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画皮造骨
十三罗莎2020-01-04 16:144,435

  就那么一瞬间的时间里,艾小葵把从小到大所有学过的形容词儿在心里面细细地给盘点了一遍,都没能挑出一个能准确描述那团黑气的语句来。

  那黑影看起来依稀像是个长着一尺来长犄角的人形,可又不是一个固定的形状,而是时而人形时而看起来又成了野兽的形态,飘渺不定,似烟尘随风而动。

  “既然来了,不如现身吧!”

  虽然都是艾小葵的声音,但是大葵说话明显要比小葵有底气的多,不论何时都散发着一种高人一等的尊贵感。“你也算是龙族血脉了,躲躲藏藏算是怎么回事?”

  大葵这话语气嚣张跋扈,但却也提及了对方的龙族血脉,算是暗抬了对方半分。不过,他那习惯性的高傲语调听得艾小葵和秦秋离一阵心悸,心里不由得念叨:饕餮大人,你要是实在气得慌,一定要直接瞅准了眼前这位说话十分欠揍的主儿,可千万不要伤及无辜啊。

  不过呢,说来也是有些奇怪,艾小葵一离开病床旁边,那团诡异的黑气就一下子停止了攻击,病房内那种压抑的感觉也一下子就稍微散去了一些。

  看到这状况,秦秋离拽了拽艾小葵的衣角,凑到他耳边细声说到:“有没有觉得,这残影好像是在保护孙老爷子哎!它不想让我们打扰孙老爷子!”

  艾小葵还没说话,那团黑气就像是印证秦秋离的话一般,竟然悄无声息地一瞬间就飘到了他们身后,穿过了门板,直接就从房间里出去了。

  “咱们暂且出去!”大葵忽然说到,这一刻,在艾小葵心里也忽然就涌起了一种强烈的感觉——真相,似乎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而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走出病房追出楼道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副十分诡异的场景!

  由于速度奇快,那团黑气已经保持不住隐约可见的人形,而是像一个黑色的球一样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向着楼道的尽头冲了过去。一瞬间,楼道天花板上的灯随着气流摇晃;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团黑气已经悠悠地停在了一个房间的门口,并且直接无视门板的存在,嗖得一下就飘进了房间里面去。

  艾小葵和秦秋离顿时感到头皮发麻脊背发凉,那黑气进的房间,分明就是虎爷的病房!

  “傻小子,愣什么?快追过去啊!”大葵大喊一声就催动艾小葵跑了过去,艾小葵又跑不了多快,大葵就拿残影拽着他,这情况让一旁的秦秋离看起来,可是要比那团黑气还要诡异,就像是影子在拖着人跑。

  艾小葵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跑得这么快过,等他喘着粗气一把推开病房的门时都还在不停地喘着大气。不过,他只往房间里看了一眼,就一下子愣住了,险些让倒抽的一口凉气给呛住。

  黑影刚刚飘进去的病房里,此刻哪里有什么黑影,倒是正有一个人正坐在病床边上的椅子上拿着毛巾给虎爷擦汗,而且这个人艾小葵还并不陌生,也算是见过几次的熟面孔——孙老爷子的义子陶敬阳!

  不过,听到门板被猛地推开发出的巨响,陶敬阳轻轻擦汗的手竟然连一下停顿都没有,对于忽然闯进来的艾小葵和秦秋离连看都不看一眼,显然是有备而来。

  “陶……陶大哥?”生怕开门见山会打草惊蛇,艾小葵一边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打着哈哈,一边靠近病床,琢磨着怎么才能让这个危险的家伙远离虎爷。“呃,那个……你怎么,你怎么会在这儿?”

  直到擦完虎爷脸上和脖子上的汗珠,陶敬阳都没有回话。艾小葵假模假样的问话就像是扔进了幽深的潭水中,连个回音都没有,顿时觉得有点尴尬。

  把毛巾扔在床头的小柜子上,陶敬阳终于起身,扶了扶眼镜,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这才转身对着艾小葵,脸上一派斯文体面的浅笑,倒是完全看不出是帮派出了名的狠角色。“小葵兄弟,你真的不适合说场面话,你们不就是专门来找我的吗?”

  对方既然这么敞亮,倒是也没必要拐弯抹角。

  “你就是饕餮?”

