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梅府女主人
猫耳儿2020-02-10 09:422,134

  徐尧觉得雪银的这话依旧是在嘲弄她那句“到国师那里告你”,心想这人怎么这么小心眼呢?知道你不怕国师行了吧。

  她冷眼看着雪银丝毫不避讳的在她面前脱衣换衣,又轻描淡写的说着“翻篇”什么的话,好像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可难道事情没过去吗?没人能管得了他,再说人家都说了自己会负责。

  可这不是徐尧想要的,她只想听雪银说一句“我爱你”。

  是啊,做这样的事,难道可以不说“爱”?可他说了那么多,偏偏没有说爱她。

  徐尧憋屈的胸口翻江倒海,似乎有甜腥的东西涌到嗓子眼,被她生生的给咽下去了。

  雪银穿好衣服,眼看着梅园内宅的管事苏阿娇带人来收拾里面的屋子,拿起书案上徐尧写好的剧本,对徐尧说道:

  “我出去一下,去安排这出戏的演出。这出戏要全京城开花才有效果。屋子收拾好了以后你好好休息,明天红阳国师就来,锻体很辛苦。”

  “我不想住在这里了。”徐尧忍住哽咽,“我不会再睡在这里。”

  雪银皱了皱眉头,又假装懂了姑娘的心意,他紧挨着徐尧坐了下来。眼前的少女只披了一件半透明的纱袍,半遮半掩中玲珑的身姿更加动人。

  作为帝国第一美女赵皇后的女儿,轩辕旭尧无疑是非常美丽的。只是也正因这是轩辕旭尧的皮囊,雪银刻意的没有去注意徐尧的美丽。

  只是,可爱的灵魂再配上好看的皮囊,岂不是完美?

  雪银爱怜的将徐尧揽入怀中,轻吻着她的头发,姑娘出汗了,头发上带着一种不可描述的汗香。

  他在她耳边温柔的说道:“你说的对,这里只是梅园的客园,岂是梅府女主人住的地方?只是今天太晚了,内城已经进不去了,再说温泉是狐族锻体所必须的,我们还要在这里住一段日子。等阿娇收拾好这里,让她带你去正园居住。”

  徐尧觉得自己无法与雪银对话,他完全曲解了她的意思。这么理所当然,是觉得娶自己为妻,是他给她的恩惠吗?她想赌气离他远一些,可这个怀抱太诱人,她舍不得离开。

  雪银见徐尧不说话,以为她同意了自己的提议,又依依不舍的抱了抱徐尧,拿起桌子上的剧本就要走。

  “你刚才说,慕容德是出了一百黑晶的,钱呢?”

  雪银一愣,“你要钱做什么?”

  “我,我该得的,为什么不能给我?”徐尧很心虚,她怎会不明白,这一百两黑晶不是只是这个剧本的钱,离开了雪银的支持,这个剧本最多也就值十两灵石。

  “我,我有时候也是要用到钱的,我想花自己挣的钱。”

  雪银点点头,他明白在梅园虽然有自己的撑腰,没有人敢欺负徐尧,可对下人仆役,能够有赏赐的主人,才是受欢迎的主人。

  以前徐尧作为梅府的客人,自然不在意这些,今后成了梅府的主人,这些御下之术,还是要有些的。

  他从尾指上摘下一个戒指递给徐尧,道:“这里面是灵石,灵石花起来更方便一些。”他将尾戒的操纵之法教给徐尧,徐尧探查了一下,里面差不多有六七十万灵石的样子。

  徐尧待要执拗的将多余的钱退给雪银,可终究连百两黑晶都拿的不够理直气壮,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雪银离开梅园,梅园却像是一架运行良好的机器,按照雪银的吩咐在有条不紊的运行着。

  仆妇们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梅园正园,虽然徐尧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客园正厅,可似乎在来来往往的仆妇们眼里,徐尧只是梅园的一件摆设,人们把徐尧的东西从客园搬至正园,去没有人来请示徐尧任何意见。

  梅园依山就势而建,客园位于正园西面,山势平缓,院内以青石板铺路,各种奇花异草铺陈其间,五颜六色争奇斗艳。院内房屋白墙青瓦,看似非常随意的分布于娇花艳草之间。

  客园虽与正园只有一墙之隔,却没有门相通,故而徐尧来到圣龙大陆接近一年,却从未去过梅园正园。

  她只是偶尔远眺时,可以看到梅园的正园建在一处陡峭的山坡上,梅园那个有名的温泉池就在那个山坡上。徐尧视线所及,大多数地方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在这些绿树的巨大伞盖下,偶尔露出可爱的粉色圆形屋顶。

  阿娇本吩咐了人用步辇抬徐尧去正园,可徐尧正厌烦这些人将自己当成不会动的泥偶,如今听说不过是一墙之隔,阿娇竟安排了人抬自己,当即表示反对,坚持要自己步行前往。

  可徐尧很快发现阿娇是对的,依山而建的梅园主路全部都是天然的石头小路,蜿蜒崎岖。对徐尧这样没有修为的人来说,步行在这样的道路上真的是有些吃力。好在阿娇暗中助力,徐尧还不至于太辛苦。

  梅园内府管事苏阿娇人称苏姑姑,是个未嫁的老姑娘,容貌端丽,举止非常的大方温柔,从徐尧踏进梅园起,阿娇对徐尧的照顾都是细心周到,且徐尧能够察觉,阿娇对自己的好是发自真心,而不是为了主人梅雪银。

  尽管徐尧一肚子气,依旧不能对这个得体的管事说什么过分的话。

  阿娇见徐尧一脸的失魂落魄,心里暗自诧异,这些日子以来,徐尧对雪银的心事她作为女人是看在眼里的,不明白如今好事将近,徐尧为何一脸的不情愿。

  可她也没有多说多问,她自打第一次见到徐尧,就有一肚子的话想与徐尧说,如今终于等到与徐尧单独相处的机会,阿娇幽幽的对徐尧叹息道:“姑娘和阿娇的一位故人长得太像了,只是他死了。”

  徐尧一愣,接着明白阿娇说的这个人是意亲王轩辕旭尧。

  只是轩辕旭尧无论是在雪银的口中,还是在御报那些故事里,都是一个行为乖张暴虐的疯子。徐尧不明白,作为梅园管事的苏姑姑,为什么会称轩辕旭尧为“故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神狐:萌仙逆袭要宠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神狐:萌仙逆袭要宠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