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盛夏的冻尸
十三罗莎2020-01-04 16:154,449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盛夏时节,教会医院病房里,即使是所有窗户全都大开着通风还是热得能把人给活活焖熟。此刻,满头是汗的艾小葵正在一勺一勺给躺在病床上面如菜色的秦秋离喂着徐阿姨煮好的白粥,半碗都还没吃完,汗水已经把身上的衬衫浸了个湿透。

  秦秋离虽然气色不怎么样,但一口一口吃着递到嘴边的粥倒是难得的乖巧温顺。反观给她喂着饭的艾小葵,却整个人都像是被乌云笼罩一般,从头到脚都透露着不开心的气息。

  不过呢,这也不能怪他,并不是他自己不愿意照顾秦秋离。之所以整个人看起来这么闷闷不乐的一脸不耐烦,罪魁祸首正是他身体里那位从来没伺候过别人的老祖宗——大葵。

  大葵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但唯独是有些畏热,现在气温这么高,搞得原本就脾气不怎么样的大葵这阵子一整个白天都很焦躁,晚上要么就是催着艾小葵带他出去吹着凉风遛弯儿,要么就是让他一碗接一碗地灌冰镇酸梅汤,就连睡觉还得让艾小葵端一盆凉水摆在床边,他好进去凉快凉快,艾小葵打小儿就怕寒凉,也是被折腾得够呛,入夏没几天的时候就染了风寒,到现在都还没好利索。

  一个是脾气暴躁的大葵,一个是病恹恹的秦秋离,艾小葵已经快要应付不来了,再加上巡捕房这阵子同事们接连请假,搞得人手严重不够,大家都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要不是这段时间上海滩的日子还算太平,不然可还真的是忙不过来!

  虎爷身体还没彻底康复,虽然已经出院回家了,可他不止得照顾被自己气病倒了的老爸,还得处理掉鹰帮解散地遗留问题,忙得不亦乐乎。自打他知道了艾小葵的秘密之后,俩人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十分尴尬。虎爷倒是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对待艾小葵也还是一如往常,但那种就连短暂的眼神接触都变得躲躲闪闪的状态,弄得艾小葵心里很是尴尬。

  想来想去,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虎爷,也不知道在虎爷的心里,会不会是因为认为他是个怪物才这么躲着自己。

  除了虎爷,巡捕房里一起请假的还有梁倩和小猴子侯玉强。

  梁倩呢,是说国外有个医学讲座,主讲是她的偶像,她非去不可直接找张全友请了一个月的长假;而小猴子貌似也对讲座十分感兴趣,非要跟着去,他一向运气极好,用这么个破理由跟张全友也请了一个月的假,居然还成功了,让大胡等人羡慕得牙痒痒。

  请假的人一多,艾小葵和王旭、大胡自然就比平时要更忙,不止要应付日常的工作,还有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的资料等着归档入库,三个人从早忙到晚,手头的活儿却是只见多不见少,依然堆得像座山。搞得大胡他们隔一会儿就要仰天长啸骂几句街,骂完再接着干活儿。

  最惨的还是艾小葵,他每天在巡捕房忙得死去活来,下了班还得到医院报到,照顾秦秋离。自打给陶敬阳用了画皮术之后,秦秋离元气大伤,已经在医院里躺了快要半个月了,脸色都还不见好转。

  对于秦秋离来说,阿浩就是她的命,凡是有可能让她找到阿浩的方法,她都是赴汤蹈火也乐意,原本她也确实是充满斗志,坚定不移地相信自己的弟弟是无辜的。

  可是,在她刚从昏迷中醒来,和已经化为饕餮原形的陶敬阳聊过之后,她就彻底沉默了,谁问也不答话,就这么一直到现在。

  其实不止是秦秋离,就连艾小葵想起陶敬阳所说的那些听起来寒气逼人的话,也仍然是心有余悸。

  原来,陶敬阳在觉得自己有些不太对劲之后,给阿浩打过电话也去诊所找过。可惜的是,电话没有人接,诊所也一直锁着门。按照他所说的时间,应该是秦秋离到处找线索的那段日子。可是,那时候秦秋浩应该是被冻在冰块里的啊!如果秦秋浩在那段时间里不止跑出了冰块还带陶敬阳回过诊所,秦秋离难道什么都没有发现吗?她究竟隐瞒了些什么?

