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好戏登场(二)
猫耳儿2020-02-10 09:422,144

  那黑脸汉子终于忍耐不住,右拳狠狠的砸在面前的桌子上。震得桌子的酒杯哗啦一声,摔在地上。

  他暴喝一声:“够了!”

  随着这一声暴喝,旁边的一个面色赤红的军人,抄起一个盛着满满一碗灵翅鸭羹的汤碗,往那个马上就要脱衣赤膊上阵的艺人身上掷去。

  谁知舞台下面有一个面有油光的高个子胖子,听到后面的一声暴喝,站起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那军官掷出汤碗时正在盛怒之下,忽略了汤碗里是盛满羹汤的,是以力度不够,到了台前,已有下坠之势,那胖子一站起来,汤碗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那汉子“啊”的一声惨叫,脑袋上被砸开了花,血水混合着羹汤,流了他满身满脸。

  一块一块的鸭肉挂在他的耳朵上鼻子上,虽然他气得横眉冷对,可这么鼻眼歪斜外加满脸的红的绿的,看起来却又是那么的可笑。

  砸人的军官虽然眼看着自己砸错了人,却是蛮横惯了的,本来就没打算道歉,现在看到这个胖子的样子又是如此滑稽,三人竟哈哈大笑起来。

  不曾想那胖子是个走江湖的豪杰,根本不买军官的帐。一时恼羞成怒,破口大骂。

  别看胖子人显得笨拙了些,口齿却是伶俐的很,转眼之间就把三个军官的祖宗十八代一起问候了个遍。

  那黑脸军官被胖子骂得性起,抄起桌子上的一碟子不停蠕动的小玉鼠,冲着那胖子又扔了过去。

  那胖子没想到对方还要继续扔东西砸人,看那满碟子蠕动着的粉乎乎肉乎乎的小东西飞过来,伴随着“吱吱”的叫声,急忙躲闪,碟子砸在了旁边一个彪形大汉的脑门子上。

  有小鼠顺着大汉的脖子爬进衣服里,却不想那大汉竟是怕这些小活物的,现如今这么多小鼠在他身上“吱吱”乱叫,吓得他蹦起来抓耳挠腮,扭腰跳脚。

  徐尧在楼上笑得花枝乱颤,雪银也有些忍俊不禁,他笑着睨了眼泪都笑出来的徐尧一眼,道:

  “你是来看笑话来了?今天我们有意外的收获。想不到他们二人居然也来了。”

  在离那三个军官的两排桌子开外,是两个锦衣公子,二人皆清新俊逸,风度翩翩。

  背对着徐尧的那个,发黑又茂密,在脑后结成细密的辫子,然后梳到头顶,用玉冠固定。

  正对着尧尧的,是一个尚未长成的少年,唇红齿白,眼睛清澈透亮,此时正紧咬着嘴唇,愤怒之意不亚于那三个军官。

  “那两人是谁?”

  “大一些的是赵皇后的侄儿赵望舒,那个小的,就是慕容千峻的曾孙慕容德,”雪银一笑道,“也是台上那位男主角的儿子。”

  徐尧这两日对慕容家的人做了许多功课,知道这位慕容德是当今皇帝的妹妹渭城长公主的儿子,慕容太后与慕容德死去的爷爷,也就是那位嫡长子是一母同胞的兄妹。

  由于这许多代的积累,慕容家嫡长房实力雄厚。京都六禁军中,把守西关的第四军是慕容太后的势力范围,里面的军官,从指挥使以降,都是慕容太后这些年任用的私人。

  而蛇族的私军,向来都是族长家嫡长房的禁胄。

  这就难怪慕容诚武为了讨好老爹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杀夫夺妻这种下作事来。两房的势力悬殊,慕容诚武所持的,无非是父亲的宠爱罢了。

  旁边的那位赵望舒,是慕容德的表兄。

  赵皇后的母亲与慕容太后是一母同胞的姐妹,父亲是北岭王赵浩苍。由于与魔族搭界,北岭国虽然贫瘠却民风彪悍,国内重兵集结,实力雄厚。

  把守京都东关的六禁军之一的第六军是赵皇后的势力范围,第六军指挥使赵如初,是赵望舒的父亲,赵皇后的亲哥哥赵庸伯的义子。除军中以外,赵庸伯在先帝一朝,一直掌管中枢,他广纳子弟门生,在京都和地方都有赵家人出没。

  京都六禁军中的另外四支,有两支为神教殿的教兵,另外两支归皇家亲自指挥。再加上羽林军,皇族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是京都势力最大的一族。

  可帝后既是夫妻,在权力上也是此消彼长的关系。先帝性情温良,赵皇后一直是先帝一朝的实际决策者。

  这对赵皇后来说却不是权力的最高点,雪银一直跟在先帝身边为先帝诊病,他知道先帝不是病,而是被人长期下了毒,这个下毒的人就是赵皇后母女。

  赵皇后想毒死先帝,为的正是国师提到的那份诏书。可圣龙大陆有女子不能为帝的祖训,虽然轩辕旭尧是被当成皇子养大的,可这种事情能瞒得了外人,又岂能瞒得住先帝?

  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先帝还没有反悔时杀死他。

  尽管赵皇后杀夫弑君罪不容赦,可迫于赵家权势滔天,北岭国又是对抗魔族的重镇。当今陛下也只能选择暂时隐忍,忍痛将先帝与他这辈子最痛恨的人合葬。赵家也继续享受昔日的荣光。

  “夫妻到了这一步,是不是很没有意思?可为什么还要在一起不分开,弄得死后还要继续撕缠,下一世也不得安生?”

  雪银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痛心疾首的徐尧,黯然道:“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雪银的古怪神情让徐尧心里的疑虑顿起,她像个被欺骗了的情人一样受起伤来,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你怎么这么说?你又没有结过婚。”

  雪银瞥了一眼徐尧,戏谑的一笑道:“我结没结过婚,你为何这么关心?”

  徐尧脸一红,撇了撇嘴,不再搭理雪银。

  雪银阅人无数,怎会看不透少女心事?只是在他这样的位置,虽不像帝王那样家事既国事,可也牵动甚多。故而徐尧不言,雪银也没有点破。

  此时台上的艺人看台下吵骂起来,情知演不下去,急忙收拾扔了一台子的钱币和表演用的家伙什往后台跑。

  那三个军官怎么可能让他们跑掉,不依不饶的喊着:“站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神狐:萌仙逆袭要宠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神狐:萌仙逆袭要宠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