  这是大葵的声音,冷静霸气,全无刚才艾小葵那般紧张没底气。“许久不见,你这副皮相倒是比以往好看多了!怎么刚才叫你许久都不现身?”

  大葵说话自带挑衅意味,陶敬阳倒是也不恼,仍是一脸笑意。“数百年前在下曾有幸一睹尊上的绝世风华,至今未敢忘怀。只是……当时您身处深宫内苑,独得皇上恩宠,在下身为区区膳房总管,也不敢有所逾矩。如今再相遇,尊上您虽已为男儿身却仍是风姿绰约,在下不敢在您跟前造次。”

  他这话一出,秦秋离和艾小葵都愣住了——合着大葵几百年前还当过宠妃?按陶敬阳的说法,还是个风华绝代的美人儿?!这简直就是——

  太好笑了!

  他俩一脸憋不住的笑意让大葵气得直跳脚,艾小葵动都没动,墙上的影子却像是地震了一样直抖,连带着室内的空气都冷了几分。

  “休要提及无用往事,本尊可没兴趣与你套近乎!”大葵气得古一句今一句地骂起来,“话说回来,你也是修行传承数千年的异兽了,怎会不知人界规矩方圆,竟对凡人下此毒手?”

  陶敬阳仍然不慌不恼,“尊上息怒,在下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没等大葵叫嚷,艾小葵率先开口:“什么苦衷让你杀了那么多人?什么苦衷让你对虎爷下手?他亲口跟我说,他得叫你一声哥。你就是这么对弟弟的吗?”

  “我……”陶敬阳似乎在想该怎么开口,“其实,我也希望有人可以阻止我!”

  在虎爷不太平静的呼吸之中,陶敬阳开始了自己的讲述……

  陶敬阳的父亲是个普通人,为了救孙老爷子而死,而他的异兽母亲却是极为重情,没过多久,也就随着去了。

  作为只有一半饕餮血统的陶敬阳,从小就由孙老爷子一手养大。外界传言孙大富养他只是为了彰显仁义,可只有陶敬阳自己明白,这个对外人狠辣、对他也颇为严厉的义父,是真的把自己当作亲生儿子来养育。

  十三岁的时候,陶敬阳第一次被人误以为是孙敬虎而被敌对的帮派绑架,孙老爷子像疯了一样带着兄弟们找遍了上海滩所有能藏下一个孩子的角落,终于在码头附近的一个破仓库里找到了浑身是血缩在角落的陶敬阳,周围全都是仇家残破的尸体。陶敬阳对孙老爷子说,那些人窝里反打了起来,他才保住一条命,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身上的血,没有一滴是自己的,全部都是来自于那些已经死去的仇家。

  没错,就是那一次,作为一个只有一半异兽血统的半人半妖,他居然在机缘巧合之下,破天荒的成功融合了。

  忽然拥有了数千年的记忆,尤其是拥有了远远超乎常人的力量,陶敬阳比一般人都要强大许多,在帮派不可计数的血战之中,他所向披靡,但他的聪明才智告诉他,在帮鹰帮逐渐扩大势力的过程中,他必须努力在找办法压制自己的兽性,这样才可以活下去。

  “你们知道吗?”陶敬阳笑得苦涩,“我的饕餮血统只有一半,却承受着那么强大的力量,虽然勉强融合,却还是出现了一些副作用。等到我发现这些副作用的时候,人类的血肉对于我来说已经具有了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为了压制住自己吃人的天性,我这些年来都只敢吃素,不沾荤腥,有机会就做善事,修身养性……或许异兽的能力对于常人来说是求之不得,但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简直就是诅咒!”

  艾小葵听他讲到现在,也逐渐没有了刚才的咄咄逼人。“那,你为什么?……”他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知道陶敬阳知道他想问什么,也一定会和盘托出。