  想到这里,艾小葵看向目光呆滞像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一般的秦秋离,心里多多少少有些烦闷。

  他闷声不说话,大葵可憋不住,他这些天里每天都要说一次:“丫头,你能不能说话,你是要在这里憋成个哑巴吗?”语气倒是一反往常的高高在上,像是哄孩子似的好声好气。

  不出意料,像以往一样,秦秋离又是紧咬着下唇,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或许是因为没睡好,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今天的艾小葵特别没有耐心。眼看着秦秋离的睫毛慢慢被水气湿润,又是一副悲伤至极的模样,一向好脾气的艾小葵忽然就开始有些不耐烦,说出口的话比平时的大葵还要冷冰冰:“秦秋离,你是不管你弟弟死活了,是吗?!不找线索,不查他发生了什么事,就在这儿一直当没事发生,是吗?!”

  他的表情十分严厉,丝毫不管秦秋离的眼泪已经顺着脸颊滑落,继续骂着:“秦秋浩可真够倒霉的,不止是让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幺蛾子缠上搞得性情大变,还摊上你这么个懦弱的姐姐,如果我是他,我也不会想见你!”

  他把盛着饭的瓷碗往床头小柜子上一摔,刚准备继续骂就被大葵拦住了。“小葵,你这可过头了啊!人家秋秋一个女孩子可不是让你这么糟践的!”

  发够了脾气的艾小葵一听他这话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寒:“秋秋?你什么时候跟她那么友好了?”心想你现在这么装好人,就跟之前动不动就掐人家脖子把人家打飞的那个不是你一样。

  大葵反常地没有回嘴,艾小葵刚准备说话,就见病房的门被人一把推开了,进来的人开口就是一句“小葵花,有女朋友了也不跟哥哥说啊?我说你小子怎么这阵子下班那么积极呢!原来是在这儿当二十四孝男朋友呢!”

  艾小葵让他吓了一跳,好半天才眨了眨眼,“旭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哪儿能知道去,有个案子的死者让送这儿了,大夫检查完发现不对劲就直接联系了巡捕房,我这刚一过来,有个小护士就说有个警探在这儿,我就过来瞅瞅,没想到原来是你!”他说着就走近病房,瞅了瞅不知何时已经翻身对着墙的秦秋离,压低了声音问:“这是弟妹啊?你惹她不高兴了?”

  躺在病床上的身影明显僵直一下,艾小葵也是一阵尴尬,赶紧转移话题。“啊哟,什么弟妹啊,别乱说……你刚才说,发生了什么案子啊?”

  “嗨!我也不清楚呢。”王旭挑了挑眉,扁了扁嘴,似乎也是满肚子疑惑。“电话里他们也没说清楚,只说是一对卖早点的老夫妇在翔龙公寓跟前的梧桐路上发现了一个死人,那老两口吓坏了也就没了主意,没通知巡捕房,喊人把那尸体给送到医院停尸房来了。”说着他一脸神秘,“据说,那死人冻得硬邦邦的,放在停尸房里跟个冰棍儿一样直淌水,你说渗人不渗人?”

  “冻住了?冻尸?”艾小葵看了一眼王旭脑门上沁出的汗珠,一脸震惊地说:“怎么可能啊?!这天,热得跟火炉子似的,怎么冻住的?”现在这外面太阳毒得很,好人儿出去晒半个钟都得昏过去,怎么会冻成冰疙瘩?这也太离谱了!

  艾小葵光顾着纳闷,倒是没注意,听了这话,躺在床上的秦秋离明显抖了起来。

  王旭摇了摇头,“我哪儿知道,这不过来看看吗。你这儿忙完没?跟我一起去瞅瞅?梁倩出国了,大胡那大老粗我可指望不上,你给我看看这是个啥情况。”

  一番话说得艾小葵倒是推辞不得。

  “你……好好休息,我随后再来看你。”艾小葵对着秦秋离的背影说了一句,就跟着王旭走了。

  一直到病房的门闭住,秦秋离紧闭着的眼睛才缓缓地睁开。她眉头紧蹙,看起来心事重重;在这热得让人烦躁不堪的盛夏,她的心冷得像个冰库……

  艾小葵的心情也不好,一看到停尸房里那具尸体,他就知道这下子是又不得安生了——就像是王旭所说,那具现在正摆在停尸床上的尸体,竟然还保持着奔跑的姿势!

