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图个新鲜,找个刺激!
漫天流萤2019-09-26 15:032,980

  夏可梦见自己和妖精,不,应该是和狗熊打架。

  她与狗熊激战一晚上,基本上,都是被狗熊压着来打的份。

  当她意识清醒过来,闭着眼想要翻个身。

  尼玛,这狗熊也太猛了吧,在梦里都能把她打得周身酸痛像被车子辗过一般浑身散了架。

  诶,不对啊!

  难道自己还没醒?不然,身子怎会像被铁索紧箍住,无论如何都转不了身?

  夏可无奈,只好强掐掉睡意睁开眼看看。

  撞入眼帘的,是一张乌青发黑的脸!

  “鬼啊……” 夏可尖叫一声。

  后面的话,却被一只大手捂在了嘴里头。

  “吼什么,还不是你的杰作?”

  “鬼”开了嗓,是好听得能让人怀孕的男低音,但口吻,却带了薄怒,不知,是起床气,还是被夏可的尖叫给吼得心里厌烦。

  夏可惊恐地瞪着眼前两眼乌青、脸颊上带着不少抓痕的男人,脑子顿时卡壳。

  这男人,是被谁家暴了不成?

  可他,又怎么会和她睡同一床上?

  “关我什么事?我一弱小女流……”

  夏可只是梦见与狗熊打架,还是被碾压着打的那一方,和这男人有半毛钱关系?

  男人盯着她,冷笑一声,“就你这样,还弱小女流?”

  夏可下巴一扬,“不然呢?”

  她说完,视线无意识地落在对方同样充满抓痕和牙印的胸膛,更加惊恐地发现了另一个可能。

  这男人,是裸着的,而箍着她腰的那根根本不是什么铁索,而是他的手臂!

  一个极为荒唐的想法浮上脑海,低头一看自己的胸#前,脸顿时僵住了。

  “想起来了?”男人戏谑的嗓音在她头顶凉凉飘过。

  夏可抬起头,指着他很是肯定地说,“昨晚压着我打了一晚的狗熊,原来是你!”

  男人原本满眼嘲讽,闻言,脸上掠过一抹惊愕和不易察觉的窘态。

  “狗熊?”

  男人自认风#流倜傥迷倒众生,却不料,到了这个让他初尝禁#果的女人眼里,居然,成了狗熊?

  “我昨晚喝醉了?”

  夏可脑子有点短路,试图回忆昨晚的种种,她只记得,她到酒吧借酒消愁,到最后,是喝趴了?

  男人没答她,兴许,是被她误当狗熊这个事实给打击到了,只垂眼冷冷地盯着她,显然,是在等她自个想起些什么来。

  可夏可的重点,似乎与男人的有着颇大的偏离。

  她无视掉男人的存在,抬眼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一种可能性在脑内成型。

  “我被捡尸了?”

  话说出口,夏可便基本肯定,这是她在酒吧里喝醉后的后续。

  身体一阵恶寒,视线扫过男人赤果的胸膛,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此刻正与男人裸裎相对!

  脑子还没下达命令,肢体却先一步有了动作,一掌推开男人的胸膛,脚抬起来对着男人小腹就是一踹。

  男人猝不及防被攻击,痛得“啊”的一声松开了箍在她腰上的手。

  夏可强忍着浑身酸痛一骨碌爬起来,顺手捞了被 子,迅速退到床尾,用被子将自己裹粽子般包裹了起来。

  “你确认,你真是弱小女流?”

  男人咬牙切齿地揉了揉被踹的结实小腹,“嘶”的一声,呲着牙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我靠!我这命#根子差点交待在你手上了!”

  夏可脸一红,却强撑着气势抬起下巴冷哼一声,“踹断了才好!”

  别看她骄傲得像只公鸡,实质上,到如今,她还没来得及消化自己与这男人滚过床单的事实。

  男人恶狠狠地瞪她一眼,抬脚,姿态怡然地挺拔立于床前。

  明明,他满脸满身都布满被凌虐般的抓痕齿痕,脸上更是挂着乌青眼圈,却无半点受伤者该有的狼狈和不堪。

  很显然,昨晚的床上运动,于他来说,是一种享受。

  他大大方方地迈至一旁,对自己浑身不着寸缕一事毫不在意,拿了睡袍将浑身是伤却精壮健美的身体包裹了起来。

  饶是夏可前一秒还骂着这男人是狗熊,下一秒,却是对着男人健美而华丽的肉#体瞪直了眼。

  啧啧,这腰,窄长精壮结实,所谓的公狗腰,就是这样?