  “你说对吴天下手吗?”陶敬阳笑笑,表情却逐渐变得冷酷,“因为他该死!”顿了顿,他又接着开始讲述。

  陶敬阳一直在帮着虎爷打理鹰帮,办事一向是十分稳妥,帮内的兄弟们也都很服他。可是,自打半年前孙老爷子的心脏被查出了问题,鹰帮内部就也开始出现问题。

  陶敬阳发现,之前还算老实的吴天忽然开始明目张胆拉帮结派,甚至多次明里暗里给陶敬阳和孙老爷子使绊子,都被陶敬阳先发制人挡了下来。

  直到有一天,孙老爷子和陶敬阳的汽车刚从医院出来,就遭到了几个枪手的围攻,生死存亡之际,陶敬阳用自己的身体,生生挡住了射向孙老爷子的子弹。

  融合之后,他的复原能力很强,可这子弹偏偏是从陶敬阳的心脏穿过。虽然意念不灭不死,但身体却会逐渐腐烂,等到彻底烂的不成人形,他作为陶敬阳陪在孙老爷子身旁的日子也就算是到头了。

  “你去找了狐族!异兽的肉身如果要做修补,只能倚靠九尾狐的画皮造骨之术!”大葵看了看面色红润一点也不像个腐尸的陶敬阳肯定地说到。

  他话音刚落,艾小葵立马看向秦秋离。秦秋离却也是满脸的震惊,瞪大了一双杏眼:“画皮造骨确实是我狐族独有,但那却是我狐族密不外传的禁术啊,自古以来只传九尾后人,寻常八尾的后人虽同为狐族子孙,却根本没有学习这门法术的资格。肉身不死不灭有违天道,先祖为了不让这禁术给狐族找来祸患,早已将这禁术秘法从记忆传承中抹除!我知道也是因为我是狐族数百年来唯一一个天生九尾的后代,我作为传人都不曾也不敢去试着参透,怎么可能会有其他狐族会用?更何况,贸然使用禁术,是会遭到法术反噬的,后果十分严重,谁也不会拿这个开玩笑啊!”

  “你居然是九尾狐?!那……你和他是什么关系?!那个叫秦秋浩的狐族,就是他,是他对我用了这术法!”

  陶敬阳的表情忽然变得十分愤怒,整个人都开始颤抖,似乎想到了什么极为不美好的回忆。“受伤之后,我躺在血泊里,一旁的义父已经昏迷了,当时是午夜,别说没有什么行人了,就算是有,也没有人敢在午夜时分搭救躺在街上还浑身是血的我们,直到他出现……他告诉我,虽然他只有八尾,不及他姐姐天生九尾心有九窍,但他却通晓画皮造骨之术,给我修补过之后就可以当作没事发生瞒天过海!本来也确实是这样,可是……很快我就出了问题!”

  他的表情越来越扭曲,身体也开始微微颤抖,似乎在极力隐忍着回忆的痛苦。“从小到大,我一直把自己与常人不同这回事隐藏地极好,可是,从那天开始,我根本控制不住想要去杀人的欲望!我想尝尝血的滋味,我想感受滚烫的心在我手上跳动,温暖我的身体……我一直在忍着!可是,好痛苦……是他,一定就是他对我做了什么!一定是他!”

  陶敬阳看起来十分愤怒,一旁的秦秋离却是满脸不可置信。如果陶敬阳说的是真的,那么就说明阿浩确实曾经瞒着她用禁术给异兽修补肉身……难道,阿浩是因为禁术反噬才心性大变?

  她刚要问个仔细,大葵却出言打断了她,并且向她轻轻摇了摇头。“丫头,听他说下去!”

  看着明显已经有些不太对劲的陶敬阳,秦秋离只好把一肚子的疑问咽了下去。

  过了许久,终于有些平静下来的陶敬阳才又再次开口:“义父寿宴,我知道他最想让阿虎来参加,来亲手跟他说一句贺寿的话,能心甘情愿接受他最引以为豪的鹰帮头把交椅!”他苦涩地笑了笑,“你们根本不知道,阿虎愿意来寿宴,义父有多高兴!可就是那个该死的吴天,他真的该死,他居然敢来寿宴上闹事,我不杀了他,难解我心头只恨!更何况,如果让他活着,他那么丧心病狂,一定会找机会对义父动手!”

  “你是说,你是怕吴天对老爷子下手,所以你就先下手为强跑去杀了他们?”艾小葵叹了口气,心里瞬间觉得有些堵得慌。“那可是九条人命啊!”

  陶敬阳的脸上充满了扭曲的青筋,他似乎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不想的!我只想杀了吴天!可是……”

  “你忍不住!”大葵忽然开口,墙上的影子也随之变成了诡异的形状。“你的身体里被强塞了生魂进去,兽性只会越来越强烈……过来吧,给我看看你的伤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