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二部戏登场
猫耳儿2020-02-10 09:422,121

  在圣龙大陆,想简单快乐的活着很容易,可要想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种善良又强大的人,她必须好好修行,好好读书。

  只是这么多天过去,雪银却不见踪影,连阿娇也没有回来过。雪银不肯来接自己回梅园,总不能她自己跑出来再自己跑回去。那样,不要说雪银,只怕连阿娇都会轻看了自己。

  徐尧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为了防止自己独自待着会思念雪银,她自己出门到外面去转转,也想打听一下神教殿在哪里。她记得雪银临走时说过,国师要来帮自己锻体。

  神教殿这样的地方当然不难打听,可徐尧沮丧的发现自己打听到了也没有用处,神教殿在内城,像她这样没有身份的人根本就无权进入。

  沮丧只在徐尧心里停留了片刻,她在大安街上走了一圈,发现不仅是品庭居,连街面上的其他歌坊酒肆,无不在传唱她写的那出慕容家“庶子替父夺人妻,嫁祸栽赃欲夺权”的好戏。

  徐尧想这就是雪银临走时说要让这出戏在京都遍地开花了。有了雪银的精心布置,徐尧丝毫不怀疑自己这出戏能引人侧目。在雪银的授意下,她写的戏超出了以往所有杂耍戏的尺度。

  如果说第一部只在品庭居上演的戏只是为了激将那些军官出来告状,这第二部戏才是真的带着欲置慕容诚武于死地的恶意,可谓是高潮迭起,大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味道。

  这出戏将慕容诚勇诬陷人家夫君,致人于死地然后夺人之妻讨好父亲,然后又骗人妻栽赃嫡孙,差点致父亲于死地的事都揭出来了。

  这戏码子一变,就把原先那出爷妾与孙有私谋害祖父的风流故事,改成了庶子为了夺嫡孙的爵位继承权不择手段的公府宅斗故事。

  这还不算完,这出戏还隐晦的指出羽林军里中下级军官受上司压迫的艰难处境,目的是为了引起更多中下级军官的共鸣。

  徐尧觉得自己该听听这出戏,她去了品庭居,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品庭居的戏台子底下,一群身穿黑色军官服的人,看着台上正演到军官被庶子陷害至死,妻子被抢走时,不由一阵骚动,群情激愤。

  这部戏戳中了这些羽林军军官们的痛点。因为修行品级受限,他们中大多数人做不到高级将领。

  可羽林军里的一级级的欺压,让他们连妻子都保不住,甚至连命都丢了!发生这样的事,那个始作俑者依旧每天耀武扬威的对他们发号施令!

  一时间,军官们这些年憋着的委屈全部都涌了出来。有人跑上台去,把扮演慕容诚武的艺人揍了个鼻青眼肿,直到木狄等三人跳上台去,把打人的人制止才算止住。

  离徐尧不远处,赵望舒和慕容德对坐着,互相的眉来眼去,看着这台上台下的大戏一起上演。

  慕容德一脸不知所措的对赵望舒说:“没想到那人这么敢写,这出戏让军官们这么生气,他们可不要造反,那我可就有罪了。”

  赵望舒却笑道:“阿德,你害怕什么?这出戏难道不是你姑奶奶让你找人写的吗?”

  慕容德犹豫着说道:“事儿是这么个事儿,可毕竟姑奶奶不是当今陛下的亲生母亲,如今新皇刚刚登基,如果这些军官真的造反,会不会惊扰圣驾,让陛下以为我们慕容家故意与他作对?”

  赵望舒为慕容德的天真暗自笑了一声,道:“当今陛下的胆子如果真像你说的这么小,就不可能平定西辰,更走不进这京都。你我只觉得这场戏是我们找人写找人唱的,谁知道这背后是不是有这位皇帝陛下的影子呢?”

  慕容德没有听明白赵望舒在说什么,不解的问了一句:“望舒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赵望舒一笑,安慰慕容德道:“你放心,这出戏这些天在京城里一直传唱,听说你那大爷爷快气疯了,可有人管这事儿?张掌柜身后是西辰张家,他既然敢让人写,就一定有把握能控制局面。就算控制不了,你那大爷爷人头落地,就足够安抚这些闹事军官了。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赵望舒悄悄指了指那些军官,让慕容德仔细分辨:“看见那三个人了吗?那是前些日子在这里打架的人。连人家酒楼都差点砸了,如果不是张掌柜让他们来,他们敢今天好死不死的又来了吗?他们肯定是被张家收买了。”

  不远处的徐尧百无聊赖的看着这群羽林军军官打人。这场大戏正按着那个人的设想往前走着,知道了故事的结局,徐尧对这出戏便没有了太多观看的愿望。

  她也明白自己之所以跑进品庭居来看这出没意思的戏,不过是为了看看自己座位斜上方的那个玻璃幕墙。她希望雪银还与上次那样,坐在那幕墙后面看着自己。

  徐尧心里恼恨自己没有出息,这么多天了!人家根本没有找自己!自家却在这里睹物思人害单相思!

  就算阿娇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去向,他那么高的修为,那么高的地位,想找到自己难道很难吗?更不要说阿娇根本不会瞒着他!

  徐尧紧咬着嘴唇,为了不让自己伤心落泪哭出声来。

  她要了两个菜一碟包子,虽然品庭居的饭菜在京都乃至整个大陆都很有名,可徐尧只吃了两个水晶包,夹了几口素菜就觉得胸口憋闷无法下咽。

  她放下筷子,又发了一会儿呆,正好小二过来给隔壁桌的赵望舒和慕容德上汤,徐尧唤过小二来,准备结账走人。

  小二见徐尧桌上的饭菜几乎未动,觉得很是受伤,陪着笑歉意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敝店的饭菜没有合上姑娘的胃口。按着敝店的规矩,只收姑娘爱吃的菜钱,二十个贝子就够了。”

  徐尧这才知道,除了灵石与黑晶,圣龙大陆普通百姓还有“贝子”这种钱存在,她从戒指里召出她最小的灵石掂了掂灵石的分量,大概有一两交给小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神狐:萌仙逆袭要宠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神狐:萌仙逆袭要宠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