  啧啧, 这腿,笔#直修长,怕不是抽脂或是用假体注塑重造的吧?

  啧啧,这臀,紧翘结实,她昨晚,不知有没有趁醉抓上一把,感觉不知如何……

  男人扭头瞥她一眼,对她赤果的视奸及其就差没流口水的花痴模样视而不见,显然,对这种被追逐的视线已经习以为常。

  “你叫什么?”他似是,问得很随意。

  夏可立即收起龌龊痴缠于他身上的打量,防备地搂紧被子往后缩了一下。

  “你想干什么?勒索我吗?”

  她一介穷逼,口袋长年处于叮当响的状态。

  要钱,自然是没有的!

  男人勾起唇,“你这主意不错!”

  带着不明笑意的眼眸扫过她,然后,弯身捡起她的包包。

  这丫头,张牙舞爪的,想不到,思想挺单纯的,挺不经逗的!

  男人用修长的手指利索地从她包里拿出钱包抽出里面的身份证,看清楚上面的字眼之后,他手顿了顿,眸子闪过诧异之色。

  “夏可……你住临湖庄?”他眼神复杂地盯着她。

  夏可在他要翻她包包的时候已经扑到了床边,可惜,她身子痛得厉害,动作慢了半拍,等她爬到靠近他的床边,他已经拿起她的身份证看了起来。

  “你想干嘛?我是个穷鬼,把东西还给我!”

  夏可裹着被子下了床,赤着脚步履艰难地挪到他的面前,伸手,想要抢回身份证。

  男人把手举起来,若有所思地打量立于眼前的她。

  “夏毅,是你爸爸?”

  夏可不置可否,踮起脚扬着手想要抢回自己的身份证。

  男人比夏可高了足足一个头,他似是心情极好地逗猴子般晃着高举的手,意味深长的视线却一直没离开过她的脸。

  然后,似是在回味般“嗯”了一声, “夏可,20岁,很嫩、却很辣的一枚小辣椒!”

  夏可脸一红,“臭流#氓!”

  男人也不反驳,只用仿是能剥光她一般的赤果视线上下打量着她。

  不用想也知道,这男人的评价,是针对她昨晚床上的表现而言的。

  不行,不能让这男人看出自己其实是只弱鸡的事实!

  意识到这男人可能是专挑软杮子捏的人,夏可迅速武装起自己。

  她挺挺胸膛壮了壮胆,然后,高傲地仰起头,盯着男人布满恶劣笑意的脸。

  细看之下,她竟瞬间恍了神。

  男人明明一脸乌青与伤痕,却不难看出,他的脸部轮廓精致而立体,弧线完美得犹如希腊雕像,纵然满脸是伤,却掩饰不了他长得极俊极好看的事实,特别是那双微蓝的眼眸,亮而深邃, 若是被这男人深情凝望,怕是,没几个女人能逃过他的盅惑吧?

  “喂,我说……”

  夏可的嘴,又比脑子快了一步。

  “嗯?”男人垂眸看着她。

  “你这姿色,勾勾手指就有大把女生倒贴吧?”

  男人似是不太明白她的意思,眨着他那双好看的蓝眼睛摆出一副好奇宝宝状,“所以呢?”

  “你犯得着捡尸吗?”夏可挠破头都想不明白。

  男人一额黑线,看来,这丫头是绕来绕去都绕不过捡尸这个设定了?

  行吧,既然绕不过,就顺着她意好了。

  “图个新鲜,找个刺激!”

  “你!”

  夏可没料到会听到这样一个答案,只当男人是随口敷衍她,一点不走心。

  却没发现,男人说话的时候,眼里掠过一抹痛楚!

  “行了,我有点急事,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晚些来公司找我!”

  男人趁着夏可还在愠怒之中,转过身去,旋即,拿了张名片递到夏可眼皮底下。

  夏可不接,怒视着他,“你什么意思?”

  男人扬起唇,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把名片别在被夏可充当衣服的被子缝里,又对着夏可扬了扬她的身份证,然后,一脸恶劣地当着夏可的面,把身份证揣进了睡袍的袋子里。

  “下午乖乖来找我,不然,我可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来!”

继续阅读:第2章 没错,我要你负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