  在什么情况下,人会保持这样子的状态呢?

  姿势是奔跑,说明这个人在被冻成个大冰疙瘩之前还是活着的,那么,究竟是什么能让人在奔跑的过程中被冻成冰块呢?

  王旭显然也想到了这几点,不禁有一点傻眼。接到医院的电话来之前,他本以为是弄错了或者开玩笑,没想到还真是个怪案子,只能先联系巡捕房再派人手过来把尸体弄回去。

  艾小葵刚想跟他说这么热的天,尸体最好不要挪来挪去了,就忽然觉得脖子后面像是火烧一样灼痛!——是那些鳞片!大葵要出来了!

  艾小葵的第一反应就是完蛋了这下死定了要露馅儿!这会儿要是大葵跑出来在影子里说话,自己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和王旭解释!毕竟这么诡异的状况,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糊弄过去的。

  好在大葵还算聪敏机智,鳞片发热估计也就是提醒他一下。艾小葵没敢再啰嗦,赶紧找了个了个借口就赶紧跑回了秦秋离的病房。他一脸着急,还让王旭笑了他半天,说他归心似箭什么的,艾小葵也顾不上解释。

  一关上门,大葵的声音立马就响起来了。“你们这都是什么案子啊,一个比一个棘手。刚才这案子也太不对劲了,连我都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作怪,肯定不是什么好现象!”

  艾小葵跑进来的时候没注意,原本躺着的秦秋离这会儿都已经换好了自己的衣服,似乎准备出院。

  “你……”她这前后差距太大,搞得艾小葵有点傻眼,忽然想到她可能是因为之前自己斥责了她几句,才想着是不是姑娘家面子上挂不住所以生气了。

  想到这儿,他赶紧让脸上的表情尽量地温和一点,好声好气地哄着:“你……你这是要干什么?怎么不好好在床上休息?呃……刚才我的态度不好,我跟你道歉,你别生气了啊……”

  秦秋离正在把病号服叠好,听他这样问,把收拾好的衣服和薄毯都收拾好,转身好整以暇地望着他。“我要出院。我这不是病,在这儿住着也是浪费时间。”

  艾小葵想跟她说她的气色真的很差,最好是在修养几天,可是被她这么一说倒是说不出口了。“那你要回诊所吗?”

  秦秋离闻言,眉头微皱,似乎在考虑怎么和他说。“我……我想去找雪儿。”说着她顿了顿,许久才开口:“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提过的,帮我做不会融化的冰块把阿浩封住的那个朋友吗?她就是雪儿。”

  见艾小葵点了点头,她叹了口气,继续说到:“雪儿来自日本,我一直以为她在给我帮忙之后就回去了,可是在凤凰金镯被阿浩抢走的那天,我忽然收到了她在日本的家人捎来的消息,问我她怎么还不回去……可是,当时我是亲自送她去码头的啊!她应该早就回到日本了才对!”

  艾小葵听得一头雾水,“你是说,你的朋友雪儿在给你做了冰块封住阿浩之后,就失踪了?并没有按照原计划回日本?”

  秦秋离点了点头,“你还记得我之前要出远门可是没去吗?其实我已经要上船了,可是我坐在黄包车上忽然看到了在街上游荡的雪儿!”

  “那你没有问她为什么不回家吗?”艾小葵皱眉。

  “我问了!她跟我说她爱上了一个上海男人,决定留在这里!”秦秋离显得十分焦虑,“你知道吗?这简直是胡闹!如果她再不回去,一定会出事的!”

  艾小葵不解,“如果她遇到了真爱,留在上海也可以的吧?会出什么事呢?”他觉得秦秋离简直是在瞎紧张,朋友谈恋爱她也要管。

  “你不明白,她只能在比较冷的天气才能和人接触,如果不是为了阿浩,我绝对不会让她千里迢迢从日本赶来!现在是夏天,上海的热度对她来说根本不能承受!如果她再不回北海道,不止她会融化掉,在她身边的人,都有可能被她害死!刚才,你的同事所说的冻尸,很有可能就是雪儿造成的……”

  艾小葵被她的话惊呆了,说话都有些结巴。“你这朋友到底是……是个什么?”

  “雪女!”秦秋离一字一句地说,“雪儿就是这一代的雪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探艾小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