小葵立马就急了,“为什么呀?这事儿把虎爷牵扯进去了,而且还死了那么多人……”

  “你信我的,不让你碰是为了给你保住这条小命!”秦秋离目光灼灼地盯着艾小葵说,“我觉得首先你得搞清楚一点,那就是,你现在根本就不是‘不一定’能对付得了那饕餮,而是以你现在的这副状况,你十成十不是饕餮的对手!如果他足够狡猾,那他就连出现都不需要,一个残影就够解决你……”她指了指自己,“当然,还有我!”

  “可是我之前……”艾小葵想说之前也处理了两起异兽的案子,可是忽而一想,凤凰是因为体内的力量出现,而且那对凤凰本身就已经出了问题;而鸮,根本就还是个未开化的幼年异兽,据秦秋离说,也是属于异兽中比较低级的,而且最后还是秦秋离出手解决,除了似乎自身十分容易招来这些诡异的案件,自己的半吊子神力还真是没在破案中起到多大作用。“那现在怎么办?抹掉虎爷的记忆,当作什么都没看到?”

  “不然呢?”秦秋离惊讶,“你想让你的同事知道你是异兽的事情吗?要知道,千百年来,不论是哪朝哪代,即使是时代已经发展到现在,即使咱们是在这十里洋场的大上海,让人类知道异兽的真实存在,还是一件非常非常危险的事,弄不好是会惹出大麻烦的!”

  艾小葵争辩到:“那要是有无辜的人被冤枉呢?我总不能回巡捕房告诉大家别抓什么不存在的凶手了,这都是个妖怪的影子干的?”

  秦秋离一脸面无表情,“那你就得想办法替背黑锅的人洗脱嫌疑了,当然,只要你不是要跑去送死,我还是可以帮你处理一些麻烦的。”

  明知道没有犯人还要抓,抓了还得自己给人家洗脱嫌疑,实在不行还得靠着秦秋离的迷魂术才能对外交差,眼前这混乱的状况搞得艾小葵有些心烦意乱,也没在诊所多留就离开了龙腾大楼直奔巡捕房。

  本就是周末,除了被紧急召回来查案的一队,整个楼道都是空荡荡的。

  办公室里,王旭正在安排工作,看到艾小葵垂头丧气的进了办公室,立马喊他:“小葵啊,家里电话怎么没接?还以为你不知道有案子了呢!”

  “哦,我在朋友家。”安小葵随口编着瞎话,“我……我在街上看到报纸,说是有了大案子,就想着回来看看。”

  王旭赞扬地点头:“嗯,挺好,还知道自觉!不像这个孙敬虎,怎么都联系不上,真是不像话!”说着又安排大胡和小猴子去现场再去看看,梁倩自然是要检查送来的九具尸体,而他自己则是跟艾小葵一起,去孙公馆跟孙老爷子碰个面。

  艾小葵自然是不想去,早上刚见过孙老爷子,当时是贺寿,这会儿再去就成了问讯,这简直是太尴尬了;而且,他也实在是不想让王旭知道虎爷的事。

  可惜了,天不遂人愿。王旭硬是说什么没人手了,不听他废话就把他拖上了车,根本不给他和别人换岗的机会。

  到了孙公馆,佣人通报之后,满脸尴尬的艾小葵就再次见到了孙老爷子。

  孙老爷子刚睡醒,脸色比早上在燕月楼见面的时候要稍微好一些,见到艾小葵还挺热情,一句“这位小兄弟,咱们又见面了”倒是弄得艾小葵更加尴尬,王旭一头雾水。

  “你们认识?”王旭一边假意喝茶一边小声问看起来古古怪怪的艾小葵。

  艾小葵咬着下唇皱着眉,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孙老爷子倒是先开口了:“两位是犬子阿虎的同事,也就是自己人,有什么事也不用拐弯抹角,老头子我知无不言。”

  王旭一听这话一脸震惊,嘴里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阿虎?孙老爷子,您是?……孙敬虎是您的?”

  “阿虎正是犬子。”孙老爷子倒是坦荡,悠悠地叹了口气就接着说到:“阿虎和我的关系有些不太好……可能,他不愿意在你们跟前提起自己的家事吧?”

  “哎呀,他可能提过……我这大老粗,记性不好,可能忘了,忘了!”没想到查嫌疑犯查到了同事的父亲头上,弄了一脸尴尬的王旭赶紧打个圆场。

  孙老爷子倒是笑着摇摇头,一脸看破不说破的表情,摆了摆手说了句:“家事就先不提。”算是终止了尴尬。顿了顿,他又开口,“刚才他们跟我说,你们是为了吴天的死来的?”

  “是是是!”王旭赶紧将话题带入正轨,“老爷子,我听说,您在吴天死之前不久,在燕月楼当着众人的面和他发生了争执?然后吴天就带着人从燕月楼出来,之后就遇害了……”

  王旭这一问,倒是让艾小葵忽然想起了孙老爷子在燕月楼说过的那句极有气势的“挖心肝灭满门”。瞬间他觉得自己的脑仁儿一阵抽痛,这一切也太巧合了吧?!这下,孙老爷子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遇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