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他司珩,才是最大的傻#B
漫天流萤2019-09-26 15:031,870

  这话,是针对他自己,还是针对夏可的话,夏可不得而知。

  而夏可同样不知道的是,在喜欢夏冬这件事上,司珩是真的希望,那只是刹那的错觉而已。

  可他,却怎么都忘不了,两个月前那惊鸿一瞥,那个让他一见倾心的小仙女。

  那天,是桐城名门望族崔家老爷子八十岁寿宴,司珩带礼过去祝寿,给老寿星道完贺寒暄完,司珩百无聊赖地躲二楼露台上抽烟透气,想着再过一会,就先行告辞。

  一楼花园里,灯火通明,几个纨绔正闹哄哄地围成一堆,笑闹声夹杂着不堪入耳的调戏声不绝于耳。

  依稀中,似是听到哭声,声音听起来不像女人倒更像是个年轻的少年。

  司珩十几岁开始混迹大小社交圈,见过各式各样过份的打闹,他从不参与其中,但也不会多管闲事去掺和什么。

  不是他没有道德心,而是,内心空虚寂寞冷的纨绔们玩的花样太多,不明真相同时不想惹麻烦的话,最好还是别去掺和。

  而此时,即便隐约能猜到花园里发生了什么事,他同样也只抱着旁观者的心态 。

  少年的哭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凄厉,司珩收回视线掐掉烟,准备回去向崔老爷子告辞了。

  “你们这群混蛋,在干什么?放开他!”

  尖叫声传来,把司珩的脚步拖住。

  目光重新聚焦于花园里,只见穿一个穿着白色抹胸及膝小礼服的女孩,火箭炮般冲过去,手脚并用试图把几个纨绔扯开,“特么的,统统给我滚开!”

  纨绔们纷纷放手,她弯身把地上衣衫不整的纤瘦少年扶了起来。

  几位纨绔还杵在一边,女孩眼中喷火,朝着那几人一声暴喝。

  “妈的,还不滚?信不信我报警?”

  “冬姐,我们走,这就走……”几位纨绔作鸟兽散。

  夜灯之下的女孩,虽是盛怒,却浑身散发着耀目的光芒。

  司珩不爱管闲事,而且,他深深以为,管闲事的人要不是傻#B,要不就是为了博出位。

  总之,对爱管闲事的人,他没啥好感。

  可那一刻,他对那女孩却充满了敬佩和欣赏。

  女孩低声温柔地安抚着狼狈不堪的少年,搀扶着他往里屋走。

  大概是察觉二楼有人,女孩不经意地抬起头,视线朝司珩瞥过来。

  夜灯足够亮,让司珩看得清清楚楚,女孩眉眼漂亮精致,眼睛亮若星辰,俩人视线在黑暗中短暂一触,女孩便收回视线,扶着少年进了屋。

  留下司珩,捂着他那颗怦怦乱跳的心脏,在露台上又发了好一会呆。

  很快,司珩便打听清楚,那个女孩,叫夏冬,今年二十岁,是夏家的大千金。

  而夏家,与崔家在桐城的地位不相上下,夏氏照明一直以来占据联邦国照明器材大半壁江山,虽然到如今这一代家主夏毅手上业务略有下滑,但夏家在桐城的影响力,仍稳居前几位。

  夏家在桐城如此显赫,也难怪,那几个纨绔,要卖夏家大小姐一个面子了。

  司珩今年二十四岁,没谈过恋爱。

  但他不是个裹手裹脚的人,确认自己心动之后,便开始了对夏冬的追求。

  不过,他终究不是那种为了爱而不管不顾的人,他的教养和地位,让他做不出巧取豪夺的事。

  他很忙,但仍按步就班地追求着夏冬,送玫瑰、送礼物,偶尔佳人赏脸,就一起吃顿饭看场电影,彼此发乎情止乎礼……

  至于他的身份,他由始至终没刻意与夏冬提过。

  不论他是珩远传媒的总裁,还是联邦第一大集团司氏集团的继承人之一,他都没提。

  也可能,他的骨子里,其实还是住了个浪漫的灵魂。

  在他看来,真爱无敌,爱一个人,只是单纯爱他/她,无关其社会地位及身份。

  在两个月的追求过程,他和夏冬接触不多,但即便如此,偶尔夏冬的言行举止和品性,会让他怀疑,那天在崔家所见,不过是幻象而已,越是和夏冬接触,他就越发怀疑自己是不是个智障。

  要不然,他那天看到的,是个假夏冬?

  可只要夏冬好好地和他说话聊天,只看着她的脸,他便难以抑止地怦然心动。

  司珩也觉得真特么魔怔了,难道他也和那些疯狂追爱豆的脑残粉一样,只是看脸,便能心动不已?只是看脸,也能自我意Yin脑补出一出旖旎痴缠的情感大戏?

  司珩一边鄙夷自己,一边,还是屈服于自己的视觉感观,对他来说,要承认自己是个只看脸的肤浅男人,并不算太难。

  反正,钱、脸和脑子,他一样不缺,找个只有脸而没脑子的恋人,也不是多大的事。

  于是,在昨天,他把夏冬约到西餐厅向她表白。

  然而,让他没料到的是,夏冬听到他的告白后,一脸高傲地斜睇着他。

  “呵,司珩,你算什么东西?就你,也敢妄想做我男朋友?”

  敢情,过去两个月对他追求的几次回应,不过,是夏大小姐闲来无聊逗小狗般好心施予的骨头而已?

  那一刻,司珩倏地醒悟。

  那个管闲事的夏冬不是傻B,相信真爱的他才是全世界最大的傻B!

继续阅读:第5章 迟了,我现在,是你妹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