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为什么不告他?
猫耳儿2020-02-10 09:422,145

  这句话本是木狄自己随意加上去的,没想到徐尧竟认真了,木狄一时接不上话,不由得愣在那里。

  旁边王生冷哼一声道:“那老不死的当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从年轻开始,不知道糟蹋多少良家闺女!他家里面有名有姓的姬妾,比皇帝的后宫都多!可惜报应不爽,家里一个成器的子孙也没有。”

  徐尧想着这人说的不差,慕容千峻的嫡长子早死,嫡长孙平庸无能。剩下的一大堆数不过来的庶子里面,慕容诚武还算有些修行资质,人也能干,却又是个心术不正之徒。

  果然,另一旁裴奎仿佛知道徐尧的心思一般,愤愤不平的说道:“王哥这话说的是了,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有这种爹,儿子能好到哪里去?那慕容诚武为了当蛇族的族长,下死劲的讨好他爹,连杀夫夺妻这种下做事都干得出来!

  若不是杨大哥临死时我们兄弟买通看守,进去送送杨大哥,杨大哥告诉我们真相,我们兄弟还真的以为杨大哥是忘了军规,与魔族人交往过深。若不是杨大哥留了心,骗着这厮留下书信,我们都不敢信这是真事!”

  徐尧听说三人竟有慕容诚武的书信在手,眼睛顿时一亮,她不由得抬头看了那玻璃幕墙一眼。怪不得雪银会选品庭居来唱这出戏,原来是早就查明经常来听戏的这三个军官与那冤死了的关系不一般。

  张炳文亦摇头叹息,说:“恶有恶报,这话不错。如今,他干的这坏事,不是也被人知道了吗?咱们只等着看他不得好死的那一天。兄弟们放心,以后品庭居,不会允许谁再唱这出戏!”

  徐尧叹息一声,说道:“我本来是不看杂耍戏的,今天看他们演的不堪,原以为各位大哥砸店是看不惯这个,却原来是有这么深的缘故。

  想那慕容诚武做这许多坏事,难道就没有人能管得了他吗?由着他继续在军中作威作福?各位大哥可是军人,军人是可杀不可辱的!连我这小女子,都看不下去了呢!为什么不去告他?”

  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徐尧瞥了一眼面前三个五大三粗闷声不吭的大汉,在心里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笑道:

  “我听说皇帝陛下专门开设了枢密院,里面有一个衙门口,叫监察院,是专管军队里的不平事的,张先生知道这个地方吗?”

  张炳文笑道:“这是自然知道的,御报上登出来了。当今陛下是带兵出身,自然是比京城这些文官们知道军爷们的辛苦。”

  “竟有这等事?”那白脸军官木狄率先沉不住气,他们三兄弟为兄弟闹了一场,打了人砸了店,说起来都是为了兄弟,这知道有告状的地方如果不去告的话,实在太说不过去。

  “不怕二位见笑,我们兄弟们平时在军队里,什么消息也听不到。若是真有这么个地方,当然不能让杨大哥这么白死。”

  “消息当然是真的了。”徐尧见木狄质疑自己,不满的说道,“连张先生都知道的事情,你们怎么可能不知道?恐怕没有人相信,几位军爷竟不知道枢密院里有个监察院。莫不是怕慕容诚武势大?”

  徐尧这句话颇有杀伤力,三人同时瞪着徐尧,眼睛顿时红了起来。看起来若不是徐尧是个漂亮可人的小姑娘,他们就要破口大骂甚至动手打人了。

  徐尧斜睨着这几个有些骑虎难下的人,笑道:“也没什么啦!惧势也是人之常情,原是我为杨大哥的遭遇抱不平,请几位不要介意。张老板说的对,恶人有恶报,他欺负自己侄儿,只怕连太后娘娘都不会答应。”

  木狄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他觉得原先自己总想着慕容家势大,怎么忘了这一层呢?慕容诚武是慕容诚武,他并不能代表慕容家。

  慕容家只要慕容千峻不发话,说到底还是慕容太后说了算啊。听说慕容千峻在闭关养伤……

  木狄这么想着,呼吸开始粗重起来,他看着徐尧一双乌溜溜的美目盯着自己,如芒刺在背,再也无法置身事外。他拿定了主意,对徐尧拱手道:“徐姑娘言之有理!只是杨大哥是我等生死兄弟,我们岂能坐视他被人害死不替他寻个公道?”

  他眼睛赤红的瞪着王生与裴奎:“走!我们再回去叫几个弟兄,一起去监察院告那狗东西!”

  张炳文在旁冷眼旁观,他看出这木狄实际上是有些色厉内荏的,不紧不慢的说道:“监察院院长米粒儿,是家主的朋友。家主在我这里放了名贴,木兄为兄弟情义不惧强权,想来家主在此,也愿助木兄一臂之力。”

  木狄是京都大族木氏的一个旁支,见识自然比王生和裴奎要高很多。

  他知道品庭居的后台是大名鼎鼎的西辰张氏,这位张炳文的家主,正是当今皇后娘娘的亲弟弟张若水。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监察院的存在,只是监察院这种阴森恐怖的地方,谁知道水有多深?更何况军中向来官大一级压死人,像告自己长官这种事情,能不做还是不要做的好。

  如今张炳文愿意将张若水的名贴交给他,木狄算是彻底吃了定心丸。

  众所周知,监察院院长米粒儿是个杀人如切瓜的家伙,与梅雪银一样,都是当今陛下的发小。二人与皇后娘娘的亲弟弟张若水,都是当年陛下平定西辰的大功臣。

  张若水的这张名贴,无疑是张护身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可以说意味着皇帝陛下的态度。

  木狄拿着这张张若水的墨色名帖,觉得自己从上面看到了自己的进身之阶。

  夜明珠温柔的华光照耀下,徐尧正在写字。她可爱的眉头因为认真而微微的皱起,点绛朱唇轻启,不停的念念有词。

  雪银看着一个个漂亮的蝇头小楷在她小巧玲珑的手下跃然纸上,却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徐尧无时无刻不在注意身边人的一举一动,见他皱眉,觉得有些扫兴,不满的瞪着雪银道:“有什么不合适的吗?写的不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神狐:萌仙逆袭要宠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神狐:萌仙逆袭要宠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