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不可多得的痴心人
漫天流萤2018-05-10 14:311,155

  和夏毅的欣喜若狂的反应不同,季谨在得到夏可的肯定回答后,竟默不作声地皱着眉盯着她。

  好一会,季谨把结婚证扔沙发上,抬手捧起夏可的脸,颤着声问。

  “宝贝,你老实告诉妈妈,是不是你爸他们逼你的?”

  夏可努力挤出一抹笑意,“妈,我爸在司珩面前只会点头哈腰像条狗,你说,他哪来的本事让司珩娶我?”

  想到昨天夏毅与夏冬的反应,夏可心里涌起一丝快意。

  “可是……”

  夏毅没那本事,季谨是相信的。

  因为,她比夏可更了解司珩的来头,正因为太清楚这个司珩的背景,她才会对女儿与司珩结婚一事抱如此大的怀疑。

  “妈,司珩的珩远集团,不是传媒公司吗?我和他,算是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什么的,当然是没有的事!

  又或者,司珩确实有可能是一见钟情,只是,对象,不是她夏可而已。

  夏可心里无比嘲讽,但脸上,却露出一抹陷在爱河里的小女生才有的娇羞。

  季谨半信半疑,却无法开口去质疑女儿这个说法。

  因为,她当年,与夏毅,也是一见钟情。

  “宝贝,一见钟情这事……”

  她不是不信这种感情,只是,对这种感情的时效性和专一性抱着极大的怀疑。

  “妈,司珩又不是老爸!”

  夏可知道妈妈担心什么。

  当年她爸这边说着喜欢她妈妈,转头又与妈妈的闺蜜刘莉眉来眼去。

  最后,刘莉怀了夏冬,她爸便娶了刘莉,原本是正牌女友的季谨,成了被抛弃的那一个。

  当然,她那渣爸夏毅,直到结婚那一天,仍想着享齐人之福,所以,婚礼,是瞒着季谨办的。

  而季谨收到刘莉托人交给她的结婚请柬时,刚刚知道,她肚子里,多了一条小生命。

  而这小生命,就是现在的夏可。

  季谨怔忡了数秒,临了,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 好吧,妈妈祝福你!”

  对于连证都领了的女儿,季谨除了祝福和祈祷,还能做什么?

  夏可甜甜地笑道,“谢谢妈妈!”

  她把结婚证放回背包,又从钱包里拿出刚才司珩给她的银行卡。

  “妈,这是司珩给的聘金。”

  聘金这么美好的词,是夏可说的。

  司珩把卡递过来时的原话,其实是,“婚,不会让你白结!”

  至于这是什么钱,司珩没说得那么直白。

  但夏可,心知肚明。

  季谨没有去接,她甚至看都没看那张卡,只是死死地瞅着夏可。

  “宝贝,你告诉妈妈,你是不是,因为妈妈的生意……”

  说到后面,季谨嗓音哽咽,说不下去了。

  夏可单脚跪到沙发上,一把将季谨抱进怀里。

  “妈,你以为司珩的钱是天上砸下来的吗?他又不是傻子,若他不爱我,我想要和他结婚他就真和我结婚了吗?”

  夏可说的,是事实。

  像司珩那样的男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也就她,占了与夏冬七八分相像的便宜,靠着脸,才获得他如此“垂爱”。

  如此说来,司珩这人,也算是个不可多得的痴心人了!

继续阅读:第10章 怕你,拎不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出马,萌宝娇妻拐回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