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图的,是你这张脸!
漫天流萤2019-09-26 15:032,845

  夏可觉得,这世界真是太玄幻。

  昨天晚上,她还在为一个不知女几号的角色被人抢了而借酒消愁,因为,那是她唯一的希望。

  今天,她却成了直接掌管许多艺人生杀大权的珩远传媒的老板娘,用司珩的话说,就是她想要什么都行,只要,不太过份。

  本来,她以为司珩提的那些条件,多少有点夸大或是敷衍,或者说,到拿了结婚证住进了司珩为她安排的酒店,她仍觉得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是个梦。

  直到她在晚上接到杜磊的电话,她才渐渐意识到,司珩给她画的那些大饼,正在逐一兑现,而这个杜磊,就是司珩塞到她手里的第一个大饼。

  当对方自报家门,说他是杜磊时,夏可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好意思,我这电话信号不太好,请问,先生您怎么称呼?”

  对方明显有些不耐,“我叫杜磊,从现在开始,是你的经纪人,明天九点你来珩远找我,具体的事情我们见面聊!”

  杜磊是谁?

  他是业界出了名的金牌经纪,凡是经他手带过的,无论流量小生小花还是实力派演员,全都成绩斐然,拿奖拿到手软。

  “好的好的,我一定准时到,谢谢杜先生!”

  这杜磊,大概因为接了个连作品都没有的小萌新而心情暴差,没好气地交待完,啪地挂了电话。

  对方传递过来的强烈排斥与敌意,并没能抵消夏可心内巨大的喜悦。

  她开心地在床上打了几个滚,突然想起,应该要向司珩说声谢谢。

  拿出司珩给的名片,照着上面的号码打了过去,得到的,却是“对不起,你拔的电话已关机”的语音提示。

  看来,她这位大金主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夏可并没他别的联系方式,发了条简短信息表达过自己的谢意后,便安心睡觉。

  梦里,她一路披荆斩棘成了最年轻的影后,她在雷鸣般的掌声中接过奖杯,她站在话筒前,大声地告诉所有人,她夏可,从来都是最棒的。

  她是妈妈最棒的女儿,也是,最棒的自己!

  ……

  第二天,夏可准时来到珩远集团。

  杜磊比夏可所以为的要年轻,看起来应该不足三十岁,他穿着合身的小西装内衬衣最上面两扣子解开,袖子随意地撸了起来,显得精练但不拘小节。

  夏可对杜磊第一印象不错,虽然心里紧张得要死,但她竭力摆出镇静的样子朝杜磊伸出了手。

  “杜总监,您好,我是夏可。”

  出门前,她凹了好一会造型,最后,还是决定和平时一样,梳了马尾,穿了最为简单、也最符合她年龄的白衬衣格子短裙蹬了双小白鞋过来。

  正在整理资料的杜磊漫不经心地抬起头瞥她一眼,一闪而过的惊喜掠过眼眸,却在夏可察觉之前敛了起来。

  “坐吧,手头有没有带照片的简历?发我一份。”

  “有的有的,我现在马上发给你!”

  简历是夏可前几天去试角时精心准备的,所有她认为的自身优点长项,在简历都一一列明。

  杜磊很快把她发过去的简历看完,再次抬头,挑剔的目光在她身上转悠了几圈。

  “底子勉强过得去,就是这履历……”

  就算杜磊不指出来,夏可自己也十分清楚,她的短板,是连个像样的作品都没有。

  现在许多艺人都是童星或练习生出身,小小年纪就在圈里摸爬滚打。

  像她这样二十岁但履历还是一张白纸的,确实,寡淡了些,要培养起来,难度自然就大了许多。

  “杜总监,我不怕苦不怕累,什么活都愿意接的!”

  夏可没想过要一蹴而就,她要的,是机会,哪怕,只是个露小脸的小角色。

  杜磊微微皱起了眉,“你不怕苦不怕累,我怕!我的艺人,岂是什么活都接的?你丢得起这脸,我可丢不起!”

  夏可怔了一下,连忙改口。

  “杜总监您是老大,我一小白啥都不懂,今后就全凭您关照和安排了。”

  杜磊的脸色这才缓了一些,将手边一叠资料扔到她面前。

  “你情况有点棘手,我得好好帮你规划一下。这两天你乖乖把这些看完,别以为是司珩老婆就任性胡为。”

  夏可又是一愣,她还以为,司珩并不会大肆宣扬与她这段婚姻关系,毕竟,她与他,可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恋爱婚姻关系……

  而这个杜磊,则比她想像的更牛B,他没把她放在眼里不奇怪,连老板司珩他都不放在眼里,那就不是一般般的厉害了!

  “杜总监请放心,我一定认真把这些看完看透!”

  杜磊嗯了一声,朝她挥了挥手,“回去等我电话!”

  夏可本来还有不少问题想要请教他,闻言,不好再打扰,微微躬身,转身要走。

  “司珩让你去找他一下……”大概是突然想起来,杜磊在她身后提了一句。

  ……

  关于司珩这么着急与她结婚的原因,夏可设想过N个,但最立得住脚的,是司珩对夏冬求而不得,心种怨恨而生了报复之心。

  不过,很快,夏可便发现,自己实在是太看得起夏冬,同时,亦太低估了司珩。

  “这周六,跟我回家一趟,让杜磊给你腾两天时间。”

  夏可一进门,司珩就通知她。

  她惊讶地张大嘴,“跟你回家?”

  她还以为,她在他的私人圈子里,该是个隐蔽的、见不得光的存在,但看来,是她想错了?

  “怎么?你不愿意?”

  坐在办公桌后忙碌的司珩总算抬起了头,不悦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和昨天一身休闲打扮的司珩不同,他今天穿得非常正式,一身深灰色的西装加上一丝不苟朝后梳的发型,让他的气场又强了几分。

  而年纪,亦因这装扮而攀升了好几岁,愈发给人沉稳老道的感觉。

  这时的他,可一点不像二十四岁,反倒像个三十多岁的刻板总裁。

  “不不,司总你误会了,我当然是愿意的,只是……”

  夏可在他冷冽的视线下森森打了个寒战,扯起唇角努力挤出一抹笑意。

  “只是什么?”

  司珩今天的心情明显不太好,语气及神情都较之夏可之前认识的那个司珩要冷了好几分。

  显然,这才是真正的司珩。

  夏可一脸尬笑,“我以为,我们只是……”

  “只是什么?”司珩盯着她。

  夏可被盯得头皮发麻,“只是逢场作戏”这话,打死她都不敢说出来。

  司珩默默地盯着她看了几秒,然后,朝她勾勾手指,“你过来!”

  夏可心里打鼓,却不得不挪到他身边。

  司珩腾地站起身,欺身过去,手撑着桌沿,把夏可牢牢圈在他臂弯当中。

  夏可紧张地垂下眼,她从来,没和成年男人这么近过。

  而前晚烂醉如泥与他滚过床单的人,在夏可看来,那个并不是她!

  毕竟,她对那晚上的事一点印象没有。

  司珩原本有些生气,但看到她紧张地抠着桌沿微微发抖的模样时,心里那点气,“噗”地灭了。

  修长的手指落在她下巴上, 指尖轻轻摩挲过如丝缎般嫩滑的肌肤,微微一勾,把她的脸挑了起来。

  带钩的视线在自上而下地审视着她, “夏可,你该不会天真地以为,我砸这么多钱和资源在你身上,图的,就是那一张废纸吧?”

  夏可又是一震,长长的睫毛抖了几下,抬起眼对上他深邃的蓝眸。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请司总告诉我,你图的,是什么?”

  有些事实,其实呼之欲出。

  但夏可,希望司珩能明明白白说出来。

  那样,她就能心安理得地享受他砸在她身上的种种好处!

  而不用,在自我厌恶中痛不欲生……

  司珩的脸倏地凑到她面前,喷薄的热气洋洒在她脸上。

  “ 我图的,是你这张脸!”

继续阅读:第8章 我和司珩,结婚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